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37第三十七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37第三十七章字體大小: A+
     

    夏青山自那日被醍醐灌頂之後,出去走動的更少。

    柴日日劈著,家中重活日日做著,悶聲不吭的,消瘦的身子骨日漸地壯實了起來。

    伺候夏父湯藥的丫鬟鈴鐺從旁看著,暗暗感嘆,沒想到這般俊美的書生竟是敗了夏家一家子的人,著實人不可貌相。

    一大清早,夏青山照例一身短打上山打柴。

    等背著一捆柴火從後山回來,老遠看見家門口一輛青白的馬車停著。還當是出了什麼事兒,扔下東西便急急跑過來。陸婆子和孫婆子兩人把著門,警惕地盯著車椽子上壯實得像男人的阿大阿二。

    「出了什麼事兒?」

    夏青山冷聲問道。

    他幾乎沒說過話,出口的聲音低沉沙啞,撩人心扉。陸婆子孫婆子沒聽過他聲音,都愣住了。倒是馬車內的夏暁一聽這聲兒吃了一驚,刷地掀開車帘子,驚喜道:「哥!你好了!」

    夏青山冷不丁從馬車上看見了她的臉,眼一晃,驚得心都跳停了!

    他不敢相信,幾步上前擠到馬車跟前。一對眼珠子死死鎖定了嘻嘻笑看這他的夏暁,激動得渾身都在抖。

    直到夏暁下了馬車,站到他的面前歪著頭看他笑時,他才反應過來答話:「……嗯,幺妹,我,全好了。」

    聲音哽咽,悲喜交加。

    說起來,夏家變成這樣,夏暁雖然對夏青山的行為有怨言,卻是不怪他的。她上輩子也經歷過高考,最是明白起點越高的人摔下來越重。夏青山的責任固然不容推卸,其他人也逃不了干係。

    特別她爹,把夏家祖產賣了舉家遷到京城。這不成功便成仁的孤注一擲,這才是摧毀她哥最大的因素。

    夏暁此時看著像變了個人般的兄長,驚喜得無以復加。

    她上前拍了拍夏青山的胳膊,咧嘴一笑:「哥,你看哦,是我回來了呢!」

    聽了這話,夏青山的眼圈都紅了。喉嚨里像卡了棉絮,堵得他話都說不出了。

    半晌,他低低地喃道:「……嗯,回來就好。」

    夏暁的回歸,無疑是剝開夏家頭頂黑雲的一道光。夏老漢激動的老淚眾橫,扶著鈴鐺的胳膊便顫巍巍地出來迎。夏老太更是哭得要厥過去,瘦巴巴的小老太太歪歪栽栽的,嚇得夏暁趕緊過去攙著她。

    抱頭痛哭的事兒,夏暁還真做不出來。

    一看到老兩口抹淚,她張口搶白就開始胡說。

    這番作為,將將才要哭的老兩口莫名被她噎住。然後聽她熟悉的插科打諢胡說八道,又氣又笑的,真恨不得上來就捶她一頓。小老太太捂著胸口,指著她鼻子笑罵:「你喲!也不知像了誰,成日沒個正形!」

    陸婆子孫婆子沒成想是送去那位身邊的回來了,在一旁聽清了緣由,忙拉了夏老漢身邊的鈴鐺,識趣地要避到廚房去。

    綠蕊眼疾手快的,連忙攔住了三人,直問他們外頭的東西要往哪兒歸置。

    鈴鐺是從進來起便管著小院子里的庶務。

    瞥了眼門外的馬車,點了頭,隨著綠蕊去搬東西。

    車子裡頭的,大半是姜嬤嬤當初給夏暁置辦的衣物首飾。都是私人用的,夏暁人走了,她便也叫夏暁帶上。

    阿大阿二一聲不吭地幫著抬箱子,拉馬車。

    愁雲慘淡了多日的院子里,像是突然被注入了一股鮮活氣。往日靜悄悄的主屋,接連不斷地傳出了老夫妻兩的笑聲。

    夏青山坐在角落,壓得透不過來氣的胸口輕了些,可以喘口氣了。

    「爹,」笑鬧了會兒,夏暁突然正色地喚了聲夏父,「花兒的事兒,您別逼您自個兒。」

    夏老頭被這句一下子說紅了眼。

    他老嘴揪啊揪的,半天說不出話。夏父的病,說白了一方面是本就年紀大了經不住勞累,另一面也可說是心病,人這打擊一大一下子垮了。

    夏暁不知曉怎麼安慰,只能將事兒往好了地兒說:「我們花兒運道好,進的是摘星樓。聽說,那裡頭的姑娘清高著呢,輕易不賣身。花兒她姿容又出色,被主事媽媽看上了正花了大價錢教導,她還沒掛過牌呢!」

    夏家兩老不懂什麼掛牌不掛牌,只要女兒在那腌臢地兒,他們就受不了。

    「那咱家花兒還能出來嗎?」老兩口巴巴的問。

    夏暁眸子一閃,笑著點頭:「當然啦!咱多多籌些錢就行!」

    夏家老夫妻聽她這般篤定,立即就信了。

    瘦巴巴的老頭老太太抖啊抖的,激動起來又是哭。夏暁忙哎呀哎呀地叫著,亂七八糟地哄起兩老來。

    角落裡的夏青山,卻是嘴巴抿緊了。

    兩老不懂其中曲折,他卻不是不懂。

    欠了多好外債,夏青山自個兒心裡最清楚。且不說夏花一人就抵了他的債是多少身價,那願意出這錢買她的青樓管事能有多看中夏花,就說他們自家能籌到多少錢才是最大的難事兒。

    「暁兒啊,」夏老太被夏暁說得心熱,想起被她藏在卧房的箱子,拉著夏暁的胳膊就往她屋裡拽,「這兒有東西是你的,你來看看。」

    夏暁隨她進屋,就見床邊摞了三個黑箱子。

    打開來看,裡頭都是些布匹、錦緞等物,既方便典當換錢又不招人眼。林芳年考慮的妥帖,夏暁心說了句對不住,先前是她小人之心了。

    小老太太見人進來,從床頭下面摸出來個小盒子,小心翼翼地拿給夏暁:「這也是人家給的,暁兒你收著,往後這就是你的嫁妝。」

    裡頭是一千兩銀票,還有外頭三個下人的身契。

    夏暁眉頭皺了起來:「娘,你跟爹是不是沒動過這些東西?」

    小老太太擺擺手,「我跟你爹你哥幾個,用不了幾個錢。你爹把那南郊衚衕的院子賣了,手裡有的銀錢花使。外頭那陸婆子孫婆子手藝厲害著呢,光靠她兩,保咱家嚼用還有剩哩!」

    就算這樣,「那看病吃藥的錢哪裡來的?」

    「鈴鐺懂啊,」老太太斜了眼夏暁,覺得她亂操心,「有了鈴鐺,你爹請大夫的錢都省了!」

    話音剛落,夏暁剛剛放下的警惕心又提起來。她可不覺得自個兒值那麼大的價錢。林芳娘將她送人,儘管巴結要巴結的人,她們家按理用些銀兩打發就可,哪兒用得著對她家這般經心。

    但這話不能跟老太太說,省的惹她夜裡睡不安穩:「外頭的三個下人可還聽話?」

    老太太不知道夏暁所想,不意道:「聽啊,這些日子家中都是鈴鐺在操持。」

    「這鈴鐺很能幹啊,」又是懂醫又是懂庶務,「娘您很喜歡她?」

    「那不是,你娘我就喜愛陸婆子孫婆子。」

    老太太撅撅嘴:「鈴鐺這小姑娘,總叫人覺得不親近。」

    夏暁還沒仔細看過鈴鐺,聽夏老太這般說便留了心。

    抱著小盒子,夏暁忍不住開始盤算起來。

    夏母給的一千兩,加上自己身上剩的,她一共一千八百五十三兩四錢銀子。夏花的贖金定是沒湊夠,加之不曉得夏花什麼打算,她只得把這些銀子全收起來,以備將來夏家一家子生活。

    多了六張嘴,必須得打算好。

    母女兩個在內屋嘀嘀咕咕了小半天,外頭的早飯擺好了。

    簡單的雞蛋煎餅,白粥,配點下飯小菜。不寒酸也不奢侈,恰到好處。夏暁瞥了眼據說操持家中庶務的鈴鐺,這一看,她也有些驚訝。

    怎麼說呢,她娘的感覺沒錯,鈴鐺確實看著跟孫婆子陸婆子不一樣。

    鈴鐺身上氣息太沉靜了!

    這樣的感覺,夏暁只在姜嬤嬤身上感受過。

    夏暁聽綠蕊說過,姜嬤嬤是宮裡出來的人,言行舉止與旁人自來不一樣。夏暁沉吟著,這鈴鐺應該不會是宮裡來的吧。畢竟她林芳娘就是一介商賈,再本事也不可能從宮裡找個伺候的送到她家來。

    咬了一口雞蛋煎餅,夏暁又悄摸摸去打量另外兩個。

    孫婆子陸婆子兩人一看就是綉工。夏暁往日經常隨夏花跑錦繡坊,那裡頭多了去綉娘。看得多了,她也看得出來。這孫婆子陸婆子,怕是年歲上來了,被林芳娘順帶送來她家的。

    反正不管怎麼樣,夏暁對鈴鐺放不下心。

    吃過早飯,三堂會審便開始了。

    關於正事兒,夏父夏母是決不允許夏暁混過去。為人父母的,女兒失蹤了四個月,他們自是要了解她這些時日到底做了什麼。

    夏暁不想提,便又開始攀扯夏花的事兒。

    只是不頂用,夏父夏母根本不上當,老兩口又是哭又是要昏的,還是逼得她說了實話。夏暁含含糊糊的,直說自己給個勛貴當了外室。然後又嘻嘻哈哈的,說自己太鬧騰了被趕出來了。

    猜想是一回事,真聽到是另一回事。夏暁的話打破了夏家人心中僅存的僥倖。

    夏老太這下子是真哭了,抱著夏暁嚎啕大哭。

    給人當外室還被趕出來,她水靈靈的閨女,這下子還怎麼嫁到好人家去?這是把她女兒一輩子都毀了啊!

    夏青山面上又白了,只當著夏暁的面兒跪下來。

    他一個重頭磕下,俊目通紅立下誓言道:「幺妹,是哥哥糊塗害了你。你且放心,你就是一輩子在娘家,哥哥也養你一輩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