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86第八十六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86第八十六章字體大小: A+
     

    周斯年人一走,韓昭就派人去查了緣由。

    看著鏡子里臉上淡去許多的青紫痕迹,韓昭沒好氣地趕走了幸災樂禍的章賢,低低地咒罵出聲兒。他就弄不明白,周斯年這個人怎麼就這麼擰巴?什麼都不說上來就揍他,誰曉得夏暁是他的人啊!

    不過既然知曉了夏暁是那假仙的妾,韓昭也只好歇了獵艷的心思。

    他韓昭為人是風流,不是下流。

    夏暁後來幾日去韓家府上為韓羽授課,他都避了嫌地沒再旁聽。

    ……

    幾日後,韓羽七歲生辰宴。

    夏暁應約去參宴,出乎意料的是,韓昭說是小宴還真的是個十分小的宴。

    就在韓家後院的列了二十來張席,不分男女席。出席的除了幾個韓家自己人,便就是慶陽府的府丞和當地有名的豪商。原以為就她一個女客,夏暁還想著喝杯酒水就走,沒成想府丞與豪商們還攜妻女過來。

    韓家這般安排,來客竟也好似這般認可了,沒有人提出疑義。

    夏暁蹙了蹙眉,找了個角落坐下。不過依她的相貌,想不引人注意很難。

    此時,已有幾位幾位姑娘家在。姑娘們沒有單獨列席,都是隨家中長輩坐在一處的。此時個個妝點得精緻用心,好一派窈窕淑女的打扮。

    韓府的下人們穿梭其中,隨時伺候茶水點心。

    自夏暁進來姑娘們便拿眼風兒悄摸地打量她,隱隱有些敵意的樣子。

    慶陽府這小地方八百年才來一個大人物,還是個後院沒女主人的,打探到消息的官家豪商之家搶著攀高枝兒尚且不夠分。這女人一個寡婦杵這兒算個怎麼回事兒?有沒有自知之明?

    不過,雖然如是想,卻沒有一個人說出來。

    夏家前些日子從一泥里打滾的人家一躍成了二品郡公之事,整個慶陽府眾所周知。來人看不慣夏暁也來參合一腳,卻也不輕易去招惹夏家人。姑娘們只暗地裡瞪著人,迎上夏暁視線時依舊會還以笑意。

    夏暁不知她們所想,喝著茶水靜靜等著開宴。

    小地方也沒有其他消遣,一群人聚在一處說些自個兒圈子裡的話,各自聊的盡興。夏暁融不進去,便打量起這後院的景緻。

    院子里種了大片蒼翠的綠竹,有修剪得宜的花草。怪石,流水,點綴著斑斕的花草,相互輝映。微風徐來,吹得竹葉颯颯作響,清香滿鼻,十分宜人。

    韓家的景緻布置的很有些意境,看得出韓昭也是個雅人。

    夏暁自在,暗地裡打量她的人卻不自在起來。

    一位身著藕荷色直裾的姑娘率先沉不住氣,手帕子掩在嘴角她挑了眼問夏暁,「你可是韓家小少爺的樂理先生?」

    夏暁一愣,沖她點了點頭,「是呢,姑娘你是?」

    「我乃城東許家嫡次女,許扇,」姑娘上下斜了眼夏暁,斂下眼睫勾了勾唇,「聽說夏娘子你新寡?妹妹我就是有些不明白,夏娘子你怎地不在家為夫守節,跑來了韓家吃宴?」

    她話一落,在場說著悄悄話的姑娘們目光一致轉了過來。

    夏暁執盞的手一頓,抬眼看向了那許家姑娘。許扇挑著眉,迎上夏暁的目光,毫不掩飾眼中的挑釁之意。

    抿了抿嘴角,夏暁心中略微膈應。

    許扇母親見夏暁面色不好看,蹙著眉扯了扯她的胳膊,小聲斥了一句:「旁人都不多嘴偏你耐不住性子!」

    「難道不是?」

    許扇很不服氣,「這韓家小少爺生辰圖個吉利,她一個身上帶著晦氣的寡婦來湊什麼熱鬧?真不懂規矩!」打扮的妖里妖氣的,這是要勾引誰?

    夏暁的臉黑了下來。

    雖說原就想古代講究多,她一個人來韓家不方便。不過礙於韓昭盛情難卻,便沒能拒絕。夏暁也做好了有閑言碎語的準備,卻沒料到這些人當面就給她難堪。

    她就是來吃個酒,礙著誰的事兒了?

    「你誰說我新寡?」周斯年人追來了,夏暁當然不會認。

    許扇見她不認,捂嘴輕輕嗤笑出聲兒:「外頭都傳遍了,夏家娘子嘴硬,是還當旁人不知么?」

    夏暁眼一沉,脾氣蹭一下被激了起來。

    「這等以訛傳訛之事,許姑娘也拿來說嘴?」被人這般指著鼻子說,她自然不會給好態度,「姑娘家家的,還是莫要人云亦云的嘴碎為好!」

    許扇到底是個未出閣的姑娘,夏暁這麼一說,臉頓時漲得通紅。

    旁邊許扇母親沒想到夏暁話會說得這麼重,本還覺得自己女兒莽撞,現如今也沉了臉。

    「我兒年歲小,夏娘子切莫惱怒……」

    許扇母親可不許夏暁給她閨女扣上個長舌的名頭,冷冷盯著夏暁,拿著當家夫人的氣勢道:「夏娘子你身上戴孝還來人家裡吃酒的,著實沒分寸沒規矩!我兒說話不中聽,卻也說得在理……」

    夏暁呵地笑了,心裡啼笑皆非。

    不輕不重地回了句:「許太太這般說,可真是寬以待己嚴以待人,你家姑娘張嘴便呵斥旁人,如此教養,夏暁也是欽佩。」

    此話一處,在場之人鬨笑了起來。

    確實,這許家人還拿韓家這地兒當她自家府上,做派確實可笑。

    「夏家娘子!」

    「便是你夏家一夜翻身做了高官,這底蘊也還沒養起來呢。夏娘子還是謙和些好!」許扇母親沒料到夏暁這般牙尖嘴利,氣紅了臉:「我兒言行耿直了些,我不是已教訓過?你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果真是有人就有是非,這許家太太擺明了就是不講理了,倒打一耙。

    夏暁有些煩,早知道就不來了:「我不知你家姑娘是否耿直。但我今兒個就是拿腔拿調了,你待如何?我夏家就算底蘊還未養起來,如今也是有品級的官家,你看得慣得認看不慣也得認。這般頤指氣使,是欺我夏家良善?」

    許家太太喉嚨一滯,斥道:「你……仗勢欺人!」

    夏暁點頭:「對,我就是。」

    她這般乾脆承認,許太太的臉瞬間漲成豬肝色。她抬眸想找相熟的夫人幫個嘴兒,眼神遞出去,愣是沒人接。

    一直睜隻眼閉隻眼的許老爺適時扯了扯許家太太的衣袖,面上有些難堪,轉頭連忙跟夏暁道了對不住。

    許太太揪了揪帕子,只好悻悻地閉嘴了。

    不遠處閣樓上,韓昭雙手抱胸背靠在窗邊側臉眺望列席這邊,突然連連嘆氣。章賢不解瞥了他一眼,見他還看著底下便疑惑地挑起了眉。

    「少主子在看什麼?」

    韓昭沒理他,他合上扇子湊過去看,就聽韓昭又嘆了口氣嘟囔道:「真真是個有趣的人啊,哎呀,怎麼辦?放了好可惜……」

    章賢:「……」

    這是還沒被打夠!

    「對了,」章賢也順勢靠在另一邊的窗子上,捏著扇柄敲了敲窗欞,「方才門房傳話兒來,說是周世子也來了。此時怕是到了二門了,少主子您不去迎一下?」

    韓昭嘴角一抽收回了視線,轉過頭來臉上又青又白。

    哼道:「他來做什麼!」

    章賢自然知道兩人之間的官司,前幾日韓昭的臉,可是十分好看呢。說來也慚愧,他家少主子明明自小練武,偏就打不過周家看著十分文弱的那位:「世子……約摸是來領人的吧?」

    他指了指下面的出現在竹林里的白色身影,韓昭的臉色更陰沉了。

    周斯年這個人,長得真是太得天獨厚了。

    只要他出現,總會叫其他人黯然失色。夏暁看著從翠綠之色中步履從容地走來的男人,耳邊清晰地聽見了吸氣和讚歎聲。方才還或明或暗瞪著她的姑娘們,此時都眼巴巴地看向了周斯年。

    撫了撫額頭,她重重吁出了一口氣。

    她突然發現,她很生氣。

    很久沒有在眾目之下目睹周斯年走來,夏暁都忘了他對女子的吸引有多強。這般再次直面,夏暁發現,在幽州時很坦然的她,現在不喜歡別人的眼睛落到周斯年身上。

    這麼一想,夏暁的臉冷淡了下來。

    世子爺一眼便看到夏暁,徑自穿過了列席,走至她的身側坐下。

    侍劍侍墨具是一身黑,面無表情地跟在他身後,順勢分立在兩人背後。

    感受到夏暁的冷淡,周斯年蹙了蹙眉,心情不是很好。但現如今他對著夏暁氣短,實在說不出頤指氣使的話。眼角的餘光注意著夏暁,見她不知在琢磨什麼,眉頭蹙的快擰成一團。

    下人奉上茶水,他瞥了眼夏暁,端起了手邊的茶便淺淺飲了一口。

    夏暁幽幽道:「那是我喝過的……」

    世子爺飲茶的動作一滯,手指僵硬:「哦。」

    頓了下,他自然地放開。

    站在兩人身後的侍劍侍墨兩人看著自家主子爺那通紅的耳尖兒,眼皮子跳了跳,心中無語凝噎。

    旁人沒注意兩人的小動作,見周斯年氣度不凡,忍不住湊過來打聽:「這位是?」

    世子爺態度冷淡:「她相公。」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