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73第七十三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73第七十三章字體大小: A+
     

    好在傷口雖看著嚴重,卻並未真傷到腦子。大夫開了幾貼葯,叫她好好卧床休息。夏暁收拾好了傷口便沉沉睡過去。

    周斯年看到她之時,臉色肉眼可見地陰沉下去。

    綠蕊侍劍被夏暁囑咐過,直說是出行路上遇到意外。但兩人的神色,明眼人一看傷便知其中有貓膩。世子爺冷冷地瞥了眼兩人,他想知道的,隱瞞也沒用:「護主不力,綠蕊杖責二十,侍劍,自己去暗房領罰。」

    當日下午他就知道了前因後果。

    素來不愛發怒的世子爺,沒忍住怒氣與失望,砸了書桌上用順手的硯台。

    關在書房冷靜了一下午,直至天擦黑才起身去的明熙院。夏暁素來善於捕捉情緒,周斯年這個樣子等於告訴她他知道了一切。然而,沒有興師問罪,朝暉堂風平浪靜,他似乎認了侍劍綠蕊的說辭。

    不可否認,夏暁十分失望,甚至有些心寒。

    她從來不是個逆來順受的人,會忍著是沒踩在她的底線上。果真夏父看的透,她確實是個清高的人。一旦覺得傷及自尊,就不願奉陪了。不過既然要溜,臨走之前不坑一把報復她絕對咽不下這口氣的。

    夏暁面朝里蜷縮在床上,眼眸漸漸深沉。

    周斯年坐在床沿上靜靜地看著她,打量著她頭上纏著的繃帶,以及手肘膝蓋蹭出來的青紫,眼裡閃過心疼之色。知道她醒了,夏暁這般冷淡的態度還是第一次。

    世子爺心中稍有些不適,但情有可原。

    然而夏暁的冷漠持續了三天,世子爺的臉拉了下來。

    「爺,我可以去白馬寺上香么?」

    正當他要忍不住,夏暁終於開了三天來第一次口,「我想我可能走了背運,去祈福去去晦氣也好。」

    「出去可以,」夏暁不信佛周斯年是知道的,提出這般要求,他只當她心裡難受想散散心:「但白馬寺太遠了,西郊別院那邊的景緻不錯。若是覺得府里悶了,你可以過去小住幾日。」

    「去別院與在府中沒甚區別。」

    夏暁堅持,「就去白馬寺。而且,我想帶兩個孩子一起。」

    「不行!」

    周斯年下意識皺了眉,轉念意識到出口的話太冷硬,旋即緩和道:「你帶孩子出行不方便,兩個孩子還太小,照顧不過來。」

    夏暁冷下了臉,態度強硬:「我想抱我的孩子。」

    世子爺沒想到她會頂撞,喉頭一梗:「你……莫要胡鬧!」

    近期蕭衍跟惠德帝的爭鬥越來越露骨,周斯年不知惠德帝看出貓膩沒有,實在怕兩個孩子離了府邸會出事兒。

    「他們從出生開始就不在我身邊!」

    夏暁盯著他的眼睛聲音不自覺拔高,難得展露她的委屈,「我只是想跟他們親近親近,你連這點要求都不能答應?」

    夏暁從沒向他要求過什麼,難得一次。

    周斯年冷著臉沒說話,夏暁也怒了:「爺若不放心,盡可以多派些人跟著。」

    世子爺見她這次是鐵了心,盯了她許久,心軟了:「容爺考慮考慮。」

    ……

    次日夜裡世子爺回來時,他答應了。

    不過言明,要夏暁等到十日後。夏暁不清楚這十日他要做什麼,但這樣剛好,她也需要時間做些安排,一口答應。

    世子爺見她真心笑了,心裡莫名鬆了口氣:「出去之後別離了護衛的視線,這次在弄的傷痕纍纍,爺往後再不准你出府。」

    夏暁要去上香這事兒,只要有心,朝暉堂自然不會不知道。

    雖說打交道機會不多,也夠夏暁看透她的性子跟行事套路。此次沒能得手,她絕對還要再動手一次。夏暁想著,與其守株待兔日日防備著,不如自己主動引誘,至少能把握住先機。

    誠如夏暁所想,長公主確實不甘心。

    不過上次她還留了一線,沒打算要夏暁的命,然而等她發覺周斯年竟然在夏暁安排了暗衛,大受刺激,這下子非要夏暁命不可!

    十日眨眼就過去了,夏暁一大早出行。

    出了門才發現陣仗十分大,跟她預想的差了千八百里。夏暁看著高坐馬車上的兩尊大佛,沒想到周斯年竟然說動了陳氏閔氏一起,一時間有些措手不及。

    閔氏知曉陳氏不喜夏暁,掀了車窗帘子笑眯眯地沖她招手:「你也莫管那些規矩,上來與我一起吧。不是說要抱抱孩子?永宴在老夫人那車抱不著,你便來上來抱抱博藝吧。一路都叫你抱著!」

    夏暁雖然得她青眼,卻不敢太放肆,依言爬上了馬車。

    閔氏說話算話,夏暁剛坐穩,便將小博藝遞到了她懷裡。

    小傢伙大眼睛看著一動不動的看著夏暁,乖巧的不得了。快五個月,養得胖墩墩白嫩嫩的,抱著都沉手。不過當母親的,沒得嫌棄自個兒孩子重的,即便夏暁不是個母愛泛濫的性格,也忍不住心口發熱。

    閔氏看著兩人,有些發笑:「你這丫頭也不知怎麼長的,自個兒孩子抱在懷裡,竟像大孩子抱小孩子。臉盤子生得也太嫩了!」

    夏暁有些尷尬,平時去看孩子很少抱,她確實不太會抱孩子。

    閔氏指點了她怎麼抱,夏暁這才曉得抱孩子有這麼多講究。

    不過小傢伙喜歡夏暁,隨她折騰也不哭,黑黝黝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著他娘。夏暁這才發現,這小傢伙越長越像他爹了:「咦?」

    「怎麼?」閔氏就著夏暁的胳膊給孩子餵了一盞蜜水。

    「沒,就是覺得小傢伙越長越像爺……」

    閔氏也這麼覺得:「博藝跟斯年確實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眉眼偏俊。倒是永宴像你,生的漂亮!」

    說起來,閔氏覺得好笑:「老太太性子也怪,喜愛永宴愛得跟什麼似得,偏偏就犟著性子不待見你!」

    夏暁無奈,大底是覺得她肚裡沒墨水,辱沒了周斯年。

    「夫人……」

    憋了許久,夏暁還是忍不住問,「夫人老夫人怎麼會去上香?」

    閔氏眸子一閃,笑了笑:「在府中呆久了,出來散散心。」

    夏暁敏銳地捕捉到她的異樣,掀了車窗帘子往外看,發現果然跟著車子的人都不是一般人。渾身散發的氣息跟侍劍侍墨很像,落腳的腳步聲輕到聽不見,全是高手。

    這還怎麼溜?

    夏暁突然無言以對,她原還打算溜走之前坑人一把,現在別說坑人了,溜走都只能看運氣。

    馬車剛入山,天色便變了。

    閔氏看了看天色,暗暗嘀咕了千萬別下雨。然而天不從人願,幾人上山之後便開始下雨。

    接連四天下暴雨,寸步難行,將一行人全困在山上。夏暁被困在廟裡,日日被人跟前跟後,原就打算放棄了。誰知第五天夜裡,雛菊急吼吼地推醒了她,說是夫人老夫人都在等,幾人要連夜冒著大雨遁走。

    夏暁心裡一咯噔,瞬間睡意全無。

    京城那邊,怕是明郡王動手了。

    既然要離開,趁亂離開更好。夏暁腦子裡飛快地轉著,翻身下床,飛快地換上縫了銀票的褻衣,又套上了罩衣,邊走邊問雛菊:「兩個小公子呢?」

    雛菊慌得神思不屬,一邊幫夏暁換靴子,一邊倒豆子似得話都倒了出來:「合在一起走不安全,大公子二公子夫人老夫人都分開走。主子您跟著奴婢走,爺給您安排了另一條路。」

    「知道其他人走那條路么?」

    雛菊眼裡飛快地閃過一絲愧疚,抬眸又坦然:「各個主子的路只有親近的人知曉,奴婢也不清楚其他主子的。夏主子你快些,時辰很緊!」

    「老夫人夫人兩個小公子人都走了?」

    夏暁不死心,「若是沒走,抄近道過去看看!」

    雛菊很為難,沒想到這個時候了她還這麼堅持,憋不住說了句:「奴婢知道兩個公子的路,可主子,外頭等人在等著呢,您現在也分身乏術啊!」

    夏暁立即察覺到有什麼不對。

    前頭才說不知道,這見帶不走她就說知道兩個孩子的路。不過外面走動的聲音不似作假,夏暁腦中飛快地盤算,當機立斷道:「大公子走的哪兒條路?你帶我過去他的身邊!」

    「主子!」

    雛菊急得就差伸手拽她,「耽擱不得啊,越早走越好!」

    夏暁聽著外面越來越亂的聲音也著急,確實耽擱不了,厲聲呵斥:「既然知道,那你動作快點不就行了!」

    雛菊頓時臉上一白。

    她不是綠蕊,對夏暁的敬畏很深:「……那您快些,走這邊。」

    可,她哪裡知道小公子的路線?

    雛菊無法,只能硬撐著帶夏暁繞圈子走。

    夜深了,雨勢不見減弱,掩蓋了一切聲響也模糊了視線。夏暁對白馬寺也不熟悉,跟著她越走越偏僻,直到走到白馬寺的後山,她才雛菊什麼意圖。

    只見雛菊的臉上煞白,轉過頭聲音模糊到聽不見。她說:「夏主子,還請您莫怪奴婢,奴婢也是身不由己的……」

    「長公主?」夏暁挑眉。

    雛菊沒說話,點了點頭。

    夏暁一點不意外,坦蕩地表示瞭然。

    她原以為,這次長公主頂多出重金雇個人殺她什麼的,沒成想竟難得動了些腦子,將手伸向她身邊人。伸著脖子往下看了看,黑洞洞的。但也模糊地知道坡度十分陡,摔下去非死即殘。

    「你覺得你能弄得過我?」

    雛菊平日貼身伺候夏暁,自是知曉她力氣非尋常女子能及。聞言,俏臉白了,滿臉苦澀地從懷裡掏出一把匕首:「主子,奴婢真不想背叛您。但長公主她,她拿捏了奴婢一家老小的命……」

    夏暁:「……」

    四周除了雨聲再聽不見其他,連說話喊才能聽見。

    夏暁其實知道自己身邊有暗衛,人沒進過她屋便猜到是男人。夏暁嘆氣,這下真的不怪她心黑,原以為今日坑不了蕭媛而準備放人一碼的,沒想長公主是鐵了心要她死,那就怪不得她了。

    雛菊已然等不了,拔開匕首便刺向夏暁。

    夏暁齜牙一笑,說起來可能有點俗氣,但她上輩子真的學過柔道。所以,迅速扯過雛菊的胳膊扭過去,反在她肚子上劃了一下。

    鮮血,瞬間噴了出來。

    夏暁死死捉著她手,將雛菊當墊子滾了下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