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46第四十六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46第四十六章字體大小: A+
     

    定國公府。

    周斯年自那日偶遇夏暁回府後,便將長兄送的那根簫束之高閣。這次到沒再陰晴不定,沒再發脾氣也沒再說什麼,就是人又恢復了昔日的波瀾不驚模樣。

    李嬤嬤看在眼裡,不自覺收斂了性子,行事也日漸拘謹起來。

    握瑾居里靜悄悄的,一點人氣兒也沒有。

    國公夫人閔氏雖然不常來握瑾居,但也時時注意著兒子院子里的事兒。聽說兒子這兩個月都在府中未曾出去住,這般反常,不免心下擔憂。想著過來看看怎麼回事,便親自熬了些湯水送來握瑾居。

    只是小坐了一會兒,她就有些受不住這院子的安靜。

    偌大的一個庭院,明明伺候的下人也不少,外頭愣是一個人影兒沒看到。閔氏就想不明白,她兒子這癖性到底像了誰。回了自己院子,閔氏左思右想,覺得還是身邊人太少的緣故。若是有個子嗣,她兒子怎麼也得柔和些。

    這般想著,閔氏便琢磨著該更花些心思納個好姑娘。

    日子一晃兒就過,離三月之約還剩不到二十天。閔氏日日掐指算著,心裡慢慢有些急切,這納良妾一事她也該著手去辦了。

    按理說,他們家一等爵位門檻高,就是納妾也要看門第的。不是官身豪富出身,那是給她兒子提鞋也不配的。可如今閔氏顧不上這些,府中境況複雜,她如今只求周斯年不排斥,納進來的姑娘家世清白就行。

    翻著花名冊,閔氏不住冷哼:你蕭媛指望不上,那良妾便多挑兩個回來!

    定國公今日沐休,在一旁喝茶看著。

    瞧著她翻了半天翻不出什麼名堂,便順口提了一句:「這花名冊上寫的華而不實的,除了身世體態,姑娘家品行又看不出來。不若將裡頭名聲不錯的安排進府里來一趟,你給親自掌掌眼。」

    他們家折騰了這些年,免不了會更注重姑娘品行。再來一個攪家精,他們的日子哪兒還過得下去。

    這可就難辦了!

    閔氏想著他們家就周斯年一個適齡的,且還是個男子。剩下兩個庶女,年歲又小得拿不出手,找理由宴女客都難。

    「你說這可怎麼辦?」

    閔氏煩惱,她是打定了主意不叫旁人聽到風聲的。畢竟國公府的門第於那些人來說,可都是不敢想的。若是為攀高枝兒折騰些幺蛾子壞了事兒,他們家怎麼給周斯年找個貼心的好姑娘?

    「我娘家那邊姑娘也都大了,嫁人的嫁人,剩下的都是小子。想不露風聲叫姑娘們來相看,可不好辦吶!」閔氏眉頭打結。

    定國公也知道難,他沉吟片刻,道:「不若你找母親說說。」

    閔氏一想也是,她倒是把陳家給忘了。

    陳家雖說門第不及,卻是百年書香傳家。陳老爺子為當世大儒,最是講究為身為讀書人的高潔。如此,人情往來便不若勛貴看重門第,具是看學問品行。叫陳家人從中操持,倒是合適得很。

    去了榕溪園,陳氏自然沒有不同意的。

    於是,當日下午便找了陳家孫長媳趙氏來府中相商。

    趙氏一聽這個心下一動,她趙家恰好有適齡的姑娘啊。周家門第高,爵位世襲。她好好跟母親說說,就是她趙家的姑娘給周斯年做了妾也是可以的。

    這麼一想,她更聽了陳氏的打算。

    陳氏是陳老爺子的嫡親姑姑,陳家的老姑奶奶。長輩都親自說了,陳家那邊自然好辦。想著她家小叔子馬上十六該相看人家了。下月月末她的生辰,就借了給小叔子相看的由頭,大辦一場也說過得去。

    又要拖后一個月,閔氏有些不滿。但陳氏心想他們家幾年都等了也不差這一個月,暗暗拍了媳婦的手,笑著點了頭同意。

    這事兒便這麼定下了,就趙氏的生辰那日。

    榕溪園裡頭的事兒,朝暉堂是一點風聲沒聽到。

    閔氏是徹底惡了皇室的。不僅長公主,更是惠德帝蕭戰。當初惠德帝年少勢弱,是借著周家才立了足。偏登頂后翻臉不認人,過河拆橋反收周家兵權。閔氏哪兒還不防死了蕭戰一母同胞的蕭媛?

    由她把控著府中,不想叫蕭媛知道的事兒,朝暉堂就是聾的。

    與此同時,一個面生的小丫頭進了朝暉堂。

    方嬤嬤好奇這丫頭是誰,怎麼叫她家主子親自見。但礙於長公主說了不許人進來,不敢觸了長公主的霉頭,她只有在門口不住地巴望。

    一旁張嬤嬤雙手攏在袖子里,神情優哉。見她這般做派,止不住的心中嗤笑:這老婆子還學不會乖呢!被打了呵斥了,一輩子的老臉都丟盡了,還不曉得安分守己。一個下人,整日里亂操什麼主子的心!

    屋內長公主聽到夏暁懷了的消息,當場就發了大怒。

    跪在底下的小丫頭瑟瑟發抖,她也是頭一次進主屋。這麼直面蕭媛的怒氣,一張小臉兒煞白煞白的,嘴像是被糊住了一般一句話也說不出。

    安靜的內室,就聽到長公主粗重的怒息聲兒。

    撒了一場火,長公主又忍不住怨懟昭陽皇后。

    當初她見周斯年對她的反應越來越冷漠,好似有變心的徵兆。她害怕他變,也害怕會因此打亂了自己現下的日子,特意進了趟宮找昭陽皇后。

    誰知她的好嫂嫂為了安撫住周斯年,竟給尋了個玩意兒送去周斯年身邊!蕭媛當即要鬧,不過念在嫂嫂說得明白。說是這玩意兒只安置在外頭,保證了不會妨礙她的事兒,蕭媛才勉強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可這玩意兒沒為了絕子湯就送過去,這叫不妨礙她事兒?!

    蕭媛越想越怒,搭在玫瑰椅扶手上的指甲摳得吱吱的響。她冷笑:「賤皮子果真是賤皮子!」嬌生慣養的大家姑娘,哪個不是子嗣艱難?身為不好生養的蕭家女兒,自小便被診斷齣子嗣艱難的長公主更是嫉恨難忍。

    忍不住抓起手邊的茶盞擲到地上,她的臉皮上直抽抽:「賤民!」泥地里打滾的人家,哪兒配這種福氣!

    地上的小丫頭快嚇厥過去,不過送個信進來,命都要嚇沒了。

    「你且去告訴鈴鐺,」長公主站起身,繁複的宮裝也遮掩不住她單薄的身軀,「那等被丟出府的玩意兒,還留什麼念想!」

    小丫頭如蒙大赦,欣喜地磕了一個頭,飛快地退了下去。

    「等等,」剛要退到外間的小丫頭一頓,嚇得汗毛都豎起來。長公主陰著臉,她才不管什麼,只要她心中不順暢,那旁人就必須順著她的心意來,「三日之內,本宮就要看到那胎落了!」

    小丫頭忙說是,幾乎小跑著出了朝暉堂。

    往後再不來傳信了!人有多大本事做多大事,她沒那個本事貼身伺候這位,往後還是安安心心當她的雜役最好!!

    鈴鐺得了口信,平淡的眉頭皺了皺。

    三日內落掉胎兒,這是叫她自打嘴巴。可主子的命令不能不聽,鈴鐺瞥了眼院子里跟小孩兒玩笑得天真的夏暁,嘆了口氣。連日來一起住著,她也知曉這夏家人都是心善的。夏老漢夏老太這年歲大了,怕是經不住這個打擊。

    罷了,也是你們命不好。

    既然決定落了夏暁這胎,鈴鐺便著手起來。

    於是當日夜裡她便特意找了夏暁說了一句,說她的身子因憂心過甚是有些妨礙的,直說觀望了兩日,怕是還得吃上一兩貼葯才行。月事不調於女子來說是大忌,切不可諱疾避醫。不若趁年輕調理好,往後也方便子嗣。

    夏暁心中嗤笑,她現在嫁人都難還管什麼子嗣?

    不過人家好心勸說,她也只好好言好語地拒絕。她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吃得好睡得香,那就沒什麼大事。而且是葯三分毒,既然都說了是可吃可不吃,那她扛一扛也是能過的。

    鈴鐺見勸她不聽,便懊悔了方才沒先去找夏老太說。跟夏老太說了,夏暁就是不願意吃也得吃。可現如今再去找夏老太,到成了她逼人喝葯。

    想叫人落了胎,方式千萬種。

    鈴鐺回了屋琢磨著明的不行,換了法子暗地裡流掉也一樣。

    次日,綠蕊給夏暁熬了些清火的綠豆湯。她近日總聽夏暁說熱,夜裡一起睡也確實知曉夏暁身子火氣旺。這不一大早就用了吊罐給煨了一小罐子,此時正放在灶邊,等涼了再給夏暁端過去。

    鈴鐺也日日替夏老漢煮葯,此時就端了個小馬扎,圍在葯爐子邊看著火。

    綠蕊手下還有一大盆衣裳沒洗,想著等綠豆湯涼還有好一會兒,她先趁著這功夫去把衣裳洗了再來:「鈴鐺你幫著看一下啊,別叫旁人不注意打翻了。」

    鈴鐺聞言慢吞吞抬起了頭,瞥了眼小吊罐不在意地點點頭:「你且自去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