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21第二十一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21第二十一章字體大小: A+
     

    聽說晚上有花燈會,夏暁決定,反正無聊,還是跟李嬤嬤一起出去逛。

    幽州城東向有條連通城郊的城中湖,花燈會的高台就設在岸邊。成人高的燈架沿著湖岸拉線,通紅的燈籠將湖水映得微微發亮。湖邊不少青年男女相約看燈,人影落在湖面上隱隱綽綽的。

    周斯年端坐在高台的一邊,明亮的燭光照亮了高台各處。一身朱紅的外衫,白玉冠束髮,襯得他眸色極黑唇嫣紅膚色如玉。

    此時,幽州城的重要人物及其家眷們,都在高台不遠處的樓閣廂房裡眺看著。不僅女眷們,就是男人也一眼就看到了靜靜執盞飲茶的周斯年。

    舉手投足之間清貴出塵,莫不是幽州城來了大人物?

    幽州城知府,趙芳疑惑地沖師爺耳語詢問。

    師爺猶豫地搖了頭,直說沒見過這人。

    廂房內有不少富商陪酒,幽州城第一富商王卓察覺兩人耳語,立即舉了杯:「大人,高台上那人,王某人知道一些。」

    「請說。」

    趙知府素來對城內事務盡數掌握,猛然發覺了有疏漏,總是很在意。

    王卓知道周斯年,也是在南邊外室處歸來時,恰好遇上了周斯年扶著夏暁下馬車。而他,一眼看中了貌若春曉之花的夏暁。他自來於女色上葷素不忌,回府後,命人儘快查了這對小夫妻。

    王卓笑:「那人是京城來的富商,此次來幽州,只是為帶家中美嬌娘遊玩。」

    「哦?」

    趙知府面上疑惑更深,顯然不太相信,「商賈之家哪裡能養出那般氣度?你可有打聽到他家中做的什麼買賣?」

    「做古董生意的。」

    王卓篤定一笑:「那位公子,於古董鑒定上很有造詣,王某人親眼所見。」

    趙知府還是覺得奇怪,但轉頭又想,這般氣度也不太像是官場打轉的。許是哪家貴公子吧,怕身份貴重路上不方便,才強稱自己是行商。

    於是頷了頷首,勉強將心中疑惑壓下,舉了杯繼續飲酒。

    而此時隔壁廂房,一水兒富家千金擁簇著趙明珠趙明玉兩姐妹,趴在窗檯邊往下看。她們的眼睛,不出所料的全集中在了高台之上。直至周斯年放下杯盞抬起了眼眸,閨秀們齊齊紅了臉。

    趙明珠趙明玉兩姐妹對視一眼,彼此眼中都有了勢在必得。

    侍劍守在周斯年身側,安靜地聽著四周的動靜。

    許久之後,直到捕捉到不遠處廂房窗邊冒出來的趙府姑娘的臉,他才瞬間瞭然了主子坐這兒喝了半壺茶的目的。

    不知道他瞭然了何事,周斯年手指搭在案几上緩緩地敲著,似乎耐心不多了。

    又過了片刻,侍劍終於見他們世子爺主子起身,緊繃的心弦鬆了松。

    「走吧。」

    清冷的嗓音如悅耳的琴音,又惹得周圍偷偷瞧著這邊的姑娘家臉紅心跳不已。周斯年的目的已然達到,頭也不回地下了高台,走人。

    侍劍瞥了眼對面二樓窗里晃動的人影,轉身跟上。

    *******************************************

    與此同時,夏暁梳了個婦人髻,出門了。

    她身著一件嫩黃裙裾,臉上略施淡妝,笑眯眯地在人流中穿。李嬤嬤不錯眼兒地緊跟其後,生怕一不留神,將夏暁弄丟了。

    被留下來守著的侍墨不遠不近地墜在兩人身後,面無表情地疑惑著,尋常最喜歡帶他出去的主子爺,這次為什麼帶侍劍而留下他。

    難道他最近哪裡惹到主子了?

    面冷如鐵的高大青年,面無表情的心中鬱郁。身上的冷冰冰的氣勢更是逼人,硬生生將擁擠的街道給嚇出了一道路來。

    ……

    夏暁做人,很有自知之明的。

    她穿來穿去的,實則都在燈火通明的地兒打轉。身上穿著鮮亮的顏色,燈火映照下,叫人一眼就能在人群里抓到她的身影。默默跟在後頭的李嬤嬤暗暗點了頭,這姑娘是個知事兒的。

    夏暁不知她所想,知道怕是要笑:

    她自然不會輕易作死,上輩子見多了因色招禍的,能不小心點兒么!

    花燈會若說隆重熱鬧,比起現代的節日來還是不如的。但已經許久沒見過眾人齊樂場面的夏暁有點激動,大約憋久了,終於感受到久違的熱鬧氛圍。

    她剎不住興奮,正仰著頭到處看。

    說起來,花燈還是舊時的人手畫的更有韻味。

    夏暁盯著一盞美人燈看了好半天,沒挪開步子。

    她倒沒想要,只是覺得做的真好看。

    一位手拿紙扇的白衣俊俏公子,遙遙地就看見了燈火闌珊處夏暁的身影。他垂眸輕輕一笑,合上了扇子,邁著風度翩翩地步子便向夏暁走過來:「盯了這許久,姑娘可是想要那盞美人燈?」

    夏暁:「……啊?」

    那公子見眼前少女神情懵懵的,眼裡的光色更亮,只覺得這姑娘真是單純可愛,完全忽略了夏暁梳著婦人髻。

    他手中摺扇一指美人燈,沖著花燈老闆道:「拿下來。」

    那老闆看了眼夏暁,眼皮子耷拉著:「對不住,本店猜字謎,不賣。」

    公子臉一僵,轉瞬恢復笑意:「那本公子就猜字謎。」

    說罷,邁開長腿走向攤子邊,取了燈謎便低頭看。

    李嬤嬤拎著剛買的小點心從人群里擠出來,覺得陌生的俊俏公子離夏暁太近,立馬小碎步靠近她的身邊。四周圍了一圈人,俱是看熱鬧的。李嬤嬤眼睛這麼一掃,大致猜到了這兒什麼情景。

    於是,扭頭跟夏暁耳語:「姑娘,這人誰啊?」

    「我也不認得啊,」莫名其妙靠上來,她也很迷茫,「大約是看到貌美小女子就搭訕的登徒子吧……」

    李嬤嬤有些窘,看得很明白嘛夏姑娘!

    「哦……」頓了頓,李嬤嬤又道,「姑娘喜歡那盞美人燈?確實做的精美呢,那老奴去把它買下來如何?」

    夏暁無奈:「買那個幹嘛?提著啊?」

    她就是覺得漂亮,多看幾眼而已……

    李嬤嬤眨眨眼,想想也是,花燈華而不實的提著累贅。

    兩人還說著話,誰知那俊俏公子文采確實不錯,眨眼的功夫就把那美人燈給贏下來了。從花燈老闆手上接過,他挑了挑眉:「用不著銀兩,本公子也能取到。」

    花燈老闆眉頭都不皺一下,依舊耷著眼皮:「客官,你拿好。」

    聲音冷淡,態度也冷淡。

    公子莫名有點悻悻,鼻子里一聲輕哼,他轉頭,優雅地把花燈送到夏暁的眼前。

    夏暁仰頭看著他,他嘴角含笑:「姑娘,花燈贈美人。雖小生看來,這燈面上美人不及你萬分之一,但還請你不嫌棄收下。」

    夏暁:「……」

    那公子見她不接,晃了晃美人燈,眼裡映照著醉人的燈光。

    夏暁想了想,伸手接過花燈。

    頓了頓,還是道謝:「多謝你。」

    那公子當即燦爛一笑,剛要開口說不用謝。旁邊看著的李嬤嬤,立即接過了夏暁手中的花燈,中氣之足打斷他道:「夫人,花燈拿著累贅,奴婢替你提。」

    夏暁眼一動,忙不迭地將花燈遞給李嬤嬤。

    四周圍著看才子佳人戲碼的行人這才注意到,佳人梳著婦人髻,一時唏噓又遺憾。花燈相會,奈何佳人已嫁他人婦。夏暁耳尖,將這些沒根據的唏噓低語都聽進了耳中,簡直無話可說。

    花燈也懶得看了,她扭頭就走。

    俊俏公子卻似不察,抬腿跟上:「姑娘要去何處?如今燈會人多擁雜,你姑娘家一個人不安全,不若小生送你?」

    李嬤嬤有些惱,她這麼大一人在呢,這人是眼瞎還是怎麼滴地?

    於是,身子往兩人中間一.插,將那公子給隔開。

    一直面無表情蹲在花燈攤子對面商家屋頂上的侍墨,面無表情地感慨:這小子不錯啊,臉皮夠厚,做人夠無恥!

    然後,面無表情地撿起手邊的一塊瓦,直接往那俊俏公子的腦袋上砸去。

    ……

    ****************************************

    另一邊,周斯年與侍劍兩人離了高台,回去休息。

    剛剛走到入口處便被一個青衣的姑娘給攔住了,梳著雙丫髻,大約是那個富貴人家的丫鬟。那丫鬟看著相貌氣度皆出眾的一主一仆,俏臉一紅,低頭行禮道:「這位公子,我家姑娘有請。」

    周斯年再受女子心愛,也不曾遇上這般直接截人的。

    只當是青樓的姑娘才這般大膽,他面上不耐,背過身去便交給侍劍處置。

    侍劍生的高大氣勢又冷,冷硬的面容板起來很嚇人:「讓開!」

    大男人,處理方式就是這麼直接。

    那丫鬟果然被他嚇得不輕,抿著唇,好賴是站著沒被嚇退。身為知府千金的貼身丫頭,她素來得人捧著,幽州城裡就是富家千金見了都得喚一聲姐姐。那丫鬟瞪了一眼侍劍,心下著惱。

    「你這位哥哥好無禮!」

    青衣丫鬟冷了臉斥道:「旁人好聲相請,你竟如此說話!」

    周斯年轉過身,眉心蹙了起來。侍劍見世子爺這般,高大的身軀上前兩步將那丫鬟往旁邊一撥,給他空出了道兒。

    「爺,請。」

    周斯年鬆開眉頭,邁開長腿便走了。

    那丫鬟一見主僕兩這般,當即急了。沖著兩人的背影,高聲道:「我家姑娘姓趙,公子莫不仔細想想再走?」

    遠處周斯年腳步一滯,趙家姑娘?趙知府的女兒?

    挑了挑眉,他有點興趣。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