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74第七十四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74第七十四章字體大小: A+
     

    有雛菊墊著,夏暁摔下來只四肢蹭破了點皮兒,雛菊倒是昏迷不醒了。

    雛菊的傷口並不致命,但若在這大雨下淋上一整晚,那不死也差不離。夏暁怕她死了,費了老大勁兒,將人拖到山坡下一個凹洞裡。

    雨還在下,落在草地上沙沙作響。

    天地間彷彿拉起了一道厚實的簾幕,落地濺起了一層霧氣,朦朧地遮蓋了萬物。夏暁不停地摸臉上的雨水,根本看不清人影。方才與雛菊扭打,罩衫上沾了大片的血跡。夏暁只能脫了,丟在雛菊身側。

    不確定是否有人跟著,她貓著身子在陡坡下深一腳淺一腳的走。

    「夏四姑娘,」走了沒多久,漸漸靠近的低沉女聲模糊地響起了,兩道黑影迅速閃至夏暁跟前,「您沒事嗎?可有受傷?」

    定睛一看,是夏花派來幫她的暗衛。自上次遞信到明郡王府後,夏花便將明郡王指給她的暗衛給了夏暁。一個叫紫衣一個叫紫杉,來無影去無蹤。夏暁上山之後,兩人便一直等在山下,伺機而動。

    「沒事。」

    噗地一聲吐掉雨水,夏暁心急如焚。她沒料到京城會亂起來,如今她反倒擔憂起夏花的處境來,「京城情況如何?花兒安全么?」

    「主子身邊有人保護,夏四姑娘放心。」

    明郡王如今十分愛寵夏侍妾,早在行動之前便將她送走了。

    兩人有一說一,夏暁點點頭,頓時放了心。

    紫衣見夏暁渾身濕透,行走艱難,順勢給她蓋上了蓑衣,蹲下身背起夏暁便飛奔了起來:「山南邊還有人等著,咱們快些走!」

    兩人腳程非常快,泥濘山路也如履平地,眨眼間就到了山腳。

    被從頭蓋上了蓑衣,隔絕了雨聲,說話聲音反倒清晰起來:「你們一直在山腳徘徊,可有見過旁人下山?」

    夏暁蹙了蹙眉頭,覺得有些奇怪。她原以為,周斯年安排的暗衛就算隔得遠也能很快追下來,然而她們如今都走到山腳也不見有人追來。

    心中一咯噔,夏暁立即意識到山上的情況嚴重,怕是惠德帝的人已經上山。

    白馬寺所在的這座山,下山的路只有幾條。周斯年命人將府中的幾個女眷孩子分開,這般分道走,總會有不湊巧被惠德帝堵上的人。

    「雨勢太大,很難聽見動靜。」

    紫衣紫杉飛快地跑著,安慰道,「夏四姑娘您大可放心,小公子身邊,周世子應該早有安排,周家暗衛的實力您大可放心。且這種雨勢,林子里的蛛絲馬跡也很快被雨水沖刷掉,很難追蹤。」

    夏暁也知道周斯年素來縝密,但她不甘心:「沒辦法找人嗎?你們這幾日,可曾打探到其他人的線路?」

    兩個孩子,哪怕能帶走一個也是好的!

    紫衣紫杉羞愧,周府的暗衛一直在外虎視眈眈。她們日日躲在夏暁身側,行動很受限制,探聽來的消息不太準確。

    兩人搖了搖頭,夏暁胸中瞬間憋了鬱氣。

    罷了,下山再說。

    ……

    沒一會兒,幾人就遇到了騎在馬上的阿大阿二。

    「阿大阿二!」

    聽見熟悉的聲音傳來,兩人一愣,飛身下馬。

    阿大阿二單膝跪下:「主子!」

    阿大阿二二人,自從夏暁生下周家子嗣後,已然真心奉夏暁為主。夏暁當初被接走,未曾將兩人一併帶進定國公府,一直住在夏暁的小院里等。自從半個月前接到夏暁的信,早做足了準備在山下候著。

    兩人如今與周家已不再有牽連,惟夏暁命是從。

    夏暁來不及從紫衣身上跳下來,急急問兩人道:「你們一直守在林子這一塊兒,可有聽見什麼動靜?」

    她問得突兀且著急,兩人對視一眼也緊繃起來:「主子可是有何不妥?」

    「有,不過現如今很急,事後再詳細說,」夏暁來不及解釋,又問了一遍道:「今夜從酉時起,你們可以看到有人下山?」

    山腳這片林子半環繞著山體,樹木蔥鬱,覆蓋面又很廣。周斯年若要轉移孩子,定是要利用這片林子的。阿大阿二半個月來就在這裡住,真有什麼動靜,應該早就察覺到才是。

    阿大阿二臉色突變,立即點了點頭。

    近幾日,阿大阿二確實發現不少形跡可疑之人在山腳轉悠。兩人雖不知京城發生了何事,但卻清楚夏暁在山上,便私以為又是長公主作妖。所以一看到來者不善的,便暗中佔山了起來。

    如今已然守株待兔,殺掉了將近兩小隊人馬。

    阿二凝眉想了想,道:「半個時辰之前,確實有人抱著孩子從西邊走。護送之人氣息與屬下很相近,應該是世子爺的人。」

    夏暁臉上難看,迅速從紫衣背上滑下來,追問:「從那條路走的?能追得上么?」

    阿大阿二見夏暁這態度心中也是一悚,難不成護送的人有問題?!

    電光火石間阿二拉夏暁上馬,迅速披上蓑衣蓑帽:「事不宜遲,阿大你去追一邊,我帶主子去另一邊,追上去要緊!」

    阿大阿二這十幾日滿山亂竄,早將這座山的各處摸了個透徹,追上去不是問題。於是立即給紫衣紫杉指了另兩處,四人分頭去找。

    紫衣紫杉不敢耽擱,矯健的身影在樹枝上閃動,迅速消失。

    阿大腦中快速閃過什麼,一時沒抓住,疑惑了下便拋去腦後。她拉起馬韁繩,駿馬仰天嘶叫,前蹄抬起迅速踢動,在林中飛馳了起來。

    馬的腳程比人快太多,很快離南郊的一座有火光的破廟遇上抱著襁褓的人。

    顯然,幾人來此地避雨暫時歇息。

    夏暁還沒踏入門,便已聽見里的打鬥聲。

    她一驚,急急忙忙從馬上爬下來。

    三個人中兩個應該是周家的暗衛,氣息與阿大阿二如出一轍。此時正與追來的人交著手。剩下的一個很陌生,看身形是奶娘。而這個陌生奶娘,正猙獰地掐著襁褓中孩子的脖子。

    夏暁隱約聽見微弱的小奶音,嚇得肝膽俱裂!

    她踉蹌地飛撲過去,遠處阿二顧不得拴馬,直接飛身過去一腳將那人踹飛。

    阿二敏捷地接過孩子,夏暁差點嚇得虛脫。

    襁褓里的,並不是博藝。

    眼見著暗衛快結束,夏暁也不敢耽擱。好小的孩子夏暁看得心軟,怕那婦人再傷害孩子叫阿二將那半昏的奶娘打暈,放下孩子便往外溜走。

    另一邊走到一半的阿大突然扯住了韁繩,懊惱地一拍額頭終於想起什麼。

    她想起來,今日天還未亮之時,她便撞見過有定國公府的暗衛離開。隱約間,似乎聽見了孩子的聲音。事兒多半不會這般湊巧,他想,兩個小公子,怕是一早便被轉走了……

    最後幾人會合之時,除了紫杉抱回來一個陌生的孩子,紫衣阿大空手而回。阿大把自己的猜測告知夏暁。夏暁忽然想起,今日閔氏陳氏一反常態地沒去抱雙胞胎之事,認可了這個說法。

    「主子,還追嗎?」

    阿大認了夏暁為主便不會再自作主張,「屬下還記得車往哪個方向走,也許世子爺會將小公子藏在農家。」

    ……南邊的農家?

    夏暁電光火石之間,想到了一個地方。

    「先去一個地方。」

    京城南邊有一座她分外熟悉的破廟,夏暁連夜趕去,推醒了正在做夢吃雞腿的癩子頭。南邊這一塊兒,沒有癩子頭手下這群小乞兒消息更靈通了。

    阿大大致說了其中一人的體貌特徵,癩子頭思索了下,果然見過。

    他不知夏暁什麼打算,卻敏銳地嗅到了危險,擔憂地提醒她:「夏暁姐姐,他們有好幾個身強力壯的男人呢!」

    夏暁自是知道周家暗衛強,拍了拍他的頭,轉頭看向阿大阿二紫衣紫杉。

    阿大阿二排行二十幾和三十九,只保守說了,或許可以一戰。而紫衣紫杉卻自信一笑,肯定地點頭。論動手,她們還未怕過誰。

    幾人動作很快,很快便到孩子的藏身之地。主要是一個地方出來的人,阿大阿二太熟悉周家暗衛的行蹤習慣,追蹤便捷。

    不過,周斯年確實十分狡詐。

    即便她們找到了藏匿之處,看到的是四個玉雪可愛的眉眼相似的孩子。若非時常抱著看著,旁人根本分不清誰是誰。並且兩孩子還不在一起,博藝是其中一個,而永宴不在。

    紫衣紫杉等人牽制住暗衛,阿大偷了小博藝便跑。

    夏暁來不及找永宴,最後只帶走了小博藝。

    ……

    而京中的政變,僵持了半個月終於結束,紫禁城死傷無數血流成河。

    惠德七年,明郡王廢除大康朝四代皇帝蕭戰。十五王爺當夜雙手呈上金銘十二隊掌印,跪下稱皇。明郡王蕭衍於同年十一月登基,改年號為長榮。

    十五王爺賜號靖,晉陞超品級親王。

    定國公府世子有從龍之功,賜一等爵位,賜號長寧,爵位可世襲。並賞黃金萬兩,古玩字畫珍寶數件,食邑千戶,別院三棟,另賜一棟長寧候府。

    周家至此一門雙爵位,羨煞旁人。

    然而等世子爺終於忙完回府,已然是一月過後。他帶著新皇的賞賜歸家,府中卻並未如他所想的歡騰鼓舞,反而愁雲慘淡氣氛凝滯。

    所做萬全打算的結果是,女人不見了,兒子少了一個,高高在上的長公主被閔氏剝去一身高貴皮囊,關在了朝暉堂的主屋。

    閔氏看著匆忙進來的周斯年,面沉如水:「蕭媛這個女人,與廢帝合謀致我周家死傷無數,害得博藝不知所蹤,夏丫頭滾落山崖……周斯年,你可還要保她?」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