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19第十九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19第十九章字體大小: A+
     

    夏家自從搬離西郊巷子,愁雲慘淡的日子總算是照進了點光。

    夏青山悔悟了,人也清醒了。

    只是往日總抱著不放的書,他是一次也沒再碰過。

    日子一天天過,夏老漢也慢慢能下床走動了。

    昔日家門榮耀的兒子霍霍了一家子人,看著空蕩蕩的家裡沒個鮮活氣兒,夏老頭的心裡,是怎麼都過不去那道坎兒的。不管老妻怎麼勸,也不論夏青山做什麼,他就是一道好臉色都不曾給過。

    夏青山也不惱,每日只沉默地幫著母親照顧老父。

    沒人敗家,加之家中來的幾個僕人委實厲害。單單靠著她們的綉品每月都有不少進項,根本不必動送進來的那幾箱子財物。夏家要到的門楣,硬是撐了沒塌下來。

    夏老太太面上喜著家中總算有起色,背過身卻還要抹眼淚。

    這些都是拿她家幺女換來的,用著她都虧心!

    夏青山看在眼裡,越發的沉默。因著自小被哄成讀書奇才,他身上從小到大都有股子少年輕狂與傲氣。此次之後,全被消磨了乾淨。

    只是,一雙眸子漸漸清亮了起來。

    夏老太太看不出名堂,只覺得兒子好像從那次被她家老頭子砸了頭之後,一夕之後就變得不愛說話了。身上那點子讀書人的自傲沒了,變得跟她們這些俗人一樣,一時又是悲又是苦。

    夏老漢也嘆氣,兒子飄著的腳落了實地,也算蒼天保佑。

    夏青山不知老父老母所想,只是偶爾盯著家中幾個僕人,神色莫名。

    他想,這般訓練有素的下人,尋常人家可教導不出來……

    ********************

    馬車上有人在睡,周斯年只能端坐在茶几邊等她醒。

    這次去南方,是為了調查幽州私鹽的事兒。惠德帝命其不可宣揚私下行事,所以一切力求低調精簡。隨行的人員也少,除了被強行塞來的夏暁,就只侍劍侍墨以及一個負責膳食洗衣的婆子。

    上了官道,天色就變了。

    周斯年掀了車窗帘看了看天,黑沉沉的。四周悶熱寂靜,一絲風也沒有,不久定是一場暴雨。

    敲了敲車壁,吩咐侍劍侍墨儘快將馬車趕往最近的落腳地。

    這條道兒兩人熟著呢,按低了蓑帽的沿兒。侍墨揚起馬鞭,將馬車扭了個頭,直趕到了官道邊上的林子里。裡頭有一個搭來給獵戶躲雨的木屋,侍劍侍墨尋常若晚回,趕不上城門宵禁便會在此暫歇。

    說來也是幸運,木屋正好空著。

    侍劍將馬車趕到樹下,後頭馬車侍墨趁著空出來道兒,將行李馬車拉到木屋跟前。馬車一停,車類守著行李的婆子便立即爬下來。將不便鎖緊箱子的細軟遞給侍墨:「若是一會兒下雨,行李怕是要受潮,先取下來。」

    侍墨點點頭,抱著行李就要往木屋裡送。

    婆子嗓門亮,剛走兩步,侍墨就又被婆子斥了:「屋裡臟著呢就隨便放?快抱著去一邊兒呆著!」

    說罷,她抱著一堆清掃的器具,有條不紊地進去打掃乾淨。

    婆子是主宅握瑾居里的李嬤嬤,以前跟在姜嬤嬤的身後。姜嬤嬤離府後,就是她全權照顧周斯年生活起居。性子最是爽利,就是說話有點沖,一開口準是叫侍劍侍墨兩個大男人悻悻地說不出話。

    幾人跟周斯年出去慣了,不用支使迅速分工。李嬤嬤進屋洒掃,侍墨抱著細軟守在主子的馬車邊,侍劍則飛身去找水找食物,極為訓練有素。

    周斯年也不管,只坐在馬車裡靜靜地等。

    癱在軟榻上的夏暁豎著耳朵聽外頭的聲音,閉著眼不動,假裝自己還沒醒。

    慢慢有雨滴滴落下來,雨點很大卻不密集,落在草叢裡發出悉悉索索的聲音。周斯年瞥了眼從他上車就沒換過姿勢的夏暁,突然『呵』地輕聲笑了出聲。他也是服氣了,這麼顛簸還能躺得住,這丫頭可真好養活的誰家都比不上。

    看著要死不活地癱著四肢的夏暁,男人忍不住笑:「醒了就別睡了!天色不太對,你收拾收拾,準備下車。」

    糙而不自知的夏暁兩扇濃密的眼睫抖了抖,沒個動靜。過了片刻,察覺落在身上的視線就沒離開,扁著嘴緩緩睜開了眼。

    一抬眼,對上窗邊男人笑意未泯的眼睛。

    夏暁的臉皺得揪成一團,心裡糾結著,面上便略有些尷尬。

    保持著躺屍的姿勢,默默轉過臉,然後,將臉埋進了引枕里藏起來。

    男人眼一彎,嘴角的笑意漸深。

    世子爺突然覺得,或許路上帶著夏暁也不錯,至少能叫他心情暢快。

    馬車外頭,雨點漸漸大了起來。

    李嬤嬤已經將屋子打掃乾淨了,此時正在一邊生了火著主食。侍劍也回來了,將帶回來的果子和野物放到一邊,並著侍墨兩人拿東西將後頭裝行李的馬車遮起來。

    沒一會兒,雨點慢慢密集,向珍珠斷了線般刷刷地砸落下來。樹葉草叢被雨點擊中,發出令人莫名心靜的沙沙聲。

    周斯年彈了彈衣袖,有些想笑:「怎麼?還不起?」

    「……起不了。」

    夏暁裝不下去了。

    保持著一個姿勢,她腰都要斷了!清甜的聲音悶悶地從引枕裡頭傳出來,有些啞又有些有氣無力的。她期期艾艾地說:「那個……爺啊,我這纖纖小細腰,它好像被震折了……」

    男人一愣,以為聽岔了:「嗯?」

    夏暁抬起頭,左側臉頰上還印著睡覺壓出來的紅痕,滑稽又可愛。她苦巴巴地瞅著周斯年,紅殷殷的嘴唇睡得飽滿又誘人。自暴自棄了向茶几邊的男人伸著胳膊,夏某人一臉的要抱抱:「爺,我大概,腰斷了!嚶嚶嚶……」

    周斯年這下聽清了,彎著的嘴角一滯:「腰震閃了?」

    夏暁沉痛點頭:「對!」

    周斯年起了身走到軟榻邊坐下,修長的手搭在夏暁的腰間。擰著眉頭細細摸了摸骨頭,纖細的腰肢上肉軟綿綿的,也並沒哪裡不對。

    夏暁趴著,哇哇地直喊疼。

    「沒傷到骨頭。」

    男人收回手,沒傷到骨頭就不是大事。

    夏暁動了動扭過臉看他,疼得齜牙咧嘴的,反正就是起不來。

    「莫不是撞到哪兒了?」

    雨越下越大,眼看著就變傾盆大雨。周斯年無法,這是在外面,又不好脫了夏暁的衣裳查看是不是撞青了。擰著眉頭,乾脆將手指伸進去摸了摸。細細滑滑的,還是沒什麼不妥。

    外頭侍墨的聲音傳上來,在喚他下去。

    世子爺低低應了聲,轉頭撿了件自己的外衫將夏暁包得嚴嚴實實:「一會兒叫李嬤嬤進來看看,你且先忍一忍。」

    說罷,他掀開車簾,轉身就下了馬車。

    好不容易端正了態度準備積極上進的夏暁看著晃動的車簾,以及空蕩蕩的車廂,大大的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

    第一次勾.引,失敗!

    李嬤嬤聽了主子吩咐進來,見那據說腰疼的夏姑娘已經沒事人一樣坐起身,是上車也不是下車也不是。她糾結了一會兒,問她:「姑娘,你哪兒疼?」

    出師未捷的夏暁嚴肅地回答:「心痛。」

    李嬤嬤:「……」

    木屋裡,晚膳已經備好,隱隱約約的香氣勾的人肚子咕咕地叫。夏暁捂了捂肚子,一覺睡醒了特別餓。

    掀了車窗帘子見雨勢鋪天蓋地,她扭頭:「有傘么?」

    李嬤嬤:「……」

    ……

    晚上,剩下夏暁與世子爺兩人相伴休息時,周斯年又拿了治外傷的雪花膏,親自剝了夏某人的衣裳檢查。入眼白皙無瑕的肌膚上別說青了,一點印子都沒有。

    幽沉的眸子里閃過一絲光,他捏著細腰:「……哪疼?」

    夏暁灰心喪氣:「大概躺太久,錯覺吧。」

    周斯年眸子微微一閃,輕笑出聲。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