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33第三十三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33第三十三章字體大小: A+
     

    回京的路不若來時輕易,夏暁明顯感覺到氣氛十分緊繃。侍劍侍墨兩人將馬車趕的飛快,有時還避開官道走了小路。有人察覺了周斯年的動作,為了不生事端。原本十幾天的路程,硬是縮短成了八天。

    再睜眼,馬車已在京城城門底下。

    周斯年有正事要辦,進了城馬車直奔定國公府。

    到了巷子口他下車步行,將馬車留給了夏暁。夏暁一路被顛簸的骨頭都散了架,早已筋疲力盡。強打著精神跟周斯年擺擺手,便由著侍劍侍墨送她回西府。

    西府門口,姜嬤嬤一早在等著。

    夏暁也確實累了,下了馬車一句話不想說。簡單地洗漱了下,膳也未用,幽魂似得便自去房中歇息。

    姜嬤嬤跟在她身後,還想打聽路上兩人的境況,卻見床上那人已然入睡,也只得等她醒來再說。

    黑甜一覺,第二日巳時才睜眼。

    姜嬤嬤不在,夏暁抱著被子便招來了綠蕊,急急詢問夏花的狀況。

    因著當初走得匆忙,夏暁做不好安排。臨走之前便交待了綠蕊,若是方便,叫她每月將自己的月例分三十兩出來送與夏花周轉。綠蕊上次跟著一起去,認得破廟也認得癩子頭小乞丐。這三個月每月與夏花見一次,對她的近況也有些了解。

    只是當綠蕊將一百三十五兩拿出來,夏暁才知夏花一兩銀子不要。

    「怎麼回事?」

    綠蕊也無奈,夏花姑娘就是不願接:「夏花姑娘說她得了管事媽媽的眼,用不上姑娘您的銀子。」

    然後,她便把從夏花那兒聽來的情況,細細與夏暁分說。

    原來,夏花那日借妍媽媽的手整治了玲玉香蘭鳴柳三人之後,便得了妍媽媽的眼。她又趁機借勢,在同樓的姑娘中立了威。樓中姑娘們不敢再找她麻煩,伺候的丫鬟婆子對她也更慎重。

    加之春先生夏先生的看中,漸漸地,夏花隱隱有了樓中第一人的勢頭。

    綠蕊說得眉飛色舞,夏暁卻眉頭越皺越緊。

    壞事了!

    按她原本的預計,只要她家花兒表現出中上資質就行了。

    這樣,拖長了時間方便自己籌到錢,也好保護夏花不受糟蹋。屆時她再將人贖走,也輕易。可夏花這下子,出頭太盛了。被兩個主事媽媽看上,盯得緊不說,怕是往後她出再多銀兩,那摘星樓也不會放人。

    事情出了意料,夏暁一時犯了難。

    思索了半天,夏暁覺得不對勁。

    她家花兒不是個笨的,她素來最為謹小慎微,這般做派就有些反常。夏暁忍不住懷疑,是不是夏花有旁的打算。

    心中擔憂,但沒見著人她也不清楚到底為何。

    想了想,夏暁想著還是等見了夏花的面兒,聽她親口說了再作打算。

    ……

    另一邊,周斯年連夜寫好了奏摺,第二日一早便急急進宮面聖。

    因著身為駙馬的關係,他除了將來繼承爵位,身上也未有其他官名。只是時有被惠德帝私下召見,做些不便公開的差事。此次亦是一樣,周斯年將查到的東西上呈給惠德帝,剩下的後事,自有大理寺清查。

    惠德帝予以口頭褒獎,也不做其他表示便示意周斯年退下。

    周斯年心中冷笑,面上恭敬地告退。

    出了宮門,他便將事兒都放下了。左右後面的事兒輪不到他管,他也沒甚好操心。這段時日他也勞累,接下來怕是要休息一陣。

    好幾個月沒見了,府里的長輩也十分想念。

    周斯年從宮裡回來,騎在馬上,老遠看見老太太院里的嬤嬤在大門處守著。等靠的近了,他笑了笑,翻身下馬便直說這就過去。

    晚上陪著一起用膳,老太太忍不住又老調重彈。

    她總見著自個兒這孫子奔走,這日日身旁沒個內人伺候,只覺得心疼極了。老太太邊打量邊氣下人伺候不經心。看看這三個月舟車勞頓的,她金孫人都瘦成什麼樣兒了!

    「芍藥伺候的可還穩妥?」

    老太太知曉他此次出去只帶了侍劍侍墨和李婆子,拐著彎兒地試探孫子的意思,「若不稱心,給你再換個貼心的?」

    周斯年無奈笑了下:「不用,芍藥可以。」

    「那你怎麼不將她開臉?若還順眼的話,開了臉留屋裡不是更好?」

    周斯年垂下眼帘,沒說話。

    老太太一見這態度就生氣。

    她消息可靈通著,那芍藥進了握瑾居,分明就連他面兒都沒見著!這是故意糊弄她!於是氣哼哼的道:「人給你了你就受用著,莫學那話本子里的鬼東西,求什麼情投意合。朝暉堂那個不識相,你就冷著她!」

    周斯年嘴角滯了滯,哄著她:「不是蕭媛的事兒,您莫氣。孫兒事兒也多,您不是看著呢嗎?這才剛回來還沒喘口氣,孫兒哪兒有那個閑心?」

    老太太才不聽他解釋。狠狠瞪著自個兒周斯年,一臉的恨鐵不成鋼:「受她委屈這些年還不夠?天天哄著她可討到好了?你說你,怎麼就不醒醒呢!」

    周斯年:「嗯,孫兒省的。」

    「你別糊弄我!」

    老太太一點不上當,這根本就是油鹽不進。天殺的,她芝蘭玉樹的金孫,怎麼就非是腦子不清在那蕭媛身上栽了跟頭?老太太看著他忍不住又恨又悔,當年就不該接蕭媛來國公府住!

    「也不是奶奶逼你,」老太太緩了口氣,苦口婆心,「若是怕她看見了礙眼,你可以將人安置在前院。不合規矩便不合規矩吧,咱家也不怕傳出去。誰叫你這麼大歲數了,膝下還沒個子嗣……」

    若不是蕭媛身份實在貴重動不得,她早就想叫周斯年休妻了!

    「孫兒省的,」周斯年乖巧地點頭,也不跟老太太犟嘴,好脾氣地哄了哄便說要去福臨園,「母親也在等著,那孫兒就告退了。」

    老太太看著他固執的臉,嘆氣。

    周斯年不說話,陳氏也只能作罷,擺擺手示意他自去。

    出了榕溪園,周斯年沉沉嘆了口氣。

    國公夫人閔氏與老太太一個路子,說不到兩句,就想給兒子塞人。

    周斯年著實疲憊,拿一樣的話搪塞她。

    閔氏性子強勢,不像老太太那般好打發。狠下了心直對他說,再寬限他三個月。若三個月後若周斯年還這幅油鹽不進的模樣,她就去宮裡狀告蕭媛誤人子嗣,要害他們周家香火斷絕!

    素來站在兒子一邊的定國公,此次也贊同妻子的話。

    鋒利的視線落在周斯年身上,氣勢黑沉的嚇人:「你母親說得正是。」

    定國公聲如洪鐘,說出來擲地有聲,「他皇家公主便再是貴重,也不能違了這天道倫常。不能為了她順心,就攔我周家開枝散葉!周斯年老子告訴你,這次若是她要鬧,老子便陪她鬧,你且看看聖上要怎麼判!」

    周斯年揉了揉眉心,頭疼。

    「你若是還想叫她占著你嫡妻的位子,老子不管你,」定國公年少也曾慕艾,明白兒子那份心,也不忍比他太狠,「正如你母親說,寬限你三個月,三個月後你母親做主,親自給你挑良妾。」

    周斯年也不辯解,無奈地應承了三月之約。

    這廂好不容易安撫好了母親祖母,出了福臨園,朝暉堂的紅椽又在二門等著他。

    周斯年眼風都未遞過去,面沉如水地只當看不見。紅椽卻不管,眼巴巴地纏上來說是公主有請。周斯年身心俱疲,再沒了精力去理會,腳下停都未停,冷著臉便大步離去。

    紅椽跟著小跑了半天,直到被外院的人攔下,才悻悻地離去。

    腳踏入握瑾居之時,已然天色已黑。

    李嬤嬤早已把馬車內的東西收拾了,此時正放在他書房的書桌上。

    書房裡燈火通明,案桌上還擺著幾件東西。

    周斯年一眼瞥過去,就看見了最上頭的黑盒子。倒是一愣,沒看到東西他都忘了。此次差事匆忙,他收拾行李時,倒是沒曾想自己順手就把兄長送的簫也帶上了。

    看到盒子,面上緊繃的男人神情倒是緩和下來。

    周斯年緩步走過去,手指撫著盒子上的花紋,很有些懷念。

    這裡頭的簫,是他十二歲那年調皮跟兄長偷跑出去逛廟會,兄長順手買了給他的。原就在路邊的攤子上買的,不是什麼貴重物品,只是那次之後兄長去漠北再沒回來,這最後送的東西便成了他的念想。

    想著,他打開了盒子。

    這一看,臉頓時沉下來。

    簫的樣式差不離,他一眼看出不是兄長送的那把。

    周斯年眉心皺緊了,冷聲道:「來人,叫李嬤嬤過來!」

    李嬤嬤才正要休息,突然被敲門還很詫異。等聽見是世子爺發怒頓時一驚,忙不迭地收拾了下便匆匆趕過來。

    「盒子有誰動過!」

    李嬤嬤伺候他多年,周斯年知曉她辦事穩妥,自是不懷疑她會不知分寸。

    雲里霧裡的,李嬤嬤還沒反應過什麼盒子。等抬頭一看是大公子送的那簫,臉色倏地一變。

    她雙膝一軟,跪在地上:「老奴也不知,盒子昨兒就收好了放爺屋裡。該是沒人動過才是……「

    「沒人動?」

    周斯年聲音冷的似含了冰渣子,「沒人動,這盒子里的簫怎麼換了?」

    李嬤嬤答不上來,她哪裡知道。

    「去叫掌事嬤嬤過來,這兩日誰進了本世子的書房!」

    掌事嬤嬤來了也無法,查了一圈,下人跪了一地。得出除了李嬤嬤進來放東西,沒人踏入過書房的結論。

    李嬤嬤的臉,當即白了。

    這錯她可擔不起,李嬤嬤伏在地上,急得汗如雨下。她腦子裡快速地回憶著,恨不得蛛絲馬跡都回想起來。

    電光火石之間,她想起了兩個月前與夏暁的對話。

    李嬤嬤一個頭磕在地上:「爺,夏姑娘動過您的盒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