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32第三十二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32第三十二章字體大小: A+
     

    周斯年侍墨才從城外回來,風塵僕僕的。

    李嬤嬤在二樓的窗戶看到三人在樓下的身影,見夏暁跟在周斯年身後,還當夏暁這姑娘終於開竅,曉得下去迎人。被他半途捎帶回來的夏暁默默跟在周斯年身後上樓,有苦難言。

    李嬤嬤手腳很快,這邊周斯年人剛進屋,她那邊洗漱的熱水就端上樓來。

    潔癖世子爺進屋,腳下不停地便直往屏風後頭去。

    客棧的客房不比京城西周府,雖說已定了此間客棧最好的上房,室內也未專門置有換洗室。洗漱的話,便只用了大屏風隔出來一處作更衣的地兒。人走過,隱隱綽綽的能看清身形。

    獃獃站在屏風另一邊的夏暁尋思著,要不要跟周斯年說實話。

    理智來說,這種事最有效的解決方式是當面承認錯誤。誠懇地表示歉意,再提供挽回的方法,且越早越好。但看著屏風上因走動而若有若現的修長身影,夏暁抿了抿嘴角,她有些沒勇氣說出口。

    誠如李嬤嬤所說,那簫是周斯年已逝兄長送的,不碰最好。

    問題是,她不知道其中緣由啊!她不僅碰了還不知曉輕重地給弄折了。想道個歉就輕易獲得原諒什麼的,怕是不太容易。

    思量了幾番,夏暁還未下決定,屏風後頭的人已然洗漱好了。

    一身月牙白綉竹葉邊廣袖長袍的周斯年,步履從容地從屏風後走出來,手下正慢條斯理地系著衣襟的帶子。如墨染的鬢角微濕,顯得他更加面白如玉。通身一股骨子裡漫出來的雅緻與矜貴,靜靜垂眸時,明顯的拒人於千里之外。

    夏暁心中那點子糾結,瞬時就湮滅了。

    她想,她還是想法子瞞過了這些時日再說吧。周斯年這人即使刻意收斂了,還是掩不住骨子裡上位者的姿態。

    周斯年瞥了眼站那兒不知想什麼的夏暁,覺得她今日有些奇怪。

    然後世子爺就發現,他沒感覺錯。

    往日懶得離奇的夏暁一改常態,對他格外殷勤起來。他人走到哪兒,夏暁的眼睛就跟到哪兒。用膳時候更反常,平常只顧埋頭自己吃的人,這回竟還想起給他夾了一筷子菜?

    周斯年猶豫地看著碗里的雞絲,終是下了筷子。

    夏暁似乎很高興,一雙大眼兒笑得如彎月。

    周斯年雖然詫異,卻沒打算打斷。實在覺得窘迫了便只避開了眼叫她別鬧,好好用膳,而夏暁也立即乖巧的應了。

    原來還打算用完膳教訓她,好叫她記得不準孤身一人往外跑。此時因著夏暁刻意殷勤,他隨口教訓了幾句便不了了之了。

    別彆扭扭地用完膳,世子爺邊擦手邊問她:「說吧,想要幹什麼?」

    照著夏暁無利不起早的性子,周斯年腦子裡的第一反應就是夏暁有事求他。世子爺輕哼,看在她今日格外乖巧的份上,只要不過了分,他都能應。

    夏暁眼睛閃了閃,癟了嘴說冤枉,她哪有那麼勢利。

    然後,轉身小跑進內室,取了兩個護身符過來。

    護身符黃黃黑黑的,白日里看著丑,燭光下看著更丑。夏暁猛一拿出來,自己都嫌棄沒眼看。

    她臉上悻悻的,卻還是遞到周斯年跟前給他看了:「爺,我求了兩個護身符,保平安的。爺你喜歡哪個?」

    周斯年眼角一抽,沒說話。

    長這麼大,他只佩戴過玉。像這般做工粗糙的東西,還真沒上過他身。但對著夏暁亮得出奇的眸子,世子爺又說不出拒絕的話。

    兩個都看了看,他指了其中折的稍微整潔些的。

    夏暁小白牙一齜,立即把那個遞給他。

    打量著不太雅觀的東西,世子爺面上有些為難。可轉頭一想好歹是夏暁頭一回送他東西,不接下又好似不太好。

    頓了頓,伸出兩更修長的手指,捻起護身符的穗穗,周斯年蹙著眉頭,實在想不出他要怎麼戴。

    「那爺你要那個的話,我就戴這個,」周斯年緩緩抬起眼帘,夏暁將他挑剩下的那個丑東西掛在脖子上,笑嘻嘻的,「我們兩,一人一個。」

    周斯年一愣,低頭看了護身符神情莫名有點溫柔。

    夏暁趁機抓起他的那個,捻開了上頭串著的紅繩,將那個護身符掛在了周斯年修長的脖子上。世子爺渾身一僵,心突然跳了下。

    黃黃黑黑的東西搭在纖塵無暇的衣料,很顯眼,著實與清雅的男人不符。但掛都掛了,世子爺也沒再摘下來。

    夏暁垂眸睨著他,濃密地眼睫抖了下,想把簫斷之事說與周斯年聽的念頭又起。

    氣氛如此融洽,此時不說更待何時。

    周斯年不知他心中思量,被她盯得耳熱。淡淡抬起頭,沖著欲言又止的夏暁挑了挑眉。姿態頗為好整以暇。

    一對上那雙瞳色極黑的狹長眸子,夏暁舔了舔唇角,到底沒把話說出來。

    罷了,回京之後再說。

    夜裡床榻上交纏,夏暁心虛便格外乖。世子爺禁了小半月,正是興緻濃厚之時,難得一夜放縱鬧到天色將明。

    ……

    船幫對私鹽的興趣,比周斯年預料的還要大。

    他推了一把,很快火便燒得很多人心動了。

    幽州私鹽這事兒,實則早有人想分一杯羹。一直維持了個只趙家人得意的平靜局面,不過是大船行之間相互掣肘著,不動時則眾人皆按兵不動罷了。可若其中有一個攪動局面,其他蠢蠢欲動的人自然耐不住要出手。

    畢竟若不趕早,怕是連一口湯都合不上。

    然而,世子爺就在等這一刻。

    局面一亂,暴露的便越多。

    果不其然,才十多天的功夫。幾個性急的便沒忍住出手,船行之間的平衡被打破。趙府藏著掖著的東西,楊家的小秘密,很快被知情的同行船幫抖出來。趙知府怒極,可旁的船幫可不吃他威脅。

    孤軍奮戰誰都不會去,但螞蟻齊咬便沒人會退的。何況,他們這些大船行的勢力也沒弱到螞蟻那般小。

    都是千年的狐狸,水一旦被攪渾,趁機摸魚的道理沒人不懂。

    眼看著鹽湖之地被找出來,這還得了?!幾天下來,愁的頭髮都掉了一大把。趙知府見壓不住局面,便立即傳了信叫上頭人拿主意。

    侍墨便是在等這個,等截獲了真的信件,私鹽這案子才抓到了線頭。

    接下來的半個月,世子爺忙的腳不沾地,日日早出晚歸,夏暁時常都見不著他人影。簫斷了那件事,硬是拖著沒人發現。

    夏暁不敢耽擱,平日趁著侍劍李嬤嬤不注意,便要出去找代替的。

    她記憶力強,那簫的樣式眼色她都記得。悄摸摸地找遍了商鋪,耗費了四五天,總算是叫她尋到了一根與馬車暗格中那簫差不離的。

    若是放在盒子里不注意看,根本沒差別。

    找到了暫替的,就得抓緊時間換掉。

    等摸上了斷簫,夏暁忍不住感謝幸虧周斯年這人一身毛病。若不是害怕不敢動暗格里的東西,李嬤嬤他們定是早就發現了,那還等得及她尋來旁的簫換?

    順利換了,夏暁揣著兩節斷簫回了客房。

    房間里靜悄悄的,見著李嬤嬤不在,侍劍又只在門口守著。夏暁摸了摸袖子里的斷簫,快步走到內室。

    一進內室便於床邊坐下,夏暁掏出來斷簫,仔細地打量了起來。上輩子整日里與音樂打交道,夏暁為了編出想要的曲子,十八般樂器她是個個都熟。甚至於有些構造不算複雜的樂器,她都能親手製作。

    細細地觀著斷裂處,發覺並未粉碎,她鬆了口氣。

    這根簫,她能修。

    既然能修,夏暁便思量起怎麼修才更好。李嬤嬤正巧端了點心過來,夏暁一驚,極快地將斷簫藏進了她裝銀子的盒子里。

    李嬤嬤是見過盒子的,也知曉她專門用來裝錢財,瞥了一眼便收回視線。

    關於弄斷了簫這事兒,夏暁總算是糊弄了過去。

    日子過得飛快,轉眼,一行人出來也有兩個多月。

    夏暁苦於李嬤嬤盯得緊,根本找不到機會修她心心念念要修好的簫。而日日忙碌的世子爺,差事也接近尾聲。

    又過了些時日,某日夜裡世子爺風塵僕僕回來,直接告知了三日後啟程回京。原定四個月的行程,三個月便結束了。

    夜裡,夏暁抱著周斯年的脖子,承受著他的如火熱情。

    過幾日就要回京,她忍不住想起馬車內的那根冒牌簫,心裡苦。

    一定不要被發現才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