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69第六十九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69第六十九章字體大小: A+
     

    長公主的話,隨著夏暁抬起頭應聲而止。

    從方才聽到夏暁開口而驟生的不適,瞬間變成了難以忽視的厭惡。她平生最引以為傲的便是艷色無邊的容顏,可是與下面跪著的略顯豐腴的女子在一處,卻顯得乾癟與艷俗來。

    她果然厭惡這種以色侍人的女子,從未有哪一刻會如此厭惡!

    「你就是夏氏?」

    長公主眼瞼微闔,輕抿了一口淡茶,「方才是你在喧嘩?真是沒規矩!嚷嚷的本宮腦袋疼,來人……」語調又輕又慢,透出了一股絲絲的涼氣兒。

    夏暁心裡一咯噔,有種不詳的預感。

    果然下一刻就見上首的長公主掀了掀眼皮子,盯著夏暁與她完全相反的飽滿身軀,毫不掩飾眼中的惡意。

    淡淡吐出了兩個字:「掌嘴。」

    夏暁猝不及防,猛地瞪大了眼驚道:「殿下?」

    老實說,夏暁早知道長公主行事粗暴,來之前早就預料到了會吃虧。可沒想到長公主會下手這麼快,連個喘息的功夫都不給。這幅擺明了就是要打她,理直氣壯的遮掩懶得遮掩。

    知道掙扎只會招來更大的怒火,夏暁咽了口口水,硬忍著跪著沒動。

    不知從哪出迅速躥出來兩個粗壯的嬤嬤,上前便反剪了夏暁的兩個胳膊。

    用力之狠,夏暁的胳膊差點沒被卸下來!

    方嬤嬤就在夏暁身邊站著,快步過去,抬手就是一巴掌。夏暁的臉本就細嫩,方嬤嬤用了狠勁的一巴掌下去,嘴裡立即就有了血腥氣。夏暁白皙的臉頰,是肉眼可見地腫了起來。

    夏暁咬碎了牙,才將一口血氣咽下去。

    想著牢房裡餿飯與臟污,方嬤嬤卻不覺得解氣,手還在看不見的地兒還狠狠掐了夏暁幾下。夏暁被掐得心頭火氣,猛地抬起頭,冷冷地瞪著藉機打人的方嬤嬤。

    這老虔婆根本就有病!她跟她無冤無仇,哪裡來的深仇大恨要這樣下黑手?!

    方嬤嬤迎著她的視線冷笑,有恃無恐。

    她主子就在上首坐鎮,況且這裡是朝暉堂。方嬤嬤的腫眼泡里閃著解氣的光,明晃晃的告訴夏暁,就是打你了怎麼著?

    等她抬手要扇第二巴掌之時,肥碩的身子就被人一腳踹了出去。

    月牙白的絲滑布料飄然出現在夏暁的眼前,清冽的冷香隨之縈繞。世子爺瞥了眼反剪夏暁胳膊的兩個婆子,兩人一抖,放開夏暁跪倒在地。

    周斯年被看到的畫面刺激了,心中怒火倏地燃了起來。他的女人竟然被幾個下人壓在地上扇巴掌?若不是他來了,這些奴婢還要做什麼?

    簡直放肆!!

    「蕭媛,你又在做甚!」世子爺冷聲道。

    他的聲音淡如煙卻極有威懾力,叫方才還熱火朝天的室內瞬間陷入了死寂。

    被他擋在身後的夏暁一愣,緊繃的心弦鬆了松。視線從飛出去的方嬤嬤身上收回來,極快抬了下眼又極快地將頭低下去,眸色沉了下去。

    她默默地跪著,沒動。

    方嬤嬤被世子爺那一腳踹的,肥碩的身子重重砸下去差點嘔出一口血。此時她半趴在地上,白胖的臉頰上肥肉直顫,抖抖擻擻的半天沒爬起來。一直眼觀鼻鼻觀心的張嬤嬤瞥了眼過去,暗暗嗤笑她活該。

    蕭媛原本見到周斯年那一瞬湧起的欣喜,瞬間消失無蹤。

    「周斯年,你敢動我身邊人?」這般護著夏暁,長公主莫名有些苦澀,她嘭地一聲放下手中杯盞,太過用力,茶水震出杯子灑了出來,「怎麼?本宮難不成還收拾不得你身邊一個賤婢?」

    尖利的嗓音控制不住地拔得更高,掩飾不住惡意。

    不過此話一出口,長公主就後悔了。

    這些日子,她有真心的反省。心知周斯年能重踏入朝暉堂,她該抓住機會好好說話,但長久以來的習慣下意識地又端起了架子。眼中懊惱一閃而過,她礙於顏面便死不改口:「周斯年你這般臉色,是覺得本宮不該么?」

    夏暁默默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對上長公主,她總是心虛氣短的。

    周斯年沒說話,下顎綳得緊緊的。

    他如今一看到長公主的臉就覺得疲累,那種時間磋磨出來的,從心底湧起的疲累與厭煩。此時立在長公主眼前,渾身疏離,他彷彿將天性的冷淡都揮灑了出來。

    長公主不傻,立即感受到他的不同,臉一下子就白了。

    塗著鮮紅豆蔻的指甲摳著扶手,指甲都青了:「你這是什麼態度!」

    世子爺瞥了眼上首盛氣凌人的女子,連分辨都提不起勁。他轉身,將還跪在地上的夏暁扶了起來。垂眸定睛一看,發現夏暁的臉頰腫得有半指節高,眼中厲色一閃,迅速覆上了一層薄冰。

    他旁若無人般,看似問夏暁卻叫屋中人都聽見了:「誰動的手?」

    剛才爬起來的方嬤嬤捂著胸口縮到了角落,後背的冷汗一瞬間冒了出來。

    夏暁瞥了眼方嬤嬤,又看了眼心神都再周斯年身上的長公主,面上難看了起來。雖說古代她的身份是為常理,但,這般三方對峙的場面,她覺得膈應。

    於是低下了頭,沒說話。

    夏暁沒說話,男人的心突然就軟了。這丫頭的性子真是再好不過了,只是這般被人欺負了也不會說,真叫人心疼!

    撫了撫她的腦袋,他沒繼續問。

    這番做派,長公主的心中彷彿被灌了冰水,一點一點涼了下來。

    紅唇張了張:「周斯年,你……」

    世子爺卻不看她,盯著夏暁臉上刺眼的巴掌印,幽沉的眸子里迅速染上幾分怒意。他素來冷靜自持,此時也忍不住火氣:「夏氏犯了何錯,你要這般折辱她?」

    折辱?

    長公主臉上又青又白,當即冷笑道:「好笑!她算個什麼東西,也配得上本宮折辱?本宮若想要懲戒一個侍妾,還需要理由?周斯年,你當真好笑!」

    周斯年沒理會她,見夏暁的腿有些抖擻似乎站不穩,忍不住擰起了眉頭問:「腿上也有傷?」

    夏暁就是跪得太久,膝蓋疼而已。

    搖了搖頭:「沒。」

    長公主見狀氣得不輕,跺了腳道:「周斯年,本宮在與你說話!」

    周斯年越來越脫離她的控制,長公主心慌又無措,不知道怎麼扼住這樣的情況便口不擇言道:「你再藐視本宮,本宮保准你悔不當初!你那兩個寶貝庶子一個多月了對吧,信不信本宮叫他們長不大?」

    她總是很輕易便抓住別人軟內,粗暴又直接。

    此話一落,不僅夏暁被她這句話嚇得不輕,周斯年也沉了臉。

    長公主卻顧不得,見周斯年的視線終於又回到自己身上,便舒坦了。

    她彷彿很得意,拍了拍周斯年的胳膊,微挑著眼角笑:「這天下都是蕭家的,本宮總有法子的。記住,你們不叫本宮順心,本宮就叫你們一輩子痛心!所以,都給本宮乖乖的,嗯?」

    所言所行,完全的小人行徑。

    周斯年看著她,心中激蕩的那股憤怒突然沉寂了下去。他是滿心不願承認蕭媛是這樣的人,最後一次警告她:「蕭媛,適可而止吧。」

    「你說什麼?」

    掃了眼神情淡淡的周斯年看不出什麼端倪,長公主昂著下巴嗤笑,「適可而止?你的意思是本宮很過分?」

    不想到四年的堅持到最後,連年少的美好記憶也變得面目全非,周斯年低下頭,緊緊盯著她的雙眼,雖然輕卻一字一句道:「再做這些令人厭惡的事,我真的不會再容你了蕭媛……」

    長公主心裡一咯噔,敏銳察覺到有什麼不對。但轉頭又覺得好笑,她需要他容?可笑之極,天下都姓簫,他周斯年哪來的臉面說這話!

    見周斯年已經轉過臉,長公主心中頓時憋氣。

    快步繞過來,她擋在了他面前毫不相讓:「本宮才是吧!周斯年,你如此行徑,是想寵妾滅妻么?信不信本宮到皇兄跟前說上一句,你這寶貝的狐媚子就只能一杯毒酒下黃泉?」

    周斯年看著她,心中僅存的最後一點念想突然索然無味了。

    「罷了,隨你。」

    夏暁聽了一耳朵的恩怨情仇,觀兩人的模樣,腦補了一出虐戀情深。不過顯然,周斯年才是那個無怨無悔的一方。如此,她有些尷尬,雖然被打了一巴掌掐了幾下,長公主與周斯年畢竟是正經夫妻,這般倒顯得她的存在卑鄙了起來。

    悄悄抬頭瞄了眼男人的臉色,這副嘴角緊抿的樣子顯然是生氣了。

    夏暁心一跳,低下了頭。

    周斯年,比想象中在乎她。

    雖說這樣想有些卑劣,不可否認,她如今的心情可恥地好了許多。

    周斯年已經不想跟長公主說一句話,打橫抱起腿腳發抖的夏暁,轉身走出了朝暉堂。他身高腿長,很快便邁出了屋子。

    淡淡嗓音從院外飄進來:「方才碰夏姨娘的幾個奴婢,每人掌嘴二十。」

    長公主眼睜睜見大步流星離開的背影消失在門口,手邊的器具應聲而碎。艷麗的臉孔都扭曲了,她尖叫:「周斯年!!」

    等著!等著!她絕對要報復!決不食言!!

    綠蕊一直在外頭等,見世子爺抱著自家主子出來立即跟了上去。不敢靠太近,小跑著跟在三步外。就看到此時被抱在世子爺抱在懷裡的自家主子神情有些奇怪,好似溫柔又好似在盤算。

    綠蕊蹙了蹙眉,有點不祥的預感。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