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35第三十五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35第三十五章字體大小: A+
     

    日頭漸烈,幽靜的明園漸漸響起了刺耳的蟬鳴,擾人心煩。室內兩人沉默地相對站著,隱隱有種雙方對峙的感覺。

    許久之後,周斯年開口打破死寂:「隨便你。」

    說罷,拂袖而去。

    姜嬤嬤見勢不對便一直守在門口。

    見世子爺大步流星地離開,還摸不著頭腦便忙抬了腳跟上。只是將將才追上背影,周斯年的人已經消失在大門處。她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還未走的侍劍胳膊,急匆匆地將人拖到了角落盤問起來。

    「到底怎麼回事?」

    姜嬤嬤著實不解,前日不還好好的,怎地主子爺回了主宅一趟就變了這個態度?「莫不是朝暉堂那位又折騰了?」

    侍劍聞言無奈:「嬤嬤您想哪兒去了!」怎地爺身邊上年紀的都仇視女主子?人家再不好,那也是正經的女主人,可不能隨意編排,「這話您可不能隨便說,哪日叫爺聽見了,怕是要惹爺發怒的……」

    姜嬤嬤心中冷哼,白了侍劍一眼:「明明爺跟夏姑娘處的好好的,除了朝暉堂的折騰,誰還能叫爺發這麼大火?」

    「你說她這是要怎麼地?非要弄得周家香火斷絕了才甘心?就說當初,我們斯雅公子也只把她當了姊妹,她到底哪兒來的臉面天天悼念深情作踐我們世子爺?」

    「依我看,爺就不該依著她!得寸進尺這是……」

    姜嬤嬤連珠炮似得低罵,侍劍被嚇得一身冷汗。

    忙制止道:「……是大公子!」

    姜嬤嬤出口的話,猛一滯。

    「雖說這是西府,您好歹也注意點,」侍劍擦了把冷汗,急急地安撫住生了大氣的老嬤嬤,「若是被傳到主子耳朵里,您還要不要體面了?」

    姜嬤嬤沒曾想到這個緣由,臉色微變。

    侍劍的臉色也不好看,不願多說其他,只把事情經過交代給姜嬤嬤:「大公子送爺的簫叫人動了,李嬤嬤說只有夏姑娘一人動過。」嘆了口氣,他道,「瞧這情形,夏姑娘怕是承認了。」

    此話一出,姜嬤嬤是閉嘴了。

    兩人對面站著,一片沉寂。

    半晌,姜嬤嬤道:「你說,爺是個什麼意思?」

    這般走了也沒個交代,這是要就此冷著夏姑娘了?

    侍劍哪知什麼意思啊,他就沒猜准過他主子的心思:「您且等等吧,等爺平了怒氣,他會有交代的。」

    姜嬤嬤心情有些沉重,他們爺身邊好不容易有了個不錯的姑娘,卻叫大公子的簫給惹了嫌隙。

    這都什麼事兒啊!

    「罷了,也只有這樣了。」

    侍劍見她不糾纏,忙腳下生風,一溜煙小跑著去追周斯年。

    主屋內,夏暁抱著裝滿了銀兩的小盒子發獃。

    愣了半晌,她將銀子倒出來數了數。除去給夏花的二十五兩,打發夏花身邊監視那丫頭的十兩,加上昨日才領的當月月例,一共有一百九十兩。除此以外,還有一根通體無暇的白玉簪,以及綠蕊的身契。

    夏暁估摸著,即便周斯年不給她銀錢,這些也該夠她一家子嚼用很久了。就是大約湊不夠錢把花兒贖回來。

    心情十分沉重,夏暁又拿起那兩節斷簫忍不住納悶,怎麼就這麼容易斷了?

    姜嬤嬤端著吃食進來看她,也嘆氣。

    夏暁這姑娘多好啊,相貌好,脾性好,身子骨瞧著給爺生十個八個都不是問題。這下子鬧上了,她們上哪兒再去找個差不多的?

    「夏姑娘,早膳未用,您怕是餓了吧?」

    夏暁正想得出神,連姜嬤嬤站在她身後也沒發覺。

    這下子,倒是叫姜嬤嬤看清了她手中拿的東西,有點鬧心:「姑娘您也是運道不好,您說您怎麼旁的不碰,就碰壞了大公子的東西……」

    「……不過您也別喪氣,」姜嬤嬤將吃食放到矮榻上,端到夏暁跟前,勸她,「爺約莫正在氣頭上,等過些時日他平息了,您再好好與他說。日久見人心,爺總有一天會轉寰回來……」

    夏暁沒心思跟她談這個,只問:「嬤嬤,爺跟你交代了沒?」

    姜嬤嬤一愣,不解:「嗯?交代什麼?」

    夏暁拿起牙箸夾了個水晶蒸餃塞嘴裡,嚼兩下方想起自個兒還未洗漱。罷了,吃都吃了也管不了乾淨不幹凈。

    吞下去后,又立馬夾了個塞嘴裡:「沒,就問問。」

    姜嬤嬤看她還有心情吃,便以為事兒怕是沒他們想得那般重,心中好歹鬆了口氣。

    方才守在門口,她就沒聽見屋裡兩人大聲過,覺得事有轉機便忍不住又要勸:「姑娘您也莫慌,爺不是不通情理的人。這些日子,您且好好想想。等爺哪日再過來,您只管放低了姿態哄一哄……」

    姜嬤嬤說得急切,夏暁突然打斷,「嬤嬤,綠蕊呢?」

    「一早起來沒見她,她去哪兒了?」

    夏暁不提,姜嬤嬤還不曾注意。這一早的,還真沒那丫頭的身影:「怕是被事兒絆住了吧?姑娘找她有事兒?」

    見她終於不勸了,夏暁才指了自己臉道:「綠蕊不在,沒人給我送水梳洗。嬤嬤若是不忙,不若幫我叫點水來?」

    頭髮亂糟糟的,身上還穿著褻衣。

    姜嬤嬤定睛這麼一打量,一巴掌拍在自己額頭上。瞧把她慌得昏了頭,這都沒注意到。不過這夏姑娘也太不講究了,頂著這般模樣還吃得有滋有味。

    她忙起了身,有些好笑的模樣:「那老奴這就去提水來。」

    被提及的綠蕊,卻是在收拾細軟。

    方才她就站在內室的窗下,將屋內兩人的話全聽在耳朵里了。夏姑娘要走,她這貼身丫鬟自然也得跟著。綠蕊估摸著主屋還有一會兒鬧,於是便趁機回屋收拾,她早早做了準備屆時也好不慌。

    姜嬤嬤的事兒也挺多,明園的事兒不大她便叫了個丫頭去給夏暁提水,自個兒忙趕回前院理事去。

    綠蕊回到主屋時,已經是午時了。

    夏暁披頭散髮地盤腿坐於窗邊,安安靜靜的,不知在想什麼。

    等察覺綠蕊靠近,她問了她一個問題:「綠蕊你要跟我走還是留在這兒?」

    方才對著綠蕊的身契,夏暁思量了很久。姜嬤嬤當初將這個給她時,是將綠蕊當物品送她的意思。賣了綠蕊換銀子她做不到,可是帶著綠蕊回去就意味著她要多養一口人。所以她很為難。

    「當然是跟著姑娘走。」

    綠蕊不知她的考量,態度很堅定:「奴婢是姑娘的貼身丫頭,自是姑娘在那兒,奴婢便跟到哪兒伺候。姑娘您放心,奴婢自小做飯、打掃、劈柴、縫補都會,奴婢不會礙您的事的。」

    夏暁有些訕訕,以為被綠蕊看穿了。

    「哦,那什麼,」她抓了抓後腦勺,尷尬地轉移話題,「我就是問一下你的意思。畢竟西府的生活優渥,你跟著我可是要吃苦,我家裡正一團糟呢。」

    綠蕊雙眼亮晶晶的:「奴婢就是窮苦出身,不會在意的。」

    既然她這麼說,夏暁便又將身契放回盒子里。想著,若是綠蕊能善待她家老父親老母親,她把這個給了她就是。

    姜嬤嬤沒曾想到,他們世子爺的安排會來的這般著急。

    聽了侍墨帶回來的話,姜嬤嬤捧著賬本,半天沒說話。

    居然是送走?爺居然要把夏姑娘送走?!

    姜嬤嬤在想這個決定是不是過了份。把人家姑娘身子破了卻要將人送回娘家,這是要人家姑娘一輩子被人戳脊梁骨!

    只等聽著侍墨說,爺交代了要給夏姑娘銀錢傍身,叫她看著安排,姜嬤嬤才好受了些。

    於是,當日夜裡,姜嬤嬤帶著她從周斯年那兒要來的阿大阿二身契來了明園。

    夏暁看著眼前的盒子有些詫異:「……這是給我的?」

    姜嬤嬤臉色不太好看,點了點頭:「裡頭是一千兩銀票和十兩散碎銀子,姑娘您收好。」她想得很周到,大數額的叫夏暁貼身收著,小數額的散碎銀子就給夏暁平日里零花用。

    說著,姜嬤嬤又從袖子里套出兩張身契遞給夏暁:「姑娘家沒人撐門面,揣著這些銀錢怕是要招禍。阿大阿二您也帶著,護您一家子沒問題。」

    夏暁有些感動,沒想到最後,姜嬤嬤對她最好。

    「多謝……嬤嬤照顧我。」

    夏暁並不是不知事兒的人,阿大阿二一看就不是普通下人。能要到身契,姜嬤嬤怕是費了心,她眼圈兒有些紅:「真不知道怎麼謝您……」

    姜嬤嬤沒說話,態度依舊嚴肅板正。

    夏暁心裡一股熱流翻湧,攪得她喉嚨像被塞住般。不過她素來沒皮沒臉慣了,真正感激不擅長掛嘴邊說,憋了老半天就一句『謝謝』反覆地說。

    姜嬤嬤嘆氣:「姑娘,往後還請您多保重。」

    ……

    次日一早,夏暁便帶著綠蕊阿大阿二從角門出了西府。

    侍茶侍酒等人偷摸著從後院跑過來,三人站在角門處看著小馬車慢慢走遠,臉上的笑意是怎麼也降不下去。叉著腰,呸道:「就知道泥腿子招搖不了多久,看吧,被趕出去了吧!」

    三人嬌嬌地笑了一陣,直到笑夠了,才心滿意足地回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