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91第九十一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91第九十一章字體大小: A+
     

    夏暁沒想到周斯年也添了彩頭,還特意吩咐侍劍告知她是用得給她的生辰禮,頓時呵呵地冷笑出聲。

    周斯年莫不是發覺了她對他的在意,心中嘚瑟了?

    世子爺確實心情舒暢,不過他這般舉動,也是因相信夏暁的琴音。

    迄今為止,他聽過的琴聲演奏者技藝嫻熟的有不少,可若說自由靈動且隨意變換的琴音,他只在夏暁的手下聽過。

    擊鼓傳花,正經玩起來也頗有意趣。

    地上鋪了一層毛氈,夫人們圍坐一圈。郭氏命一丫鬟在一旁擊鼓,另一丫鬟折一枝花繞著夫人們身後轉。鼓聲停時,折花丫鬟停在誰的背後誰就得展露才藝。

    若著實不會,自罰三杯。

    擊鼓傳花明面上講究碰運氣,傳到誰是誰,但也不無私下有所偏向。

    郭氏知曉周斯年也添了彩頭,看了看左手邊顧盼生輝的女子,心中有所悟。

    於是折花的丫鬟第一輪落在楊氏身後,叫她畫了一幅水墨之後,之後的幾輪,儘是落在不善琴棋書畫的夫人身後。

    這般輪了四五個下來,方才落到夏暁。

    夏暁當然首選彈奏樂器。不過此次出門匆忙沒帶樂器,她正琢磨著叫丫鬟弄幾個碗裝些水,侍墨適時送來了一把吉他。

    夏暁:「……」這東西什麼時候帶來的……

    夏暁店裡最近才制出了第二把,頭一把在韓家,沒想到這把在周斯年這裡。

    試了試音,夏暁借用了梁代丘明的古琴曲《碣石調幽蘭》的梗概,融入現代流行音樂元素編了一首全新的曲目,樂感豐富又極具韻味。

    原是特意編出來逗韓羽學習的,如今剛好用上。

    彈出來空靈又自由,直擊靈魂。

    在場的人都愣住了,從未聽過如此旋律的曲子。

    郭氏原還憂心夏暁沒贏傷了貴人臉面,現下只覺得自己多此一舉。盯著夏暁,她止不住心想。這夏氏莫不是樂師出身?

    周斯年也是頭一回聽。

    他原只知夏暁常備這古怪的樂器去韓家,也聽了些韓昭故意戳他心肺的話,存了些私心才叫人去夏暁店裡買了一把一樣的回來。世子爺的心口激蕩,沒成想夏暁的技法熟練之後,彈出來的琴音這般驚人。

    通樂理聽了自是不必說,在場不少不通樂理的,具都聽得人心弦微顫。

    這得是大師級的造詣了吧……

    楊氏的面色有些黑,心中有些被三番四次冒犯的憤怒感。

    方才一輪下來,她自信除了她的畫,在座沒有作品能與她的相比。本以為自己能藉此挽回點顏面,夏暁這一曲完全打亂了她的心思。這個夏氏到底怎地回事,就是與她相衝還是怎麼!

    她心中不悅,坐在一旁臉上就沒放晴過。

    不過郭氏是打定主意要夏暁拔得頭籌,自是只當沒看見。

    又玩幾輪,將作品送至男賓那邊,叫他們品鑒。

    這般男客那邊一面倒的選了夏暁,曲子是真的好,但也不乏有人存了心討好。見周斯年面上終於露出了淡淡笑意,賓客們誇讚的話更是不絕於口。

    羅丕抓住了機會,立即恭維起世子爺來。

    他說話十分巧妙,夏暁的出眾他全說成了周斯年的功勞。這般他先開了口,其他人自然不甘落後,具是翻了花樣地吹捧。

    侍劍侍墨面無表情地聽著,嘴角抽了抽,心中的白眼都翻到天上去。

    世子爺卻老神在在地點頭,一一笑納了恭維。

    侍劍:……

    最後自然是夏暁拿到所有添頭,不過實至名歸。

    輸贏如何,在座夫人心中如何想另說,但擊鼓傳花,說是說就圖個樂子。玩了一會兒夫人們便擺手,連連說要歇會兒。再過一刻要開宴,郭氏於是領頭,一群人又移步回了後花園。

    許是緣分,先前向夏暁示過好的那位夫人正好坐在夏暁的下手。

    坐下后,抬眼就沖夏暁笑了笑。

    她的長相偏英氣,看著有種磊落感。加之說話爽利,夏暁對她十分有好感。於是彎了眼角也回了個笑。

    對視一眼,彼此具是合了眼緣。

    「我夫家姓於,是錦州長史,」那婦人微微坐過來些,笑著低聲道,「我觀夫人你面相和善,心中甚感親切,這才想要相交一二。」

    夏暁:「我姓夏,名暁,夫人如何稱呼?」

    「叫我阿英便好,」長史夫人很爽快,「我娘家姓宋,阿英是我閨名。」

    兩人相視一笑,莫名有些相見恨晚的感覺。

    夏暁沒想到頭一回交際,她就遇上了個合眼緣的,心中暗道幸運。宋氏比夏暁大不了幾歲,開席前,兩人一直小聲地說著話。然後越說越投緣。宋英也是個大咧咧的性子,與夏暁聊的好,直邀請夏暁去於府做客。

    夏暁想著這番至少要在錦州呆上一個月,自是點頭應了。

    畢竟若是能交好,於她來說有利無害。

    郭氏很擅長交際,說話行事照顧著局面,面面俱到。

    這般吃起宴來,又興起了行酒令。

    夏暁肚子里說實在的,真沒多少墨水。這種全拼才華和涵養的東西,到了她這兒只有碰巧遇上學過的作個弊,沒學過的,只有抓瞎。

    楊氏是牟了勁地要露次臉,郭氏以出得題目容易,過了她那一道兒,就難了一倍不止。又因著郭氏的身份重,偏生安排在夏暁鄰近的位置。這可苦了她,磕磕盼盼的對上過一兩次,後面只有罰酒的份兒。

    夏暁這次很大度,也不需她人圓,爽快地端起杯盞直接吃酒。

    那楊氏見夏暁這態度,總算是揚眉吐氣了一回,心中倒是消了憤恨。

    等宴會結束,夏暁是被姜嬤嬤背回去的。

    她酒品很好,醉了便昏睡沒有其他過激舉動。迷迷糊糊的,姜嬤嬤打了水來親自為她擦了身子,除了一身酒氣。

    夏暁擺了擺手,翻了個身就睡過去了。

    日子過得快,這又是六月,夜裡除了蟲鳴和月光,只剩下靜謐。

    夏暁睡到半夜,渾渾噩噩地摸到了身邊多了個人。

    眼皮子還未睜開,就發覺嘴巴被人覆住了,一股清冽的冷香撲面而來。碩長的軀體帶著燥熱的溫度,緊緊地貼在她的身上。夏暁感覺身上的褻衣都被扒開了,肉貼肉的,有種火烤般的炙熱感。

    夏暁的腦子還糊成一團,睜開眼就只看見一雙幽綠的眸子。

    腦子不清醒的夏暁還以為遇到了狼,驚得一個大力翻身將人翻下去。叼在嘴裡的香甜紅唇冷不丁飛了,世子爺都愣住。

    他單手支起來,散開的墨發從胸口滑下去,半撐著身軀幽幽地瞥向了夏暁。

    夏暁雖然睜開眼了,酒意卻沒褪下去。

    此時盯著衣衫盡褪的世子爺微微眯著眼,眼神還有些迷濛。眼睛眨動的十分緩慢,眉宇里卻具是被打擾的不耐。

    戌時將過,屋外連走動下人的聲兒都沒有,寂靜無聲。

    昏黃的燈光映照著床榻,帳中的夏暁身上只著了一件玫紅的小衣,紅艷艷的細繩系在脖頸子上,更襯得她肌膚如玉細膩如凝脂。小衣勒得緊,看得世子爺眼熱,壓制了許久的火氣全湧上來了。

    深吸了一口氣,心口的火熱無法遏制。

    「怎麼?脾氣漸長啊?」

    他眯著眸子冷冷哼了下,然後不打招呼便將手伸到夏暁的身下。手一撥,就將人整個兒撈到了懷裡。世子爺的氣息已然瀰漫了整個床榻,低下頭,就又要尋夏暁的唇。

    夏暁還記恨著他呢,這一口氣沒出掉,醉了酒就更記恨了!

    腦子混沌著,她憋著嘴就來回地避開。

    在數次被躲開之後,清雅的世子爺眉眼飛起一個高度,連狠色都逼出來了。這人都找著了,相對了大半個月愣是沒給他吃到一口!

    火氣一上來,搭在夏暁腰間的手便忍不住照著她那屁股打了兩下。

    打得不重,寂靜的夜裡卻聽得尤為清脆。

    「周斯年你幹嘛!」

    夏暁心裡的憋屈瞬間如火如漲潮般湧上來,小臉兒氣得通紅。她游魚般竄出了世子爺懷中,一個翻身坐了起來。

    男人,不管什麼性子的男人,都難掩骨子裡的天性。

    世子爺沒回她,視線自然被眼前這起伏不定的胸口給吸引住。此時,他一雙幽沉的眸子誠實地表達主人的心思,綠光遮都遮不住。

    「躺下!」世子爺只有這兩個字。

    矜持的面孔已經裂掉了,哪還有白日的淡定優雅波瀾不驚?

    「我不!」

    夏暁脖子上的細繩因動作太大鬆了些,小衣下擺都卷了起來。墨緞般的長發披散在肩頭,襯得人更加骨質細膩,纖瘦合宜。

    她很生氣,周斯年又打她屁股!

    世子爺已經不想說話了,見夏暁不聽話,他乾脆坐起身直接就想把人壓倒。

    夏暁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或許是仗著醉酒,她一個猛撲將才坐起身的世子爺給掀翻在床,然後快准狠地坐到他的腰背上。不給世子爺任何反應的機會,照著他那白皙無暇的臀部啪啪打了兩下。

    寂靜的夜裡,巴掌聲尤為的振聾發聵。

    幾下下去,世子爺的皮膚白,瞬間就印出了兩個鮮紅的巴掌印。

    世子爺懵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