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83第八十三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83第八十三章字體大小: A+
     

    世子爺看到信件之時,臉都綠了。

    握瑾居的下人不知主子又在生何人的氣,還氣得這般厲害。卻知這往日最清閑體面的差事,如今反成了府中最難熬最提心弔膽的活兒。

    日日戰戰兢兢的,這般多幾次,他們怕是要短壽的。

    周斯年又哪知下人心中腹誹,心裡氣的是,這般知道了蹤跡比不知道更惱人。

    侍劍保持著每日一封信件的頻率,三言兩語的,每每都戳在人心口上。一次比一次的火燒澆油,撩得世子爺接連好幾日心頭如火燒。

    終於在第十五次收到來自徽州的信件之時,世子爺二十四年修養出的好性兒徹底告罄了。

    次日早朝,他自請南下徹查錦州州府貪污一案。

    蕭衍驚奇他在這時候離京,退朝後特意留下他詢問原因:「先前不是還說不願插手這事兒?怎地才一個月不到就變卦?」

    周斯年不想多言私事,態度十分冷淡:「臣會徹查錦州貪污一案,儘快給陛下一個結果。請准許臣明日離京。」

    每次調侃,這假仙就這個態度,蕭衍得不到回答偏還樂此不疲。

    「這般著急作甚?」

    蕭衍拖著下巴半倚在扶手上,手邊的熱茶冒著裊裊水汽。一雙吊稍兒的狹長眼尾微微眯起,像只慵懶的狐狸似得挑著,「錦州貪污一案也不是一日兩日,你大可做足了準備再啟程。」

    周斯年對他這時不時作弄別人的秉性早已麻木了,掀起了眼皮,眼神犀利如刀。

    蕭衍半掩著嘴角,呵呵地笑出了聲。

    「罷了,朕信你的能力。」

    蕭衍坐直身子,正色起來,「說起來,朕的封賞也該到淑妃娘家了。你此次過去,正好幫朕傳一道旨意。」

    周斯年蹙著眉尖兒,凝目看著上首:「韓昭在徽州?」

    「那個浪蕩子日子過得逍遙自在,這不聽聞徽州出美人?特特去尋花問柳了嘛!」蕭衍對韓昭的人生可謂是艷羨不已,一臉嫉恨的道,「你且多花些心思,找到了他便將朕的旨意傳達給他。」

    周斯年無可無不可地點了頭應下。

    休整了一夜,一早輕裝簡行地便啟程南下。

    夏暁對韓羽的教導已步上正軌,這小孩皮是皮了點,卻是真的聰穎。夏暁的上課格外輕鬆,每次不需講第二遍,韓羽自己琢磨一回就領會了。

    學得快,也意味著膩的快。

    好在夏暁的曲庫包羅萬象,每每韓羽膩了前一首,她總有下一首更動人心。

    韓羽這小孩兒確實有些天賦,這般被不同的樂曲引導著,倒真對學習音樂有了些真心。這一個月下來,漸漸把夏暁當作師傅在尊重。

    夏暁心嘆,本性還不壞。

    吉他夏暁不打算深教,叫韓羽學個差不多就行。古代的五音律她講得不地道,想要系統的教導很難,她另闢蹊徑用變化多端的曲子引導韓羽興趣。真的要教導,還需要韓家找名師傳授。

    等韓羽差不多能彈出完整的曲子,夏暁便換了一種樂器來。

    兩個月下來,韓家下人驚喜地發現他們小少爺調皮搗蛋的事兒做的少了,欣喜不已。

    韓昭幾乎不露面,卻日日去兒子院子里旁聽。聽裡頭那玩兒似得調換各種風格,他心下暗嘆,這小婦人簡直是本活的曲譜……

    韓羽受教,韓家闔府高興。

    韓昭也心中安慰,原只存了些私心才聘夏暁為師的,這下真把他兒子引導的聽話,他反倒不好意思對夏暁輕浮。

    那點子念想再不好表露出來,韓昭有些悻悻。

    這日授課結束,夏暁結束了要走,韓昭親自來了韓羽的院子請她。

    「夏先生。」

    「這一個月來,小兒多謝夏先生的悉心教導了。」收起了輕浮做派的韓昭,面容稍顯冷峻,「如今韓羽乖巧許多,韓某不勝感激。十日後是小兒七歲生辰,這是請帖,還望夏先生賞臉。」

    夏暁站在三步以外,有些猶豫。

    來授課這麼久,韓家的女主子一次面都未曾露過,夏暁實在不好來府上參宴:「這般還是罷了,我觀府上並未有女眷出入。屆時我一介婦人出入其中,怕是不妥。如此,您的好意,我心領了。」

    「夏先生此言差矣。」

    韓昭笑了,桃花眼彎著好似含情脈脈,「我府中無女眷不是一日兩日。你日日來為小兒授課,也不曾憂心過閑言碎語。參宴這事兒反而不來,才不夠磊落。」

    夏暁一想也是,於是接了請柬。

    「是我想差了。」

    點了點頭,夏暁抬眸也笑了。

    她的笑容燦若春花,乾淨而明媚,不見絲毫的陰霾。韓昭心中猛地一跳,喉結動了動,垂下了眼帘:「那韓某在此多謝夏先生賞光了。」

    「一定來。」彎眼又是一笑,轉身離去。

    韓昭一直盯著她的背影消失在門口,眸色漸漸暗了下來。

    慶陽府是個小地方,車馬悠閑,日頭漫長。

    夏暁在此悠閑度日,這才驚覺,她已然在此地生活了三個月。

    說來也巧,韓羽的生辰跟小博藝的十分相近。還有四日,便的小博藝的一歲生辰。夏暁原沒打算大辦,想著小孩子才一點點大,沒必要。但幾個老兵以及夏父夏母都不贊同,覺得委屈了小博藝。

    早暗地裡做了好些準備,非要大辦一場。

    「博藝跟著你已經委屈了!」

    夏老太埋汰女兒起來,也是不留情的,「若是在周家穿得是綾羅綢緞,吃得是山珍海味。如今跟著你,日日都吃得粗茶淡飯。一歲的生辰,你可不能太委屈他!」

    夏暁抱著胖墩墩的小糰子,聽得有些酸。

    小傢伙一聲不吭地窩在他娘懷裡,黑黝黝的大眼睛咕嚕嚕轉。突然支起來腰,抱住夏暁的脖子在她臉上香了一口。

    然後,齜著沒幾顆牙的小嘴兒沖夏暁笑。

    夏暁一愣,回過神心都化成了水:「好好好,都依你們都依你們,好好熱鬧熱鬧!」

    夏老漢稀罕得不得了,連忙過來抱走小博藝,一個勁兒的喊:「啊喲,我的小乖乖喲,我的小乖孫兒哦!」

    蹲在房頂上的侍劍面無表情,心肝一個勁兒地猛顫:小主子真是太可人疼了!世上再沒有哪個孩子比他家小主子更惹人愛了!!

    說要大辦,也不過就請慶陽府的親朋好友來熱鬧熱鬧。

    夏家在慶陽府不是大姓,子嗣不豐。

    如今還在的,除了夏老漢這一支,就剩下一個鰥寡的叔父以及一個嫁到鄰鎮子上的姑母。叔父家中兩個兒子,大兒子外出經商,小兒子在州府讀書沒能來。姑母倒是有一大家子人,此次小博藝辦酒,都來了情。

    夏暁沒想到的是,為著給小博藝一個熱鬧的生辰酒。夏老漢夏老太連不待見的侍劍幾人都放了進來。

    連著幾日關店回來,她都看到侍劍跟幾個暗衛,滿臉漠然地被小老太太指使的團團轉。偏他們生的又高大,將本來還算寬敞的院子擠得逼仄了起來。

    人手多,辦起事兒來也方便。

    這般操持,兩日就把酒席的所有事兒辦妥了。

    韓昭聽了消息,人沒來,卻早早送了賀禮。

    夏暁原想著家中來客都是鄉下樸實之人,韓昭那種渾身冒貴氣的公子哥兒怕是不感興趣,於是便沒請。收到韓家的禮物倒有些過意不去,她暗想幾日後韓羽生辰,且多加一份厚禮。

    酒席當日,十分熱鬧。

    尤其夏暁抱了小博藝出來,真是把一群親戚朋友給喜得不行。漂亮的跟天上仙童似得孩子,圍著就好一頓誇。

    夏老漢夏老太那股子得意勁,笑得臉上褶子都沒展開過!

    大喜的日子自是越熱鬧越好,侍劍等人也被列入席。

    幾人的臉孔從來都癱著的,此時卻叫人能清晰感受到他們的心不在焉。這般吃口菜要放一下筷子,喝口酒停兩下,一眼眼地巴望著門口,誰都看得出來不對勁。

    紫衣紫杉覺得奇怪,默默禁戒了起來。

    來客都知道夏暁寡婦的身份,吃酒都避著這話,直誇孩子生得精神聰慧。只是誰家都有幾個拎不清的親戚,吃了一輪酒過後,姑母家次子的新婦宋氏執起了夏暁的手,連連嘆了幾句好妹子命苦。

    「都說紅顏薄命,妹子你這般年紀輕輕就守了寡,真是可憐了……」

    「這孩子生的好,你可得好好養,」她唏噓不已地抹了兩下淚,安慰夏暁,「將來啊,你就只能指著這孩子了。」

    她這話一出,一桌人都傻眼了。

    怎麼說話的!

    別說夏暁的男人根本沒死,在人家吃酒的宴席上說這話,這般不是來賀喜是來刺人家心的吧!夏老太聽了當場就黑臉了。

    夏家姑母連忙甩了宋氏一巴掌:「自己不下蛋,還見不得人家孩子漂亮!」

    呵斥了之後,氣不過又揚起了手。

    夏老漢這哪還好意思擺臉子?忙攔住了夏家姑母,連連說侄媳婦年紀小,彆氣彆氣,多教教就好。

    其他人怕鬧得難看,也紛紛勸說起來。

    你一句我一句,七嘴八舌的吵吵嚷嚷。

    紫衣紫杉幾人看著大門門口臉黑的跟閻王爺似得周斯年,再看看一瞬間站起身縮到一邊的侍劍和老兵,突然替還在看熱鬧的夏暁驚出了一身冷汗。

    紫衣紫杉心裡咆哮:主子喲,你倒是回頭看看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