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79第七十九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79第七十九章字體大小: A+
     

    韓昭沒想到這種小地方會有少見出眾的美人,盯著夏暁好一陣的打量。

    他是來修塤的,前些時候路上不小心摔裂了,一直沒找到能修的人。慶陽府地方小,碰巧看到有間樂器店開張就來碰碰運氣。

    章賢知道夏暁已嫁他人婦,這回沒再拿她玩笑。

    不過見櫃檯裡頭的夏暁古怪地看著他兩,他一雙狐狸眼微微眯了眯。他彬彬有禮地又問了一遍,道:「小夫人,你們掌柜的呢?在的話可否請他出來?我家主子找他有事。」

    「什麼事?」

    章賢的嘴角緩緩咧開,笑語盈盈的:「哦,原來你就是掌柜的啊。」

    「對,你們什麼事?」

    這書生真的很喜歡笑,比夏暁還愛笑。

    這時候他不知想到了什麼,掂了掂紙扇莫名又笑了半天。倒是一旁沒說話的韓昭將裂成兩半的塤放到櫃檯上,叫夏暁看:「這個你們能修么?」

    原來是來修東西的。

    夏暁拿過來仔細看了看,雖然裂開了,裂口卻很齊整。

    她又將幾瓣碎片拼了下,塤身完全能對得上:「修是可以修,但不可能一點痕迹不留,多少會看出些裂痕,可以么?」

    「不用太在意,」韓昭一聽說能修就放心了。

    幽幽的視線在夏暁的臉上轉了圈又斂下去道:「這個東西我平時不太用,只是習慣了帶在身邊,你能修好便行。」

    「多久能修好?」

    夏暁看了看材質:「半個月後來取吧。」

    韓昭點了點頭,表示可以。

    然後放下了一錠金子,道了聲告辭,抬腿就走了。

    夏暁看到金子都有點蒙,修一下而已,這出手也太大方了。

    章賢瞥了眼足足有一兩重的金錠子,又看了看走到了門口的自家少主人,扇柄拄著下巴眯了眯狐狸眼,突然又覺得有點兒意思。

    「這是定金,」章賢刷地一下將扇子合起來敲了敲櫃面,「掌柜的,這個塤是我們少主子的一點念想,你可要好好修!」

    老實說,夏暁對章賢的印象不太好。

    先前路上遇到,沒見到人時還想著這人處事圓滑。可等真正見到,被他那莫名其妙的眼神打量了幾回,免不了覺得這人神神叨叨的。

    夏暁面不改色收下金子,保證:「那是自然,請你儘管放心。」

    章賢勾著唇角點了點頭,才從容地走了出。

    兩人走後,又有一對主僕抱轉悠進來看。

    阿大阿二本以為樂器這種東西,十天半月也難遇上一單生意。她們都預備好了開店一個月冷清。沒想到會這麼熱鬧,心裡暗暗搖頭,自己果真不懂買賣。

    「店家,你們家有適合我們姑娘用的樂器么?」

    來人是城東富商李家的次女與她的貼身丫鬟,方才在對麵茶樓廂房裡飲茶。花骨朵兒的年紀正是少女慕艾,被相貌出眾的韓昭吸引才注意到夏暁的店:「我們姑娘正想學一件樂器,不知店家可有推薦?」

    夏暁打量這姑娘視線一直在琴上轉,順勢就推了琴。

    那姑娘果然十分喜歡,直叫阿大取了過來給她。不是什麼名琴但製作還算精巧,夏暁開價二十兩,丫頭嫌貴。但那姑娘覺著琴這等風雅之物,非討價還價的計較金銀顯得太俗氣,很乾脆就掏了銀子。

    這下連紫衣紫杉都吃驚了,這銀子也太好賺了!

    夏暁看著一錠金子和售出去的琴,心情十分舒暢。做生意都講究個吉利,開張就做了兩單買賣,也算開門紅了。

    事實上,她想得很明白。

    慶陽府畢竟就這麼點大,買賣樂器這事兒不會長久,將來勢必要多面發展。不過路子都沒有鋪開,一口吃不成胖子,總得腳踏實地一步步來。

    ……

    ***************************

    夙興夜寐地忙了三個月,新政之事總算告一段落。

    蕭衍行事作風偏於大刀闊斧的磊落,與惠德帝喜好陰私的做派大相徑庭。幾月下來,雷霆的手段,震懾了好些想趁機渾水摸魚的門閥勛貴。朝堂上庸碌蛀蟲被一一揪出,嚴厲懲治,新舊交替,很快還給大康一片朗清之色。

    時下文人讚歎,卧薪嘗膽六載,大康朝迎來一位當世明君。

    蕭衍十分高興,誰都愛聽頌揚之聲,他自然也不能免俗。朝堂整頓的差不多,他總算有心情踏入後宮,頭回進的就是夏花的鐘粹宮。

    他素來喜歡逗弄夏花,總愛拿些事兒說與夏花聽。然而夏花在得知周斯年早已請旨與長公主和離,臉色有一瞬變得十分精彩。

    蕭衍看得有趣,呵呵的笑了起來。

    「周斯年那個人,性子太怪!」

    提起周斯年來,蕭衍就沒好氣,「明明對蕭媛求而不得了十多年,如今人都唾手可得,他反而說放手就放手。朕好心賞他些美人,不要便罷了,他竟還給朕甩臉?花兒,你說他這個人是不是不識好歹?」

    「或許是現在不稀罕了吧。」

    夏花沒對周斯年作點評,側首溫順地笑著:「人不都這樣么?年少的時候很喜歡,某一日突然厭倦了就不想要了。周世子他……」

    「……再怎麼聰穎,也是凡人不是?」

    蕭衍本就是感慨幾句,聽她這麼認真解釋,反倒是有些想笑。

    「沒想到花兒你,竟還有這等子眼力勁兒啊……」

    他上挑的眼角斜睨著夏花,好似漫不經心般,突然道:「朕呢,自幼沒有求而不得的東西,如今更是沒有。想要什麼,自去取來便是。這般說來,你說朕可也是個凡夫俗子?」

    見夏花低頭不說話,他又輕輕問道:「花兒怎麼不說話了呢?」

    夏花濃長的眼睫幾不可見地抖了下,她不動如山地為他斟了杯熱茶,抬起明了的眸子淺笑:「陛下您不是,您是天子。」

    蕭衍大笑出聲:「說的好!朕是天子!」

    ……

    既然蕭衍說了一個月後會下旨讓周斯年和離,夏花便歇了枕畔風的想法。

    左右目的都會達到,她沒必要多此一舉。

    不過這件事也表明了蕭衍對蕭媛的態度。即使一起長大有著血緣關係,蕭衍對蕭媛也沒什麼兄妹情誼。慢慢碾碎了指尖的桃花,夏花想著這般才是正好,她痛打落水狗才會沒有顧忌。

    蕭媛自己也有預感,所以更想霸住周斯年。

    朝暉堂的看守雖不敢冒犯她,但態度卻是越來越差,送來的用具也越來越敷衍。蕭媛看著不似往日精緻的膳食又驚又怒,想她堂堂一個尊貴的公主,竟也淪落道計較衣食的地步!

    她不能忍受,可用了各種手段各種方法,都沒能將周斯年引過來。

    蕭媛無計可施,最終用了她平生最不屑的一招——以死相逼。

    周斯年來了。

    她躺在床上仰著臉看著來人,額頭上的傷已經處理好了。並非真心尋死,所以她撞的力氣不大,只腫了個包,連流血都不曾。

    周斯年立在床邊,十分冷淡地看著她。

    蕭媛本來有一肚子的話要說,對上他的眼睛,意識卻有些恍惚。兩人對峙的姿態恍若往日,人卻調換了個個兒。往日都是她高高在上地俯視著周斯年,對他的付出不屑一顧,今日卻是她求周斯年回頭。

    「什麼事?」

    周斯年的聲音有種天生薄涼的清淡,蕭媛這時候才發現。

    「周斯年,你……」

    她張了張嘴,剛想說『你怎麼會變得這麼冷淡』,就見周斯年已然不聽她說完就轉了身,頎長的背影透露著一股冷清意味。

    他說:「若是無要事,你且歇著吧。」

    廢了這麼大力氣才見到人,蕭媛哪裡肯讓他走!

    「周斯年,你站住!」

    她掀了被子,倉促地從床上爬起來。

    光著腳衝過來,極快地抱住快要走到外間的男人的腰。蕭媛沒注意他瞬間僵硬了,只雙手扣死了他的腰肢,好似不忿又好似羞恥地叫嚷道:「你不是很想得到本宮?本宮現在賞你一次機會!」

    「本宮可以給你,但往後你要事事聽本宮的,不準再見夏氏那個賤人!」

    蕭媛是恨毒了夏暁,比她所想的還要嫉恨,「明熙院那邊髒了就封起來!左右國公府不缺那一座院子。如果你表現的叫本宮滿意,本宮可以對那剩下的小崽子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周斯年的眼神越來越冷,轉瞬就覆上了一層冰。

    「皇兄被廢之事,本宮可以原諒你,「蕭媛咬著唇,十分彆扭道,「政務上的事兒與本宮無關,本宮也不懂。只要你答應,本宮就原諒你……」

    「放手。」

    「……什麼?」

    蕭媛心裡一咯噔,沒聽清:「你說什麼?」

    周斯年側過臉,冷冷地吐出四個字:「我說,放手。」

    此話一出,蕭媛瞬間猶如被累劈中。

    她鳳眸睜得老大愣愣地看著他,突然不知所措。

    周斯年卻沒功夫在意她的心情,蕭媛的氣息讓他覺得難受,他並不想忍了。慢慢扯開環著自己的手臂,他退後了一步。抬眼看懵了的蕭媛眼神很淡,他說:「若無其他要事,你歇著吧。」

    就這樣一句,連其他話也懶得說。

    蕭媛仰著臉看著他似哭非哭,眼裡的光彩一瞬間褪盡。

    周斯年看到也當沒看到,眼皮子眨也不眨地,抬腳便走了。

    蕭媛軟倒地跪坐在地上,淚水不知不覺濕了滿面。就連聽聞蕭戰被廢也沒有太傷心的她,此時心中有無盡的悔恨如潮水般洶湧而來,瞬間將她淹沒,喘不過氣。

    蕭媛覺得,她的天都塌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