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25第二十五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25第二十五章字體大小: A+
     

    趙明珠顯然沒想到周公子的娘子是這番容色,難怪他看不上其他人。

    看著花叢那邊顧盼生輝的靈秀女子,趙明珠默默咬緊了銀牙。她心中不忿,自古娶妻娶賢,納妾才納色。這女人行為舉止透著蠢鈍,去別人家做客不曉得收斂脾氣又鬧出這番動靜,定不是個良配。

    趙明珠這般安慰自己,卻仍覺得,今日的趙明玉沒那麼惹人厭了。

    ……

    **********************************

    花園這番動靜,前院正與王卓說話的周斯年是不知的。

    王卓原本存了試探周斯年身份的心,想著若真是哪家勛貴公子哥兒,他也可藉此機會將自家生意擴至京城。

    誰知一番話談下來,反而拿不準周斯年的身份。

    浸淫商海二十多年,王卓自認早練就一雙慧眼。旁人是不是花架子,他一眼能看出來。這位姓周的公子說的話想的事,是有能力的商人才能想得出的。看著極有章法的年輕人,他倒是心有感慨,後生可畏。

    一直到最後,王卓迷糊,周斯年卻反從他口中嗅到了點兒想要的東西。

    世子爺沖王卓執起杯盞微微一笑,恍然間,百花齊開。

    王卓暗暗遺憾,這般容貌沒生在女子身上太可惜。再一想,他惦記的另一個難得一見之容色是這人的嬌妻,他覺得更氣悶了。若這人不是勛貴出身,那他將那小娘子搶了也不算大事。

    這般想著,王卓面上的笑意卻爽朗依舊。

    作為東道主,自然不會只招呼周斯年一個。又談了片刻,王卓執起了杯盞與周斯年告退。周斯年微微頷首,示意他自便。

    淺淺對飲一杯后,王卓笑著起身離去。

    等人走了,周斯年端坐在石桌旁,靜靜凝視著杯中茶水。

    四周沒甚旁人,他心中慢慢捋著方才聽得的信息。那沉靜的模樣,叫不遠處涼亭里的人看到,免不了都要嘆一句『清雅無雙』。

    正當這時候,一個身著綠褙子的婆子,縮著手走到了他跟前。

    見人正在沉思,她不敢打擾。倒是肥碩的影子倒影在石桌上,黑乎乎地遮了一大半的光。影子一晃,惹得男人回神,抬起眼帘看她。

    周斯年蹙眉,淡道:「何事?」

    聲音如玉石相擊,清涼悅耳。

    那婆子方才老遠看著周斯年,就已然明白了自家姑娘的心思。再一聽他開口,恨不得捂了心口:怪不得她們家姑娘見了人,死活要嫁了這個周公子。這般氣度相貌的人,誰見了都舍不下啊!

    她們家心高氣傲的姑娘啊,怕是不會放手了。

    綠褙子婆子看著清雋的男人,眼神格外的熱切。世子爺被盯得不適,垂著眼帘又問了句:「何事?有事直說。」

    那婆子聞言,張口就說她們家太太有請。

    「太太有請?」男人眉眼微皺。

    婦道人家直言請青年男賓去見,這商賈之家規矩鬆散到這般?

    那婆子見他不曾起身,以為他在惱她話沒說清楚。

    忙又俯身一禮,解釋道:「奴婢家太太,是府尹夫人。請公子過去,是為有事與公子相說。」

    又是趙府女眷。

    最近一段時日,耳邊時常聽到趙府女眷來邀。世子爺不耐,他被趙府女眷相邀的次數未免也太多了。垂著眉眼,他端起手邊的杯盞表情冷淡:「本公子可記不得與你們太太相識,又何來有事相說?」

    「太太真有事相請。」楊氏還在等,婆子怕耽擱太久惹得主子發了怒,「你若不雖奴婢走一趟?」

    男人斂目輕輕吹著茶末,沒個動靜。

    那婆子見根本請不動,急了:「是貴府夫人!」

    方才她來時經過花園,正巧看到一個長得頗為打眼的陌生小婦人被一群嬌小姐圍著斥罵。想著沒見過,許是這公子的娘子便急口一說,「她好似跟幾個千金起爭執,鬧得挺大,我們太太請公子快過去看看。」

    周斯年執盞的手一頓,沒想到是夏暁出事:「出了何事?」

    「奴婢也不知,走得急沒細聽。」

    他皺眉:「去看看。」

    周斯年沒料想這婆子會大膽謊騙,放下東西便起身了。

    婆子當即歡喜,可算請動了。

    兩人走的快,一盞茶的功夫便進了內院。

    這商賈的別院也確實沒個規矩。一路過來,路上下人們來來往往的,行事毫無章法。不過這也叫他稍稍放了心,有人在便不怕撞上噁心事兒說不清。

    那婆子領著他穿過角門,來到一處涼亭之中。

    周斯年站在涼亭外的拱橋上,看見裡面並沒有夏暁身影,只有一個打扮富貴的中年婦人執盞慢飲,好整以暇地等著他。

    世子爺,當即沉下臉來。

    周斯的身影踏上拱橋,楊氏就看見了。長身玉立的青年公子哥兒,紅袍廣袖,骨子裡透出一股子難言的雅緻。

    楊氏心中暗暗點頭,這公子做她女婿,她認了!

    這麼想著,她砰地一下放下了杯盞,站起身來。

    想著這人往後是自己女婿,楊氏笑的親切。上下打量著年輕人,看得越久心中就越滿意。這般風神俊朗之人,確實要惹女兒掛心了!

    楊氏笑眯眯地沖周斯年招手,示意他進來坐。

    周斯年四處看了看,除了幾個婆子,也沒什麼旁人。他一聲不吭地立在拱橋上,面上的不耐很明顯。

    「周公子。」

    楊氏主意到他的臉色不對,先是一愣。而後又心想,怕是婆子請人時惹惱了人。完全將人看作自己女婿,她自然會注意留好印象:「實在是有事要與你相商,這般倉促請你過來,若有唐突之處,還請你多見諒。」

    周斯年已然斂住怒色,聞言,只淡淡點頭。

    「周公子,此事一兩句說不清,莫不請你坐下相說?」

    世子爺沒有應聲,只是走到拱橋下面,依舊站在涼亭外:「方才貴府下人來與我說,內子在花園與幾位姑娘有爭執?內子究竟出了何事?」

    楊氏立即明了,婆子怕是沒有直言是她請人。只用他娘子的事兒將人誆來。於是也猜到周斯年緣何滿臉怒色,當即好聲好氣道:「周家娘子聽聞是因一朵花跟幾個愛花的姑娘鬧了點小口角,沒甚大事。」

    「如此,那周某便放心了。」

    楊氏見他情緒緩和,笑了笑便開口:「不知公子對我趙府作何看法?」

    問的突兀,卻也不算突兀。

    周斯年眸光一閃,不解道:「趙太太為何這麼問?」

    「我與公子敞開說罷。」

    看中了周斯年,楊氏已然將他看作女婿,「我家明珠下個月便已至及笄年歲。我觀公子丰姿俊朗,品相磊落,想將女兒許配與周公子。不知周公子意下如何?」

    「周某家中已有嬌妻,」周斯年卻沒想到是這事兒,「想必你也見過內子,內子嬌憨懂事,周某甚是喜愛。」

    楊氏一聽這話,卻是不惱,「周公子該好好考慮了開口才是。」

    她坐下身,臉上的笑意卻是轉淡了,「周家再是富貴,也不過商賈之家。士農工商,商人最賤。周公子若棄了屋裡那個再娶,門庭也該貴氣些。」

    「哦?」世子爺勾了勾嘴角,表情有些嘲弄的意味,「趙大人也不過一州府之長,趙太太這般說話,未免有些太過。」

    楊氏抬眼一笑:「是啊,現如今確實是州府之長。可誰能說得好,三年後我們老爺不會變?」話如此說,看著周斯年的眼神卻是滿滿篤定。

    周斯年眼中一閃,眸色漸漸黑沉了下去。

    幽州任職十三年,趙芳的功績並不起眼。出京之前,周斯年已在吏部看過他往期的檔案,來了幽州,更是沿途打聽了百姓的口碑。就這般平庸成績,若是升遷,沒鬼都說不過去。

    他笑了下,說:「哦?是嗎?」

    楊氏輕輕一笑:「不若你回去好好考慮。若是捨不得屋裡那個跟了旁人,一晚葯灌下去,自還是『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說我說得可對?左右明珠也大度不計較,你且放心。」

    周斯年看著她,半晌,『呵』地冷笑出聲。

    「你們在說什麼?」

    恰在兩人沉默,突然一個清甜的嗓音打破沉寂:「什麼大肚子?」

    周斯年一驚,猛地轉過頭。就見拱橋上夏暁穿著白底撒花裙裾,眨巴著大眼睛正蒙蒙的看著他與楊氏兩人。

    就見那雙大眼裡眼珠子咕嚕嚕一轉,夏暁瞬間變臉。

    捂著胸口,她一臉傷心欲絕:「相公你告訴我,誰的肚子大了!」

    然後,絲毫不等他開口,出攻其無備地從橋上飛撲下來。嚇得世子爺趕緊張開手抱住。

    夏暁臉埋在男人懷裡,抱著他的腰就嚶地掄起小拳頭:「你快說清楚,不說清楚,我就撓花你的臉!」

    世子爺:「……」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