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77第七十七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77第七十七章字體大小: A+
     

    小博藝在車上睡夠了,此時四腳朝天地仰躺在床上,咿咿呀呀划著小手玩兒。

    小傢伙性子實在是乖巧。老實說就連夏暁自己,連續一個多月地坐馬車便腰酸腿疼地受不了,小人兒卻是一路哭都很少哭。

    夏暁有些感慨,這皮實的性子不知隨了誰。

    一行人住的是城中最好的客棧,阿大訂得是嵌個套間兒的雅房。內室是夏暁跟博藝兩人住,外間擱了個可供休憩的軟榻。阿大她們幾個私下商量好了,輪流守夜。夏暁知道孤身出行在外不安全,有人守夜要也放心些。

    連日來路上奔波,幾人都是一身塵土。

    夏暁洗漱好出來,看紫衣紫杉幾個也風塵僕僕便叫她們都去洗洗:「用了飯就都去歇一歇,剩下的事情我自己能做。」

    幾人風餐露宿是慣常,但主子如此和善,她們心中也是感激。不過都不是善言之人,將小博藝遞到夏暁懷中,默默行了禮便出去了。

    紫杉端了吃食上來就去歇息,夜裡是紫衣守著。

    夏暁親自養孩子這一個月,如今很有了為人母的自覺。下意識地先餵飽了小博藝,自己馬虎地吃了些準備歇息了。

    屋外的天色已然全暗下來,家家戶戶已漸漸點了燈。

    戌時一刻,街道上的喧囂也靜了。隔壁隱約傳來說話聲兒,夏暁一愣,是那個要求兩個良家子陪寢的公子哥兒。沒想到他竟然在她隔壁,皺了皺眉,她暗道,也不知這客棧的隔音怎麼樣。

    公子哥兒果然不出意外,鬧了大半宿。

    不過路上委實辛苦,即便聽見些許聲兒,夏暁黑甜一覺睡到次日早上。倒是苦了外間守夜的紫衣面,本就是個不苟言笑的性子,這下子臉都僵成一塊。

    夏暁可憐她又有些想笑,習武之人就是累在耳朵太靈敏。

    好在那一行人就住一晚,早上夏暁抱著博藝下樓,他們正好要走。

    章賢懶懶地搖著扇子,步履從容地跟在一個身材很高的青年身後。聽見樓梯上聲響,扭頭看過來。

    他認得阿大阿二,視線在兩人身後的夏暁臉上沾了沾,眼裡驚艷之色一閃。他立即彎了眼睛笑,剛要拿扇子敲敲青年的背叫他看,又瞥見夏暁梳著婦人髻,懷裡還抱著個粉糰子,戲謔的笑意僵在了嘴角。

    嘖,已為人婦了啊……

    悻悻地收了扇子,章賢頓時對夏暁一行人失了興趣。

    阿大阿二對視一眼,只覺得這個中年人莫名其妙。

    擾人清修的一行人走了,客棧一下子少了二十多人,立即就清靜了。

    夏暁準備歇上幾日再走,抱著小博藝在大堂用早飯,邊吃著粥便沉思。她們這一路走過來,身後不見半個人追上來,她忍不住想,是不是周斯年根本沒有在找她。

    如果真是如此……

    夏暁心中,突然有些不知滋味。

    雖說早做好了周斯年不會追她的準備,可當真發現事實如她所料,夏暁免不了有些灰心喪氣。周斯年這個人,當真無情。

    幽幽將胸中的鬱氣吐出來,她默默掐掉了心裡藏著的那一絲絲僥倖。

    罷了,她也得好好思索今後的路該怎麼走。

    休整了幾日後,幾人啟程繼續往南走。

    夏暁收斂了漫不經心,開始重新審視這個她生活了三年多的世界。不可否認,不管她願不願意融入進來,她已經是這個世界平凡人中的一個了。再繼續消極地排斥外界,於她來說有害無益。

    畢竟,她已經是一位母親。

    看著安安靜靜盯著自己看的小博藝,夏暁的心突然變得沉甸甸的。

    她想,如果周府認定了博藝夭折,那往後,小博藝的成長就是她來全權負責。夏暁自己可以得過且過,但不能容許孩子也跟她一起得過且過。撥了撥小博藝肉嘟嘟的臉頰,夏暁下定了決心。

    「最起碼,不能委屈了你啊……」

    ……

    京城定國公府里,冷凝的氣氛越演越烈。

    握瑾居與雙禧院兩位主子是真的鬧上了,下人們整日戰戰兢兢的,生怕一個不小心觸了霉頭被拎來泄火氣。周斯年聽暗衛說還未找到夏暁母子,沒忍住大發脾氣。

    最是冷靜持重的世子爺,這一個多月竟是將一年的火氣都發完了。

    但發怒也無用,人沒找到,只能繼續找。

    ……

    今年的除夕正好趕在了朝堂更替之時,京城百姓都沒能過上一個好年。

    新帝特准元宵節大辦,元宵夜才樂呵過,准皇後母族張家又鬧出了一出笑話。

    按常理,新皇繼位,明媒正娶的嫡妻明郡王妃張氏理應榮登鳳位。誰知新帝定下舊府女眷分位,青樓出身的寵妾夏氏貴為淑妃,偏唯獨漏了張氏。

    且又下了一道很令人遐想聖旨,皇后之位待定,選秀。

    張氏竟是連個妃位也沒撈著。

    聖旨一下,一片嘩然。

    張家人自然氣不過,不敢到蕭衍的跟前鬧,張氏母親林氏連跑未央宮十多次,想盡方法鼓動女兒討公道。

    張氏雖說心中有鬼,可一日未被揭穿她便僥倖蕭衍是不知情的。

    也怪林氏太會拿捏張氏的軟肋,句句話都將將好戳到她的心坎上。一次兩次的,她還能堅定不去,幾次三番的,心就被鼓動了。

    「母親說的是,」張氏越想越覺得有底氣,「本宮堂堂正妃,又育有一子,陛下這般未免太過有失公允!」

    「可不是!」

    林氏贊同:「娘娘您定要為自己也為小皇子打算。就算往日夫妻不睦,可這禮法陛下也該顧及吧?陛下漏著正經嫡妻,鳳位懸著是個什麼規矩?儘管去討要公道,張家就是娘娘您的後盾!」

    送走林氏之後,張氏便盤算起跟蕭衍討要封賞一事。

    左思右想,等蕭衍親自來未央宮再說,是肯定不可行的。

    蕭衍那人她心裡有認知,心思詭譎,又對她十分厭惡。想等他來她宮裡,且還討要到封賞,指不定去做夢更容易些。所以只有出其不意去御書房鬧一場,叫朝臣們逼他給出一個說法。

    不過這般想著,起初她還底氣很足,可等沐浴梳妝穿戴好之後,張氏又躑躅了起來。

    若逼他不成,反惹了一身騷怎麼辦?

    屋內反覆踱了幾圈,到底沒那個膽氣去。

    好賴張氏沒被鼓昏頭,御書房裡正為著鳳位之事吵成了一團。

    心思各異之人為著各自的利益各執一言,爭執得面紅耳赤。從引經據典的文斗誰也不服誰,漸漸演變成上手上腳踹打的武鬥,一群老爺們,臉紅脖子粗地折騰了兩個時辰還沒個定論。

    長榮帝冷眼看著,往地上丟了一個茶杯才叫這群朝中大員閉了嘴。

    ……

    皇帝不悅,誰也不敢再鬧。

    長榮帝冷笑,擺了擺手就叫他們都退下。

    蕭濯看了好一番熱鬧,只覺得十分好玩。一群老頭子為了名利,什麼醜惡嘴臉都露出來。他瞥了眼身旁與他一起熱鬧的周斯年,本以為會有些共鳴,誰知一轉頭,只有一張冒著冷氣的假仙臉。

    他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這些日子這傢伙都快冷成冰了!

    「皇兄,那張氏你預備如何處置?」

    張氏跟她那孩子有鬼的事兒,蕭濯跟周斯年都心知肚明,「那等不安分的婦人和父不詳的孽種,一杯毒酒灌下了事,虧你還好心還留了這麼久……」

    那孩子可不是父不詳。

    蕭濯只知其一卻不知其二,張氏那孩子從一出生便那般得廢帝的愛護,各種好葯好物時時賞賜,說跟他沒關係,是不可能的。說到底,這也是廢帝心思惡毒,故意私心羞辱人。

    周斯年眼眸動了動,瞥了眼上首長榮帝,果然臉冷了下來。

    蕭衍並不想談論此事。

    此事於哪個男人來說,都是恥辱,更何況一國之君。蕭衍的心胸再寬廣,這事兒也是扎在心中的一根刺。關係到他男人的尊嚴,即便是親兄弟,這般被拿在嘴上說,他面上也掛不住。

    「張氏如何處置,朕自有打算,你就別瞎操心了!」

    狠狠瞪了一眼唯恐天下不亂的蕭濯,蕭衍冷冷道:「還有,這次選秀不只是朕,十五你也不小了,趁著選秀你也自己掌掌眼,挑一個合適的回府伺候。」

    蕭濯話出口了也意識到越了界,吐了吐舌頭,立即將話跳過去。

    他連連搖頭,抗拒道:「臣弟才十四歲,還小呢!」

    「十四哪裡小?」

    蕭衍冷笑,「朕十三就有司寢女官了,你比朕當初還大一歲。也是父皇與你母妃去得早沒人給你張羅,這次,就叫淑妃幫你相看一個!」

    蕭濯玩心還重著呢,當然不願意,就拿眼角一直睃周斯年。

    周斯年垂著眼帘,無動於衷。

    蕭濯這般活潑的做派,倒是將蕭衍的注意力轉移了過去。他想著這假仙家裡還一團糟呢,好心道:「若不然也給你指兩個?你府中也太冷清了……」

    周斯年半點不領情,當場拒絕。

    誰知中午留膳,蕭衍還是給他準備了四個美人。身材單薄,眉眼艷麗,鳳眼高挑,一身火紅裙裝……四個蕭媛的翻版。

    周斯年臉都綠了,呼吸一瞬間都要噴出冰渣子。

    怎麼誰都覺得他對蕭媛愛的瘋魔了!

    火氣蹭一下冒上來,世子爺一掀下擺跪下,咬牙切齒道:「陛下,臣有事請求。請陛下下旨,准許臣與長公主和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