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84第八十四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84第八十四章字體大小: A+
     

    寡婦?

    呵!膽子不小!

    世子爺冷冷一笑,卷著一身風雨欲來的冷淡踏進了夏家大門,吵吵嚷嚷的院子立即就靜了下來。

    侍劍第一個走出來,「爺。」

    然後是周家暗衛,老兵……一群壯漢走出來齊刷刷地單膝跪下,那場面威嚴得有些瘮人。院子里沒一個人敢說話。夏暁回過頭,就看到周斯年陰雲密布的臉色。

    他沒開口,侍劍等人大氣不敢出。

    夏暁沒想到他會來,完全出乎意料。本來按照她的預想,周斯年人不能離京,頂多只叫侍劍等人來強行接她回去。

    如今看到他的身影,說實話有些懵。

    「……你怎麼來了?」

    夏暁反應過來就皺起了眉頭,先是驚訝,后是有些說不出來的愧疚。今日是博藝的生辰,同樣也是永宴的生辰。她在這邊替博藝慶生,照她所想的,周斯年應該在京城為永宴慶生才是。

    世子爺未曾想到,夏暁看到他竟然半點不心虛。

    他一拂袖,下了台階,款款穿過走道兒徑自走到夏暁的跟前。

    夏暁皺著眉,神情不太友好。她懷裡的小博藝穩穩地靠著母親,專心地把玩著肉窩窩的手指。黑影罩上來,張著小嘴兒抬頭看了一眼,又低下頭繼續玩起手指。

    太久沒見過他爹,他已經不認得人了。

    周斯年在家沒抱上過永宴,此時盯著大兒子的目光隱隱有些熱切。架起小博藝的兩隻胳膊,他直接從夏暁懷中接過了孩子。

    這般動作自然地,懷裡一空的夏暁都沒覺得哪裡不對!

    還是小博藝認生,周斯年一抱過去他就叫了起來。

    夏暁趕緊搶回來,黑著臉:「博藝認生……」

    世子爺側首呵地一聲哼,一雙黝黑的眸子上覆了一層冰,入眼都是涼氣兒。他看著明目張胆對他黑臉的女人,心口的怒氣如火在燒,可眾目睽睽之下又不能教訓人,真是要被這理直氣壯的女人氣死。

    呵地冷笑了一聲,將小博藝抱著送到夏老太懷中,他抓住夏暁的胳膊便進了屋。

    世子爺人一走,鴉雀無聲的現場立即就嗡嗡地議論了起來。

    坐在夏父夏母一桌的親戚立即打聽起來:「大哥啊,這位公子是誰啊?」這男人跟天上下來的神仙似得,一看就不是尋常人。

    夏老漢沒見過周斯年,但看也猜出來是誰。

    他還記著夏暁說得那些事兒,對周斯年實在生不出好印象。喝了口酒,冷著臉不答話。

    幾個親戚見他的臉色不好看,有些悻悻,轉頭又去問夏老太。

    夏老太還在氣宋氏方才那番話,瞥了眼宋氏,冷冷道:「暁兒家的男人。」

    「不是都說暁兒新寡?」一直豎著耳朵聽這邊話的一個瘦小的婦人,聞言立即扭過椅子來,興緻勃勃地接了一句。

    小地方的人過日子,除了為一日三餐操勞日子也沒甚嚼頭。這一有些新奇事兒,比什麼都來勁兒。見夏家人臉上不好看,她忙打了打嘴巴,訕訕的:「這外頭都說暁兒是沒了相公才投奔娘家,瞧這瞎傳的!」

    「可不是!」

    說這話的人也介面,眼睛還打量著夏老太的臉色,道:「人家好好兒的來了,這不還進去說話了呢么?哎呀,這外頭人真是……」

    見不得人好,雨點大的小事兒亂猜亂說,可不是壞透了?

    七嘴八舌的,又熱鬧了起來。

    「可真是暁兒那男人啊?」夏家姑母也好奇,撞了撞夏老太的胳膊,問道。

    方才那一下子跪了一地的人,可得是個什麼來頭啊!「怪不得孩子生得都跟人家不一樣,通身的貴氣!」

    都是親戚朋友,說也不好把話說得難聽,「瞎傳話的人,心思真壞透了!」

    宋氏剛才被甩了兩巴掌,丟了臉面。

    心裡不好受,便插了一嘴道:「還不是舅母自家傳出來的話么?前些日子才聽舅母說暁兒妹子的日子不如意,夫家沒了,往後就住娘家家裡頭……」

    夏老太這時候哪會承認,連忙打斷道:「那是你聽岔了!」

    宋氏嘖了一聲,扭過臉:「哪兒啊,前些日子才說了這話,舅母怕是才真記差了呢……」

    夏老太瞥了眼立在屋子門口的侍劍侍墨,她有些怵侍墨,不自覺拔高了聲音:「侄媳婦,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

    宋氏不依不饒,還要再說。卻見抱著劍的侍墨冷冰冰的臉黑了,自行閉了嘴。

    侍劍拄了唇重重咳了一聲,院子里的嗡嗡聲兒立即就消了。

    進了屋,世子爺的臉陰沉一片。

    被他扯進來的夏暁見他眼尾泛紅,心中一咯噔,知道他這是要發火的徵兆。周斯年這人性子雖然疏淡,卻不常發怒。不過一旦怒起來,便十分嚇人。

    夏暁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他生氣她逃府和帶走博藝的事兒。

    往日兩人相處,只要周斯年有稍微不順心,她總得讓著他,花心思緩和氣氛。如今夏暁見到他就想起那個高高在上的長公主,想起自己好幾次死裡逃生,不僅不想緩和,連脾氣都不想藏了。

    她並不是個好性子的人。很多時候好講話,是因為沒觸犯到她底線。

    如此夏暁也冷著臉,漫不經心的做派收起來之後,展露的是骨子裡的漠然。夏暁睨著周斯年,隱隱有種桀驁之態。

    周斯年有些愣,回過神來眼睛都眯了起來:「你這態度,是覺得自己沒錯?」

    「我錯了什麼?」

    夏暁心中憋屈了很久,如今回頭想,更覺得理直氣壯:「我做我認為對的事情,哪裡有錯?」

    哪裡有錯?哪裡都是錯!

    周斯年氣得狠了,這人不僅不悔改,還敢梗著脖子跟他鬧?!

    憋了小半年怒火的世子爺一把抓過夏暁,掀倒了按在腿上,照著屁股就狠狠打了幾巴掌:「你身為我的妾,不經允許私自出府,在外一呆就是小半年,這不是錯?一聲不吭偷走周家子嗣,害周家找人找的人仰馬翻,這不是錯?」

    「做錯了事死不悔改,」又是一巴掌,他冷道:「這不是錯?嗯?」

    夏暁被他猝不及防的動作驚呆了!

    反應過來臉上迅速漲紅,紅的滴血。

    外頭一大幫子人在,她又不好意思嚷。周斯年的巴掌又重又疼,夏暁屁股火辣辣的,羞得要死。

    她磨著后牙槽咬牙切齒:「周斯年你別以為你自己多委屈!我想活著有什麼錯!」

    論爭鋒相對,夏暁才不怕他。

    被按在腿上,她窘迫的像翻不過身來的烏龜,心中更氣了:「咱們今日就把話說明白,你的妻子做了什麼,別跟我說你不知道!」

    翻舊賬而已,誰不會,「她指使人給我下毒,害我肚子孩兒你不管。她想將我賣去山溝里,你也不問。她拿捏雛菊一家子老小,推我掉下山崖,她買通奶娘,掐死博藝跟永宴……」

    「……周斯年,我為了保住我跟我孩子的性命,哪裡有錯!」

    夏暁並不是個愛哭的人,這一條條罪狀數出來,她的眼圈就紅了。

    「她當初為了穩住你,故意引導我哥哥沾上賭博,毀了我家。」很多事她不說,並不代表她不清楚,「別跟我說,她是嫡妻她有理!若非是她,我的人生不會淪落為妾的田地!」

    周斯年喉嚨塞住,說不出話:「你……」

    「我那麼辛苦生下博藝跟永宴……」

    既然開口,索性一次性說清。

    夏暁瞪著周斯年,紅彤彤的眼睛淚光閃閃,「你以將就你妻子的任性為由,將兩個孩子都抱走了。你的祖母因為喜愛永宴嫌棄我,平日里都不喜我親近他!那是我的孩子,我為什麼不能親近!」

    不說不知道,說出來才覺得竟然如此委屈。

    世子爺沒想到她心中這般瞭然,可有些事兒事出有因,可事後解釋也解釋不清。他看著咄咄逼人的夏暁,百口莫辯。

    夏暁趁他怔忪,一把揮開他按在身上的手,翻身下去。

    「我告訴你周斯年,我並不欠你的!」

    夏暁呼嚕一下擦掉眼淚,吸著鼻子冷聲道:「這次我不會再回去了!永宴我你若是願意還我,感激不盡。不還我,早晚有一天,我能要回來。」明郡王上位,她家花兒的身份自然也水漲船高,真鬧起來誰怕誰!

    不回去?

    本還理虧的周斯年,眼神立即犀利了起來:「你是我的妾,回不回去是由得你隨口就定了?」

    夏暁冷笑,十分不屑:「我長著腿,自己會走。你抓我一回,還能抓我三回四回十回?」

    周斯年心說你人走得了,父母可沒法跟著走。不過他不想撕破臉,這些話自是說不出口,憋半天丟出一句:「夏暁!你莫要過分……」

    屋內氣氛,頓時凝滯了起來。

    兩人僵持不下,誰也不讓誰。

    不知過了多久,世子爺捏了捏眉心,先妥協:「你所說之事,有些我認,有些我只能說是事出有因……」

    夏暁耷拉著眼皮,不理會。

    又是一輪僵持。

    世子爺頭疼,本該強硬地帶走夏暁母子,可對上這樣堅決的夏暁他心中膽怯:「罷了,我不會強迫你。但不回去之事,往後不準再說。爺這幾個月都在這兒,等你自願走。」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