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31第三十一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31第三十一章字體大小: A+
     

    揣著兩張護身符,一行人用了齋飯就回了。李嬤嬤陪著夏暁在馬車內坐著,侍劍揮著馬鞭,安靜地趕著車。

    馬車上,夏暁想想還是心虛。

    雖然弄斷了簫不是她有意,但李嬤嬤對那盒子的態度,著實叫她沒辦法不在意。瞥了瞥李嬤嬤的臉色,夏暁狀似閑聊地問了句:「對了嬤嬤,方才那盒子里裝的什麼啊,你那麼緊張?」

    李嬤嬤是一愣,沒明白,轉瞬才意識到夏暁問的什麼。

    趙明珠鬧的時候,李嬤嬤背對著馬車站,並未看清夏暁的動作。聽她這麼問以為夏暁起了探聽周斯年私事兒的心思,抿了嘴角有些為難:「盒子里自然裝得世子爺的東西,姑娘突然問這個做甚?」

    夏暁心一跳,心更虛了。

    她直勾勾地盯著李嬤嬤的眼睛,面上裝的若無其事:「沒什麼啊,就有點好奇。」

    李嬤嬤斜眼看夏暁,總覺得她神情有點奇怪。可一想,那盒子她是親眼看著夏暁放回去的,李嬤嬤倒也不曾覺得簫會出了什麼事。悄摸地打量夏暁的神色,見她只問了兩句也不追根究底,李嬤嬤反倒為自己大驚小怪感覺訕訕。

    夏姑娘難得好奇世子爺的事兒,她這麼一口回絕了也不太好。

    其實那根簫,也不是個貴重物兒,只在於送的人是大公子才這般珍貴罷了。

    說起來這事兒也不是不能跟夏暁說,周斯雅戰死是全京城都知曉的。但身為周家僕人,顧忌著周家主子觸景傷懷,於周斯雅的事兒上下意識就避諱。

    心下幾番糾結,李嬤嬤覺得還某些事該跟夏暁說一說。免得這心大的姑娘哪日觸到世子爺忌諱,還不知道錯在哪兒。

    嘆了口氣,李嬤嬤開口:「姑娘若是真好奇,其實也沒甚好隱瞞的。」

    夏暁本就心虛,聽李嬤嬤這語氣,小心臟都有些抖。

    李嬤嬤沒注意到她面上異色,神情略帶著可惜地繼續說:「……那根簫,是爺十二歲時,大公子送的。」

    「……大公子?」夏暁抓到關鍵字。

    李嬤嬤點頭:「對。」

    「爺的兄長啊?爺跟他兄長關係很好?」夏暁最怕這種親情梗了,神準的直覺告知她裡頭的事兒大了。

    李嬤嬤沒注意她異樣,接下來的話,卻如驚雷劈的夏暁措手不及:「是爺一母同胞的兄長,比世子爺年長五歲,兄弟兩個自小很是親厚。只是天妒英才,大公子十年前戰死沙場。」

    夏暁沒說話,背後的冷汗漸漸冒了出來:「……」

    「爺總念著兄長,下人們於大公子的事兒從不敢碰,就怕惹了世子爺逆鱗。」

    夏暁:「……」

    ……突然好想跳車。

    李嬤嬤終於發現她神情不對勁了,看了眼夏暁,以為她在後怕:「姑娘莫擔憂,好在你放回去了,老奴不會多嘴跟爺說。」

    夏暁笑了笑,盡量掩飾住心虛:「是啊是啊,好險呢!多虧嬤嬤你提醒。」

    既然話都說到這個份上,李嬤嬤不藏著掖著了便順口將繼續說。左右這姑娘也算不得外人,能好好隨侍世子爺身邊,她們這些伺候的也安心:「那把簫也不是名貴樂器,爺這麼些年去哪兒都隨身帶著……」

    「既然如此,為何今兒個盒子在馬車裡?」夏暁心裡苦,都要隨身攜帶了怎麼不帶好!竟然被她隨便翻翻就翻出來,最煩躁的是還正好被她一屁股坐斷了!

    原還打算告知李嬤嬤這件事兒的夏暁,此時恨不得實情嚼碎了,咽到肚子里。

    她心裡尋思著,若不一會兒回了城她趕緊買個樣式一樣的,先應付了這茬,等回了京城再仔細想辦法。左右也沒見周斯年平常拿出來把玩,這段時間更是忙的不見人影,應該能混過去……吧?

    可這般想著還覺得自己倒霉,忍不住碎碎地又質問,「嬤嬤既說了爺很珍視,怎地他又不好好收起來?」

    提起這個,李嬤嬤與外頭偷聽的侍劍倒是心聲一致了。他們哪裡看得透爺想什麼啊,爺自小習慣就怪,反正不去碰最好。

    夏暁巴巴地看著她,這簡直太坑了!

    李嬤嬤也解釋不好周斯年的想法,轉頭又繼續說起定國公府的事兒。想著即便這個是養在外頭的,比起作踐世子爺的長公主,這位更像爺的枕邊人。定國公府的那些事兒,該知道的,也該叫夏暁心中有個底兒。

    這般想著,李嬤嬤便決定繼續提點夏暁:「夏姑娘即便知曉世子爺姓周,怕是也不知他是哪個公侯府邸的世子吧?」

    夏暁滿腦子都在回憶那根簫什麼模樣,心神不寧地點了頭。

    她確實不太懂,對古代官僚體系淺薄的認知讓她對『世子爺』三個字的理解,僅止於『勛貴』。即便當初聽到李嬤嬤說,要她單從『世子』這兩個字里獲得旁的什麼信息,真是為難她了。

    夏暁頭點的乾脆,李嬤嬤看著有些好笑。

    這個夏姑娘,明明不是個蠢笨的,偏偏又活得稀里糊塗。跟在世子爺身邊兩個月,愣是就知道個名字:「老奴猜,若不是老奴上回順口說了爺的身份,您是不是還對世子爺的事兒一無所知?」

    眨了眨眼,夏暁不否認。

    事實上,若不是李嬤嬤那次提起了,她甚至連那位爺名叫『周斯年』都不知道!

    「那爺家中境況您知道多少?」

    夏暁:「……」

    她不知曉多少,但看著西府下人規矩嚴。她猜測周斯年若不是富家公子,那便是某個官員之子,但沒敢往高了猜。

    「……爺是何年歲可知?」

    夏暁搖頭,反正看著不老。

    「那……可有詢問過爺有無官名在身?」

    繼續搖頭。

    李嬤嬤:「……」

    一問三不知,這姑娘是活得有多糊塗!就這種態度,領進主宅被那位吃了都半點不冤枉!

    李嬤嬤嘆氣,只得跟夏暁重頭講起:「爺出自定國公府,一等公爵位。定國公府三代國公都鎮守漠北,守護大康百年,在百姓心中十分有聲望。定國公嫡系往年在漠北,也是從世子爺這代才漸漸回了京。」

    夏暁無言以對,周斯年的身份不曾想會這麼高。

    一等公爵是什麼她不知道,她只聽她哥哥說過,整個大康朝一共才三位一等公爵。定國公府,更是大名鼎鼎。

    「爺的身份很高啊……」

    李嬤嬤點頭,出了皇家宗室,就屬他們周家最為貴重:「朝中之事,老奴說不清也不便多說。老奴主要在世子爺院子里伺候,就跟您講一講定國公府的主子境況。」

    夏暁突然喪失了鬥志,身子歪在軟榻上,一臉爛泥湖不上牆:「……你說。」

    李嬤嬤見狀眉頭一皺,卻也沒在意。

    照她看來,朝暉堂那位不是個好相與的,府內的火早晚會燒到夏暁身上。而夏暁這人雖有點小聰明吧,但做事靠譜的時候真心不多。

    李嬤嬤總覺得,她一轉身這姑娘就要惹禍。

    「世子爺是國公夫人嫡出,今年剛二十有二。」李嬤嬤言簡意賅,「夫人所出兩個公子,爺是次子,長公子便是方才那位,十七歲戰死沙場,府上人還在的也就世子爺一個。剩下的,還有兩個姑娘,年歲不大,具是庶出。」

    簡單交代完,轉頭見軟榻上窩著的夏暁走神。李嬤嬤暗暗皺了眉頭,心下有些不悅。她在費心提點,可這姑娘卻應付了事,有些不識好歹。

    夏暁確實有些消沉。

    任誰把別人已逝親人的所贈之物弄壞,都要愧疚不安吧。加之,她也從沒打算踏進周斯年的家門,下意識地對他家中的狀況避之不及。現如今李嬤嬤非拉到明面上講,她不想聽也聽著了。

    夏暁沒說話,方才李嬤嬤的話卻是都聽進耳朵了,只是,真沒心思回應她。

    馬車咕嚕嚕回了客棧,一路沒停的,夏暁沒找著機會去買簫,心中急得不行。好在周斯年好似有事晚歸,夏暁趁著李嬤嬤去做吃晚膳,侍劍去後院歸置馬車,悄摸摸跑出去找賣簫的店。

    可是不湊巧,剛走到商鋪街,還未找到簫便遇上了周斯年與侍墨迎面走來。

    世子爺老遠看見她,只是發覺她身後沒有侍劍李嬤嬤跟著,頓時臉沉了下來。

    清雋的男人大步流星地走過來,高大的身影照在夏暁身上。世子爺很生氣,語氣冷冰冰的:「你怎麼一人在這兒?李嬤嬤呢?侍劍呢?」

    夏暁仰頭看著俯視她的周斯年,心裡虛的沒邊兒……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