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23第二十三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23第二十三章字體大小: A+
     

    「……公子?」

    桃粉裙子的姑娘兀自眼圈紅了半天,沒人扶她起來。怯怯地抬了眼帘,發覺俊公子連眉頭都沒皺一下,她面上柔弱堪憐的神情一時變得十分尷尬。

    世子爺瞥了她一眼,視線便轉向了河邊看花燈的夏暁身上。

    倒是侍墨跟在周斯年身邊久,這種事兒見得多了。默默上前一步,面無表情地要將地上姑娘拉起來。那姑娘一見是個下人,下人也敢碰她?

    心裡一惱,忙扭著身子作艱難姿態爬了起來。

    侍墨:「……」

    侍劍:「…………」

    桃粉姑娘站起來后,也曉得自己姿態有些難看了。

    拍拍裙擺又理了理鬢角,她沖著周斯年強笑:「公子見笑。今夜花燈女兒節,小女子貪玩過了時候。夜已深,偏不巧與丫環婆子走散了,一人孤身在這東湖委實有些心驚膽戰。小女子觀公子磊落,不知可否幫著找一找?」

    男人沒理她,繞過擋道兒的人便要走。

    桃粉姑娘連忙小碎步上前,又擋在了他的身前:「小女子姓趙,是知府的二姑娘。公子若著實不方便,可否送小女子回知府府邸?」

    知府二姑娘?

    周斯年腳步一頓,這才給了她一個正眼。桃粉裙子的姑娘眼巴巴地看著他,燈火映照下,叫人清楚看到她有一張巴掌大小的俏臉。桃花眼裡水汪汪的,此時正含了委屈,看人時欲語還羞夠纏不斷。

    他蹙了蹙眉頭,偏頭道:「侍劍。」

    侍劍一愣,立馬上前:「是。」

    「送這位姑娘回府。」

    說罷,身姿清雅的男人,抬起了長腿便直往湖邊走去。

    侍劍看他走的乾脆,有點迷糊。

    世子爺到底是不是要搭趙知府女兒的線?明明喝茶吸引人家姑娘看他,現如今又一幅煩不勝煩的模樣,到底在想什麼啊?不過,轉頭他又憶起他們主子那冷颼颼的眼睛,侍劍面上一綳,不敢胡亂猜了。

    冷冷沖趙明玉抱拳:「趙姑娘,請跟上。」

    桃粉裙子的姑娘,也就是趙明玉瞪著走遠的背影,心中恨恨咬牙。

    「這位小哥,」趙明玉的目光依舊追隨著周斯年的身影,嗓音柔細,表情暗卻含忐忑與不安,「若是你一人送我的話,孤男寡女的,怕是不太方便。」

    她咬著下唇,好似有些拿不定主意:「不若我去那邊等,」她手一指周斯年站的地方,期期艾艾的,「你去幫我找一找家人或是丫鬟婆子。我等他們來,再隨他們回去。」

    說來說去,這姑娘就是想叫他們世子爺送。

    爺身邊,怎麼總也趕不光這些人?

    侍劍有些煩,加之本身音色偏冷,說話的語氣硬梆梆的:「姑娘若非要等也可,但還請你,莫要靠的太近了。我家夫人正在那邊看燈,爺怕是不喜旁人打攪。」

    旁邊抱著劍看的侍墨,見這姑娘的臉迅速青了,心中嘆氣。

    侍劍這二愣子,隨口一說,都這麼毒。

    趙明玉羞得滿臉躁紅,想呵斥又不知怎麼張口。企圖心被人看穿了還當面指出來,她染了豆蔻的手指指甲狠狠摳進了手心,身子都氣抖了起來。瞪大了眼睛看著面無表情的侍劍侍墨,趙明玉只覺得面子裡子都丟盡了。

    這些奴婢,這些奴婢也敢羞辱她!

    再不敢滯留,趙明玉強笑著看向一旁:「那,那確實不太好啊。哦,那個好像是本姑娘的丫鬟?」她指著不遠處一個青衣丫鬟語速極快地道,「那就不勞煩這位小哥送了,告辭!」

    說罷,她牽著裙角頭,也不回地離開。

    侍劍看了看一言不發的侍墨,侍墨面無表情地嗤笑他:「蠢貨!」

    「你才蠢貨!」

    那個高大的青年對視一眼,齊齊冷哼。

    ……

    幾天過後,幽州城商賈聚會的請帖遞到了周斯年手上。

    時間是本月十五,地點定在王家別院。

    侍劍見他們世子爺臉上露出了一點笑,恍然大悟他們主子美人計的對象不是趙府的姑娘,而是幽州城的豪富。轉頭想想也是,私鹽販賣,少不得要官商勾結。趙府不好查,商戶查起來就方便了。

    侍墨看他後知後覺的模樣,默默冷哼。

    王府的請帖,夏暁也收到了一份。

    她對古代貴婦的交際不是很懂,拿著請帖就給周斯年看。世子爺也奇怪,尋常商賈論商集會都只是各家家主孤身前往,這裡卻是跟旁的地兒不一樣。

    沉吟片刻,他只當是幽州城風氣不同。

    既然要去,那夏暁的當家夫人姿態就要學起來。可儀態舉止這東西,短時間是很難教導好的。

    心下思量,他抬頭,就見夏暁正懶散地歪在椅子上。纖細的身子軟趴趴地伏在椅子扶手上,發覺他看她,正瞪大了眼兒眨巴著看他。姿勢雖不難看,卻也鬆散沒規矩。世子爺揉了揉眉心,現如今倒是知曉姜嬤嬤想得周到了。

    當天,他便叫來李嬤嬤,讓她儘快教導夏暁禮儀。

    夏暁嘟了嘟嘴,有點兒悻悻的。

    她跑來問他還不是想避開不去的意思,沒想到反而給自己找事兒!

    李嬤嬤教導規矩,可嚴格了。

    夏暁站著做著躺著都要被說,吃飯走路洗漱都要被盯。

    三天下來,跟身後長了個背後靈似得,苦不堪言!

    鬆散了兩輩子的人憋不住了,要儀態她可以裝啊。不就一場茶話會,她上輩子什麼酒會沒去過,要這麼逼著學?

    所以,夜裡纏著周斯年,夏暁簡直使盡了渾身解數。硬是逼的一言九鼎的世子爺,床上恍惚之間答應了她不學禮儀一事。男人要一言九鼎,夏暁還特別鄭重地在他鎖骨上咬了一口小牙印作證據。

    第二日一早,世子爺撫著額頭坐在窗邊很消沉。

    床榻之上,夏暁還在睡。

    屋子裡靜悄悄的,李嬤嬤端著洗漱用的水進來。見他們素來儀態完美的世子爺難得披了發,此時正不知想什麼坐著一動不動,怪異地看過去好幾眼。出去后,她立即去找了侍劍侍墨打聽情況。

    到底出了何事,他們世子爺怎地這麼副模樣?

    侍劍侍墨又哪裡知道。過了片刻,李嬤嬤又被他們世子爺交待了不用再教夏姑娘禮儀,表情頓時猶如見了鬼。

    夏暁剛剛才醒,聞言當即歡呼。

    她猛一下坐起身,抓起手邊的衣裳半遮半掩地一裹,她跳下床就撲進周斯年懷裡。衣襟里肌膚上遍布紅痕,直叫人臉紅心跳。她不管,只顧齜牙嘻嘻笑:「年年你太好了!我最喜歡你了!!」

    世子爺白凈的臉,瞬間漲紅。

    一把抓住她敞開的衣裳,迅速將人裹起來,他挑著眉疑惑:「年年?「算了,商賈之家也沒甚規矩可講,散漫點就散漫點吧。

    「額……」得意忘形了!

    她還算知曉一點,古代女子夫主的名字不是能隨便叫的。夏暁眨了眨眼睛看著周斯年,一臉坦蕩地轉口:「爺你聽錯了吧,什麼年年?我是說啊,『爺你太好了,我最喜歡你啦』。」

    又重複一遍,世子爺連耳朵尖也燒起來。

    濃密的眼睫微微抖了抖,他移開視線,不去看夏暁清澈的眼睛。大手圈過懷裡人腰肢虛扶在案幾邊沿上,白皙如玉。

    拄著唇,他乾乾地咳了一下。

    咳!怕是真聽錯了。這丫頭又不知曉他名諱……

    去王府別院前一晚,世子爺想了想,還是叫來了李嬤嬤給夏暁精簡地講一講門道。他不要求旁的,只叫夏暁在會上別被人欺了生。

    原以為初來乍到,兩人怕是無人問津。

    不過,事實卻是完全相反。

    周斯年夏暁剛一踏入別院,就吸引了院中人一半以上的目光。更何況,王府別院的主人王卓親自來迎。

    幽州城第一富商王卓,是個三十來歲的儒雅男子。他見著兩人一臉的熱絡,拱手就誇周斯年好福氣。

    世子爺有些不悅,嘴角的笑意越發的淡。

    大戶人家講究男女不同席,宴客之時,自是從進門起便分兩邊走。這沒規矩的商人把男女設在一處也就罷了,還膽敢直勾勾盯著旁人的女眷看!

    他頗為冷淡地拱了拱手,高大的身子將夏暁全全遮住。

    王卓見他姿態高傲,暗道趙大人怕是猜得不錯。這位定是哪位京城的貴公子,瞧瞧,連骨子裡都透露著金貴之氣。

    於是,姿態放的更謙和。

    默默將落在夏暁身上的目光收回,他熱絡道:「快裡面請,裡面請。」

    世子爺淡淡頷首,疏離又冷矜。

    偷摸摸守在門口看來人的青衣丫鬟,看見周斯年的身影,面上喜得通紅。牽起裙擺,轉身便小跑著去了後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