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40第四十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40第四十章字體大小: A+
     

    「花兒呢?」夏春進屋看了爹娘弟弟幺妹人都在,卻沒見著夏花的身影便有些奇怪,「怎地不見她人?」

    話音剛落,方才還歡聲笑語的熱鬧氛圍,瞬間冷凝了下來。

    夏父夏母低下頭沒說話,夏青山僵硬扯了扯嘴角,面色漸漸又發白了。夏春不明所以,眼神詢問夏暁到底出了何事兒。

    夏暁嘆了口氣,這事兒還真不好說。

    不過事已至此,想瞞也瞞不住。看了眼垂頭耷腦站在角落的夏青山,她言簡意賅地將家中大致狀況解釋了一遍。

    夏春聞言愣住,好半天沒反應過來,顯然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你說青山上賭場?花兒在青樓!」

    ……這怎麼可能?!

    說是說天底下離奇事兒多,卻也不會那麼巧。夏春瞪大了眼睛,著實難相信這種事兒會發生在她夏家。

    可扭頭又見夏家一家子都沉默不說話的模樣,夏春又不得不信:「這怕是遭人算計了吧!若不是被人算計,青山怎會做出這般事兒?」她們家青山那麼正經的人,怎麼可能會糊塗至此害了家中姐妹!

    夏春越想越覺得不對勁,事哪兒那麼多湊巧,這定是被人算計了。

    夏家人依舊沒說話,慫耷著的面上儘是苦澀。

    事到如今,他們哪兒會沒想到這層呢。可想到又能如何?苦難在身時他們家連生存下來都費盡了氣力。如此艱難的掙扎,又哪裡有能力去計較是不是算計?

    說到底,青山不入套他們家便什麼事兒都沒有。

    入了套,除了接受也無其他法子想。

    夏春不曉得家人看得明白,不過也知道這偌大的京城,他們人生地不熟的外鄉人總歸是難的。嘆了口氣,見不得家中父母一副認命模樣,夏春張口卻還要再說。

    鍾敏學見勢拍了拍她胳膊,暗暗搖了搖頭。

    事已至此,多說無益。

    這下子,屋裡徹底沉默了。

    夏暁抱著歡歡看看這邊夏家人,又看看那邊新來的姐姐姐夫,忍不住頭疼。她最是受不住愁雲慘淡的,事情發生了便不可更改。你便是再回想又有甚用處?只有向前看才是正理。

    於是哈哈笑了兩聲,突然打破屋裡沉寂道:「啊呀,我們歡歡餓了吧?要不要姨姨給你弄糕糕吃?」

    小糯米糰子也聽不懂大人們說話,正專心地吃著自個兒小胖手指頭。

    聽夏暁說了給他糕糕,小傢伙立即就聽懂了,翻著一雙黑葡萄似得大眼珠子咕嚕嚕地看夏暁。小胖手從嘴裡唆出來,手指頭沾了口水濕漉漉的。他咧開了小紅嘴兒,笑出幾粒小米牙:「姨姨,歡歡吃糕糕~~」

    夏暁被他這一下,笑得心都化成了水。

    當即『哎』地應了他喊人,手上揉了小糯米糰子一頓,心肝寶貝似得抱著就親了一大口。

    歡歡被香香的姨姨親得害羞,扭著小脖子就咯咯地笑著躲,小嗓音又軟又糯叫人心都化了。

    夏父夏母的注意力,立即就轉到了小糰子身上。

    兩人湊了過來,眼巴巴地望著小歡歡那紅嘟嘟的小嘴兒咧開了花,喊著小孩兒的名字要抱抱他。

    小糯米糰子卻也精怪,扭軲糖似得扭著小身子,直將臉藏到了夏暁的脖子里。惹得兩老一邊逗著他說話叫人,一邊叫了鈴鐺快去做了點心來。

    小外孫今兒還第一次見,金鎖金項圈兒都沒打呢!

    夏春沒注意兒子那邊,她今日受得衝擊太大,一時半會轉寰不過來。

    秀麗的眉頭緊緊皺著,她是滿目的憂心。鍾敏學瞥了眼一旁快要喘不過氣的大舅子,忙將自家娘子拉到一邊。拍了拍她後背,叫她莫慌。他湊到夏春耳邊低低勸解了幾句后,夏春方勉強壓下了擔憂。

    既然家中這般情形,夏春便不推辭,夫妻兩帶著歡歡也在小院住下了。

    夏家能操持家務的夏花不在,夏父夏母年歲大了,幺妹和二弟又不是個能管事兒的。夏春看了院子里竟是那個叫鈴鐺的外人在管,只好趁在京的這段時日,將夏家小院里的庶務接了過來。

    一大家子人在,總不能叫一個外人操持。

    此時她還不知鈴鐺等人的來源,只有些奇怪家中多了些人。等知曉是幺妹身上的事兒,又鬧了一番。

    此事,暫且不提。

    鈴鐺對此毫無怨言,左右夏家也無多少銀錢操持。只是伺候夏老漢湯藥的事兒,依舊是她全權在做。

    鍾敏學瞥了眼安靜的鈴鐺,眸子微微眯了起來。

    ************************************

    是日,定國公府榕溪園。

    素來最為慈愛的老太太,突然就跟她的寶貝金孫置了氣。府中下人們就見他們世子爺,特特一早來跟老太太請罪,卻難得一見地被老太太拒之門外了。

    周斯年無法,只好在門口等。

    裡頭老太太原打算要好好地磨一磨他,可還沒等外頭周斯年怎樣,她自己又不忍心了。

    人才外頭站了一個時辰,她便鬆了口叫周斯年進去。

    這麼一鬧,只因三日前周斯年突然發了怒,以『芍藥以下犯上,不懂規矩』為名,將人直接打發出了握瑾居。

    老太太對此氣得不行。在她看來,周斯年定是固執的毛病又犯了!芍藥那丫頭雖然其心不正,但伺候人的本事卻是不錯的。自小伺候了她這許多年,芍藥的規矩是好好教導過的,伺候她可以,怎地偏就伺候他周斯年便不懂規矩了?

    老太太冷哼:這是找什麼借口呢,還當她看不出!

    周斯年見老人氣鼓鼓的,好言哄了半天就是沒得一個好臉。

    「那您說,該怎麼辦?」

    看著背對著他的老太太,周斯年嘆氣,「人已經打發出去了,您總不能叫孫兒將人又領回去握瑾居?」

    那倒不至於!

    老太太自然不會為了個丫頭叫自個兒金孫自打嘴巴,她只是氣周斯年固執。為了個不像樣的蕭媛,把自個兒折騰得不像樣!

    周斯年無奈,說到底,還是為了他子嗣這事兒。

    他想著,若這次不給個清楚的交代,老太太怕是絕不消停的。於是便開口道:「孫兒已答應了父親,以三月為期。」

    說起來,世子爺也覺得自己委屈。

    事實上,於這方面上他早已放開了。這般不願親近女子的作為,不過是沒一個順眼的罷了。唯一順眼的,偏還不識抬舉:「三月後,母親會親自做主,納良妾。還請奶奶您別再給孫兒送丫鬟,您不累我累得慌。」

    老太太眉頭一挑,沒成想兒子也插手了。

    聽周斯年這麼說,頓時放了點心。

    不過,她想想又生氣周斯年這小子不逼不說實話,害得她總惦記著:「本就是!你若不那麼犟,我哪會這般?」

    周斯年好脾氣的笑:「是是是,都是孫兒的錯。」

    總算得了周斯年一句準話,老太太便不再揪著不放了。

    怒氣一下去,她轉頭又問起芍藥的事兒。

    周斯年並不是個苛刻的性子,老太太私心裡清楚得很。既然不是為著蕭媛,那便芍藥真犯了忌諱。老太太知道他素來念著芍藥是自個兒院里出去的已很是寬宥,於是才覺得詫異:「芍藥那丫頭,到底哪裡礙了你眼了?」

    總不能說因為噁心氣味,他沒多想順手將人丟出去吧。

    周斯年垂下了眼帘,直說芍藥擅闖書房的事兒。

    他這麼一提,老太太這才想起了盧嬤嬤似乎跟她提過。

    這般一想,她心中也著了火。周斯年的書房是府中重地,闔府上下都清楚。老太太想著,這般不知分寸,這芍藥莫不是借了她的勢得她孫兒幾分優待,便以為自個兒得人稀罕?

    於是周斯年走後,老太太便沉了臉。

    她才不像她孫兒那般顧念情分,即便芍藥伺候了她十多年,可下人就是下人。尾巴若是壓不住翹上天,那便只能被砍下來。

    叫來管家,陳氏冷冷道:「既然世子爺不喜芍藥,你發賣了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