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81第八十一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81第八十一章字體大小: A+
     

    店中女客走了之後,兩人才從茶樓下來。

    夏暁遠遠見兩人過來,立即吩咐阿大去後面取了修好的塤來。修理的比韓昭預料的更好,塤身平滑完整,不對上去看幾乎看不到裂痕。

    韓昭仔細地檢查。

    修長白皙的手指捏著深色的塤,顯得活色生香。見沒有凹凸的地方,他隨手將塤裝進一香袋中掛在腰上,抬眸道了句多謝。

    夏暁笑了下,擺擺手示意他不用謝。

    韓昭身高腿長,立在櫃檯前十分養眼。

    錦袍金冠的,袖子上綉著金線雲紋,全身上下都充斥著一種權勢與力量堆砌出來的驕矜,某種程度上與周斯年身上的清貴很相似。此時他垂眸輕飄地看著夏暁,自然地流露出高位者的姿態。

    「方才的曲子是你奏的?」

    他勾了勾嘴角,笑:「奏得很不錯。」

    夏暁倒沒覺得壓迫感,日日與周斯年相對,她早習慣了這種錢權勢堆出來的『貴氣』。此時面對韓昭,半點不顯局促:「客官謬讚。」

    韓昭挑了挑眼角,有些詫異的模樣。

    見多了女子對他嬌羞面紅,他沒想到小地方養出來的女子倒表現的比京城女子還磊落大方。他有些不習慣這般坦蕩的目光,低垂著眼帘避開。

    問夏暁道:「不知方才你奏的是何種樂器?聽著不像琴或箏?」

    「不是,是揚琴。」

    夏暁指著還未被搬走的揚琴,簡單地解釋道:「這是一種弦樂器,奏法與琴或箏不同,聲音偏於清脆。本店特有的樂器,只有一架,如今已經賣了。」

    視線落在夏暁的臉上,他點了點頭:「哦,那真遺憾。」

    韓昭本以為夏暁會順著他的話再侃侃而談,誰知她只說了這些之後就沒再開口了,並沒興趣與他攀談。看出來夏暁對他沒興趣,韓昭也不再多言。

    「若是客官想要,半個月會再有兩架,您屆時再來。」

    「這樣啊……」他笑了笑,「那我半個月後來。」

    說罷,掏出一錠金子放在櫃檯上便沖夏暁道了告辭。

    ……

    韓昭回府,便命手下人去查了夏暁。

    來這種小地方做客,漫漫時日無所事事,總得找些事情打發空閑。

    好難得才遇上個十分順眼的美人,他便不介意對方並非處子這件事。韓公子輕輕一笑,不管那位美人的家世如何,遇上他且被他看上,他便只管叫她的相公放了手便是。

    桃花林中,韓昭歪在毛氈的地毯上,舉著玉盞優哉游哉地品著美酒。

    只一個上午,韓昭派出去的人便來回話了。

    聽完了下人的回話,韓昭就笑了。那貌美小婦人的身世,比他預料的更好打發。相公不幸早逝,那小婦人命苦年少守寡,身邊唯有不足一歲的小兒相依為命。似乎因著夫家早已無人支持門庭,前幾日投奔娘家,如今與老父老母住在一起。

    韓昭幽幽嘆息,美中不足的是佳人早育有一子啊……

    章賢半靠在桃樹上,紙扇:「少主子對那小婦人有興趣?」

    「怎麼?不可以?」

    章賢倒沒覺得不可以,聳了聳肩,「您不是一向只碰處子么?」

    「這種小地方,能遇上那般容色的已是難得,本少便不挑嘴了。」韓昭捻起落在唇上的桃花,嘴唇染了酒色鮮紅如血,「章狐狸,看熱鬧可以,少插手本少的事兒。否則,你就回去,知道么?」

    中年書生慢慢搖扇的手一頓,面上的笑意淡了些:「少主不是曾說過,決不招惹有夫之婦么?」

    「她不是啊,」漫天的桃花隨風繽紛地灑落,韓昭墨發半束,慵懶地披在肩上落在胸前,「你沒聽到么?她是寡婦。」

    章賢提醒了一句,見韓昭意已決便不再管。

    「您自己掂量,切莫玩兒過了火。」

    韓昭瞥了他一眼,低低地哼笑了一聲,沒有理他。

    慶陽府的山高水長,時光悠閑而漫長。

    夏暁也是某日傍晚抱著小博藝出來溜圈兒,在圍牆外折了人家院子里伸出來的桃花枝才知道,那個修塤的公子哥兒,原來住在離夏家不遠的別院。

    此時,韓昭正一條長腿支著背對著夏暁坐在圍牆上。

    他右手拿一酒壺,仰著頭往嘴裡倒,酒水灑了開也不在意。動作間是說不出的洒脫肆意,夏暁暗暗讚歎,古話說的少年風流大底就是他這般。

    韓昭沒注意到夏暁,差距到目光只當是哪個小媳婦在偷看他。因此繼續飲酒,毫不在意地任由旁人去看。

    夏暁只是純粹地欣賞一下美男子,看了一會兒就走了。

    韓昭回過頭來見是一個身段妖嬈的女子,心中嗤笑,果然是偷窺的小婦人。

    次日,韓家的下人找到店裡。

    那人願出重金聘夏暁去教習樂器,不拘任何樂器,只要教會她們小少爺就行。還言辭鑿鑿地保證,不必整日耗在府中,每日只需抽出一個時辰。

    夏暁正打算往教習先生這方面發展,打瞌睡就有人送枕頭。

    幾人言辭懇切,夏暁料想這家的小少爺怕是十分頑劣。家裡人實在拿他沒辦法,這才病急亂投醫。不過學音樂確實能叫人安靜下來,找這個由頭去安撫調皮孩子,也不失一個好方法。

    於是不假思索地就答應了。

    那家人千恩萬謝,束脩給的十分痛快。

    夏暁暗嘆,這家人的孩子得多頑劣,下人們才被逼成這般做派!

    ……

    與此同時,京城定國公府,周家暗衛總算找到了夏暁的蹤跡。

    一路往南,直走官道。

    周斯年猜,她摔下山崖后,追隨父母回了徽州家鄉。

    事實上,世子爺一早知道孩子是夏暁帶走了,所以並不擔憂博藝會出事。畢竟能在絲毫不驚動周家暗衛的情況下,準確無誤地帶走博藝,只有夏暁這個同樣有周家暗衛侍奉的親娘。

    確定了地點,世子爺平靜的心又燥了起來。

    兩人在一起一年多,他也算了解夏暁的秉性。那個女人散漫的沒邊兒了,從來都想一出是一出,就做不來正常人的事兒!這次落了山崖,定是又覺得既然都離開了府中,那就順勢走了算了。

    這麼一想,世子爺氣得心口疼!

    身為朝廷命官,他得留在京城走不開。只能叫侍劍帶著周家暗衛先去徽州,若能帶回盡量帶回。如若不能……周斯年其實也明白,除非他親自去,否則不可能帶回來。夏暁那個女人,誰的話都不聽。

    不管怎麼樣,先見到人再說。

    侍劍是當日下午便出發了,因著主子爺實在著急,一行人更是棄車騎馬趕路。

    夏暁還不知侍劍他們已然在路上,此時正將店面交給阿大阿二看著。如今是收下韓家束脩后的第三日,她應約上門去教課。

    夏暁帶來的,是一把吉他。

    這把吉他前幾日才做好,寶貝著呢,夏暁自己留著沒外售。想著今日來教不好調.教的小孩子,便撿了她最擅長的樂器來。

    不過跟著下人走,她才發覺,原來要上課的就是那折桃花的公子哥兒家。

    夏暁心道怪不得出手這般闊綽,修個塤都能兩錠金子的人家,能不大方么……

    韓家的小少爺七歲的樣子,粉雕玉琢的,皮相生的十分喜人。不過夏暁私心裡還是覺得,不及她的博藝永宴半分。

    這孩子不出所料,十分頑劣。

    夏暁才進門,這小孩兒不知從哪兒丟出來一個花花綠綠的毛毛蟲,撿起來,悶頭悶腦地就往夏暁身上砸。

    虧得她反應快躲開了,否則都要嚇出人命來!

    理所當然的,她怒了。儘管她做好了準備面對一個不乖巧的孩子,但夏暁這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小蟲子。尤其那種軟體蠕動的蟲子。這倒霉孩子第一次見面就踩到了夏暁的雷區。

    夏暁決定,往後她採取打壓式教育,非把這孩子扭過來不可!

    「你就是爹給我找的教習?」

    那孩子還趾高氣昂的,明擺著就是被人慣的壞了,「怎麼是個女的?」他看到夏暁抱著個沒見過的樂器,昂了昂下巴,「那是什麼?」

    夏暁深吸了一口氣,勉力壓制住怒火。

    她快步走到長廊的欄杆上坐下,手指撥弦,流暢地彈了一曲歡快的陽光小調。調子一出來,又快又輕盈,彷彿陽光灑了進去,滿滿都是歡樂。

    那小孩兒盯著吉他,一雙眼睛都放了光。

    「好聽嗎?」夏暁問他。

    小孩兒好似很喜歡吉他的聲音,一雙眼離都不離開吉他。確實,比起自帶莊重感的古代樂器,吉他的聲音更親和更有趣。

    伸著粗短的手指撥了撥琴弦,他點點頭。

    「那你想學嗎?」

    琴弦發出或低或高的音,小孩的眼睛更亮了,「想!」

    夏暁冷著臉:「先給我道歉。」

    不遠處偷聽的章賢嗤笑出了聲。撞了撞眯著眼的韓昭,他問:「主子,這小婦人這般態度對小少爺,不管管?」

    韓昭挑了眉,無動於衷:「韓羽這小子,確實該有人管管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