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72第七十二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72第七十二章字體大小: A+
     

    離開宴還有一會兒,歡歡小傢伙醒了。

    歡歡已經兩歲多,三頭身圓滾滾的小糯米糰子似得,嘴巴像蜜糖一樣甜。見到夏暁還認得她,抱著她的脖子就撒嬌。

    夏花今日才第一回見到,喜歡得不行。不過小胖糰子被鍾敏學嚴厲教導過,如今不太向不熟的人要抱抱。

    賴在夏暁懷裡,奶聲奶氣地說要噓噓。

    夏花看得眼饞,試了幾次,小歡歡不要她抱只好作罷。

    夏春素來愛潔,怕屋子裡有味兒白日里從不擱置恭桶。若是要更衣,便只能去後院兒的茅房。夏暁認得路,便抱著小傢伙去了。

    綠蕊見小傢伙胖墩墩的有些重量,便說幫夏暁抱一下。這院子也不大,一盞茶的功夫就到了,哪兒用得著換人。夏暁剛要說不用,歡歡認得綠蕊,擰著小眉頭猶豫了會兒便沖綠蕊伸出了短胳膊。

    茅廁就在跟前,走幾步路就是。

    「姑娘,您給孩子把過尿么?」夏暁生了一副不事生產的模樣,綠蕊很懷疑,「您別一個不小心把歡歡小少爺給弄掉茅坑裡了。」

    這個……

    「好吧,那你小心點兒,」掂量了幾下小胖子的重量,夏暁被她說得心虛,於是便鬆了手,「我在外頭等你,你快點兒。」

    誰知小傢伙還要辦事兒,綠蕊嚷嚷著沒廁紙了,夏暁無奈只好回去給他拿。

    走到半道兒,夏暁敏銳地察覺到有人跟著她。一轉身,就見一個灰撲撲的老婆子手裡操著一根嬰兒胳膊粗的棍子,一悶棍敲在了她頭上。

    夏暁當下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老婆子朝地上啐了一口,又踹了好幾腳昏迷不醒的夏暁,直罵她狐媚子。一雙渾濁的小眼睛里,惡意的光芒閃爍不停。

    正是那個在後廚燒火的婆子。

    前院如今都是人,婆子怕被人撞見,拿了個□□袋就將夏暁裝進去,拖著就往後門走。

    綠蕊等了許久不見夏暁過來,覺得奇怪。

    乾脆撕了裙擺,替小傢伙收拾乾淨。

    她走得飛快,一路走回前院也沒碰到夏暁,心一下子繃緊了。不是她多心,夏春姑娘家中就這麼大,怎麼也不可能不見人影啊。

    夏花察覺到她臉色不對,往她身後張望下,問她:「你主子呢?剛才不是跟你一道出去的?」

    「夏花姑娘有沒有見到我家主子回來過?」

    將小歡歡放到地上,綠蕊言簡意賅地將事情交代了一下,問她,「也不知這院子里有沒有其他路,就怕是走岔了……」

    夏花臉色立即變了:「先等等,我去后廚看看!」

    夏春見她過來還有些驚訝,扭頭問她怎麼又過來了?

    夏花視線快速在裡頭轉了一圈,沒看到夏暁的身影,心裡湧起了些不好的預感。沖夏春笑了笑說沒事,她轉身走了。著實不想草木皆兵,但在摘星樓王府後院磨礪的了一年,夏花下意識將事情往最壞的情況考慮。

    後院到前院也就這一條路,夏暁沒回來只能是出了事兒。

    綠蕊的嘴唇漸漸白了,她急道:「方才主子還在外頭站著,轉眼就不見人了。前後不超過一炷香,夏花姑娘,若是真有歹人怕是還沒得手呢,您儘快使人找找!」

    今日男賓多,就怕有心思不純之人見色起意!

    「先別慌!」

    夏花覺得也許沒那麼湊巧,也許是有事絆住了。今日好歹是姐夫金榜題名的宴會,不想僅憑臆測便壞了姐姐難得的喜氣,只能自己先悶聲找。好在這院落的屋子不多,腳程快的一盞茶就能找遍。

    她身後兩個人對視一眼,飛身便上了屋頂……

    侍劍從搬完東西,就在院子的邊緣遊盪。

    礙於男女有別不能貼身跟著夏暁,他便找了個能大致清院子各處的圍牆蹲著。才晃了個神,恰巧瞥見一個拖著麻袋的婆子形跡可疑,擰了擰眉便起了疑心。

    侍劍武藝高,身輕如燕,走在圍牆上如履平地。

    那婆子的麻袋好似很重,拖了半天才將將拖到後門。

    憑侍劍的經驗,裡頭是個人。他悄無聲息地跟著,就見後門還放著一輛板車。那婆子將麻袋往上面一擲,笑眯眯地嘀咕了句:「雖然破了身子,但這副皮相,還是能賣個好價錢。」

    外頭的女眷統共沒幾個,婆子這般說辭,除了他家夏主子,就是明郡王爺寶貝的那位了。侍劍當即心中一凜,上去一手刀劈昏了她。

    拆了看,發現是昏迷不醒的夏暁,魂差點嚇飛了!

    這人販子竟然偷到了他主子頭上?侍劍又驚又駭,沒忍住怒氣,一腳上去將那婆子踹到了牆上,半昏半醒地嘔出了一大口血。他控制著力道沒將人踹死,但聽那清晰的咔嚓聲,那婆子的肋骨怕是被踹碎了。

    小心地將夏暁抱出來,見她額頭血淋淋的嚇人,腫得老高。臉頰手背脖子因為拖拽,蹭的皮肉翻了起來,怒意就跟燒了火似得沸騰了。

    這人好大的狗膽!!

    怕這婆子跑了,他扯了根繩子將婆子手腳幫助,拎著她便扔進了後門。侍劍不敢再耽誤,連忙將夏暁抱進了院子。

    夏花的人將將趕到,那婆子都被侍劍折騰得有出氣沒進氣了。

    她的丫鬟瞥了眼侍劍,順勢從他懷裡接過夏暁,抱著便飛身找了間屋子進去。

    夏暁此時額頭血肉模糊,還慢慢地往外滲血。夏花看了心疼得直掉眼淚。跟著進來便急忙查看夏暁身上可有其他傷,衣服一掀開,胳膊肘、背上、腰上又青又紫還破皮流血,傷痕纍纍。

    她是根本不信侍劍的人販子說辭的。

    什麼人販子這般行事?偷女子還能偷到人家裡來?定又是周斯年那寶貝嫡妻弄出來的事兒!夏花渾身控制不住地抖,等著吧,什麼事成之後放蕭媛一條生路?呵,她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綠蕊!」

    「去把你們家主子的東西收一收,儘快送她回府,」夏花憋半天才將恨意壓下去,今日這賬,還有她查到的那些事兒,她是一一刻在心上了,「一會兒我會跟大姐說的,你們快送她去看大夫!」

    夏春還在忙,聽說人就這麼走了,有些不甘心。她還準備忙完了再好好教育那不開竅的丫頭一頓呢:「她到底什麼急事哦?連姐夫的喜酒都不吃……」

    夏花眼底藏著風雨欲來黑,嗓音卻軟糯:「我不是還在呢,大姐你莫要偏心!」

    夏春被她逗笑了,掐了掐她的臉頰肉,直罵她小心眼兒。

    這事兒雖沒驚動夏春,到底被鍾敏學知道了。

    鍾敏學這人看著溫文爾雅,實則護短的少見。他笑了笑沒說什麼,心中卻是將這個事兒記下了。

    夏暁在半道兒醒了一次,不過被一悶棍正中腦袋,她現如今還昏昏沉沉的意識不清。捂著胸口嘔了半天,想吐吐不出來。

    綠蕊連忙倒了杯茶喂她,夏暁擺擺手,歪在軟榻上又昏了過去。

    外面趕車的侍劍臉色陰沉,擄人的那個牙婆,他方才便審問了。長公主做事兒從來潦草,僅憑那婆子隻言片語的,他也差不多拼湊出了整件事。可一旦確定跟朝暉堂的脫不了干係,侍劍倒是為難起來。

    世子爺與長公主十多年的情分,夏主子遭的這罪,怕是只能打落牙齒活血吞。

    馬車中的夏暁也在同樣這樣想,事兒很簡單,不用太動腦子就能猜到是誰。但夏暁已然不抱希望,畢竟上回周斯年親眼看到長公主欺壓她,也只是說了一句重話,處置了幾個動手的下人。

    人在大腦昏沉之下,想法不免會偏激。

    夏暁甚至覺得,今日若是被長公主得手,她真的被賣到窯子里或者被賣去了山疙瘩里也只能自認倒霉。周斯年生氣歸生氣,怕也只是去朝暉堂訓斥那位長公主幾句,然後便會罷了。

    這麼一想,她突然覺得沒意思,這般憋屈地窩在深宅大院真沒意思。

    夏家如今一個個都好起來,哥哥遠遊,姐夫高中,夏父夏母歸鄉有人照顧。花兒也不在青樓了,兩個孩子周家一家子當寶貝,她自己,好像也沒什麼放不下的。夏暁想著,她兩輩子都瀟洒自如,沒必要來了古代反而勾勾纏纏。

    「侍劍,綠蕊……」

    聽到夏暁突然醒了,綠蕊一驚,趕緊過來扶她。

    夏暁半靠在車廂上眼帘垂得低低的,她聲音很淡:「今兒這事兒,不必跟爺說了。」

    侍劍愣住,綠蕊也不解:「為何?!主子,這後頭定有人指使啊,咱不該叫世子爺查清楚,好好算一筆賬嗎!」

    『算賬』兩個字一出,侍劍的臉瞬間僵硬。

    不過他在外面,綠蕊也看不到他神色,有些生氣道:「況且主子您這個樣子回去,世子爺那邊也說不過去啊!」

    面上的笑意全收斂住的夏暁,竟是比冷漠更甚的漠然。

    她閉上眼,叫綠蕊不甘心也不敢違逆:「就說是出了意外,摔著了。」

    綠蕊不敢再犟,低下頭:「是。」

    夏暁心想,若是周斯年真就這麼認了,那後面的路她得好好想想。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