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87第八十七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87第八十七章字體大小: A+
     

    瞬間,全場一片冷凝。

    豎著耳朵聽著的人眼珠子差點瞪出來,彷彿被扇了一巴掌燥得面紅耳赤。尤其許家母女剛剛才罵過人家寡婦晦氣,兩人低著頭,臉紅得滴血。

    盼著打探周斯年身份的人歇了心思。這將將才與人娘子對上,她們也不好再搭話。

    夏暁抬眸瞥了眼周斯年,見他詫異地看過來便又低下頭。

    周斯年蹙了蹙眉尖兒,不明所以:「這般看著我做什麼?」

    夏暁隨口一回:「看你生得好看。」

    世子爺喉嚨倏地一滯,頓了頓,單手拄著唇輕輕一咳,藏在墨發中耳尖更紅了。立在兩人身後的侍劍侍墨看看天看看地,具是假裝沒看見。

    約摸過了一個時辰,韓昭才領著韓羽姍姍來遲。

    韓羽見客時還有幾分樣子,遙遙地沖夏暁笑了下,跟在他父親身邊目不斜視。

    韓昭今日臉上好似擦了好些粉,看著粉白.粉白的。好好的清爽長相非弄得油膩,夏暁不適地避開了眼,低下頭喝茶。韓昭本就拿眼角瞥著夏暁周斯年那一桌,瞥到夏暁的動作,臉頓時有些綠。

    若非周斯年這傢伙下手黑專往他臉上招呼,他哪裡用得著拿粉遮!

    心中憋火,韓昭步子大,他人一走過帶起一陣風。

    世子爺抬起衣袖掩住口鼻,阻擋住韓昭周身飄來的那股子熏香味兒。察覺到韓昭的瞪視,抬眸淡淡迎上他不善的目光。今日的韓公子已然一身紫金錦袍,頭束金冠,輝映著俊俏的五官,整個人越發光彩熠熠。

    世子爺心中一陣冷哼,大男人整日穿得花里古哨的,不成體統!

    兩人視線淡淡交匯,然後各自不屑別開,好似看到對方就傷眼。

    夏暁覺得離奇,韓昭什麼人她不了解,但周斯年什麼性子夏暁最明白不過。他這麼正經的人竟也有意氣的舉動?

    好奇的眼神在兩人之間轉了轉,她覺得周斯年跟韓昭應該是認識的。

    周斯年與韓昭自然是認識的,不僅認識,還很熟悉。

    當初懷明王未曾離京之前,韓家老爺子十分欣賞定國公為人,兩家交往甚密。韓昭身為懷明王嫡三子,時常往來周家。兩人加上原先的十一皇子蕭衍,三人的年歲相差不大,算自小一起長大。

    韓昭自小看不慣周斯年蔫壞,周斯年看不慣他浪蕩。

    兩人說是朋友,卻又相互看不順眼。

    世子爺收回視線,發現夏暁在看韓昭,眼眸又沉了下來。

    陽光透過竹葉縫隙灑落到列席桌案與賓客的肩頭,明媚而靜謐。陣陣風吹過,送來竹葉的清香,賓客的竊竊私語又起。賓客們終是將視線從周斯年的身上挪開,盯著韓昭隱隱熱切。

    比起不知根底的周斯年,他們更想抓住懷明王嫡子這根高枝兒。

    韓昭擺了擺手,朗聲說著感謝之詞。不過這場酒席說是韓羽的生辰宴,來客的重心儼然都系在一家之主的身上。

    才吃了一盞酒,眾人便開始恭維起韓昭。

    這些人也真是會說話,變著花樣的誇獎,愣是沒有重複的。

    夏暁聽得津津有味,目光便無意識地盯著上首看。

    這般遠遠的瞧著,到看不清韓昭臉上塗了脂粉。蒼翠的綠意映照得他面如白玉,目如點漆,夏暁心想這韓公子也是真的好看。瞥了眼周遭羞紅臉的姑娘們,面色冷淡的夏暁不著痕迹地將周斯年給擋了起來。

    韓家後院場地大,她挑的位子又最靠外,列席之間隔得很開。周斯年恰巧坐外邊,夏暁這般擋著,他整個人便被遮去了一大半。

    有些眼睛沾到周斯年身上的姑娘心中悻悻,收回了視線。

    宴席的菜品一樣一樣的上,趁著丫鬟們走動,世子爺心中不悅,便忍不住問夏暁在看什麼。

    夏暁以為他發現了自己的小動作,心中又是懊惱又是虛。便別過臉去,隨口誇了幾句韓昭丰神俊朗,翩翩佳公子。

    世子爺的臉沉了下來。

    吃完宴各自回府,世子爺陰著臉在屋裡走動了兩圈,心口的鬱氣就是下不去。轉頭問了句一旁收拾床鋪的侍墨:「你說,夏暁那個女人怎地就這般膚淺?」就韓昭那個浪蕩子,還翩翩佳公子?

    侍墨沒成想他怒了這許久,竟是在氣這個。

    張了張嘴,一句話說不出。

    於是撞了撞侍劍胳膊,眼神示意他來回答。

    侍劍在忙著點著屋中的燈盞,扭過臉來更是無言以對:我怎麼知道!

    不過見他們主子爺的冷眼瞥過來,吹熄了火匣子乾巴巴道:「爺您息怒,夏主子畢竟還年歲不大……都說少年慕艾,夏主子大抵就是如此吧。不過主子您生得俊,夏主子說得也是事實……」

    侍劍此話一出,侍墨眼珠子都瞪出來。

    眼睜睜看周斯年臉上陰轉晴,怒氣消了下去。他驚悚地盯著侍劍上下打量,心裡默默憋屈。這傢伙,平時是裝傻的吧!

    世子爺靠在軟榻上,想起夏暁盯著自己側臉說好看,驀地驕矜哼了一聲。

    次日,世子爺特地挑了夏暁在的時辰去夏家。

    他一改平日里白袍或玄色常服的穿著,換了一身硃紅色綉金線錦袍,頭戴紅翡束髮冠,身高腿長,俊美非凡。夏老太夏老漢都看愣了,心想乖乖,這等好相貌好氣度的人怎地就進了他家的門?

    世子爺一進門,果然發覺夏暁盯著他都不錯眼兒,心中頓時既高興又生氣。

    看人只看臉,這個女人怎地就這般膚淺!

    夏暁不知他心中所想,抱著小博藝在一旁坐著,難得沒擺出冷臉來。心想周斯年這人幸虧不是個貪花好色的,否則得禍害多少人。

    夏老太就盼著兩人能好好說個話。

    好歹是一個被窩裡睡的兩個人,總這麼犟著最傷情分。小老太太別的也不懂,但什麼事兒啊都得說開了才好。看看夏暁,又看看周斯年,見夏老漢不識趣兒地坐著不走,夏老太硬是將人給拉走了。

    周斯年沒猶豫,徑自走到夏暁身側坐下。

    小博藝如今對他爹熟悉了,看見他爹便張開了兩小短胳膊要抱抱。

    周斯年面上立即染了笑意,接過小博藝便放在腿上。小博藝如今一歲多能站直了,在他爹腿上一聳一聳地跳了兩下,逗得世子爺眼神都柔成了水。

    人都走了,屋中除了小博藝嗯嗯的奶音兒,只剩一室靜謐。

    許久,夏暁收回打量周斯年,突然開口:「永宴在周家可好?」

    夏暁願意跟他說話,世子爺有些驚喜。但問到永宴,他心裡倏地一跳,莫名心虛。閔氏記恨他弄丟了博藝,不准他踏入雙禧院,他其實也很少見到。最後一次看到永宴,還是兩個月以前。

    不過此時夏暁問了,世子爺只能道很好。

    永宴確實被養得很好,胖嘟嘟的白嫩嫩的,依舊見人就笑。

    見夏暁有些黯然,他想了想說:「此般跟爺回去,爺會與母親商量,將永宴博藝都交予你身邊的。」

    夏暁都懶得反駁,就周家人對雙胞胎的看重,是他能輕易就要回來的?而且朝暉堂里有個虎視眈眈的長公主在,孩子養在她身邊真比在雙禧院穩妥?

    再說,她可不想再回周家。

    夏暁的抗拒如此明顯,世子爺又怎會看不出來。但他不懂,他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為何夏暁還是不肯妥協?

    「若是憂心府中不安定……」

    上回沒能開口的,這回自然要說。

    周斯年頓了頓,低聲說道,「你往後,不必再憂心蕭媛之事。爺已然與她和離,府中除了你沒有旁人了。」

    頭一回對一個女子說出這些話,世子爺面上很有些不自在。他性子素來內斂,於他來說,這樣的話不亞於表明心跡。

    夏暁看著他,卻是愣住了。

    小博藝抱著世子爺的脖子,踮起小腳,糊了他爹一臉口水。潔癖的世子爺一胳膊夾住胖兒子,單手擦了擦臉。原以為夏暁聽了這話不說會喜極而泣,至少也喜笑顏開,可他等了半天,沒有反應。

    世子爺心中不是滋味,頓時擰了眉頭抬眸。就聽夏暁問:「你跟長公主……和離了?」

    原來是沒反應過來。

    他勾了勾唇,點頭。

    夏暁確定了並沒有笑,反而皺起了眉。

    往日聽多了太多人說周斯年對長公主的痴心,雖說她一貫漠視,心中免不了還是會留下很深的印象:「她如今失去倚仗,得到她不是更容易么?」為何放手?

    這句話夏暁沒問,但意思卻很明確。

    周斯年才輕鬆些的臉色,陰沉了下來。

    他幾乎咬牙切齒地問:「為何你們都認定了爺非她不可!」

    旁人這般認為,他雖著惱卻不至於如此憤怒。夏暁也這般認為,世子爺心中慪得慌。轉過頭冷冰冰地盯著夏暁的眼睛,話都冒著涼氣兒:「爺在此告訴你,夏暁你給爺聽好了!蕭媛是長兄託付於我的,僅此而已。」

    一字一句吐出來都是怒氣,卻令夏暁的心口莫名一松。

    她耷拉著眼皮,淡淡:「哦。」

    世子爺問:「如此,你要跟爺回府嗎?」

    夏暁:「不回。」



    上一頁 ←    → 下一頁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