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16第十六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16第十六章字體大小: A+
     

    周斯年自然不會為了這點事兒質問夏暁,侍茶侍書她們再怎麼資格老,那也只是伺候的下人。何況方才只是她們幾個的一面之詞。西周府邸的庶務有姜嬤嬤在看著,若是真有事情,姜嬤嬤自不會坐視不理。

    但,這不妨礙他心情不悅。

    倒是姜嬤嬤一早從外院的掌事處過來,恰逢周斯年剛走出竹林,瞧見他臉色不太好看,心下很有些詫異。

    明明早上出去時還滿眼愉悅,怎地回來就這般神情?

    姜嬤嬤心裡嘀咕,卻不會不知分寸地詢問主子的心事。遙遙地給周斯年行了個禮,小碎步跑過去,邊走邊低聲彙報著這小半月來府里發生的事兒。事兒大多與往日里差不離,只除了這個月明園裡有點事兒。

    進來了個新主子,總是要有變化的。

    姜嬤嬤援救打算周斯年下個月過來,將夏暁翻牆的事兒跟他說上一說。

    大家貴族的女眷,哪能這般胡來?

    不過,想著難得主子遇到個喜歡的,她不想太掃興。這般心中糾結便一下子沒拿定主意,直推想再過幾日主子爺來了再提。

    只是沒想到,沒等得及下個月世子就又來了,這般熱絡還是頭一回,倒叫姜嬤嬤將出口的話又支吾了些。

    跟在周斯年身側出了月牙門,姜嬤嬤彙報的面面俱。周斯年也清楚,姜嬤嬤做人素來公正嚴格,再沒有叫他不放心的。

    聞言點了點頭,表示心裡有數了。

    府中事務做的熟了,確實也沒甚要交待的。只是,還有明園裡的那位……

    「還有事?」周斯年見她支吾,順口問了句。

    姜嬤嬤猶豫了瞬,覺得就算是為這主子好,該說的必須要說。

    將將要走到花園,她止住了步子張口叫住周斯年道:「若是爺您一會兒沒急事,老奴有些事兒,想跟您提上一提……」

    周斯年看了她一眼,挑了一邊的眉:「嗯?何事?」

    姜嬤嬤指著一旁的涼亭:「世子這邊。」

    周斯年見她難得鄭重,沉吟了瞬,抬腿進了涼亭。

    姜嬤嬤雙手規矩地交握,垂放在腹部。見周斯年站定,她挺著筆直腰桿低眉順眼給周斯年行了一禮。這是國公府素來要求下人的規矩,出主宅五六年了,姜嬤嬤還是一絲不苟地按著規矩來。

    周斯年抬了抬手,示意她起身說。

    事實上,姜嬤嬤面上看著篤定,實則心裡也正為難。主子的事兒,管多了就是倚老賣老,她不想做的惹人厭。

    可自從逮到了夏暁翻牆,私下裡她覺得不安。

    盤算了許久,想著該將明園的事兒跟府里分開。叫個人專門管著明園,一來幫著看顧園中事務,二來也可以教導教導夏暁規矩。或者,她也可以自己管著明園,叫主子爺再找個管家來管府里的庶務。

    兩者皆可,端看合適不合適。

    想了想,明園是周斯年的住處,還是親自管放心。姜嬤嬤不貪權,心下思量了幾番立即就做了選擇,只有主子好了她才會安心。

    「近幾日,老奴發覺,明園的事兒還是得分開來管才妥當。」

    見著周斯年看過來,怕說得重了引得他對夏暁反感,姜嬤嬤笑了笑,盡量往輕了說:「不是什麼大事兒。前些日子,夏姑娘許是覺得悶了,往後院的圍牆上巴望了好幾回。雖說憐惜她初來乍到,但這規矩……」還是要教一教的。

    她的未盡之言,周斯年瞭然。

    夏暁昨日里剛跟他求了出門的事兒,周斯年心裡早有底,倒也沒太放在心上:「昨日剛來她就跟我說了,往後若是她再要出門,你且派幾個護衛跟著就是。」

    聽說夏暁打過招呼,姜嬤嬤心裡的不適感好了些。

    這姑娘看著馬虎,心裡門兒清著。知曉聽了她的意見早早跟世子報備,許是真就玩心重沒壞心。但這規矩,還是要好好管管。

    姜嬤嬤擰著眉頭,看周斯年淡淡的,想著主子爺怕是沒明白她的意思。

    頓了頓,覺得話還是要說透了好:「老奴明白。只是,需不需請個禮儀嬤嬤過來,好好給夏姑娘教一教?」

    話音剛落,周斯年的神情就不太明朗了。

    這話說得越了界,姜嬤嬤明白:「說起來,老奴的年歲也漸漸大了,偌大的西周府邸,管起來爺有些力不從心。若不,您叫個有章法的過來接管?」

    注意著他的臉色,姜嬤嬤繼續道:「老奴旁的精力也不多。若您還信得過,老奴就幫您管著明園。」

    「夏暁年歲小,貪玩一些不是錯。」淡淡瞥了姜嬤嬤一眼,男人開了口。

    周斯年私心裡最愛夏暁靈動,抿著唇,他的話語更淡:「這邊不是國公府,沒必要束縛著她非學那些規矩。」

    「爺,話不是這麼說的。」

    姜嬤嬤皺著眉頭:「夏姑娘伺候的不是一般人家,這規矩上,少不了要鄭重些,總不能一直這麼散漫……」

    姜嬤嬤心想著,等往後夏暁有了子嗣,早晚是要去國公府的。主宅的規矩重,還有幾個重規矩的夫人在,現如今就將該教的教導好,往後也能少吃些虧。但看周斯年的意思,似乎沒想著將夏暁帶進府里,姜嬤嬤頓時就不贊成。

    「爺,說句界越的話,」姜嬤嬤還是比較喜愛夏暁的,「夏姑娘往後若是有了子嗣,爺您打算就這麼放在外頭養著?」

    她可是恨死主宅那尊大佛,霸著她們世子爺這麼些年,偏偏一個子嗣都不曾給。比較起來,夏暁能伺候她們主子就千好萬好:「夏姑娘也是清白人家的出身,家中遭了難才碰巧送來伺候,爺您可不能太輕賤了。」

    夏暁家裡的情況,姜嬤嬤知道一點。

    「若是夏姑娘家中兄長悔悟,家門重新振起來,他家姑娘可不會這麼好打發了!」

    周斯年被姜嬤嬤指責的有些窘迫,似乎是被看穿的羞惱,又似乎是被衝撞的惱怒。他背過身去,臉沉了下來。

    姜嬤嬤伺候他二十多個年頭,並不太怕。

    躬身行了個禮,便告退了。

    日頭漸漸烈了起來,溫熱的風穿過庭院里參天的樹木,徐徐地送進門扉。悉悉索索的蟲鳴漸漸弱了,只剩樹葉偶爾震動的沙沙聲。

    夏暁歪在飄窗的軟榻上,假裝自己一點也不餓。

    然而,換了好幾個姿勢,身上骨胳咔咔地響,空洞的肚子里發出的哇哇聲,叫得她再也裝不下去。

    那位爺怎麼還不回來!

    早上沒什麼事,不好好吃個早飯躺著休息,非出去練什麼武!!

    練武也可以,大家自己吃自己的好不好?為啥非要叫她等著一起吃。不知道有人快餓死了么,有沒有公德心啊!!!

    就在夏暁面色漸漸猙獰之時,被千呼萬喚的那位爺終於邁著冷峻的步伐踏入了門內。

    夏暁眼尖看到,一個鯉魚打挺地從軟榻上蹦下來。一陣風似得竄到男人跟前,眼睛亮晶晶的:「爺,你可算回來了!」

    被如此熱情的歡迎,周斯年冷凝的表情一滯。

    夏暁沒管他,花蝴蝶一般轉身去叫人擺膳。

    主屋擺膳的差事兒,姜嬤嬤從三日前就交到了綠蕊的手上。她可機靈著呢,早在周斯年人剛踏進院子的時候,就急急趕去了后廚領膳。

    周斯年還是老一套,進來第一件事洗漱,第二件事換衣服。等他人走出了屏風,果然又是一套新衣裳。夏暁撇了撇嘴,心裡的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這人就是個死潔癖,絕對的!

    沒一會兒,樣樣精緻的碗碟就擺好。

    夏暁捏著牙箸,翻著眼皮看從進來就沒說話的人:「吃飯么爺?」

    這幅眼巴巴望著的模樣,男人就是再重的心思也能被帶得跑偏。周斯年斜了就知道吃的女人一眼,心情莫名好了許多。

    低沉的男音輕飄飄,似乎有點沒好氣的樣子:「吃吧。」

    夏暁當即大眼一彎,咧著嘴就開始夾東西吃。

    周斯年看她吃得彷彿六親不認的模樣,心中免不了好笑。就這幅德行,能有什麼心眼排擠相公身邊的貌美丫頭?

    這麼想著,男人也拿起牙箸,覺得他的肚子似乎也餓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
    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