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38第三十八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38第三十八章字體大小: A+
     

    徽州臨江的鎮上的菜市裡,一面容極美的年輕夫人斜挎著竹籃穿梭其中。她時不時停下與人笑談,時不時在攤子跟前挑挑揀揀,轉眼便裝了一籃子菜。此人正是夏家出嫁的長女夏春,一會兒順路,她還得去老盧家肉鋪子挑上兩斤肥肉。

    急急忙忙的,夏春拎著籃子回家。

    夏春四年前嫁得同鎮的秀才,婚後夫妻恩愛,如今已得一子。

    他的相公姓鍾,名叫敏學。初初是夏青山同窗,比夏青山年長四歲。因著家中已無上人,被邀著去夏家吃過好幾頓飯。後來夏父夏母見他為人不錯,便做主叫他娶了溫婉的夏春,做了夏家女婿。

    夏春推開門,孩子還沒醒,她相公用過了早飯正在屋裡做學問。

    想著明日他們小家一家子明日就要啟程上京,夏春從籃子里撿出方才買的一斤肉,提了便隔壁去。臨走之前,得好好感謝這些年鄰里對她家的照顧。

    隔壁住的是家孫姓的老夫妻,為人和善,平日里也在夏春忙得時候看顧過孩子。相對住了四年,兩家關係一直很好。

    孫老太見著夏春拎了肉,連忙推說不要。

    夏春也不與她多說,鄭重地道了謝,利落地放下東西便走了。

    然後回家又將才買來的糕點一一分送給附近的鄰居,揣了滿滿一肚子旁人祝她相公高中的話,夏春才喜笑顏開地回了家。

    孩子已經醒了,正被她鍾敏學抱在懷裡哄。

    夏春呀了一聲,趕緊過去將孩子接過來抱,拍了拍小孩兒的背嗔了眼自家相公:「怎地出來了?文章做好了?」

    鍾敏學有張溫潤的笑臉,也是個俊俏的。垂眸靜靜看人時,十分安靜寧和。

    他笑看著自家娘子,滿目溫柔:「裡頭坐的悶了,出來抱抱孩子。」

    夏春被他看得臉熱,羞臊地低下頭不看他:「快進去將你的書本收一收,我也得去給你那兩套新衣裳綉個邊兒。明兒就要上京了,可不能穿舊的寒磣了!」

    說著,她抱著孩子便轉身往裡屋去,邊走邊嘀咕著要帶的東西。

    鍾敏學看著她的背影,臉上的溫柔就沒下過臉去。

    ……

    東西其實早就收拾妥了,現如今也不過是再清點清點。夏春就怕有疏漏,將來路上過得窘迫。若只是他們自個兒熬熬也不是不可,但孩子才一歲半,總不能叫路上短缺了苦到孩子。

    這邊夏春一家子準備上京,京城這邊夏暁又託了癩子頭給夏花遞信。

    自夏花將自個兒的事兒跟驪媽媽半真半假的坦白,驪媽媽便私心裡認為夏花是與她親近的。加之夏花本身練舞尤為刻苦,越來越得春先生夏先生的喜愛,驪媽媽也樂得賣好,不過分她便睜隻眼閉隻眼。

    夏花近來似乎非常忙,只叫癩子頭傳了個口信說,下月才得空出來。

    夏暁雖然擔憂,卻還是耐著性子等。

    「暁兒你說你三姐到底在想什麼?花兒這樣子,難不成打算就這麼在那什麼樓里呆著了?」夏老太一聽帶回的那話,慌起來便生了惱,「家裡人都急得團團轉了,這三兒怎麼自個兒都不曉得上上心!「

    這都哪兒跟哪兒啊!

    夏暁一看老太太都口不擇言了,忙好好安撫:「娘啊您想哪兒去了!花兒定是有自己的打算,您能別慌么!」

    夏老太自然知曉自個女兒是個什麼樣兒的,可一著急她就忍不住:「那她不曉得給家裡遞個信兒?老父老母都急病了,她不曉得問一問?」

    夏暁不免替夏花委屈:「她哪裡曉得家裡事兒啊娘!說起來這也怪我,是我沒跟她說。」

    夏暁心裡明鏡似得,最曉得夏花的苦。別看癩子頭樂意給她辦事,那是因為她與他有幾飯之恩。那小子精怪得狠,只要不關夏暁的事兒,他定是不樂意給夏花冒險的。

    天天往花街柳巷跑,那地兒又魚龍混雜,他也是怕挨打的。

    七勸八勸的,見夏老太情緒緩和了,夏暁鬆了口氣。

    忙又撫著老太太後背給她順氣:「娘您說您這話說得虧不虧心?花兒您還不曉得什麼性子?咱們花兒啊,被那樓里的人被看得可緊了!娘也體諒體諒她,走幾步路都叫人看管著,孤身一人的在那地兒,您叫誰給她辦事?」

    這樣一說,小老太太眼淚又下來了。

    夏暁邊給她擦著淚邊暗暗道,她家花兒怕是像了她們娘,都是愛哭鬼!

    *****************************************************

    定國公府,握瑾居。

    下人們暗嘆著,他們世子爺這段時日真是忙得不可開交。往日這個節點雷打不動地在外頭住著的人,這個月都過了五天了,還在在府里。

    主子在,下人們緊著皮,主子不在,就喘口氣。握瑾居的下人習慣了每月有十多天日子可以鬆散,冷不丁世子爺變了,他們真是十分不習慣。

    也不知什麼時候處理完,下人們愁眉苦臉。他們這般日日拎著心的,委實艱難。

    芍藥聽著他們嘀咕,瞄了眼緊閉的書房門,心中卻慢慢有雀躍涌動。

    進了握瑾居三個多月,主子爺出去一趟就花了三個整月。仔細算下來,她靠近世子爺身邊也才小半月不到。這麼一想,芍藥心中有些羞,世子爺那般君子的人,都沒得空閑來細細看看她。

    芍藥理了理鬢髮,轉頭回了自己的卧房。

    芍藥住的,是握瑾居最好的下人房。

    當初,因著她是老太太院里送來的,周斯年身邊又用不慣侍女,握瑾居的大方嬤嬤(為了跟朝暉堂的方嬤嬤區分,旁人一般稱呼握瑾居的方嬤嬤時,前面加個大字)便沒給芍藥安排差事。

    芍藥不知緣由,只當是周斯年特意交代。日日過得輕鬆愜意,她心裡熱切的歡喜之意就不曾冷過。

    對著銅鏡細細地照著,芍藥小心翼翼地擦了香脂。纖細的脖頸瑩白漂亮,她手下輕了又輕,生怕給上頭摸出了印子來。

    芍藥這人,是自小便最清楚自己長處在哪兒的。雖說容色比不得旁人嬌艷,但勝在於有一身細膩雪白的肌膚。

    往年年歲小的時候,她也曾聽有家室的婆子說過葷話。什麼男人都愛女人一張漂亮的皮,皮越細膩越得人喜歡。自那以後,她便就更有意去保養。如今果不其然,整個府里的丫頭,就是容色比她美的也沒誰能比得過她白嫩。

    芍藥抹完了脖子,覺得還不夠。

    她坐在梳妝台錢,不知想到了什麼臉面上染了薄紅。

    她咬唇看了那香脂半晌,終是含羞地拿起了那罐子,心怦怦跳地去了後面凈室。

    ……

    周斯年確實在忙著,出去了三個月,他自家的事務被落下不少。

    芍藥來敲門時,正好將將處理完。

    周斯年皺了下眉,頭也沒抬:「何事?」

    芍藥手裡端著親自做的湯水點心,盯著緊閉的書房門想推又不敢推。咬了咬下唇,她嬌嬌地喚了聲:「世子爺,芍藥給您送些湯水。」

    周斯年近日來心情不愉,想也沒想便冷道:「不必,端走。」

    直接被拒,連門都沒讓進。

    芍藥的臉瞬間變得青白,很有些難堪的樣子。她握著托盤的手用力捏得發白,立在門邊又哪裡甘心就這麼走?

    好不容易萬事俱備,怎麼能隨便就被打發了!

    芍藥心一狠,不顧周斯年沒叫她進,兀自推開了門便踏了進去。

    周斯年才一抬頭,芍藥已經端了托盤走到他書案跟前。

    眉眼溫順地低垂著,芍藥將托盤放到書案上,用著當初在榕溪園陪著陳氏打趣自個兒孫兒的熟赧口氣道:「世子爺您再怎麼忙也不能不顧自己身子啊!這些湯水,奴婢都是用了好藥材熬出來,您且喝一盞也是好的。」

    周斯年的臉,沉得滴水。

    芍藥不敢抬頭看他,沒聽見他開口便只當周斯年正只顧著看她。於是,忙又撩開了耳側的碎發,將白皙的脖頸展露出來。確切感受到對方視線落到她臉上,芍藥的心跳得又快了些。

    纖纖玉手揭開盅罩子,姿態嫻雅地盛了一小碗,推往周斯年跟前。

    周斯年冷冷地盯著芍藥,眼裡的不耐之色已然化成實質。

    書房內,一片沉寂。

    這般,芍藥終於察覺到不對勁。大著膽子偷偷瞄了眼周斯年,對上他冰冷視線的霎時間,便軟了膝蓋。

    噗通一下,跪在了周斯年的腳下。

    芍藥的心跳的快飛出來,這次不是羞得,而是嚇得。

    她抓著周斯年下擺的一角,急急辯解道:「世子爺,芍藥知錯了,求您別怪罪!芍藥是受老夫人之命,並非有意冒犯您。老夫人著急,您心裡也清楚。她命芍藥不管用什麼法子,務必叫您收下芍藥……「

    芍藥說話又急又可憐,語無倫次的,偏偏字字句句將事兒往陳氏身上推。她歪在地上,滿腹真心地在訴說自己的不得已。

    周斯年冷冷俯視著她,沒說話。

    芍藥說半天沒得到回應,不敢輕舉妄動便只能可憐兮兮地縮著肩膀等。直到片刻之後,上首的男人有了動作。

    世子爺伸出手,一把將她拉進了懷裡。

    周斯年濃密的眼睫下,眼中閃現著嘲諷的笑意。他兀自嗤笑自己近日來鬱悶,一個夏暁算什麼,那女人不識抬舉,丟了便丟了。他堂堂定國公世子爺,多少人自己跪著求他寵愛。

    世子爺冷笑著,低頭湊近了芍藥的頸間。

    只是眨眼間,世子爺臉一黑地將人給甩了出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