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50第五十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50第五十章字體大小: A+
     

    周斯年正準備去明郡王府走一趟。

    前些時日,蕭衍那廝接連被言官參奏強納有夫之婦為妾之事,如今被惠德帝責令在府中閉門思過,並罰半年俸祿。其實這於蕭衍來說,不痛不癢。事實上,從惠德帝登位起始,蕭衍便從一個雅緻人蛻變成京城有名的好色之徒。

    如此,五年間的時間,他一路從明王被貶謫降級成了明郡王。

    左右那傢伙皮厚已經習慣,周斯年看著也習慣了,瞥了眼一整封無病乾嚎的信件。才剛起身的世子爺又坐下:「進來。」

    身為周斯年的近身暗衛之一,青一自然是知曉夏暁的存在。當初挑選適合的女暗衛時,青二十一青三十九還是從他手下過的路。

    「主子。」

    青一單膝跪地,行動間悄無聲息。

    周斯年依舊端坐在窗邊,只虛虛抬了抬手,示意他站起來說話。

    青一耷拉著眼皮子,習慣性面無表情。他開口,素來言簡意賅:「青二十一青三十九抓到一個試圖毒害夏主子腹中胎兒的女人,屬下昨日已經審訊過了。其中牽扯到長公主殿下,屬下特來稟報。」

    世子爺執杯送往嘴邊的手僵住:「……」

    ……莫名停頓。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青一眼眼睫一抖,略微抬了抬眼皮子。

    他瞥了眼上首坐著的人,發覺他們素來處變不驚的世子爺,好似嘴唇都有些發白。默默垂下眼帘,他於是機械地重複:「青二十一青三十九抓到一個試圖毒害夏主子腹中胎兒的……」

    「夏主子腹中胎兒?」

    世子爺覺得自己彷彿幻聽,不太相信,「夏暁懷孕了?」

    青一不動如山:「是的,主子。已經快四個……」『咔嚓』一聲響,周斯年捏碎了手中的杯盞,「……月了。」

    周斯年的臉,眨眼間便沉了下去。

    青一立在周斯年兩步遠的地方,視線盯著斜下方一動不動。

    書房內,空氣漸漸緊繃。

    須臾,世子爺勾起嘴角笑了,冷冷地笑:「……很好,非常好。」快四個月,這是在幽州之行回京的路上有的。夏暁果真是好樣的,四個月都能一聲不吭地瞞下來,真是……膽大包天!

    「毒害胎兒又是怎麼一回事?」

    搭在桌面上的修長大手控制不住地輕微顫抖著,周斯年面上卻一片冷凝之色,「什麼叫毒害胎兒?這又關蕭媛什麼事兒!」

    「長公主殿下似乎早得了夏主子懷孕的消息,幾日前,曾叫埋在夏家的線人給夏主子下落胎葯。」青一平鋪直敘,卻聽得又怒又喜的男人心驚肉跳,「不過夏主子察覺了,並沒有喝下去。」

    世子爺的唇色是真白了,當即道:「立即將夏家的住址給我!」

    蕭媛是個什麼性子,沒誰比他更清楚。一次逃過只會更激怒她,夏暁跟孩子的將來,定會被攪合得永無安寧:「侍墨,備車!」

    周斯年叫侍墨備車,自己則騎馬先行。

    然而他火急火燎地衝到夏家所在的巷子口時,恰好與親自上門的蕭媛擦身而過。

    一陣風吹過,帶起了垂落的車窗帘子,一身紅色宮裝的長公主殿下,驕矜地坐於奢華馬車之上。車夫甩著馬鞭,將馬車趕得飛快。

    周斯年猛地拉住韁繩。眉頭不自覺地深深皺緊了。回頭看了眼絕塵而去的馬車上,他在追上蕭媛和進院看兩者之間猶疑了一瞬,又打馬繼續往巷子里去。

    到了院子門口他腳下一蹬,輕盈落地,快步走進夏家小院。

    然而夏家的院落里,空無一人。

    那一刻,周斯年看著空蕩蕩的夏家庭院,只覺得洶湧的怒火從壓抑多年的心底爆開,直燒得他雙目赤紅:「蕭!媛!」

    周斯年怒極,飛身越過院牆便欺身上馬。

    踏雲昂首發出『吁吁』地嘶鳴聲兒,四蹄重重踏地,馬半身上揚,前蹄猛踢幾下便朝著定國公府飛奔而去。

    與此同時,夏暁攙扶著夏老太回家,迎面就碰上了過來看她們的夏老漢與夏青山。

    「爹,哥哥,你們怎麼過來了?」夏暁的肚子已然顯懷了,才隔了幾天沒見,夏老漢發覺已經能明顯地看得出來了,「姐姐姐夫歡歡呢?」

    夏老漢擺擺手,示意夏青山別攙著他,他自己能走:「你姐姐馬上下攤子,你姐夫擔心她,抱著歡歡去接人了。」多走了幾步,確實越走越穩當,走至夏老太跟前眯著老眼看她道,「老婆子你怎麼了?怎地眼泡又腫了?」

    夏老太才跟夏花分別,心緒有些激動難平。

    夏老漢這麼一問,她便立即抓著老頭子的手絮絮叨叨說起來。一邊說還一邊哭,說到夏花不願贖出來,直傷心三女兒被富貴眯了眼,竟分不清好歹來!

    這般說了,倒是叫夏老漢沉默了。

    老婆子想得淺,不曉得夏花的意思,夏老漢卻看得明白。

    他女兒哪是被富貴眯了眼,這是被權勢嚇破了膽才是。怕為了她一個帶累了全家人,那傻姑娘是連回家都不敢回來。

    嘆了口氣:「罷了老婆子,你往後莫要再提贖回花兒這事了。」

    夏老太沒聽懂什麼意思,愣愣的。

    夏老漢拍拍她手背:「就當是沒了這個女兒吧……」

    ……

    夏老漢過來,不只是為了看看,更主要是為了早上家中之事來給夏暁提個醒的。

    畢竟那背後伸手之人不知如何神通廣大,憑著她這瘋起來嚇人的舉動,若是哪一日查到了夏暁的住處。那還怎麼得了!再來這麼一出,別給他閨女和未出世的外孫兒嚇出個好歹來!

    夏暁的神色有些沉重,周斯年後院的人竟然是個這般行事作風。

    俗話都說『愣的怕橫的』,夏暁才覺得自己裝傻充愣慣了,難伺候。沒成想,對方是個橫行霸道的。這般一來若是對上了,她還不一定能弄得過那人……

    夏暁忍不住煩躁,這萬惡的舊社會啊!

    夏家人其實私心裡盤算著,這事兒找孩子的父親是最妥當的。有孩子爹護著,就不信那人敢發瘋。可是夏暁都叫人給趕出來,那再大著肚子求回去,那是把裡子面子都不要的。這般的話,往後的日子可有的熬了!

    他們如今也別無他法,只管護好了孩子就行。

    夏暁琢磨了半天,很乾脆地放棄作無謂的抵抗。

    罷了,搞不起她難不成還躲不起嗎?

    摸了摸已經顯懷的肚子,夏暁決定先躲過了這一段時間再說:「阿大阿二,你們當初買這屋子有旁人知曉么?」她記得地契上沒寫名字,她也沒空去官府備案。若是沒人知曉,她住哪兒還真不好查的。

    暗衛營從小訓練出來的習慣,若非刻意要留,阿大阿二做事是不許留下痕迹。當初購置這屋子時,阿大下意識就抹了線索。

    「姑娘您且放心,他們找不到這兒來的。」

    阿二想著長公主身邊早被周家管的如鐵桶一般,除了那些腦滿腸肥的婆子,根本指使不動周家護衛,就是來了也不用怕的。於是笑著安撫夏暁:「就算找來了姑娘也放寬心,您盡可以相信,屬下定是能護得你的。」

    夏青山有些不放心,有心想留下來親眼看顧著。可屋子裡他四處轉了轉,發覺著實沒地兒給他和夏老漢兩人住。

    「這附近可有空屋子賃?」

    陡然聽到夏青山跟自己說話,阿二吃了一驚,有些愣神。

    聲音著實太好聽了!

    默了默,她搖頭:「公子若是憂心姑娘處境,您且一定好好讀書。只有您站起來,姑娘才有得依靠。」

    夏青山笑了笑,沒再開口說什麼。

    卻說周斯年趕回府中,直奔長公主的朝暉堂而去。

    長公主撲了個空,也正是心情暴躁著。灌了好幾口茶,就是下不去火氣。老遠聽到聽小丫頭們在興沖沖喊話通傳說世子爺過來了,蕭媛站起來踱了兩步。她心裡正盤算,一會兒周斯年進來,她要怎麼將這口氣撒出去!

    只是這回不等她張口,那邊周斯年更是怒氣衝天。

    翩翩佳公子的定國公世子爺,一改他步履從容的做派,大步踏進朝暉堂主屋便厲聲質問她:「夏暁呢?!你說,你把她和夏家人都弄到哪兒去了!」

    長公主才提起來的一口氣,差點沒將自己給噎厥過去:他竟然敢凶她?!!!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