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59第五十九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59第五十九章字體大小: A+
     

    侍墨取來古琴,世子爺當真便彈了一曲就將古琴交給了夏暁。

    這就尷尬了,夏暁說她會彈一曲,那是在沒聽過世子爺彈奏之前。人家造詣這般深厚,她這只是粗淺地懂些的還出來班門弄斧,根本就是在丟人現眼了。

    「不是說要彈奏一曲?」

    世子爺看出她為難,嘴角的笑容有些揶揄的味道,「彈吧。」

    夏暁很多事無所謂,唯獨涉及到自己的專業,那是十分有勝負欲的。

    古琴與現代樂器有區別,但樂理是相通的。瞥了眼周斯年,夏暁盯著古琴的神色難得地鄭重起來。

    世子爺詫異地看了她一眼,不明白她在較真什麼。

    夏暁上輩子從事四歲開始接觸古典樂,直至三十六歲猝死,本人對音樂是存著虔誠之心的。手指在琴弦上撫了撫,她的整個人都變了。彷彿一下子便沉浸了進去,滿身的懶散盡數收斂了個乾乾淨淨。

    世子爺眉頭一挑,靜待後續。

    只見她先是斷斷續續地試了幾下音,漸漸的便順暢了起來。

    夏暁彈了一曲《天宮之城》。

    這首曲子是上輩子夏暁彈爛了的曲子。不須多作思考便能輕易彈走。只是這個曲子其實揚琴敲出來會更清脆悅耳,畢竟揚琴更接近於鋼琴。但夏暁腦子一激動就沒想其他的譜子,哪個順手便地就彈奏哪個。

    不過即便古琴彈出來,這首曲子也是另有一番韻味。

    世子爺從未聽過這樣的曲子,空靈靜美,他面上帶著的淺淡笑意一下子就怔住了。

    「……你真的會?!」

    以周斯年在樂理上的造詣,自然看得出夏暁技藝的生疏。但樂曲這東西,有時不在於技藝有多高深,而在於彈奏者的靈性。不得不說,夏暁曲子里所傳遞出來的曠達與空靈開闊,著實太令人驚艷。

    「這首曲子是你做的?」

    世子爺也曾搜集過當世出色的曲譜,各個風格的他都所涉獵。夏暁的這個曲子,不在他收藏的任何一本曲譜中。

    夏暁眼皮子一抽:「怎麼可能?」

    「這曲子是偶然間聽來的,我也不知道作者是誰。」彈順手了,夏暁又彈了一曲《戰》,是夏暁上輩子偶得的古譜中的一章,主講古代戰爭的。當時她覺得曲子好,還特意融入了現代音樂進行編曲再創作。

    《戰》這曲子一出,周斯年看夏暁的眼神都變了。

    他甚至放下了手中的茶盞,專心地聽起來。

    然而古琴夏暁彈著十分不稱手,只彈奏了兩首便停了。琴聲一斷,世子爺的眉頭當即一皺,看著夏暁一副不解的模樣。只見夏某人將古琴推到了他的跟前,又恢復了往日模樣,懶懶散散地往靠枕上一窩便不動了。

    世子爺:「……」

    外頭守著的侍劍侍墨,更是驚住了!

    周斯年的琴藝他們聽過很多次,總帶著世子爺特有的淡漠感。但屋裡傳出來的這個明顯生疏的琴音,顯然不是出自他們世子爺之手。兩人對視一眼,彼此眼裡皆是滿滿的不可置信。

    該不會是夏主子吧?!

    侍墨最是不能接受這個猜測,整日都在混吃等死的夏主子,哪裡像這般有才的人!!

    「爺,你彈吧,」過了一把癮的夏暁不再現了。

    世子爺很遺憾,怎麼就彈了兩曲呢……

    ……

    日子一天天過,夏暁的身子,漸漸笨重到低頭看不到腳。

    世子爺聽穩婆說夏暁的肚子有些大得過了,再吃的話,往後生了,於大人於孩子都是極其危險的。他於是便十分注意夏暁的飲食,只是丫鬟們根本管不住夏暁,見天兒地逮著她偷吃零嘴。

    世子爺一狠心,親自來剋扣夏暁的吃食。

    明熙院里,夏暁為了一口吃的整日與世子爺鬥智斗勇,世子爺也是拿出了極大的耐心去攔追堵截,鬧得下人們再也認不得他們的世子爺。

    一直關注著明熙院的閔氏,看了熱鬧好一頓笑。

    定國公聽她時不時叨念著明熙院里的趣事兒,原本不太熱衷聽後院瑣碎的大男人,也與閔氏一起看起兒子的熱鬧來。

    近日,京城又出了一樁大笑話。

    聞名京城的大登徒子明郡王,近日又做了件貽笑大方的事兒。他堂堂一個郡王爺,竟然納了摘星樓的頭牌清倌兒為妾。還親口許諾,若是這名清倌兒能為他生下一兒半女,他便將她上玉蝶,親自請旨晉陞為側妃。

    此消息一出,一片嘩然。

    青樓女子竟然也能進天皇貴胃的府門,這明郡王未免也太渾不吝了!

    進了明郡王府的夏花,已然成了明郡王府全府女人的公敵。

    樣貌身段自然不必說,叫王府那些自詡嬌俏可人溫婉美艷的女人,一到了夏花跟前被襯得如草芥,生出滿腹的嫉妒。且說從夏花一進府伊始,明郡王便特意為她指了小院子,單獨分出來不與其他的姬妾住一處。

    這般日日的疼寵著,還不夠,更是離譜地不再踏足其他侍妾側妃的院子!

    王府後院的女人這哪兒還受得住?

    僧多粥少,自然是群起而攻之。

    然而很快,她們便發現這個夏花根本不是個善茬。她們每次欺辱夏花找她的茬,總是恰巧會就被郡王爺撞見。每次暗地裡計謀使手段,也總會被夏花給捅出來,且一捅便捅到了明郡王跟前。

    這般這幾次下來,連原先最受寵的也漸漸被明郡王厭棄。原還會偶爾問上一句的,漸漸的郡王爺是問都不會問了。

    王府的人恨極了,都在傳言說這夏花就是狐狸精變得,勾了明郡王的魂兒!

    這般一出大戲般的傳言傳了半個月沒消下去的意思,且越演越烈。以訛傳訛的,又漸漸就變了味。明郡王從一個雅緻的好色之徒,漸漸變成了一個愚昧昏聵的酒囊飯袋。似乎這一次,就將他的優點給抹了乾淨。

    惠德帝聽了連連冷笑,他的好十一弟不是公認的文韜武略么?

    看,父皇一死,真面目暴露出來了吧!

    天縱英才?呵!他蕭衍,也不過是個色.欲迷了心的俗人罷了……

    這世上,若說惠德帝蕭戰最討厭的人是誰,那必然是無故受寵,還奪了他金銘十二隊掌印的蕭濯。可若說他最恨的人是誰,那便只有自小聰慧絕倫到只能叫他仰望的弟弟蕭衍一人。

    二十年的陰影,是蕭戰揮之不去的噩夢。

    如今看到蕭衍毀了,蕭戰是興奮得臉上肉都在顫抖。他不管蕭衍是真的昏聵了還是裝瘋賣傻地假昏聵。如今這把柄遞到了他手上,他只要這天下所有人都知道,蕭衍已然不堪重任了便好。

    「來人!」

    幾道黑色的影子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他身後,蕭戰轉過身,勾起的嘴角越咧越大……

    明郡王府,周斯年與蕭衍對坐著飲茶。

    被傳說了狐狸精的夏花,正一身規矩的王府侍妾規制的常服,低眉順眼地跪坐在一旁安靜地煮茶。屋內燒了地龍,十分宜人。

    裊裊的水氣暈染出別樣趣味,兩個風格迥異的俊美男子舉杯共飲。

    「哎,這段日子很少見著你呢,」蕭衍懶懶地趴伏在案几上,半掀開狹長的眸子,邪氣的容顏看人時候有種別樣的輕浮,「聽說不近女色的周世子爺,近日納了一房十分可人兒的美妾?」

    他輕笑道:「怎麼?初嘗了滋味,樂不思蜀了?」

    世子爺靜靜垂著眼帘,濃長的眼睫在鼻樑上拉出一道影子。他冷淡地看了一眼蕭衍,舉起杯子一口將茶水飲盡:「關你什麼事兒。」

    周斯年一貫如此,蕭衍也不在意。

    哎哎地輕喚了兩聲,他笑:「別這麼冷淡啊,這不是你這人沒見過什麼世面嘛!我好心問候一聲兒,說不定還能教你兩招,你怎地不識好歹?」

    世子爺不理他,掀了眼皮瞥了眼安靜的夏花,說起了正事兒:「這就是外頭傳瘋了的『你的新寵』?」

    「是啊,」蕭衍伸手撫了撫夏花的頭髮,無所謂道:「怎麼樣?夠傾國傾城吧?」

    世子爺聞言又瞥過去了一眼,覺得也就一般般,沒他的夏暁生得好看。耷拉下眼皮,他沒興趣回答這個無聊的問題:「她一人能應付得了?」

    蕭衍手指慢慢卷著夏花的鬢髮,聳聳肩:「若是不行,本王再換個不就是了。」

    斟茶的夏花手一頓,眼睫顫了顫,垂得更低了。

    周斯年飲了一小杯便推了杯盞,不再繼續:「你那個病歪歪的王妃,打算留到什麼時候?」

    蕭衍明媒正娶的王妃張氏,正是當初惠德帝賜的婚。

    不過,這張氏不同於旁人,民間都說早產『七活八不活』,他的這個好王妃進門六個月,就早產生了一個男孩兒。那孩兒生得瘦弱,日日灌著湯藥的也勉強活下來。明郡王妃自個兒因那次生產傷了身子,已然不能再孕。

    那般病弱的孩子是不得蕭衍喜歡的,旦憑著惠德帝一力作保一出生便封了世子之位。所以即便明郡王夫婦的關係十分惡劣,明郡王妃這個位置,張氏依舊佔得穩穩的。

    提到明君王妃,蕭衍的神色有一瞬的嫌惡之色。

    他慢慢地撫著夏花的頭髮,漫不經心道:「誰知道呢,也許在花兒有了身子之後?」

    夏花心一跳,面色越發沉靜下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