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78第七十八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78第七十八章字體大小: A+
     

    和離兩個字從周斯年口中吐出來,比什麼都叫人震驚。

    「你說什麼?」

    蕭濯瞬間瞪大了眼,一副吃驚的模樣。湯匙鬆手碰到了碗碟發出砰地一聲輕響。周斯年跪下來的突然,他皺著臉繞他幽幽轉了一圈,忍不住道,「你真的要跟蕭媛和離啊?玩笑的吧?」

    周斯年懶得理他,冷靜道:「陛下,惠德帝已廢,長公主之事不會影響大局。請陛下下旨,准許臣和離。」

    蕭衍也沒料到他會這般鄭重的請求,都愣住了。

    反應過來,揮手叫四個宮女先退下,打量著周斯年的眼神多了絲玩味:「真捨得?」好歹求而不得了十多年,這人沒吃到嘴裡就放手,不虧得慌?

    「為何捨不得?」

    周斯年反問,嘴角的笑意有些冷,「臣並非強求之人。長公主心有所屬,臣自來心知。當初若非昭陽皇後下懿旨賜婚,臣也不會尚主。如今不過撥亂反正,又何來捨不得之說?」

    這確實是,若非周斯年這廝渾然天成的高傲秉性,跟蕭媛兩人也不至於僵持了這麼些年,一點和緩之勢都沒有。

    他挑了挑眉,半真半假的戲謔:「蕭戰才倒你就要跟蕭媛一刀兩斷,不怕旁人說你周家落進下石?」

    筆直跪著的男人,眼皮子抬都不抬一下。

    「臣自有考量。」

    蕭衍這才明了他的認真,笑意收住,眉頭慢慢皺起了起來。

    「再等上三月如何?」

    既是真心請旨,蕭衍沉吟了片刻也認真道,「朕總要做出些友愛姊妹的姿態。你都與她這般處了四年,沒道理三個月等不及。」

    周斯年自是知曉他的盤算,不過這件事也算不得大事。他沒開口前可以體諒,既已開口,他就不想再忍:「陛下也知曉臣府中情形,臣母親為著長公主一事,都要與臣決裂了,還請陛下早日下旨。」

    蕭衍眼神冷了,堅持道:「三月之後,朕准你們和離。」

    周斯年抬起眼帘瞥了眼上首,臉沉下來。

    氣氛突然僵持了。

    蕭濯在一旁聽著,見兩人冷冷對視誰也不讓誰,怕兩人為了這點事兒真鬧起來。咽了口中的湯,適時插了句嘴道:「那周大哥這般下決心和離……是為了你那寶貝兒子?還是為了你那姓夏的小妾?」

    他話一落,底下態度堅決之人身子頓時一僵,垂下了眼帘沒說話。

    蕭衍也愣了下,看著周斯年幽幽挑起了眼角。

    蕭濯見兩人消停了心裡翻了個白眼,多大點事兒啊,吵吵吵的,他聳了聳肩又坐回位置上繼續喝湯。

    「罷了,你別跪著了。」

    蕭衍斜挑著眼角,最後還是妥協了些:「朕答應你一個月後下旨,總行了吧!」

    周斯年接受了。

    冷淡地瞥了他一眼,他站起身:「臣謝過陛下。」

    **************************

    帶孩子的辛苦,不親身經歷是不會明白。

    小博藝這般好養活的孩子,夏暁照顧了兩個月下來還是折騰掉了一圈肉。阿大想著要不然買個奶娘照應,夏暁想都沒想就拒絕了。自己的孩子自己照顧,身體雖累心裡卻是高興的。

    周家的人沒追上來,沒了緊迫感,後半段路倒是玩的很開心。

    夏暁被限制在一方小天地里久了,如今對天生地養的純粹景緻多了更多欣賞之心。不得不說,沒有人類開發痕迹的山川河流,是大自然最珍貴的饋贈。

    一路走過,夏暁的心胸都開闊了起來。

    一行人到達徽州慶陽府時,已經是陽春三月。

    早春的楊柳發了新芽,不是新綠而是柔和的嫩青,瞧著十分喜人。春風拂面,迎面襲來吹得水波皺起微微蕩漾。南方要比北方暖和的多,南城暖水養得各色調皮的鳥雀,啾啾吟春。

    沒成想從北到南,她們走走停停的,竟是走了三個多月。

    夏家的祖產在舉家進京之時賣了,祖屋卻還留著。如今再回家鄉,夏家人要生存便需要營生,夏老漢花了大價錢將祖產又買了回來。

    夏暁一行人出現在門口之時,夏老漢夏老太去外頭溜圈兒都不在,家中就一個中年漢子在正劈柴。

    是周家派來的漠北老兵。

    那漢子看到女生男相的阿大阿二,兩道粗眉瞬間倒豎了起來。他嗓門大如洪鐘,說話震得人耳鼓疼:「你們是什麼人!」

    阿大上前拱手:「我們主子乃夏家四姑娘,剛從京城回來,夏老爺子在么?」

    夏家四姑娘?那不是他們世子爺的妾么?怎地跑來徽州了!

    錢明不認得阿大阿二,不敢叫陌生人進門。

    睨了眼遮得嚴嚴實實的馬車,他將厚墩墩的斧子往地上一扔,粗著聲兒道:「夏老爺子出去有一會兒了,約摸一刻鐘就回來。你們且等等。」

    沒等到一刻鐘,夏老漢夏老太便攜手回來了。

    夏老太一看門口站著兩個熟悉的身影,揣著雙手匆匆就小跑了過來:「阿大阿二?你們怎麼來了!」視線越過兩人看向青皮大馬車,忙不迭地又問:「這馬車裡頭的是誰啊?誰回來了?」

    夏暁一聽她聲兒,立即掀了車帘子:「娘,是我。」

    夏老太原來猜是夏青山,再不濟是夏春跟歡歡。這一見是夏暁,頓時驚喜過望:「你怎麼回來了!」這人都給了人家怎麼還能跑回來?她往馬車裡頭張望了幾下,「你夫家人怎麼准你出遠門?」

    夏暁哪好意思當眾說她自己跑路。

    嘻嘻笑著便含糊道:「稍後再說稍後再說,娘您也不瞧瞧,你女兒長途跋涉的都累死了,水還沒喝一口呢!」

    夏老漢跟上來,重重咳了兩下:「堵在門口像什麼樣!進屋再說。」

    誰知夏暁不僅自己跑回來,還帶了個孩子回來。

    兩人看著小博藝,臉都黑了。

    夏老漢有不好的預感:「暁兒你跟爹說實話,你別是跟定國公世子置氣,偷了孩子私逃吧?」都說知子莫若父,夏老漢雖才當了夏暁幾年父親,卻也看的透透的。

    妾室出逃可是大罪過,夏老漢心中默求,可別真是。

    夏暁心裡早有了些覺悟。

    不想被嘮叨著回去,便添油加醋地給出了解釋:「世子爺的嫡妻看我跟孩子礙眼,趁我去白馬寺上香之時害我性命。爹娘,我是拼了運氣才逃出來,那定國公府不能呆了,只能偷摸地跑回鄉,你們不會嫌棄我吧……」

    夏老漢確實想勸來著,這一聽有人害夏暁的命,勸說的事兒瞬間就拋在腦後。

    「怎麼回事?!」

    「你可是正正經經的納進府的妾,過了長輩明路的,」夏老漢連忙上下打量起女兒,生怕她哪裡帶著傷,「那世子夫人怎麼就害你性命了?」

    鈴鐺之事,夏老太如今還心有餘悸。

    抓著夏暁的胳膊,她心裡怦怦跳:「可是又找人下毒?」

    「沒有,」搖了搖頭,夏暁實話實說,「她暗地裡使了人推我下山崖,好在山下有紫衣紫杉在,只受了點皮外傷。」

    摔下山崖可不是小事!

    「那可不就不能回去!」夏老太瞪了眼皺著眉的夏老漢,都快要嚇破膽了:「待在人家眼皮子底下,能躲得過一回兩回,躲不過三回四回。要是她再使計害人,我們暁兒豈不是要填了命進去!」

    夏老漢道:「這些事兒世子爺知道么?」

    夏暁牽了牽嘴角,默認。

    「可曾制止過?」

    夏暁沒說話。

    夏父夏母見狀,頓時心頭火氣。知道還由著正頭夫人害人,這般所作所為,不是不將他們暁兒的命當人命嗎!

    「罷了!」夏老漢重重地吸了口氣,差點怒紅了眼。自家女兒自己心疼,他再沒有叫夏暁回去給人糟蹋的,當下便做了決定,「往後暁兒就在家呆著,爹娘若不在了就叫你哥哥養著!」

    夏暁見夏老漢額頭的青筋都鼓出來,是真氣著了,生怕氣出好歹連忙安慰起來。

    費了好一番口舌,總算是叫他們消了氣。

    夏家祖上是地主,祖宅建的在府城來說是個闊氣的了。五進的院子,又大又寬敞,裡頭置了很多廂房。

    夏暁一行人住進來,還剩下好些空屋子。

    原她還在思索掙錢的營生,誰知沒幾日,夏老漢便將一疊的田契交到了她的手上。

    夏家的祖產早就賣了,夏暁是有所耳聞的。那現在夏老漢一拿就是一疊子田契是怎麼回事兒?

    夏老漢臉色有些複雜:「當初離京,世子爺添了許多銀兩給我跟你娘。現在博藝還小,可幾年一過就大了。這些田產給了你就當還了國公府,你且攢好了,往後給博藝讀書習字用。」

    夏暁皺了眉,當然不會要他們的東西:「給你們了就是你們的,爹你給我做什麼!」

    「我跟你娘能活幾年?」

    夏老漢呵斥她,「你哥哥有手有腳,這些東西我是不願給他的。你快拿著,真是的!又不是給你用,這是我給我外孫的,你較個什麼勁兒!」

    夏暁簡直哭笑不得:「那您自己先留著,他話還不會說呢,等您外孫知道什麼是田契的時候您再給他。」

    夏老漢犟不過她,只能作罷。

    ……

    夏暁在鎮上轉悠了幾日,終於考慮好了營生,她預備開一家樂器店,兼修繕樂器。

    慶陽府雖說只是徽州轄區內的一個府城,卻是有不少的富商豪紳。夏暁轉悠了這些日子,發覺鎮上越是銅臭之人就越好附庸風雅,尤愛作詩彈琴。商人們走南闖北不缺樂器,可樂器修繕師傅和教習師傅卻十分緊俏。

    她的修繕手藝是練出來的,尋常樂器,她上手就能修。

    當然若是有人願意請她的話,她也可以授課。浸淫編曲三十年,夏暁自認樂理知識不算淺,教導初學者綽綽有餘。

    樂器店開門第一日,就有人上門。

    此人還是個熟面孔,是那個曾在半路贈過她一瓶傷葯的中年書生。

    此時中年書生的身旁還站著個青年,此人身高腿長寬肩窄腰,一身錦袍腰間束著玉帶。俊眉修目,眼波流轉間,說不出的瀟洒意味。

    夏暁暗道,這人不會是那個『兩個良家子』公子哥兒吧……

    章賢見是熟人,敲了敲櫃面笑:「小夫人,掌柜的在么?」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