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7第七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7第七章字體大小: A+
     

    周斯年人不在,夏暁才有心思叫來綠蕊陪她出來透口氣。

    昨天糊裡糊塗地過去了,木已成舟。夏暁望著跟南郊小院沒一處相似的府邸,心裡有種塵埃落定的頹喪感。

    靠坐在欄杆上,捏了一點魚食往池子里撒:「綠蕊啊,咱們這地兒,離京城南郊有多遠?」昨天她心情不佳,囫圇地上了轎子就悶在裡頭沒沖外頭張望過,加之又顛得七葷八素的,根本沒看清來路。

    綠蕊聞言,抬頭看了她一眼。

    綠蕊長得清秀,低眉順眼的時候,瞧著溫順沉穩。這麼一翻眼睛看人,就顯露出姑娘家的嬌俏來。

    夏暁看了她一眼,轉頭繼續餵魚。

    綠蕊記得姜嬤嬤提過,這夏姑娘是南郊那邊來的。她心裡暗暗猜想著,人家尋常姑娘家嫁人了還講究個三朝回門,夏姑娘這麼問,許是覺得自己無聘無書就這麼給了主子,心裡不痛快,想家了。

    「約摸兩個時辰吧?」

    綠蕊皺了皺眉,眼角餘光偷偷覬著夏暁。

    見她臉上淡淡的看不出神色,綠蕊吃不準夏暁想什麼。不過,不是不願說,從這兒到南郊的路她也確實記不太清楚了:「奴婢自從五年前進來府里,已有三四年不曾出去過了。如今外頭什麼樣兒,奴婢也說不上來。」

    「哦……」

    記不得就算了,「我們這府邸叫什麼?」

    前陣子操心家裡忙瘋了無暇旁顧,現在靜下心來,夏暁只能接受現實,倒有心了解起自身處境來。

    說到底,還是她運氣好。被她賣身的這位爺,風姿氣度皆屬一流,比她原來預想的情況好太多。

    雖說際遇不錯,那位爺看著卻不是個好相處的。

    夏暁心裡慶幸不是個老頭子的同時,也很忐忑。身份越高的人脾性越難琢磨,伴君如伴虎的道理她還是懂得的:「昨兒個來的匆忙,也不曉得咱們爺是做什麼的?我心裡虛,綠蕊你給我講講。」

    夏暁才來不曉得規矩,問得很直接。

    綠蕊又看了她一眼,臉皺緊了。府里素來不允許說嘴主子,被姜嬤嬤知道了,可是要被訓的。

    夏姑娘這麼問不逾越,她若是說三道四就太放肆了。

    不過跟在姜嬤嬤身邊被教導了幾年,綠蕊學的最明白的一點就是:做人奴婢的,對主子衷心。

    站在誰立場上就向著誰。

    扣了扣手指,她有些猶豫。

    其實,從知道有女主子進來之日起,綠蕊就清楚了自己的立場。她是要派給夏暁當貼身丫鬟的,姜嬤嬤一早交代過。只要沒存異心,以後,她與新女主子就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

    想通了這點,就沒什麼好張不開嘴的。

    她張望了下四周,捂著嘴小聲地將自己私下打聽來的也跟夏暁交代:「我們府邸姓周,聽說是主子的本姓。主子的名諱奴婢沒打聽出來,只知道姜嬤嬤是宮裡出來的。我們主子的身份,應該不低。」

    夏暁眼神一閃,示意她繼續說。

    「奴婢也是聽姐姐們說的,沒貼身伺候過爺。」綠蕊實話實說。

    「但在周府這五年,一直都有傳言說主子大約是好男風的。」未嫁人的姑娘家,說這話有點羞,「不過,這該都是她們胡說了。」

    說完,她看著夏暁面上有些尷尬。是不是好男風,瞧昨夜鬧得那架勢,這位心裡最清楚。

    綠蕊一開始就這麼坦白,讓原本做好準備忽悠的夏暁訕訕的。

    略帶了些忐忑的心情,夏暁拍了拍手心,轉頭見綠蕊不像說假的樣子,眼神靈動很有點少女稚氣,緊繃著的心鬆了些。

    說實話,昨天是有點被嚇到的。

    一進府邸就對上了一個容嬤嬤似得威嚴的老僕人,二話不說,上來就論規矩。夏暁當時就有點不安。

    而且,初來乍到的她不敢放肆,想跟府里其下人搭訕,她們別說笑臉,連正眼都沒給過她。幾次碰壁后,這可不就心理壓力大了。

    「姑娘……「

    綠蕊小聲叫了她。

    不過,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再沉穩也深沉不了多少。眼睛黑白分明的,表情綳著嚴肅也嚴肅不到哪兒去,心思都藏在眼睛里了。

    夏暁看得出來她存了心親近,立即就順勢靠近了些。

    果然,綠蕊眼睛更亮了。

    她將聲音壓到最低,語氣又親近了不少:「奴婢前兒個,偷聽到姜嬤嬤在屋裡拜佛。感念佛祖保佑,主子爺終於想通了,不委屈自己。「

    言下之意,夏暁碰上了個乾淨的主兒。

    綠蕊這話一出,原本只是順勢表態的夏暁一愣,心裡的那點子膈應散了不少。只是綠蕊這話有點突兀,恰恰好又戳中了她心思,夏暁很警覺。被人看穿心思不是個好體驗,也不知是看穿了她?還是閑話了歪打正著?

    眼波一閃,夏暁翻著眼看向綠蕊。

    綠蕊迎著夏暁的打量,歪著頭微微笑了下。

    「奴婢從前沒做下人的時候,也有人提議奴婢給人家為妾,但奴婢沒同意。」綠蕊態度坦蕩,「不是奴婢要名份上好聽,奴婢不同意是因著嫌棄,嫌棄那人沾過不少女子,身子不幹凈罷了。「

    她看著夏暁眨了眨眼睛:「奴婢覺得,姑娘許是也介意的。「

    *******************************

    綠蕊跟夏暁投誠的事,姜嬤嬤看在眼裡,不過她樂見其成。

    原就是指派給夏姑娘的貼身丫頭,投誠是早晚的事,端看綠蕊懂不懂事兒了。

    昨夜正屋裡鬧的那個動靜,姜嬤嬤如今心裡的喜意是怎麼也降不下來,正看夏暁是哪兒哪兒都順眼,更是覺得綠蕊這丫頭有眼色。

    於是,夏暁與綠蕊開始親近了起來。

    ……

    周斯年出去了,直至傍晚才回。

    夏暁的肚子早就餓了,但姜嬤嬤打著叫她與周斯年同食的心,暗暗將她的晚膳時辰給押后了。

    周斯年腳剛一踏入內院,就對上了一雙嗷嗷待哺的眼。

    夏暁覺得自己肚子快餓扁了!

    「……怎麼了?」

    接過丫頭遞來的濕帕子,擦了擦手,轉身進了內室。

    「沒怎麼。「

    夏暁的眼睛一路跟著他,想了想,起身也跟了進去。

    周斯年聽見腳步聲,回頭瞥了眼亦步亦趨跟著自己的尾巴,挑了挑眉沒說什麼,徑自去了屏風後頭。屏風後頭是換洗的地兒,夏暁還做不到圍觀男人洗漱或者出恭,只能站在屏風另一邊等著。

    男人再出來的時候,已換了一身常服。

    夏暁有些驚奇,大家公子都這麼講究?看了眼周斯年從頭到腳都換了,她抿了抿唇,覺得或許自己剛好碰上了個有潔癖的。低頭看了看穿了一天沒換的粉裙子,夏暁有些猶豫,要不然她也去換身新的?

    周斯年低頭見夏暁眼巴巴看著他,清澈的大眼兒濕漉漉的,跟剛出生的小狗似得,他突然心情很好。

    「跟著我作甚?」清淡悅耳的男聲一出,夏暁耳鼓發麻,愣愣地盯著他。

    周斯年看她傻獃獃的,擺手示意姜嬤嬤擺膳。繞過了發獃的人,他一邊走一邊問夏暁:「用膳了?」

    夏暁回過神,眼神幽怨:「沒,我等爺回來。」

    周斯年點了點頭:「以後若是餓了,也可不必等我。」

    外間正在擺膳的姜嬤嬤聽見兩人說起用膳,立即豎起了兩隻耳朵。嘴裡指使著叫丫頭們動作利索點,眼角餘光卻再瞄一前一後的兩人。就見她們主子話音剛落,夏暁嘴就咧了,立即高興起來。

    然後,嘻嘻一笑,興沖沖跑過來抱住了他的胳膊。

    周斯年腳步一滯,低頭看夏暁。

    夏暁眨巴著眼睛,不明所以:「爺不去吃飯么?姜嬤嬤都擺好了呢!」

    周斯年頓了頓收回視線,淡道:「走吧。」

    一直關注著情況的姜嬤嬤,眼底立即漫上了笑意。

    瞥了眼周斯年沒甩開夏暁的胳膊,指使的口氣更利索了。才一會兒的功夫,她那顆心跟著忽上忽下的。姜嬤嬤暗暗搖了搖頭,心中感慨:原還擔心是個不開竅的,現在看來,這夏姑娘啊,就不是個笨的。

    晚膳擺的,一半以上都是清淡的吃食。

    夏暁本身是個口味重的,一看這菜色就垮了臉。秀美的眉眼耷拉著,好不可憐,周斯年想視而不見都難。

    見慣了女眷優雅持重不明喜怒,頭一次看這麼生動的失望表情,他有些想笑:「怎麼?膳食不合你口味?」

    「沒啊。」

    率先夾了一個蒸餃放碗里,她眼角低垂著,「很好吃啊。」

    下人們看到夏暁那自然的動作,臉都抽了:主子還沒動筷子呢,夏姑娘怎麼能先動手?!!

    周斯年看她筷子下得乾脆,挑了挑眉,也沒說什麼。

    他自來用膳不喜下人伺候,丫頭們知道他的習慣,所以,都站在夏暁的身後。可見新主子筷子用得利索的很,根本沒叫她們伺候的意思,一時犯了難。

    周斯年擺了擺手,看了眼眼珠子都沾到菜上去的人,叫丫頭們退下:「都下去吧。往後用膳,都不必在這兒杵著。「

    夏暁自然沒意見,誰還不會吃飯咋的?

    人一走,夏暁頭都沒抬,立即就將那蒸餃塞進嘴裡。一邊嚼,一邊又夾了好幾個放碟子里。

    周斯年看她吃的香,頓了頓,也夾了一個。

    慢條斯理地咽下去,再抬頭,桌上的蒸餃空了一半。

    周斯年驚了!

    一碟蒸餃八個,不算多,可這也吃得太快了吧!

    身旁的夏暁還嚼著嘴裡的看著盤裡的,他執著筷子,覺得今兒個蒸餃味道似乎不錯。於是學著夏暁夾了三個,夏暁一看還剩一個,連忙夾走吃了。

    周斯年:「……」

    蒸餃空了,夏暁的目光又瞄上了茭白雞絲。

    她吃飯很專心的,一吃起來眼裡就看不見其他人。

    周斯年一直睨著她,很是被她身上這股子專註給逗笑了。

    也不知是不是跟吃飯香的人一起吃飯帶動食慾,素來嚴謹的男人難得幼稚,覺得今兒個膳食味道尤其好。夏暁夾那個,他就跟著夾那個。

    一盤一盤下來,誰都沒說話。

    很快,桌上的菜被消滅得乾乾淨淨。

    姜嬤嬤進來嚇一大跳,世子爺晚上不是從來都七分飽么?

    周斯年感受到肚子鼓鼓的才回神,當即又有些樂。

    幽幽地瞥了眼夏暁鼓囊囊的胸與臀,他暗道:不合口味還吃這麼多,這幅身子,果然不是白長的……

    夏暁捧著一杯茶慢慢地喝著,不是很開心。

    那麼一桌子菜,都沒什麼油水!

    周斯年今日用膳用得好,姜嬤嬤臨走時他還特意囑咐了一句:往後不必分開準備,他都跟夏暁一起用。

    夏暁手下一滯,臉垮得更厲害了。

    誰要天天吃那種東西啊,淡出鳥來!

    周斯年透過水汽一直打量著身旁的人,終是沒憋住,眼角溢出清淺的笑來。唔,吃飯果然還是得有個伴兒才香。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