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42第四十二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42第四十二章字體大小: A+
     

    放肆而輕佻的視線盯著五個姑娘,夏花心中膈應,卻又只得咬著牙將一舞舞盡。

    漸漸的,舞動的裙擺與悅耳的奏樂緩下來,幾個姑娘演出也至尾聲。等夏花堪堪立定,五個姑娘齊齊起身給眾人行禮,只是場上鴉雀無聲的,姑娘們頓時不知所措。

    許久,歪脖子楓樹下金冠少年帶頭拍了手,其他的公子才陸陸續續都鼓起了掌。

    「哎,中間紅裙子那個,」金冠少年執起杯盞,笑看著夏花,「你喚什麼?」

    他這般開了口,眼睛不住地在夏花身上逡巡的公子哥們方才按捺住內心的蠢蠢欲動,一個個心中暗道了晦氣。最好的被定了,他們只得將視線落到另外四個姑娘身上。

    夏花沒成想頭一個開口問她的,竟是個半大少年。

    愣了下,她盈盈下拜:「回公子,奴喚夏花。」

    金冠少年眨巴了兩下極漂亮的桃花眼,一副天真又懵懂的模樣:「哦,原來叫夏花啊……那,夏花,你可以摘了面紗么?」

    夏花一僵,臉上難堪一閃而逝。

    但轉念想著自己早已不是良家子,也沒甚好矯作的。深吸了一口氣,於是彎起了眼睛盈盈再拜下:「是。」

    半掩的面紗摘下,露出夏花難能一見的好顏色。

    場上的公子頓時眼珠子都轉不動了,趴伏在毛氈上半眯著眼的蕭衍也坐起了身,顯然是來了興趣。金冠少年斜過去一眼,昂著下巴嬉笑:「你說了這個弟弟若是喜歡,自可帶走的哦。」

    蕭衍極緩慢地看了他一眼,執起面前酒壺將杯子斟滿。

    半晌,無所謂道:「自然。」

    蕭濯,也就是金冠少年聞言,頓時無趣地撇了撇嘴。身子往後懶懶一倒靠在樹榦上,突然興緻缺缺了起來:「切,真沒意思……」

    夏花聽不到兩人說話,但表情卻能看得一清二楚。見眾人因這少年的態度變化而變化的神情,她敏銳地猜到,怕是這群人中這個半大少年的身份最高。這個認知叫早做了準備攀高枝的她,手腳都僵硬了。

    去勾引一個比她家暁兒還小几歲的少年,不如死了算了!

    夏花局促地立在那兒,心中油然升起的幾分倉皇叫她面上看著更蒼白了。那股子柔弱到骨子裡的怯怯,叫在場的男子看了心都拎起來。公子哥們赤.裸的視線一下子纏到她身上,肆無忌憚又百般猥.褻。

    這般情態,就像一隻羊落在了虎群,著實叫人心生憐憫。

    其他的姑娘好似好些,卻也被盯得毛骨悚然。

    蕭濯少年輕嘖了一聲,瞥了眼自斟自飲的蕭衍,開了口道:「……成日就看這些,真是膩歪啊。罷了,左右助興也助了,若是沒其它事兒,就都給我送回去吧!嘖嘖,真是無趣呢!」

    他話一出口,落在五個姑娘身上不懷好意的目光便多了悻悻。

    夏花等人卻嚇了一跳,齊齊跪下來。

    其中鼓瑟的姑娘滿面驚慌,可又不甘心就這麼被送回去。抬頭看了隨口一句話就決定了她們命的少年,抖抖擻擻地問:「小公子可是看奴等不滿?緣何看都未曾細看,便輕易定了『無趣』的名兒……」

    夏花恍惚間猜到這少年好似幫了她們,暗暗拽了那姑娘的袖子,叫她別多嘴。

    可那姑娘既已問出口,後頭的話攔都攔不住:「摘星樓姑娘的樂理舞技,是公認的精湛。奴等不敢辜負樓里姐姐創下的名聲,日夜苦練,每一處每一節都力求最完滿,小公子您這般說也太……過分了。」

    沒想到這姑娘膽子這般肥,其他姑娘都要嚇死了!

    夏花驚得趕緊捂了她的嘴,拖著便要告退。

    少年不高興了。他難得發一回善心,不成想這妓子還不識好歹?桃花眼彎了起來,燦爛的笑容叫人感覺不到笑意。

    「哦?這麼自信吶……」

    楓林里,突然安靜下來。

    少年懶懶的音拖長,他起身,慢慢踱步到姑娘們面前。眼神示意夏花放手后,拿了腳尖抵著那鼓瑟姑娘的下巴,緩緩抬起了她的臉,「嘖~小爺說你無趣便是無趣,你這妓子可真有意思,這是在跟小爺辯?」

    此話一落,公子哥們嗤笑出聲。

    金冠少年冷冷瞥了一圈,其他人立即收了聲。他轉頭將身處高位的氣勢放開,漸漸的,楓林的風都莫名逼仄了起來。

    幾個姑娘臉一瞬間白了,後背迅速被冷汗浸濕。

    頭一回給貴人宴客獻舞便遇上這事兒,姑娘們慌得不知如何是好。此時她們再不計較夏花搶先,反而暗暗慶幸夏花跪在了頭一個。於是除了鼓瑟的姑娘外,另三個全瑟縮在夏花身後,恨不得鑽到地下去。

    鼓瑟的姑娘嚇得不輕,摳著夏花的手便要拽夏花來擋:「她的舞技是春先生打磨出來,飛天舞,整個京城除了春先生就她會。夏花!你快說句話!」

    夏花的胳膊差點被她摳得流血!

    猛一下扯開袖子,她謙卑地一個頭碰到地面:「小公子教訓的是,奴等確實技藝生疏,此次回樓,定好生琢磨。」

    蕭濯眉頭輕挑,沒想到這兒還有個腦筋清楚的。

    他笑了笑:「你不認為我在挑你們刺?」

    近處面對少年,夏花才意識到貴人的可怕。如此,她了悟了自個兒莽撞攀高枝是有多異想天開。再不敢放肆,說話間,她連呼吸都放得輕了:「不,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是奴技藝有所不及。」

    那邊蕭衍不耐煩了,丟了杯盞打斷蕭濯:「跟個妓子較什麼真?都送走。」

    話音剛落,蕭濯便斂了氣勢,抬起臉又笑嘻嘻的。

    夏花見狀,心中陡然鬆了口氣。

    一行人心驚肉跳地出了別苑,夏花上了馬車便腿軟倒了下去。

    夏家小院這邊,夏暁還不知她家花兒急於求成,差點毀了自己。

    此時的她,正要帶她家胖乎乎的大侄子出去買糕糕吃。

    歡歡如今可喜歡給買糕糕吃的姨姨了,抱住夏暁的小腿就是親娘也哄不下去。

    夏春無奈,揪了揪歡歡的小鼻子就嗔怪自家幺妹慣孩子:「你且慣著他吧!早晚吃窮你!」

    夏暁笑嘻嘻的,叫歡歡儘管吃就是。

    轉頭叫上阿大阿二,帶著小胖糰子親親熱熱地上街去了。

    因著小胖糰子來京城頭一回上街,夏暁便帶著他在街道上竄。小糰子是哪哪兒都好奇,濕漉漉的大眼兒這看看那瞧瞧。那稀罕的小模樣叫夏暁一個字都不忍心拒了他,抱著人便四處閑逛了起來。

    姨侄的相貌打眼,走哪兒都引人看。

    只是旁人瞧著她身後還跟著兩個護衛,人高馬大的看著就兇悍。於是也不敢往兩人身邊擠,自覺地避著她走。

    夏暁輕鬆地穿梭其中,人群中她就跟渾身發著光似得,叫茶舍二樓包廂窗邊的侍劍一眼就看到了。

    侍劍揉了揉眼:「……咦?」

    侍墨瞥了眼二楞子,心裡又翻起了白眼。心道這傻子又鬧什麼,就聽那侍劍才面無表情地咦了聲,又丟下一句叫人恨不得錘死他的話:「夏姑娘懷裡抱著的那孩子,該不會是爺的吧?」

    那邊正飲茶的周斯年,一口茶差點噴出來:「你說什麼?!」

    侍劍沒成想自個兒隨口的嘀咕被他們也聽見了,忙轉了身擺手道:「不是,爺,屬下說笑呢。夏姑娘與爺分開也才兩個月,生孩子也沒這麼快的。」

    即便他這麼說,還是驚到了周斯年。

    神來一筆般,那玩笑話十分直接地給從未想過這事兒的世子爺提了個醒。確實,夏暁怎麼說也在他身邊待了四個月。細細論的話,兩人的房事算是勤的。尤其兩人一起去幽州的三個月,最後一個月他幾乎夜夜不曾歇過。

    「你看到她了?」世子爺放下杯盞便快步走到窗邊,幽沉的眸子往街道里細細搜索著,並未看到夏暁的身影:「人呢?」

    侍劍也往方才發現夏暁的地兒瞅了眼,那抹身影已經不在了。

    撓了撓鼻樑,他乾巴巴道:「大約是走了吧。」

    周斯年聞言,冷冷瞥了他一眼。

    侍劍委屈:「夏姑娘她也不會老在一個地兒呆著。屬下看著,她約莫是出來買東西的。方才就爺問話的空檔兒,她定是這時候往旁的地兒去了。」

    世子爺嘴唇抿直,喝茶的興緻也沒了。

    左右要辦的事兒已處理了,主僕三人便不在逗留,放下茶水錢便打道回府。

    主子爺心緒不佳,侍劍侍墨也不是多嘴之人,主僕三個持續相顧無言。

    路上行人不多,但總歸在市區,侍劍將馬車趕得悠慢。周斯年端坐在矮榻邊,翻著書籍看不進去。

    馬車晃晃悠悠的,也安撫不住他的煩躁。

    只是才剛過了什錦軒,一個還未有水桶高的胖娃娃,突然竄到了馬車前頭。侍劍眼疾手快地勒住馬,然而那馬卻還是受驚了。若不是侍墨伸手抱住小娃娃飛快掠開,那馬差點沒一蹄子踩死小不點!

    車內周斯年被晃得不輕,掀了帘子便冷聲問出了何事。

    被侍墨抱懷裡的小糯米糰子絲毫不覺得怕,好似還覺得好玩,賴在侍墨懷裡咧著嘴咯咯地笑。

    見車帘子被掀開,黑葡萄似得大眼兒順著聲兒看過去。一看到玉人似得世子爺,小胖糰子的眼兒像是看到什麼漂亮東西般閃閃發亮。他張開了短粗粗的小胳膊,張嘴便沖他要抱:「抱抱~~「

    世子爺皺眉:「這是誰家孩子?」

    這話等於白問,小糰子哪兒知道自己是誰家孩子。他只顧大眼兒盯著馬車裡的男人,小胖手噗噗地拍了幾下侍墨肩膀,示意他將自己放下去。

    侍墨頭一回抱小孩,這種軟趴趴好似沒骨頭的小東西抱在懷裡,他渾身都僵硬了。見小孩自個兒不用他抱,他忙不迭地將人放下去。

    侍墨心中無聲驚悚著:好怕一個使勁兒就將那小東西勒死……

    小胖糰子落了地便噔噔地跑到馬車跟前,仰著小脖子,濕漉漉的大眼睛盯著周斯年。他似乎很喜歡世子爺,張開了短粗粗的小胳膊契而不舍地向他要抱抱。

    車上那男人冷著臉俯視著小不點,小不點吸溜著口水傻兮兮的笑。

    一大一小兩男人,莫名對峙。

    最後,冷著臉世子爺妥協,彎腰將地上的小不點抱緊了懷裡。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