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60第六十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60第六十章字體大小: A+
     

    閔氏自她那日放下狠話便勒令府中上下再不準將消息往朝暉堂遞,徹底封鎖了朝暉堂。等長公主得到消息,夏暁已然進府一個多月了。

    方嬤嬤心裡恨極,不僅為了上次的牢獄之災,更多的是為她的主子鳴不平。周家一家子,是把她們殿下的威嚴踩在腳底下!

    「殿下,這事兒真不跟皇後娘娘說上一說么?他們周家人竟然敢這般對您!」方嬤嬤覺得她們殿下真是個最良善不過的人了,雖有時嬌蠻些,卻委實不算惡毒,「您對周家人寬容,她們就敢蹬鼻子上臉!」

    「閉嘴!」長公主冷呵道。

    正在憤憤不平義的方嬤嬤驀地一僵,半張的嘴像被掐住了脖子,漲紅了臉。

    一旁的張嬤嬤瞥了她一眼,眼裡的諷刺一閃而過。她卻不曾開口說什麼,只安靜地耷拉下眼皮子,只當自己不存在。

    「出去。」

    「殿下……」方嬤嬤欲言又止,想說些什麼叫蕭媛回心轉意。但在長公主冷厲的視線下,閉嘴了。

    狠狠瞪了眼裝死的張嬤嬤,方嬤嬤也只能悻悻地退了出去。

    塗著嫣紅豆蔻的手摳著手心,長公主臉上有些難堪之色。

    事實上,自上次周斯年來警告過她那日後,長公主驚覺,他再也沒踏入過朝暉堂。

    這次一僵持就是三個月,這是以往從未有過的情況。在這段禁閉的時日里,長公主先是憤怒不竭,然後覺得疑惑,漸漸便焦躁了起來。她出不去,或者說,一個人出去也無濟於事。於是只能沉下心來思索,為什麼周斯年會轉變。

    思索了著許久,她找不到原因,但她模糊中好像又明白了點什麼。

    例如,這次她若是聽了方嬤嬤的話去宮裡告狀,或者動了夏暁的肚子,那她跟周斯年之間,恐怕就真的再不能挽回。

    長公主下意識覺得這絕對不行。她雖然不喜歡周斯年,也討厭周家人踐踏她的威嚴,但她更不能接受與周斯年決裂。

    即便她現如今恨得心都滴血,她卻離奇地沉住氣了。

    長公主告訴自己,這次便只當自己不曾聽到消息。主屋內的瓷器換了一批又一批,她是硬生生忍住了沒去明熙院露面。

    周斯年有時也意外朝暉堂的安靜,卻也慶幸蕭媛沒再鬧騰。畢竟她若真的對夏暁動了手,他們攔得住一回攔不住三回四回。

    次日,恰逢翰學社舉辦詩會。

    翰學社久負盛名,是京城迄今為止最為有名的寒門學子交流的學會。自大康朝舉辦科舉伊始便成立,如今已有一百多年。此等大學會,名門貴族們為了能拉攏資質上乘的寒門子弟為自己所用,也時常參與其中。

    夏青山三年前,曾參與過翰學社的詩會。

    他那時候雖被同鄉的學子捧得高,但在翰學社裡,卻未曾得貴人的眼。年少輕狂的他自認懷才不遇,憋著一口氣,後來便再不曾參與過。

    鍾敏學拉他一起去,夏青山很猶豫。

    「姐夫,這般大型詩會去了也是白搭!」

    因著碰過壁,夏青山對翰學社的感官著實不太好,「翰學社的下人們眼高於頂,若不塞足銀兩,他們不會幫人引薦的。而且,多得是有識之士想攀龍附鳳。咱們這般的去了,也很難引起貴人注意的。」

    鍾敏學一聽便皺了眉,不過他也知道夏青山被上次秋闈之事打擊得太過。

    自負被矯枉過正,便是極度自卑。

    「也不一定非要得了貴人的眼,」鍾敏學嘆了口氣,勸他,「子重,去詩會的目的,不是為了叫你攀附權貴。此等場合寒門學子眾多,指不定藏龍卧虎。你即便想著去學習有學之士教學相長,針砭時弊也可。」

    「可是……若是沒人引薦……」

    「子重!既然你決定了要走科舉的路子,」鍾敏學打斷夏青山,溫潤的眉眼此時極其嚴厲,「你就放下你的自怨自艾。縮在屋子裡讀死書,並不能拓寬你的眼界與心胸。子重,你該做好為官者的準備。」

    夏青山的唇色,一瞬褪盡了。

    好一會兒才說出話:「我……我只是,」他想辯駁自己已經放下了,這般並不是自怨自艾。可話不用說出口,他連自己也說服不了。

    低下頭,夏青山心跳的有些快,「……我知道了。」

    他這模樣,鍾敏學臉色難看了些。

    若是在前世,像這種做派的,他是絕不會看上眼的。但如今這是他的妻弟,就是為著夏家,他也得將人拉起來。

    此次的詩會在西山別院舉辦,是十五王爺借給翰學社的場地。

    十五王爺在學子中的名聲委實算不得好。畢竟聖上都已然特批他不堪重任,誰還能覺得他真心求賢若渴。翰學社的主幹們心裡鄙夷,只當他是為了取悅惠德帝,特意做出的改過自新的姿態。

    鑒於場地寬敞舒適,翰學社接受了蕭濯的好意。

    詩會聲勢浩大,鍾敏學與夏青山兩人來時,別院內已然人聲鼎沸。

    名聲不好的十五王爺別院的下人,卻表現的處處禮遇學子。這倒與傳言有差,叫不少忐忑學子還詫異了良久。

    夏青山隨鍾敏學進去,感覺與三年前那次完全不同,也是有些驚訝的。

    鍾敏學沖他搖搖頭,示意他進去再說話。

    兩人隨著引路的下人,一路進了別院後方的場地。鍾敏學氣度非凡,人多時候更是鶴立雞群,一進門便被幾個眼尖的詩會老手發現。

    辨人識才不僅權貴要懂要會,就是翰學社學子只見相互結交,也必須有眼力。

    幾人含笑上前,自然地與鍾敏學寒暄起來。

    夏青山一眼便認出了其中一個是翰學社的骨幹,聶長忠。他上次揣著熊熊野心,自是好生了解了一番。此人進京多年,雖屢試不第,但極交際,如今已是翰學社詩會的組織者之一。

    不過上次並未得此人青眼,夏青山未曾想此次過來,聶長忠與鍾敏學寒暄之時也與他交談了兩句,一時間還有些受寵若驚。

    「鍾兄弟夏兄弟是徽州人啊,」聶長忠說話十分爽利,叫人聽著舒服。此時,他很有幾分感慨的樣子,「徽州鍾靈毓秀,自古出過不少人傑。是個好地方啊!」

    「哪裡哪裡,」鍾敏學笑著拱手,「聶兄您過譽了。」

    「實不相瞞,在下今歲才上京,京中諸多要事還請幾位多指點,」鍾敏學慚愧地笑了笑,作此自謙姿態,卻叫旁人看不出半分的窘迫,「若有不當之處,還請幾位不要見怪……」

    聶長忠等人自然擺手:「自然自然,鍾兄弟放心……」

    說著,幾人便順勢往往聶長忠所在的小集體走去。夏青山怔怔地看著談笑自若的鐘敏學,頭一回明顯感受到了差距。

    夏青山此時,也終於明白自己上次為何不得人看中。

    他抿直了嘴唇,胸口的心跳得有些快,似乎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他以為文採好便足以,如今看來,他還差得太遠。放下了心中的小感慨,他快步跟上鍾敏學。

    罷了,不懂的,他學便是!

    此時別院望台二樓,周斯年蕭衍蕭濯幾人正亨茶靜靜打量著院子里各色學子。

    蕭濯捧著臉,有些百無聊賴:「十一哥,今年的學子好似比去年的好上一些。」他手指虛虛點著,恰好點到站在人群中沒說話的夏青山,「那個小子的皮相委實不錯,就是有些傻愣愣的。」

    蕭衍對男人的皮相沒興趣:「你管人家皮相作甚?叫你看人不是看皮相。」

    蕭濯嘿嘿的笑了:「你還不知道我嗎!我就喜歡好看的人啊,不管男人女人,長得好看才順眼嘛!」

    周斯年執起玉杯,淡淡地撇下去一眼。

    視線在夏青山身上掠了下便移開,落到了人群中的鐘敏學身上。鍾敏學未曾抬頭,看不到臉。舉止閑淡,一身粗布衣裳也難掩他通身的從容自若氣度。

    淡淡打量了幾眼,他淺淺飲了一口茶水:「那個不錯。」

    蕭衍挑了下眉,也瞥過去一眼。

    鍾敏學正含笑聽旁人說話,以蕭衍來看,舉止竟有些貴族的風範。

    「看著不像普通寒門,倒像個世家子呢,」此時,站在鍾敏學身旁的夏青山察覺到視線抬起臉,少見的出色長相,倒叫蕭衍愣了一下,「……十五說得是,這個小子確實生得不錯。」

    相貌好的優點,人群中總能叫旁人一眼看到。

    夏青山注意不遠處的望台上有人,心下一動,約莫猜到了上頭坐著的不是別院的主子也定是貴人。所以,貴人們果然在背地裡觀察著他們?這般看著,這是不是就已經在挑人了?

    夏青山有些緊張,下意識便扯了扯鍾敏學。

    鍾敏學眉眼沉沉的,只看了他一眼便轉過頭繼續與旁人攀談。夏青山一愣,猛然間明白,頓時懊悔了自己沉不住氣來。

    周斯年將他的小動作納入眼底,輕輕哼笑了下搖頭:「浮躁,不堪重任。」

    蕭衍也贊同地點頭。

    蕭濯咂咂嘴,覺得無趣:「虧了他長的一副聰明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