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15第十五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15第十五章字體大小: A+
     

    周斯年疾步踏入明園之時,夏暁正捧著廚房大師傅自製的鹽巴小瓜子,『咔咔』地嗑的可用心了。

    看著男人如一陣風似得從大門刮至內室屏風後頭,夏暁抓起一把香香的瓜子,默默起身,縮到了內室帷幔的拐角站著。

    頎長的身影出來,已然是另一套月牙白廣袖長袍。

    夏暁瞪大了眼睛,看著他宛如一個死潔癖般慢慢擦著手。然後,放下帕子,一聲不吭地走到隔窗邊拿起上頭擱置的書。

    眨了眨眼,悄摸摸邁著小碎步靠近他。

    「你很難過哦?」

    她『咔』地一聲嗑開一個瓜子,舌尖卷著瓜子仁,閉著嘴細細地嚼。

    周斯年此時的心緒十分暴躁,抿直了嘴角,面沉如水。

    夏暁一雙貓兒似得大眼睛咕嚕嚕一轉,又走近了兩步,在他身邊三步遠的地方站定。一手兜著瓜子皮一手兜著小瓜子,她嘴巴嗑瓜子說話兩不誤:「為什麼?」

    周斯年垂著眼眸,鴉青的濃長眼睫冷漠地掩蓋住眼中的情緒。

    「失火?破財?死人?絕症?」

    『咔』地一下嗑開一粒,她嚼吧嚼吧將瓜子仁吞下,一臉的驚悚,「不說話?難道比這些還嚴重?」

    周斯年眼皮子一抽,抬起眼帘看她。

    夏暁一抖一抖的腮幫子倏地一停,立即乖覺地在他對面坐下。

    兩隻手握成拳頭兜在胸口,她一臉語重心長地勸慰:「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想開點啊,說不定明日更倒霉呢對不對?」

    周斯年眼皮子抽的更厲害,放下手中的書:「無事可做?」

    「額……有吧,嗑瓜子算不算?」

    周斯年:「……」

    夏暁眨巴眨巴了幾下眼睛,見他將視線落在自己的拳頭上,清俊的眉頭一點一點皺了起來。她慢慢將手心攤開,然後遞到周斯年的跟前,裡頭的瓜子堆成一坨:「廚房大師傅特製鹽巴小瓜子,你想吃啊?」

    周斯年沒說話,眉頭皺得快夾死蚊子了。

    夏暁被他沉重的眼神唬得一縮,默默將兜瓜子的手收回來,悻悻地嘀咕了一句:「不想自己嗑,難不成讓我給你剝?」

    「讓我剝,也不是不可以……」

    夏暁眼睛覬著周斯年的臉色,小心地將瓜子皮堆在兩人中間的書案上。然後跟個倉鼠似得,『咔咔咔』地嗑得飛快。

    很快就收穫了一小堆瓜子仁,她遞到周斯年眼皮子底下:「爺你答應我一件事,我可以幫你把外頭那一整碟,都磕出來!」

    看著軟乎乎的小手手心裡的一小堆仁兒,周斯年的臉都綠了!

    夏暁看著他臉色,恍然間想起這位是個死潔癖來著。

    耳朵一熱,自討了個沒趣。剛準備收回來一口包,就見那眉心夾死蒼蠅的爺,出乎意料地伸出兩隻修長的手指,撿起了瓜子仁。

    手指冰冰涼涼的,一觸即離。

    然後,在夏暁滿臉驚悚之下,塞進了嘴裡。

    男人緩緩地嚼了兩下,似乎覺得味道不錯,冷著臉將她的瓜子仁吃了個乾淨。

    夏暁:!!!

    吃吃吃,吃了!!

    夏暁咽下一小口口水,眼巴巴地看著他。做音樂的人,她其實對情緒感知很敏銳,見這位爺的面色漸緩,知道這位爺的心情總算是好了些,默默鬆了口氣。

    沒辦法,吃人的氣短!

    也不說旁的俏皮話,她眯著大眼睛沖周斯年笑了下,轉身飛快地去將外間的小碟子端過來。一手兜著一手兜著皮,嗑一粒還看男人一眼,小模樣精怪得不行:「爺,你究竟為什麼生氣啊?」

    這句話不知道戳了哪根神經,眼見著面前這位爺嘴角又要綳了,夏暁連忙打住。

    把手裡的成果遞過去,她揪著一張巴掌臉補救:「哎哎哎,我不問了不問了,你別拉下臉啊!」又不是我惹得你,夏暁心中怨念,「咱們換個話題,我逗你開心,你答應我一個要求怎麼樣?」

    周斯年頓了頓,接過瓜子仁。

    許久不開口,他的嗓音有些啞:「什麼事情?你說說看。」

    夏暁小心地觀察著男人的臉色,舔了舔嘴角試探:「那個,我可以出去玩么?姜嬤嬤說,你允許了就可以。」

    想了下,怕他不同意立馬補一句:「不會跑太遠,就出去轉轉。」

    周斯年眼神一閃,抬起眼帘,剛松沒一會兒的眉頭又皺了起來。他看著眼珠子咕嚕嚕亂轉的少女,狹長的眸子幽幽沉沉的:「你出去作甚?」

    對方氣勢太強,夏暁莫名有點惴惴。

    「那個,整日縮在府里,我也想出去看看啊……」

    夏暁越說越小聲:「人家以前,也經常跟家裡姊妹去綉坊賣綉品的……」

    周斯年看她說得可憐巴巴的,想了想,整日鎖在這一方小天地里確實悶。抬了抬下巴示意她別停繼續剝,出去逛一逛倒是可以的,左右這裡不是國公府,規矩沒必要那麼嚴格。

    他也沒多想,點頭就答應了:「要出去可以,帶好護衛。」

    西周府邸周遭雖然清凈,卻也是建在郊區,比不得城區安全。

    夏暁雙眼倏地一亮,咧了嘴就笑。

    周斯年被她笑得眼一動,修長的手指搭在桌案上,有一搭沒一搭地敲了敲。他垂下眼帘,突發奇想地有些感嘆:這丫頭生的實在太扎眼了,要是叫尋常人家養著准得招禍端,好在是給了他。

    夏暁不知他心中所想,笑眯眯地給他嗑瓜子吃。

    太燦爛的笑容弄得心情鬱郁的男人也綳不住鬱悶,看著夏暁齜著一排白牙,他眼裡漸漸有了絲笑意。

    還在絞盡腦汁想著怎麼逗趣的夏暁,看他嘴角一閃而逝的笑意,有點被驚鴻一瞥的姿色給晃花了眼。她吸了吸鼻子想,趕明兒去給菩薩燒香感謝一下。

    這都是老天保佑!是老天保佑她啊!

    而且,看,都不用她去逗,這人不已經笑了嗎!

    男人沒提其他就答應了要求,夏暁暗暗慶幸,他是如此好講話。

    低頭默默給磕了一碟瓜子,好半天,眼睜睜看著那人好整以暇地全吃光了,她摸了摸自己的牙,覺得牙縫好像都大了一點呢。

    做人,真不容易!

    只是到了夜裡,夏暁才知道他在這兒等著。

    晃蕩的床榻之上,她被男人按在牆上毫不客氣地攻城略地之時。迷迷糊糊間,夏暁聽到男人炙熱的氣息全噴洒在她耳側輕描淡寫的低聲笑:「不是說哄我開心?怎麼?才使這點兒力氣可不能算!」

    夏暁瞬間渾身一僵,臉色燒紅如鐵。

    周斯年正行到深處,被她猛地激的沒忍住,一聲低吟溢出口。

    轉瞬,清貴出塵的世子爺耳尖羞紅,乾脆徹底放開了矜持。

    第二日,日晒三桿。

    夏暁扶著自己被車碾過一般的腰肢,艱難地從床鋪中爬起來。一邊勉力往床下爬一邊齜牙咧嘴地揉腰:真是!看著那麼斯文的男人,居然會這麼凶!

    人不可貌相,古人誠不欺我。

    與此同時,周斯年剛從練武場出來。

    慢慢擦著汗,他抬腿就被急急忙忙衝上來的侍茶侍酒三人給攔住了。

    三人一臉蒼白,像受了天大委屈般,見到他便跪地不起。

    從來都衣著鮮嫩的姑娘家頭一回沒穿紅戴綠,一個個仰頭紅眼望著周斯年。嬌俏的臉孔上,神情悲中帶著憔悴。晶瑩的淚珠跟斷了線的珍珠似得,端得一副梨花帶雨,柔弱堪憐。

    「什麼事!」

    剛練完武一身汗的男人面色淡淡,眼裡極快地閃過一絲不耐。身上汗涔涔的難受,卻也沒掉頭大步離去。

    周斯年看在幾個都是他屋裡伺候的份上,抿著嘴角負手背過身,「有事說事!」

    三人也算清楚周斯年的脾氣,見他說出這話,立即收了委屈做派。

    侍酒最是心急,當即一個頭磕在地上:「世子爺,前幾天你回了主宅之後。也不知,奴婢們是怎麼惹了夏姑娘眼了,她見了奴婢幾個,硬是要對姜嬤嬤說不用太多人伺候,想要將奴婢幾個發賣出去……」

    說罷,她瞪著紅彤彤的杏眼又悲又憤的,「奴婢幾個伺候爺也有七年,自認沒犯過什麼過錯,怎麼就突然要被發賣呢?」

    侍茶也拿帕子擦淚,縫隙中偷看到周斯年抿直了唇角,也嚶嚶嚶地哭得傷心。

    「求爺做主……」

    侍書跪在最後頭,她往日是幫著搭理主屋的書籍。要比侍茶侍酒跟親近周斯年。知道這位爺看似沒甚喜好,實則很厭惡女子眼淚。她沒有哭,只平靜中夾雜著一份憂傷地看著周斯年,姣好的嘴唇都咬出血。

    三人也算聰明,知道姜嬤嬤在周斯年心中情分不一樣,說話都沒敢攀扯她。

    果然,她們世子爺舒展的眉心,慢慢蹙了起來。

    周斯年冷冷地看著三人,心中確實不高興。

    且不說此事到底如何,這三個『侍』字頭的丫鬟跟在身邊有七個年頭,算是伺候他的老人。犯了錯,罰可以,但趁他不在就敢這麼毫無根據地發賣,那丫頭未免也太放肆了!

    當著三人的面兒他沒說什麼,周斯年丟下一句稍後再說,便大步離去。

    侍茶侍酒三人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相互對視一眼,齊齊冷哼笑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