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26第二十六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26第二十六章字體大小: A+
     

    京城,摘星樓。

    摘星樓名聲再好,行事再有章法,也不過一家青樓。樓里人多,魚龍混雜,容色仍是此中人的生存倚仗。

    知曉自己相貌太招恨,夏花從進樓起,便將人多是非多刻在心頭。她從不與人拉幫結派,也從不刻意張揚自己的相貌,每日素麵朝天.衣著粗糙,極力收斂鋒芒。然而相貌避開了嫉恨,卻仍舊避不開麻煩。

    夏花看了眼神色不善的三個嬌媚姑娘,迅速垂下眼帘。

    她面上怯生生的,腳下不著痕迹後退了一小步,將自己半個身子露出走道:「玲玉姐姐,香蘭姐姐,鳴柳姐姐,你們找我有事嗎?」

    夏花已然記不得,這是第幾次被人堵著教訓。

    「找你有事?」

    穿著淺紫紗裙的姑娘斜著眼睨人,桃花眼裡的嫉恨掩飾不住,「廢話!來此處找你,自然是有事!」

    她剛說完,身後站著的兩個姑娘適時哼笑了下,惡意明目昭彰。

    夏花眸中厭惡之色極快閃過,面上更凄惶。

    她耷拉著眼睛,縮著脖子怯弱又懵懂:「那……很急么?不急的話,我,我就先走了。春先生和夏先生還在舞房等著呢,我,我怕去晚了先生會生氣……」

    來人是與夏花一起學舞的幾個姑娘,比夏花早進來,尋常最是看不慣夏花。其中黃衣裳的姑娘一聽她說這話,頓時更來火。一個半路出家的野路子,憑什麼叫.春先生夏先生兩人另眼相待!

    去遲了,春先生生氣?很得意嘛!

    仗著身高,她一掌將夏花推到在地,抬腿就要踩夏花的腳筋。哼!不是很會跳舞么?不是最愛在先生跟前裝勤奮么?不過才進樓四個來月而已,裝的這樣,真當自己天賦驚人?

    另外兩個姑娘也怒,擼著袖子便過來幫忙踹。

    夏花弓在地上,手腳蜷縮起來不叫她們踩。

    那幾人一看她這姿勢,就知道她心中的顧忌。原本沒打算怎麼,見狀反而起了狠心。

    眼一戾,卯足了勁地非要踩斷夏花的腳筋。

    夏花護著手腳,嘴唇都要咬出血!

    自從進了這腌臢地兒,吃了一次虧,她就沒打算再心善下去。夏花的眼睛極快地掃了一圈,發覺四周沒人,眸中狠戾一閃,也起了狠心。

    她手慢慢伸進懷裡,悄悄地摸著早早藏身上的細針。

    只是,剛要扎向幾人的腳筋之時,突然瞥見不遠處妍媽媽越來越近的身影。她心中一驚,連忙又縮回手。

    夏花默默將身子蜷縮得更小,突然放聲大哭出來。

    「別踩,求你們別踩!」

    夏花嗓音軟軟細細的,在安靜的走道上聽著尤其的可憐:「春先生還要教導我飛天舞,腳筋踩斷了就不能跳了!」

    樓里姑娘私下有點糾葛正常,鬧鬧打打不出大事,管事媽媽只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若是斷人腳筋就惡劣了,畢竟樓里的姑娘都是財產。

    果然,妍媽媽聽到這話,有了反應。

    事實上,夏花半個身子都露在外頭,妍媽媽其實老遠就看見了。妍媽媽比一般人心狠,在她看來遭人欺辱反擊不了那都是沒本事,她原不想管。讓她在意的是,底下那個是春願意教導飛天舞的。

    消瘦刻薄的臉上,神色變得難看。

    摘星樓的名頭,全靠多才多藝的姑娘打出來。可這姑娘的才藝,也是靠樓里教導媽媽的調.教。春是舞技最厲害的教導媽媽,飛天舞更是她獨門秘技。若不是十分討她歡心,想她教你,那是做夢也別想。

    「都在幹什麼!」妍媽媽厲聲喝道。

    踹人的姑娘聞聲看過來,頓時一驚,具是停下踹打的手腳。

    妍媽媽人還沒上樓,立在台階上,眼神冷冷盯著上頭動手的三個姑娘:「玲玉,香蘭,鳴柳。膽子不小啊,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動其他人!」說著,她的視線又落到躺著的夏花的身上。

    夏花適時偏過身子,將臉完整地露出來。

    妍媽媽看清了臉一愣,頓時一陣后怕。

    她方才要是沒過來,這麼一個好苗子就被要踩壞了!

    妍媽媽身為樓主掌事,平常掌管樓中大小事務的。夏花雖說得人看重,偏又從被賣進來就被驪媽媽看得緊,自己又除了練舞很少出房門。說起來,妍媽媽還不知道有夏花這麼個人在。

    這麼鬧了一下,夏花是要進了妍媽媽的眼了。

    果然,妍媽媽的臉色在看到夏花漂亮的臉蛋邊一塊青紫后,眨眼間就青黑下來。她緩緩走上樓,刻薄的臉變得可怕:「給你們一炷香,一炷香之後,我要看到你們三個在私教樓里。」

    三個姑娘的瞳孔猛地一縮,臉色瞬間煞白。

    私教樓,摘星樓里處置不聽話的姑娘的地方。

    夏花聞言,極快地瞥了三人一眼,眸色慢慢黑沉。就見妍媽媽已經上樓,她掙扎著在妍媽媽的攙扶之下站起來,欲言又止地看了看三人又看了看妍媽媽,最後白著小臉眼一閉,昏了過去。

    然後她就聽見,妍媽媽冷冷的說道:「若是不在,你們三個明日一早就從中院滾出去吧!「

    中院,通種院,摘星樓明日之花的調.教之地。未學成出了中院,意味著不堪調.教,資質下等,賣身。

    方才還盛氣凌人的三個姑娘頹喪地跪在了地上,嚇懵了。

    ************************************

    南邊幽州城,王家別院。

    夏暁是被臉色鐵青的世子爺給抱出別院的。其實也沒什麼,夏姑娘只不過自說自話地演了一出糟糠妒婦撒潑戲,順帶著,扇了知府太太的幾個大嘴巴而已。

    某些場面羞恥度太高,身為戲中男一號,男人差點沒被氣死!

    回程的馬車裡,兩人割據一角,相對寂靜無聲。

    周斯年額頭的青筋跳跳的,灌了好幾盞茶也還沒能平復下來。夏暁縮在拐角一動不動,假裝自己是一隻鵪鶉。

    世子爺冷笑,現在曉得過分了?

    晚了!

    夏暁吸了吸鼻子,她也很委屈啊。

    她又沒怎麼。剛才周斯年那臉色明明就是要發火的,她不就提前幫他撒撒氣嘛,有什麼可氣的。

    悄摸摸偷看了一眼周斯年,夏暁心中還有點小不忿,而且,那個女人可是說要毒死她哎,她小小地報復一下不行啊!

    敏銳地抓到夏暁在偷瞄他,那不知悔改的小模樣,男人的臉色頓時更青黑了。

    夏暁乖覺地縮回亂看的眼,頭低得更下了。

    侍墨李嬤嬤兩人分坐在車椽子的兩側,聽不見裡頭聲音,侍墨疑惑地看著李嬤嬤。眼神問她怎麼了?

    ……怎麼了啊?

    李嬤嬤摸了摸鼻子,她說不出口。

    於是,馬車一路很沉默地回了客棧。

    於是夜裡,夏暁才知道這位爺,他是真的氣狠了。

    世子爺發誓,他人生在世二十二載,還從沒如此窘迫無言過!

    他雙手掐著夏暁的纖細的腰肢,將人按在懷裡狠狠地撞。滾燙的汗水一滴滴滴在夏暁身上,兇狠之意盡數展露:「好玩么?作弄我這麼開心?膽子夠肥的啊?爺若不收拾你,你這女人是不是還要上房揭瓦?」

    夏暁無助地蜷氣了腳趾,覺得自己委屈死了:「那個,我是幫你啊。爺你看啊,那女人,不是放過你了么……」

    被她扇了一頓,看你都躲。

    世子爺眯著眼,簡直氣笑了:「哦?這麼說,那爺還要謝你咯?!」

    「可,可不是?」

    夏暁的眼淚都要出來了。

    扭了下腰想往後退,嘴巴還不饒人,哆哆嗦嗦地狡辯:「趙家兩個姑娘可凶了,凶,凶就算了。她們腦子,還有病,瘋起來就罵人……」

    濕漉漉的貓眼兒譴責地瞪著身上的男人,彷彿在說,你看我對你多好啊!你這樣恩將仇報怎麼是人!

    世子爺嗤笑,抱著她就是不放,甚至更凶。

    夜漸深,床榻搖晃許久才終於停下。男人重重地喘著粗氣,低頭一看懷裡人。大大眼兒里都飄出水花了,還執著地拿小眼神譴責他。

    世子爺抱著她突然噗嗤一聲,大笑出聲。

    夏暁又困又累,狠狠瞪著他:「大晚上擾民,小心店家來罵你!」

    男人嘴角的笑意更大,笑得更猖狂。

    洗漱的時候也在笑,李嬤嬤看著眉眼如花開的世子爺,看著小雞啄米的夏暁眼神漸漸收起了輕視。

    笑了老半天,他終於笑夠了,夏暁也睡著了。

    摸了一把懷裡人的粉撲撲的臉蛋兒,世子爺輕聲感慨:「……奇怪的丫頭,真不知怎麼長大的?」

    罷了,也不過無傷大雅地鬧了一場,除了丟了些廉恥,好似也沒壞正事兒。世子爺長臂卷著將人往懷裡摟了摟,合上眼睛也睡了。左右這裡人也不知他的身份,鬧就鬧吧!

    第二日又生龍活虎的夏暁咬著麵條輕哼,底線又低了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