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71第七十一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71第七十一章字體大小: A+
     

    鍾敏學因殿試優異被留京,被授予京兆伊簽判一職。

    官職雖不高但留任京城,這算是得聖上看中了,夏春是喜不自勝。不管鍾敏學對此隨意,她是怎麼也要辦一場酒席樂呵樂呵的。

    鍾敏學不跟她犟,左右她高興就好。

    鍾敏學本就是孤家寡人一個,除了夏春娘家人,無旁的親眷。如今夏父夏母歸鄉,夏青山離京,京城只剩下夏花夏暁兩個姨妹子。夏春象熱鬧,便只好宴請了他走得近些的師友熱鬧一場。

    知道嬌妻日日念叨兩個姐妹,他更是親跑了明郡王府、定國公府一趟,說通了兩個男人准夏花夏暁出門。

    夏暁得知此事兒,高興壞了!

    擺宴當日,破天荒起了個大早。世子爺還未起身她就已經梳妝好了。

    到底是年輕恢復的快,夏暁的身子變得比未開懷前更誘人。世子爺總見她的影子在眼前晃,半眯著眼撐坐起來,墨發流水般灑落在枕頭上。視線在她身上纏著,他有些不放心。

    京城的登徒子多,夏暁這模樣這身段,身邊不帶護衛不行。

    於是囑咐道:「帶上侍劍,酉時前回府。」

    夏暁的心早已飛了出去,哪兒還管帶人不帶人?喜滋滋地挑揀外出的衣服,她頭也不回,胡亂嗯了一聲。

    世子爺不滿意她態度敷衍,下床掐著她的下巴將臉扭過來,咬了下去。

    夏暁:「……」

    ……

    夏春鍾敏學的新住處在南城,是一處三進的院子,離定國公府只有三條街的路程,算是很近了。周斯年派了馬車給夏暁,侍劍駕車,不到半個時辰就到了。夏暁下車的時候,已經有不少人在。

    鍾敏學的同窗們具是年輕男子,且帶親眷的少。她一出現在門口,格外現眼。不過鍾敏學願意相交的自是人品不錯,驚鴻一瞥后,都知禮地避開了去。

    夏春一見她來,連忙擦了手從后廚來迎。

    上回夏暁生產,她剛巧有事兒沒能去看望,心裡便總惦記著。今日見了面,上下打量了夏暁好久,見她氣色養得好,眼裡便露出了些滿意。

    夏暁來,帶了半車的賀禮。

    綠蕊侍劍還在門外馬車邊,將物件兒一件件搬下來。這一擺出來,夏春心裡頓時就一咯噔。她不是沒眼力的人,這些東西,件件都值了大錢。夏暁這一股腦兒都送來,明擺著是搬了夫主家的東西。

    夏春從沒想從夏暁手上摳什麼,只求她少惹事,過得好。

    瞥了眼立在馬車邊的侍劍,見他身高馬大面容冷硬不似尋常人,猜到了這怕是她幺妹男人身邊辦事兒的。今兒個不管這些東西是夏暁要來的,還是人家自願給的,她都得把不貪求的態度表示做足了。

    於是當著面兒,狠斥責了夏暁好一頓:「你搬來這些物件做什麼?別搬了別搬了,自家姐姐姐夫還要你這點子東西?都帶回去!」

    夏暁曉得她好意,暖心又覺得好笑,擺了手示意綠蕊繼續般:「不用管她,你們把東西搬到堂屋去。」

    說罷,她笑嘻嘻地往夏春身後張望:「歡歡呢?我們小胖墩呢?」

    「還在睡呢!」夏春見她不能領會自己的意思,氣得不行,上前就拍了她兩下暗暗給她擺臉子:「姐姐說的話,你是不聽嗎!」

    夏春跳了兩下便躲開了,不管夏春的眼色,抱著她的胳膊就隨她進了院子。

    「不要緊的,叫你們收著就收著。」

    夏春無奈,暗暗擰了她一下嘆氣:「都是兩個孩子的娘了,怎麼還這般孩子氣。早飯可用了?跟我進屋一趟。」

    說著,不由分說地拉著夏暁就往裡屋去。

    侍劍綠蕊對視一眼,默默地繼續搬。

    夏暁帶來的,都是林嬤嬤幫著準備的。狀元及第,自然都是鍾敏學能用的。閔氏知道夏暁娘家姐夫這般大才,感慨的同時並不覺得意外。她早就覺得夏家人靈秀,臨行前還特意添了幾分賀禮。

    綠蕊侍劍曉得金貴,搬得時候手腳都不敢太重。這般輕拿輕放,倒是走了好幾趟都沒搬完。

    鍾敏學今日也在,見狀叫來幾個學友過來幫忙。

    幾個學友也是識貨之人,見件件都是好東西,其中有好些好墨好硯好紙,心下免不了艷羨:也不知那女子是什麼人,竟然這般大方!

    夏春一進屋,笑容就淡了。

    她推著夏暁往窗邊的炕上坐下,自個兒先將一旁睡得香甜的小歡歡抱去裡間兒,轉身回來便鄭重地坐在了夏暁的對面。

    這架勢,定是要說教了。

    都說長姐如母,夏父夏母不在身邊,夏春自是替幾個妹妹操著心。如今夏花那邊人還未到,先來的夏暁便首當其衝。

    夏春心裡急,從上回聽鍾敏學說雙胞胎被抱走了就一直拎著心。她不清楚大戶人家的規矩,心裡還存著點僥倖兒。今日見夏暁過來,果真兩個孩子一個都沒抱來,心就沉了下去。

    這孩子就是女人的命,沒了孩子就沒立身的根本:「親身骨血哪有不在母親身邊養大的?就算他家要好生教導,今兒你來娘家姐妹家吃酒也不能抱給我看看,這定國公府到底是個什麼規矩?」

    這事兒一兩句解釋不清,夏暁也不想談:「大姐,好難得才能來你這兒看看,咱就別提掃興的事兒了!」

    「這不是掃興就不放一邊的!」

    夏春黑著臉,恨鐵不成鋼地戳夏暁的額頭,「孩子你要儘早要回來,想盡辦法也得要回來。都說養兒防老,養兒防老,你這兩兒子都離了你身邊,若往後不親近,瞧你老了怎麼辦!」

    妾是什麼身份夏春就不提了,省得戳了她妹子的心,「我聽你姐夫說,你男人跟他正妻不親近?你這傻丫頭也算傻人有傻福了,既然他身邊清靜,你可得抓緊了機會籠絡好他,別使性子!」

    夏暁被她念叨的耳朵疼:「我知道了知道了!大姐,我到現在一口水沒喝呢,你也不給我倒杯水……」

    夏春要被她氣死,總算明了夏父說的她這妹子性子清高。可這時候要什麼清高?把一輩子經營好就是大善!

    沒好氣地給她倒了杯茶,就聽見外頭又有人喚。

    夏春張望了眼,是夏花到了。

    夏花出門,明郡王派了兩個丫鬟貼身跟著。夏暁斜眼細細打量著兩人,見她們腳落地都沒聲兒,便知曉這兩人怕是跟阿大阿二一個出身。

    她挑了挑眉,這明郡王對她家花兒,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夏花好久沒見到夏春了,怕是有四年之久。

    一進屋就撲到了夏春懷裡,秀氣的眼睛鼻頭眨眼間就紅了。夏春聽說她進青樓之時,此時是顧不得夏暁的,抓著夏花的手便上下看就撲簌簌地流眼淚。她家三妹真是遭了大罪!如今真是老天保佑!

    夏暁趁機吁出一口氣,總算有人救場了。

    夏花夏春兩人都是細膩的心性,說起話來便沒完沒了。沒一會兒,又將話頭引到了夏暁身上。夏春是愁的不行:「你說這可怎麼辦喲!偏這丫頭片子自個兒不曉得心急,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

    夏花沒幫著夏春一起勸,反倒拍了拍她的手,說了句意味不明的話:「再等等,就快了,再等等就好……」

    裝聾作啞的夏暁心中一動,猛地抬頭看向夏花。

    夏花的眸色越發深沉,嘴角的笑容里似乎藏了些恨意。見夏暁看著她眼裡有詢問的意思,她的眼睫微微顫了下,緩緩地點了頭。

    京城的這天,要變了啊……

    ……

    因著是在家中宴客,菜品都是夏春與叫來的短工一起準備。

    夏春陪兩個妹妹說了會兒話,眨眼就過了半個時辰。如今瞧著快到點兒了,便起身急急忙忙去了后廚。廚房裡忙得熱火朝天的,夏花夏暁跟著她過來,本來也要幫忙的,卻都被夏春趕了出來。

    兩人站在門口,哭笑不得。

    倒是倉促打了個照面的幾個短工被兩姐妹驚著了,愣了愣神便交頭接耳了起來:這狀元夫人娘家一家子姐妹,怕都是天上的仙人變的吧!

    婆子們在一起本就愛碎嘴,這難得的驚奇人兒,自然越說越起勁兒。

    倒是最裡頭灶台一個燒火的婆子盯著兩人,神色有些異常。

    掌勺的人見她不說話,笑著問她老眼昏花的,在看什麼呢?婆子的臉上陰沉一閃而逝,抬眼的瞬間變了臉:「就是覺得太好看,看呆了。哎?也不知道兩個姑娘,哪個是姐姐哪個是妹妹?」

    夏春在靠近門口這邊切菜沒聽見,掌勺的婆子也好奇起來。

    一邊往熱鍋里澆油一邊朗聲沖夏春笑問:「夫人您兩個妹子瞧著差不多大呢,是不是雙生姐妹啊?哎喲,這好看的喲,叫老婆子我都忍不住心喜,夫人您娘家兩老可真福氣!」

    她嗓門高說話也喜氣,說話聽著就叫人高興。

    「福氣什麼啊,還是鬧騰喲!」

    心裡高興嘴上偏要嫌,夏春指了指抿嘴笑的夏花,又指了指懶散站著的夏暁:「左邊穿紅裙子的那個是我家大妹妹,生得弱氣些還好,綠衣裳愛笑的那個是我家幺妹,性子可皮實著呢!」

    自家姐妹這般說,掌勺的婆子自然不會順著她話。

    大嗓門笑道:「這還不是福氣?我看夫人你家的兩個妹妹都不是一般人,怕是跟夫人您一樣,是有大運道的!」

    夏春心裡跟吃了蜜似得,當即笑眯了眼。

    燒火的婆子心下有了計較,附和地笑了起來:「說的是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