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88第八十八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88第八十八章字體大小: A+
     

    是不是兄長託付,世子爺自己心中清楚。不過長公主對周斯年什麼態度,夏暁其實也聽過不少。年少的愛慕被現實的醜陋磨礪成恥辱的印記,他不願與人提及,夏暁自然不會戳破。

    這般好聲說話,結果還是一無所獲。

    周斯年抿著唇,有些不高興。

    夏暁無動於衷,世子爺抱著小博藝就這麼靜靜地盯著她看了許久。黝黑的眸子里眼神沉沉的,盯久了,直弄得夏暁莫名有些毛。

    不過最後他什麼也沒說,將小博藝放回他娘懷裡便告辭了。

    夏老太看得著急:「暁兒啊,世子爺不適說與長公主和離了嗎?府中清靜了,你還硬倔做什麼?」男方把姿態都放的這麼低了,女方這邊也該識趣些,「聽娘的話,姿態端過頭了,將來得不償失!」

    道理她都知道。周斯年喜愛她,夏暁有眼睛也能看得到。

    不過她無奈,夏老太想得太簡單了。

    周家現在沒主母,不意味著將來沒主母。閔氏她們,總不會叫周斯年嫡妻的位置空著。若是回了府,將來新主母嫁進來,她這生了兩子還頗得相公愛重的妾,只會是眼中釘肉中刺。

    誰曉得再來一個主母,會不會比長公主更難纏?

    夏暁現在這般不是故意矯作,進府她一日是妾,將來便只有被主母打壓的份兒。如果不動腦子,日子還會重蹈覆轍的。

    況且,夏暁還有另一層想法。

    今時不同往日,夏家如今身份變了。

    雖還有些不倫不類,但她已經是二品郡公的嫡女。既然如此,自然不會局限在原來的位置上看問題。原來會妥協,那是因為無所依仗。現在武器拿在手中還任人擺布,才是真的糊塗。

    夏暁這幾日反覆思量,她想,她應該是喜歡周斯年的。

    不過她這人記仇,周斯年讓她憋屈的,現在逮到機會了她就想報復一下。至於回不回府,她私心裡是不想的。不過周斯年找來了,且又有博藝在,她便不可能再想當然。

    唯一肯定的是,她要麼不進府,要麼就換個身份進府,反正不會糊裡糊塗就隨周斯年回去。

    「娘,這些事兒,我自有分寸。」丟下一句,夏暁便不再開口。

    夏老太欲言又止,夏暁不聽勸,她也只能作罷。

    離開夏家后,世子爺去了趟韓府。

    蕭衍令下了道密旨給韓昭,命他揪出廢帝在南疆的暗中部署。

    京城政變雖說事成,但廢帝畢竟掌管大康六年,扎進大康局部勢力不容小窺。漠北有周家暗中勢力管製得嚴密,周家下一任家主是周斯年,蕭衍自是不擔心。而南疆那邊卻有些問題。

    懷明王鎮守南疆多年,韓家勢力早已紮根南疆。但韓家一向只忠於大康不忠於皇帝,廢帝在任時,曾在南疆經營過不小的勢力。

    朝堂新舊更替,這些勢力明面上歸順了新帝,暗地裡怎麼樣並不知曉。蕭衍不會允許隱患存在,自當要一一拔除暗部。

    由韓昭去做這些事,最合適不過。

    韓昭抱著頭哀嚎一聲,他就想當個無所事事的紈絝子,怎麼就不能放過他啊!

    周斯年冷冷一笑:「懷明王世子之位還未定下,聖上希望你最好做出點成績來,好叫他能為你降封。」

    懷明王年歲漸長,這爵位早晚要落到兒子的頭上。比起自小長在南疆的嫡長子韓毅嫡次子韓儒,蕭衍自然更希望是韓昭接下位子。

    「老頭子硬朗的很,活二十來年不是事兒!」

    話帶到了,周斯年才懶得管:「這話你自己跟聖上說。我還有事,告辭。」

    「哎哎哎!」

    韓昭也就在周斯年跟前嚎兩句,「瞧你這行色匆匆的!先別走,有個事兒問你。」

    世子爺明日要啟程去錦州,夜裡還有些事務處理。轉頭瞥向一臉脂粉的韓昭,毫不掩飾他的嫌棄:「又怎麼?」

    韓昭將椅子轉過來坐下,趴在靠背上。

    「你那妾,夏暁,是跟你鬧掰了么?」面對著周斯年的冷臉,他嘿嘿地猥瑣笑了下,「若真如此,我替你收了怎麼樣?」

    世子爺垂下眼帘,轉過身緩緩走向他。

    感受到危險的韓昭連忙跳了起來,果然他才一起身,屁股下那把椅子就被踢飛了。他艱難躲閃著,心下十分無奈。不過一個妾,玩笑幾句怎麼了?周斯年這傢伙,男女之事上太死腦筋了!

    不過打不過人家,他乾脆投降:「別別別,我不多嘴了!」

    周斯年冷冷一笑並不理會,毫不客氣地揍了他一頓。

    韓昭癱在地上撇嘴,宛如一條死狗:果然啊,沒有比周斯年更討厭的人了!

    ……

    次日,惠風和暢,陽光明媚,輾轉了半宿迷迷糊糊睡著的夏暁一早醒來,發現自己不在家中,而是在一輛晃動的馬車上。

    她整個人都是懵的!

    抓了抓頭髮,這是怎麼回事?

    世子爺在一旁看書,見夏暁迷濛地爬起來,敲了敲車廂壁:「停一下。」

    侍劍的聲音從馬車外傳進來,硬梆梆的:「爺,這是官道上,停下不方便。前面不遠處有個林子,可以過去歇一下。」

    夏暁看著眼前這一切,哪兒還不明白?

    周斯年竟然把她弄上了馬車!

    幾乎下意識的,她便認為周斯年這是說服她不成,採取這般舉動強行帶她回去。夏暁的心情瞬間跌倒了谷底,她問:「這是要去哪裡?」

    世子爺端坐在車窗邊,半邊身子沐浴在陽光下,顯得眉目疏朗。看著夏暁霎時間黑沉下去的臉,立即猜到了她的心思。

    他心中嘆氣,這得多厭惡回國公府啊!

    這般想著,世子爺心中莫名有些虛。視線從書頁上轉開,他淡淡道:「先莫惱怒,這不是回國公府,沒說服你心甘情願之前,爺不會強迫你回去。」抿了抿唇,「這是去錦州的路。」

    「去錦州做什麼?」夏暁詫異。

    不過聽說不是要強行帶她回周家,臉上稍微好看了些:「你怎麼帶我出來的?我爹我娘呢?就這麼叫你把我帶出來了?」

    「去錦州有案子要處理。」世子爺回答道,「至於怎麼帶你出來,自然是老太太准許我才能帶出來。」

    若說了解夏暁的習性,夏父夏母都不及周斯年了解。她這人,睡著了雷打不醒。知道夏暁若提前知道了定會反抗,所以特意天麻麻亮去夏家抱人。夏老太就希望兩人能和好,自是滿口答應。

    這不醒來了,馬車早就出了慶陽府。

    「博藝呢?」

    大清早沒看見小傢伙,夏暁的心氣不太順,「你帶我出來,博藝沒帶著?」

    「此次去錦州,不定會遇上危險,」世子爺抬眸瞥了下夏暁的臉色,放下手中的書,倒了一杯茶水慢慢推至她手邊,「博藝太小,跟著我們會受不住。你且放心,他自有老太太她們照顧。」

    那她也想自己帶孩子!

    本來她在家呆著好好的,不經過她同意就把她抱上馬車,這人真是!一口茶灌下,夏暁要氣死,直翻著白眼兒死死瞪著世子爺:「周斯年,你自去做你的事,為何非要帶上我?」

    她現如今反正破罐子破摔,再不會裝乖巧。

    「不會太久,」世子爺只覺得夏暁這脾氣見漲,這都當面直呼他姓名了,「徽州錦州相去不遠,如果儘快的話,一個月便能將案子結了。」

    「既然如此,你自己去不就好了?」

    「你是爺的女人,」這下輪到世子爺的心氣不順了,他垂下眼帘冷冷道,「自然爺去哪兒你去哪兒。」

    外面聽著車內說話的侍劍侍墨撇了撇嘴,怕韓公子撬牆角就怕他撬,世子爺您老實承認不好嗎?這下子,夏主子定又要生氣了。

    果然他這話一說完,夏暁胸口氣得起起伏伏的,半天不願意再跟他說一句話。

    世子爺捏了捏眉心,只覺得頭疼。

    夏暁沒想到的是,周斯年這次南下,竟是將姜嬤嬤給帶來了。

    世子爺也是早先的簫之事,才特意換了李嬤嬤。

    夏暁不知他心思,此時看見姜嬤嬤倍感親切。當初在西府時,多虧了姜嬤嬤的維護和照顧,她對自己的好,夏暁銘記在心:「嬤嬤你怎麼來了?好久沒見,你的身體可還硬朗?」

    姜嬤嬤看到夏暁笑眯了眼,她彎了彎腰給夏暁行禮:「夏主子安好。」

    見到姜嬤嬤,夏暁的臉色總算是緩和了些。

    姜嬤嬤替夏暁梳著髮髻,扭頭看了眼心氣疏朗了越發毓秀的世子爺,心下感慨:原她就覺得夏主子有福氣,跟她們爺有緣分。果真才一年,世子爺就喜得雙子,眉目里也驅散了陰霾。

    「一年沒見了,夏主子還是老樣子。」

    嫻熟地盤好了發,姜嬤嬤笑道,「果真還是夏主子您在才好,您跟小主子走失的這小半年,世子爺真是快將半輩子的怒氣都發了。可憐了侍劍侍墨他們,差點沒將半個大康給翻過來,折騰得直說要短壽幾年。」

    「找的很辛苦?」

    「可不是,」姜嬤嬤慢條斯理,「說是大雨太厲害,什麼痕迹都沖了。」

    夏暁心中一動,看了眼坐在樹下飲茶的周斯年,心口又舒暢了些。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