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27第二十七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27第二十七章字體大小: A+
     

    夏暁敢鬧,就是料想楊氏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的。

    官家太太逼人殺妻娶填房,這事兒可一點兒不小。若是宣揚出去了,別說她女兒的名聲,就連她相公的官途也要受牽連。夏暁昨兒表現得那般兇悍渾不吝,稍稍知道分寸的,大底是投鼠忌器還來不及。

    然而,早上才出房門便被兩個婆子強硬請去喝茶,夏暁也只能無話可說。

    也不知這知府太太,是真蠢還是有恃無恐?

    其實也不遠,楊氏約莫還曉得遮掩遮掩,只在夏暁他們落腳的客棧包了個包間。

    瞥了眼身前腰膀子強壯的婆子們,夏暁暗暗沖剛端著吃食走上樓梯的李嬤嬤擺了擺手,半點沒掙扎地隨他們去見楊氏了。

    李嬤嬤臉色一冷,連忙轉頭出去尋周斯年。

    進楊氏坐在窗邊座上,冷著臉呷茶,一左一右兩個強壯的婆子守著。

    屋內兩個,身後兩個,四個婆子。

    夏暁很慶幸方才自己識時務,否則準是要被藉機扇耳光的。抬頭迎上楊氏遞來的眼神,果真與她所想差不離。

    楊氏的臉頰已經不疼了,今早起來還殘餘一點紅痕,此時用了脂粉看不太出來。臉上不疼了,心裡的怒火可沒消。但自打她當上知府太太,還是頭一回被人扇耳光。這樣大的氣,楊氏是怎麼也兜不住的!

    「周家娘子,你好大的膽!」

    楊氏還未動,她身旁的婆子擰著臉厲聲喝道。

    夏暁才不理她。見勢不對根本不跟她們周旋,張嘴就站在門邊就大聲嚷,反正她是潑婦她怕誰:「這位夫人,就算你來找我也是不行的啊。你說再多,我家相公也是不會娶你家女兒的。「

    果然,包廂里主僕頓時臉色齊變。

    一個強壯的婆子眼疾手快,撲過來就要捂夏暁的嘴。夏暁身子靈敏地一竄,躲了過去。幾個婆子見狀,立馬都撲過來抓人。

    夏暁:「你們知府家的姑娘很難嫁人么?旁人家不願娶,你還強塞?」

    楊氏氣急,這女人委實嘴毒!

    不過一個商賈,若不是女兒歡喜,她看都不看一眼。

    「給我掌嘴!」楊氏也是有備而來,知曉夏暁是個棒槌,她嘴都懶得動。

    夏暁見勢不妙一腳踹倒了包廂屏風,發出嘭地一聲巨響。

    巨響剛一落,二樓走道盡頭就傳來急促的腳步聲。聽著似乎有好幾個人,慌慌張張的,還伴著不同人驚呼。店家急沖沖推門而入,進門還沒看裡頭劍拔弩張,張口便嚷:「出了何事?怎麼回事?」

    與此同時,外頭聽見動靜的人,也圍在了門口。

    「快來評評理啊!」

    見抓她的幾個婆子嚇愣住了,夏暁趁機跑到門口,凄慘地揪著臉:「知府太太她,見我家相公丰神俊朗,想把她女兒嫁與我相公。竟一早帶著四個嬤嬤來與我相逼,叫我選是葯死還是休棄……」

    此話一出,一片嘩然。

    楊氏捂著胸口,差點沒背過氣去:「胡說八道!你胡說八道!」

    抖著手,她指著一臉悲苦向眾人訴說的夏暁大怒:「給本夫人抓住她!我倒是要看看,偌大幽州城,是誰給你這個膽子信口雌黃!!」

    四個婆子忙回神應是,擼了袖就要過來。

    夏暁沒料到楊氏也是個狠的,這麼多人在也敢動手。幾個婆子迅速圍過來,她左右看了沒地兒可竄,慢慢被堵了在門角出不去。

    嘖!要挨打了!

    果然下一刻,其中一個婆子便揚起巴掌就要扇她。

    夏暁眼一閉,心想可憐她這身細皮嫩肉,這下臉怕是要腫半天了。誰知等了許久,巴掌都沒落下來。

    四下里,莫名靜了下來。

    然後,她就聽熟悉的男聲冷冰冰道:「光天化日之下肆意欺辱平頭百姓,知府太太真是好大的威風!」

    李嬤嬤趁機擠進來,將夏暁護在了身後。侍劍侍墨抱著劍走進來,兩人那身高馬大氣勢冰冷的模樣,立即就嚇退了一幫人。

    夏暁心一松,乖乖地躲在幾人身後。

    周斯年非常生氣,十分生氣!小地方的人竟是如此淺薄。

    世子爺原也與夏暁所想一致,好歹是知府官眷,即便心中不齒面上也是要重官聲名聲的。自己口出惡言遭了罪,夏暁就是舉止過了些,也合該她們自認倒霉,夾好了尾巴做人。

    卻沒曾想到,這楊氏會如此猖狂,怕是覺得天高皇帝遠,沒人治得了他們!

    「趙夫人,」清雅的男人滿臉冰冷,說出來的話尤為譏諷,「昨日周某已然告知過。周某家中已有嬌妻,謝絕夫人好意,夫人不是早已知曉?夫人今日此舉何意?領了這一幫子人來找內子,這是逼迫?」

    世子爺開口不疾不徐,自有一番氣度令人信服。

    他這話一說,更是坐實了楊氏逼婚的名頭。

    楊氏怒急,經過昨日一遭,她早已下決心,任女兒哭斷了腸,也是不會叫她家明珠屈尊降貴。這樣子沒規矩的商戶人家,根本不配她們提攜。

    「一派胡言!」

    楊氏站起身,直將方几上的杯盞碰的砸落在地,「我趙府千金金尊玉貴,哪裡會看得上你!」

    可任她怎麼叫囂,外頭看客也是不信的。看看人家小夫妻兩都這般誠懇作態,且那公子一看就人中龍鳳,心想知府姑娘果真是不要臉!

    門口人越積越多,大傢具是不敢明言,只低聲交頭接耳。

    那嗡嗡的場面,指摘得楊氏怒火攻心,一時話都說不出來。

    說也說不出,動手怕是不會佔便宜。楊氏也不願在繼續糾纏,捂著胸口厲喝一聲『走』,便領著四個粗壯的婆子迅速離去。

    只是人走了,閑話卻留下了。

    流言傳得太快,也不知是幽州城太小還是怎地,不過半日的功夫,客棧里的這齣戲碼就傳遍了城內。經了不少人口傳說,故事自是變了個樣,那話是越說越惡毒。

    外人直說,知府家姑娘跋扈,看中旁人相公。知府太太狠毒,為全女兒心思,親自領人去灌了那公子的娘子毒酒。誰知那公子與娘子恩愛情深,急急趕回得知真相,更是死活不從。如今那公子娘子中毒頗深,也不知救的回救不回。

    眾人聽得唏噓,一時又是感慨夫妻情深,又是暗恨官家太太狠毒。

    當日聽聞流言的趙知府差點沒氣死。憋不住火,在衙署就砸了好幾套心愛的白玉茶具,回了府邸,更是指著楊氏就一陣怒罵。

    這無知蠢婦!他升遷在即,路子都打點好了就指著這兩年的功績上位。這等為官不仁的話一傳出,他那高升之路就要砸她們手上!

    楊氏卻不以為然,幽州城都被他趙家管制的猶如鐵桶一般,誰膽敢把話往外遞?更何況,京城那位大人還指著他們這頭的私鹽路子摟銀子。斷了他們就等同扔了錢袋子,這點小事又算得了什麼!

    趙知府指著她,狠狠一巴掌就扇下去:「閉嘴!誰准你掛在嘴邊!」

    教訓了楊氏,他想想還是不行。

    於是第二日一早,他領了城內最好的大夫,親自去周斯年幾人落腳的客棧。

    當眾之下替楊氏道了歉,他姿態放得低,一副又愧又悔的模樣:「都是本官教導不嚴,老妻一片愛女之心這方才行事有欠穩妥,請二位見諒。」

    說著,他示意大夫趕緊去給看診:「貴婦夫人病情如何了?這位是城內春暉堂的大夫,妙手回春,定能救回貴府夫人。」

    只是夏暁還在睡,李嬤嬤站在門口攔住,不叫他們進門。

    趙知府有些惱,但百姓都在看著,他也不好強求。

    忙又遞給周斯年一個請帖,說是三日後,趙家府邸要辦一場南北商船的宴會。聽聞周公子也行商,若是得空的話請不必客氣,準時來。

    趙芳的眼神意有所指,世子爺眸子一閃,伸手接了。

    周斯年翻開帖子看了眼,淡淡一笑,「內子已然好轉,還請趙大人放下心。」

    合上請帖,轉頭遞到侍墨手中,他態度明顯又緩和許多:「趙大人的好意,周某心領了。屆時商會,某定會準時赴宴。」

    趙知府見他知趣,和善地笑了笑,拱手便告辭:「既然如此,那本官便告辭了。」

    周斯年點頭,示意他請。

    含笑地出了客棧,上了馬車趙芳的臉便拉了下來。

    陪同他過來的師爺不解,是不是勛貴身份還不清楚呢,有必要這麼小心?他很有些不忿:「大人,就這麼便宜那小子?南北商會裡的東西可是實打實的,叫那小子隨便巴上一個就不得了啊!」

    趙芳冷冷瞪過去一眼,師爺閉嘴了。

    周斯年負手立在廂房的窗邊,幽沉的眸子靜靜看著下面,直到地下那馬車漸漸走遠……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