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51第五十一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51第五十一章字體大小: A+
     

    周斯年從未跟蕭媛發過如此大的火,從來沒有。

    長公主滿臉的不可置信,嫣紅的唇角綳得緊緊的,她壓抑而憤怒地質問周斯年,嗓子甚至還有些抖:「周斯年,你如今是在為那個玩意兒跟本宮鬧?」

    周斯年現如今心裡只剩下夏家人去樓空的景象,哪兒還有心思跟她糾纏這些?

    「我只問你夏暁在哪兒!蕭媛,別再做這些叫人噁心的事兒,」他疾言厲色起來,半分情面也無,「我的耐心所剩無幾,你別逼我!」

    「本宮在問你話!」

    長公主也固執上了。

    她刷地站起身,一雙鳳眸眼圈兒爬上了血絲,直勾勾地盯著盛怒的男人,「周斯年,你回答本宮!」

    蕭媛此時也顧不上沒抓住夏暁的憤怒,她跟周斯年的態度較上勁了。

    這人怎麼可以這般跟她說話?!

    男主子與女主子均陷入盛怒之中,激烈的爭吵隱隱約約傳出來。張望的下人們嚇得縮了脖子,恨不得離得遠遠的。

    一時間,主屋內劍拔弩張。

    張嬤嬤等人習以為常,只要世子爺過來,這樣的場面從不會少。

    紅椽擰著細眉不住地在門口徘徊,她怕周斯年會如往日一樣吃虧。放心不下便想進去看看,可又怕長公主察覺她心思會剝了她的皮。紅椽恨恨地跺腳:長公主這人就是這般討厭,即使自己不喜世子爺,也絕不永許旁人沾染他半根頭髮絲。

    周斯年緊皺著眉頭,胸中翻攪著的憤怒漸漸冷靜下來。

    他站在那兒,頎長的身影彷彿籠罩著一層冰霜。俯看著長公主的眼神像是夾雜著冰渣子的利劍,直戳的人心涼。

    蕭媛被刺得心中猛地一顫,鮮紅的豆蔻揪著裙子的下擺倏地窩成了一團。她立即抬眼,目光銳利地盯著周斯年的眼睛瞧。那雙狹長的眸子此時深不見底,視線落到她身上冰涼涼的,再難看到往日的深厚情誼。

    長公主頓時有些慌,驚怒道:「周斯年!!」

    周斯年額頭青筋突突地跳,雞同鴨講了半天根本沒問出什麼,這般與他所想差之千里。深吸一口氣,儘力將煩躁得情緒壓制下去。

    他的面上冷凝一片,淡淡道:「最後問你一次,夏暁在哪兒?夏家人在哪兒?」

    蕭媛早已被激怒了,全然聽不進他的問話。

    她尖著嗓子叫道:「周斯年!你竟然為了那個賤婢這般跟本宮說話?!」纖細的身子不住地顫抖著,不知是怒極還是慌亂,「信不信你出了這個門,本宮叫那個姓夏的賤人一屍兩命!!」

    張口賤婢,閉口賤人,真是不可理喻!

    周斯年捏了捏眉心,厭煩的同時,心中的嘲諷更深。

    這就是他自年少便心悅的人,如斯可笑!

    早已麻木的心此時猶如被現實的醜陋戳了無數個洞,藏在心底僅剩的小火苗被一桶冰水無情灌入,澆熄了唯有的一點火熱。他再沒了興緻打嘴仗,冷著臉走到蕭媛身邊,一掌劈碎了她手邊的絲楠木案桌。

    蕭媛陡然被巨大的碎裂聲嚇到,跳著腳,抱著耳朵便尖叫出聲。

    無論何時面對蕭媛,這個女人總是高高在上,總是在沖他發泄怒氣,永遠一副他周斯年欠她蕭媛的,他生來就該包容她所有的任性與妄為的嘴臉。周斯年此時覺得茫然,突然不明白自己究竟在執著什麼。

    自嘲地扯了扯嘴角,他丟下一句:「如果你敢動她,別怪我不顧及你的臉面!」便冷著臉大步踏出朝暉堂。

    長公主驚了,眼睛瞪得老大:什麼叫不顧她的臉面?!周斯年這句話什麼意思!!

    她還要說,男人已經踏出了主屋。

    長公主見狀,下意識拎了裙擺便追出來,邊追邊尖叫著喊話周斯年:「周斯年,本宮需要你顧及什麼情面?你莫自作多情了!哎,跟你說話呢你敢不理本宮?哎哎!這麼對我你不要後悔!本宮不會原諒你的,絕對!」

    周斯年心中冷冷一笑,頭也不回地大步離去,很快,他的身影便消失在長公主的眼前。

    「朝暉堂,不準放任何一人出來!」

    護衛立即應是,沖著男人遠去的背影抱了抱拳,迅速將朝暉堂整個院落圍了起來。長公主追出來,也只得了冷冰冰的請回兩個字。

    ……

    回了握瑾居,即刻傳喚暗衛去尋。

    周斯年如今冷靜下來,理智也回歸了。前後腳回得府,這麼短的時間以蕭媛的莽撞和手段,是不太可能將夏暁一家子人藏住的,除非有宮裡出手幫助。但以方才她的反應來看,夏家,她怕是也撲了個空。

    如此,夏暁那鬼丫頭應該是自己躲起來了。

    周斯年沉沉地吁出一口氣,胸腔里隱隱有種慶幸的情緒在涌動。與蕭媛相識久了,周斯年十分清楚蕭媛那跋扈的性子。這般一想,他到現在還有些心驚肉跳的感覺。

    轉頭他又想起了夏暁。那個姑娘從不安常理行事,便是找著了人怕是還要鬧幺蛾子。

    頭疼地扶了額,世子爺暗嘆,這叫個什麼事兒啊!

    喝了兩口茶水,胸中翻湧的心緒漸漸平復下來。

    他如今耳邊總盤旋著『夏暁的肚子快四個月』這句話。只要一想著,再有六個月將有個可愛的孩子叫他爹,他的第一個孩子就要降臨人世,世子爺緊抿的嘴角就憋不住往上翹。

    罷了,只要身子安妥,他可以不計較她隱瞞孩子這事兒,世子爺大度地想。

    端了個小馬扎,正坐在灶台邊上喝著雞湯的夏暁突然打了個噴嚏。

    夏老太一愣,放下手中正摘的菜便用手背貼了貼夏暁的額頭:「怎地打噴嚏了?可是受涼了?」

    如今已是深冬時節,一天比一天冷。眼看著天色漸暗,風一刮,屋外頭又下起了大雪。北方的冬日尤其的冷,呼嘯的寒風肆掠,吹過都能聽見『咻咻』的響聲兒。夏暁正含著勺子,跟夏老太窩在廚房的灶台邊烤火。

    揉了揉鼻子,夏暁不在意地擺手:「就是鼻子癢了打噴嚏而已。娘您忙您的,我天天裹得跟個球似得,哪兒那麼容易著涼?」

    臘月下旬正是最冷的時候,稍不注意就著涼。

    夏老太想了下不放心,絮絮叨叨地說她不懂事兒。自個兒進屋去拿了件厚褂子出來,不用分說地就要給夏暁披上。

    夏暁身上本就穿得多,如今再加一件厚褂子,裹得都沒脖子了。

    這些日子,時不時雞鴨魚肉的補,夏暁整個人已經胖了一圈。尤其是肚子,短短几日的功夫,眼見著就鼓了起來,像人家懷了五個月似得。夏老太日日從旁看著有些憂心,她閨女的肚子長得太快了。

    生過孩子的都知曉,胎兒養得太大,將來生是要女人命的。

    夏老太便跟綠蕊商量著剋扣她的吃食,不叫夏暁多吃。可這般才堅持了三天,她夜裡起夜時,總能逮到夏暁在廚房偷摸東西吃。

    勸了也沒用,就是餓,餓得受不住!

    夏老太也沒法子,這能不錯眼兒地盯著。一邊看著人,一邊也趕著她吃完的東西多走動走動。夏暁這麼一番走動下來,吃得就更多了。白日里都不停嘴,夜裡還偷吃阿大阿二給偷買回來的吃食。

    夏老太愁啊,愁死了!

    夏暁哪裡不知道古代生孩子的條件差,沒有安全的醫療設備,沒有專業的婦產科醫生,她自然曉得聽老一輩的經驗。

    如現在這般吃,已經是她剋制的結果。

    綠蕊沒見過生孩子,也不懂什麼。看看滿臉愁緒的夏老太又看看管不住嘴的夏暁,提了句:「要不要找大夫看看?」

    阿大阿二當機立斷,次日便拎了那日給夏暁診脈的老大夫回來。

    老大夫冷不丁被抓過來,凍得直打哆嗦,進了屋看誰都不順眼。

    他老人家撫著胸口坐在椅子上就是不動,直罵說這家人不懂禮數,大過年的將他一個年過半百的老頭子拎來拎去。

    夏老太忙沏了杯熱茶過來,老大夫見她年歲大了不好擺臉子,這才勉強緩和。

    老大夫還記得夏暁,畢竟這姑娘水靈的整個京城也難找到兩個,且還是未婚先孕,他是想不印象深刻都難。這時候見這姑娘的肚子還好好的沒落掉,翹著鬍子哼道:「是個有韌性的。」

    見過的事兒多了,聽說夏暁的肚子才四個多月,他心裡就有了數。

    夏老太心裡急的慌忍不住問他,要不要夏暁的管住嘴。

    老大夫抬手示意她先等等,搭著夏暁的脈便細細地探。許久,他放下手又示意夏暁換另一隻,夏暁不明所以,只得換。

    夏家人看到心慌,還以為出了什麼事兒。

    直到不知過了多久,老大夫才扶著鬍子沉沉地道:「先頭幾個月別管了就叫她吃吧,七八個月的時候在管住嘴,這是雙胎。」

    此話一落地,夏家人又心慌又心喜,雙胎是福氣,可這又怕生得時候危險。一時間你看看為我看看你,都不曉得說些什麼。

    夏暁撫了撫肚子,心裡有些高興。

    正當這時,院子里突然傳來沙沙的腳踩在雪裡的聲音。

    屋裡人商量的人一愣,立馬警惕地抬頭往外看。

    院子里雪鋪了一地,整個天地也銀裝素裹。一個白玉冠束髮,身裹著白色裘皮的頎長身影款款地從雪地里走來。慢慢走得近了,俊美無匹的臉與滿身清貴的氣質,叫坐在門邊往外看的夏老太下巴都掉地上。

    夏老太愣愣的,只聽得他咬牙切齒地說:「躲得可真隱蔽,叫我好找!」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