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76第七十六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76第七十六章字體大小: A+
     

    籌備新帝即位禮便耗時一月,之後封禪祭天又緊鑼密鼓。

    登基詔書頒布,蕭衍要當眾從廢帝蕭戰手中接過傳國玉璽,正式接受百官朝拜。最後祭告宗廟、社稷以及萬民,這一番繁瑣禮節,至少要耗費三個月。朝堂上還在重新整頓,周斯年更是忙的連歸府都沒時間。

    夏花有心報復蕭媛,也不敢在這個時候吹枕邊風。

    閔氏還在耐心地等夏花的回應,朝暉堂里的蕭媛反而耐不住性子。

    惠德帝被廢,她身邊人一夕之間被閔氏全盤控制。

    她發脾氣沒用,摔東西沒用,方嬤嬤等人還是被打板子的打板子發賣的發賣,閔氏身邊那些人甚至還趁機踹她。猝不及防的,張揚跋扈了二十五年的長公主殿下親眼目睹這轉變,終於有些清醒。

    她的靠山,倒了。

    這時候她想起了周斯年的好,天底下對她最真心的,只有周斯年。

    雖說對她周斯年漸漸冷漠,但她不信他一點留戀都沒有。嘗試了要求守衛傳話,但沒人理她。也嘗試過絕食逼周斯年自己來見她,收效甚微。

    在碰了幾次壁后,長公主收起了她自小玩到大的手段。她終於明白周斯年變了並不是她以為的賭氣,而是真的寒了心了。

    長公主強迫自己冷靜,開始認真思考退路。

    自小到大,因為事事總有人幫她鋪好路,她真得很少認真去想事兒。生疏是真的,但不意味著她笨。

    為著那小孽種之事,閔氏是鐵了心要與她對上。蕭媛心裡飛快地盤算,胞兄被貶成庶人終生圈禁,她自小便與蕭衍不親近,將來的日子是不會好過的。可只要一日沒找到她的大過,她就還是皇室公主。

    可若真被閔氏誣告到蕭衍跟前,她與胞兄合謀,怕是不死也會便貶成庶人。

    這些都不是她所想。

    她蕭媛自小含著金鑰匙出生,金玉堆砌出來的她,怎麼也忍受不了庶人的身份。她想著,這個家能組織閔氏的只有周斯年和定國公。定國公她不敢招惹,但周斯年就不一樣了。

    他不是一直想得到她嗎?長公主驕矜地嗤笑,若是周斯年這次願意幫她阻止閔氏的污衊,她可以給他。

    ……

    與此同時,夏暁一行人一路南下,直奔徽州。

    她來到這個世界三年多,給她溫暖的除了夏花就是夏父夏母。夏暁不知道這算不算雛鳥情節,但每當她在這個世界碰了壁或者有些心傷之時,下意識的就想回到夏父夏母的身邊。

    夏暁沒來過徽州的夏家,模糊的知道在徽州慶陽府。

    慶陽府在徽州的南邊,只要一直往南走就錯不了。穿過德州滄州,再翻過濟州幽州,便是徽州。濟州與滄州的邊界處有大片的山脈,夏暁怕幾人會路遇山匪,一個勁兒叫阿大把馬車趕得飛快。

    然而不巧,幾人將將要穿過山脈,被堵住不能前行。

    倒不是路遇打劫,而是前面一行閃瞎人眼的馬車正在被打劫。可這山道就一條,除了掉頭回去,只能送上門與被山匪再撈一票。

    夏暁當機立斷,叫阿大將馬車掉頭。

    阿大動作很快,可山匪的眼睛更快。未等到馬頭轉向後,一群拿著大刀的壯漢已經衝過來將馬車圍了起來。

    紫衣紫杉聽覺靈敏,下意識就要拔出匕首。夏暁沒敢出聲兒,掀了車帘子一角偷偷瞥了眼,外頭除了車外一圈拿大刀的,山上還有一排拿弓箭的。悄悄沖兩人搖了搖頭,先靜觀其變。

    「大哥,這馬車大雖大,這布頭連前頭下人的馬車都不如,」一個厚實的聲音嘀嘀咕咕,卻如悶雷般中氣十足,「費那勁劫下來作甚?」

    啪地一巴掌聲兒響起,夏暁嚇得趕緊捂住了小博藝的耳朵。

    就聽另一粗嘎的嗓音呸了一口,斥道:「你懂個蛋!蚊子再小也是肉!趕緊的,叫這不男不女的傢伙趕緊把車趕過去!」

    小博藝睡得沉,被驚動了也只是砸了砸小嘴兒,並未醒來。小手劃了划,將臉埋進夏暁懷裡又睡了過去。

    夏暁吁出一口氣。

    厚實聲音剛被教訓,不敢耽擱,粗著嗓子便呵斥阿大。

    阿大聽到車中阿二的示意,老老實實地聽從指使。

    相距不遠,馬車轉個頭走幾步便靠近了前頭倒霉的車隊。

    接近午時,日頭漸漸烈了些。

    掀了一角偷看,夏暁眼睛差點沒被金光閃瞎。

    只見那中間一輛車,車椽子上鑲嵌了大片的金片子,反射的光照得人睜不開。夏暁的心裡卻猶如萬馬奔騰。出行在外還駕著這樣招搖的車,若非武力強盛有恃無恐,怕是腦子進水了。

    前頭車隊大約真是高手,即便被圍住也凌危不亂。正中間的馬車更是連個聲兒都沒有,兩個身材高大的男子正跟山匪交涉。

    夏暁這車安靜如雞,等著交涉結果。

    談了不到一炷香,沒談攏,雙方動利索地起手來。

    夏暁這邊因為在外圍,怕被波及往後撤。調轉馬頭躲躲避避的剛走出包圍圈,還未拉開距離,前頭的打鬥就結束了。山上的一排埋伏的一排人,好些弓箭還沒拉開便已經被射了下來。

    夏暁:「……」

    山匪一共二十來人,不過轉瞬就被收拾乾淨。

    前頭馬車還停在道路中間未走,一個書生打扮的中年人緩緩走過來,禮貌地詢問車內是否有人受傷:「方才我府上護衛行事魯莽,不知車上可有人受傷?我府上剛好有上好傷葯,可贈一瓶與你們。」

    素不相識,他開口的話十分突然,夏暁一車人都愣住了。

    中年好似旁人肚裡的蛔蟲,適時解釋道,「方才山匪之事,是我家主子頑皮。牽連你們招來這般禍事,實屬抱歉。」

    原來是這書生主子嫌路途煩悶,與幾人打賭,此山脈中是否有山匪。故意玩笑換了輛招搖的馬車,才招來劫財之事。

    夏暁幾人,不巧被玩笑牽連了。

    三言兩語,他解釋了清楚。

    夏暁頓時明了。

    左右她們都沒事,便笑了笑:「你請安心,車內無人受傷。」

    她聲音一出,中年書生挑了挑眉。

    章賢(也就是書生)跟著韓昭久了美人見得多,聽聲兒辨人,頓時又是一嘆。

    沒想到,馬車內竟是個美嬌娘。

    他少主子也算奇人,出個門,總能遇上貌美佳人。

    這般想著,章賢覺得好玩,彎了狐狸眼便笑了起來。

    抬頭見阿大坐在車椽子上,冷冷地看他,他不覺得尷尬,從容地從袖子里掏出一個白色瓷瓶遞了過來。

    他最後,還是贈了一瓶葯:「相逢即是有緣,這一瓶葯便姑娘。」

    阿二接過藥瓶嗅了嗅點頭,是好葯。

    夏暁挑眉,沒想到真遇上了個樂善好施的:「多謝先生了。」

    那中年書生擺了擺手,回了自己車隊。

    下了山道兒是官道,再走一段路,恰逢一個三叉路口。

    阿大跟阿二換了位置,由她駕車。

    原以為下了山道兒會分道揚鑣的,沒想到是走的一個方向。前頭的馬車走得悠悠閑閑,阿二皺了皺眉頭,默默將自家馬車趕邊上,穩而快地超了過去。

    擦車而過之時,中年書生看見了。

    瞥了眼一旁明明手執兵書認真在讀偏愛痞子似得蹺著腿的主子,想起他外出必遇佳人的特性,摸了摸兩撇小鬍子突然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

    韓昭從書中抬起頭,刀削斧鑿的俊臉上露出不耐之色,「章先生方才可是又遇到什麼好笑之事?」

    「沒,」章賢摺扇敲了敲掌心,戲謔道,「不過是有些預感,前方的路上,怕是又有趣事兒等著在我等。」

    神神叨叨的,韓昭懶得理他,便又繼續看兵書。

    然而等馬車前後腳進城,韓昭的車隊又恰巧停在了夏暁一行人所在的客棧。章賢看了從二樓下來的阿大阿二,兀自樂得哈哈大笑。

    韓昭沒理他,將馬鞭扔給小廝便轉身上樓。

    二樓都是廂房,他的腳步很輕,一邊走一邊冷冷沖亦步亦趨跟著他的小廝道:「找兩個良家子夜裡陪寢,你清楚爺的喜好。」

    「是,爺。」

    夏暁站在門邊插門栓,聽到這句話挑了挑眉。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