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外室 » 4第四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外室 - 4第四章字體大小: A+
     

    周斯年有些意外,因為他新得的外室的一雙漂亮的眼兒,此時正異常坦蕩地看著他。

    隔窗外的風繼續吹,園子里清甜的草香被風送進裡屋。他低垂著眼帘靜靜地打量著夏暁,見她坐姿鬆散,腰背卻挺得筆直。

    這姑娘瞧著才十六七的年紀,生的瓊鼻秀目朱唇雪膚。燭火下瞧著瑩瑩如玉,倒是個極可心的長相。

    周斯年斂下了眉目中的不悅,淡淡道:「你叫什麼?」

    清潤悅耳的男聲如玉石相擊,過電般穿過人耳。

    夏暁眨巴了下眼,覺得耳朵里有些麻癢。

    揪著書的手一松,那遊記啪嗒一聲砸在了書案上。見狀,她當即略局促地站起了身。這一抬頭,夏暁才捕捉到周斯年眼裡的不悅。

    撓了撓鼻樑,她擺了擺自己的手,乾巴巴地打招呼:「那個,你好呀,我叫夏暁~」

    白嫩嫩的手半縮在袖子里,周斯年沉默地看著,她動作間,胳膊離身體很開,舉止有種奇怪的感覺。

    周斯年身量很高,夏暁站在他的面前只到他胸口的位置。他垂眸上下打量了她兩眼,半晌點了點頭,表示他知道了。

    其他不多看,至少夏暁在外貌上,周斯年是滿意的。

    「倒杯水放那兒。」

    淡淡丟下一句,他沒再看夏暁,轉身去了屏風後頭。

    夏暁哦了一聲,低頭瞄了眼書案上攤著的遊記,想著方才捕捉到周斯年一閃而逝的不悅眼神,大概明了這位『爺』,不太喜歡她亂動他的書本。

    暗暗聳了聳肩,不動就不動咯,她又不喜歡看書。

    說是正屋,這內室都有四十平了。

    東西擺放的不多,十分寬敞。最靠西南角的地兒,有個三面屏風隔出來的裡間。

    既然主人不喜,夏暁識趣地離開了書案邊。

    身上的裙衫有些長,走動間不太靈便。夏暁穿慣了短衫,此時為了不惹裡頭那位爺心煩,拎著衣擺,輕手輕腳地到隔窗邊的軟榻上坐下。

    姜嬤嬤等人知道周斯年的規矩,世子爺自小愛潔,總嫌丫鬟身上不幹凈,洗漱時候從不假人手。所以專門隔了的盥洗地兒,會常年掐著點兒備熱水,供主子自己洗漱。

    此時,周斯年靜靜地在屏風後頭梳洗。

    夏暁聽裡頭傳出的洗漱水聲,乾巴巴地瞪著眼,很後知後覺地燒紅了臉。

    既然決定了被送來,意味著什麼夏暁心裡很清楚,也就沒臉再講什麼節操。

    上輩子混娛樂圈混到那個境界,圈子裡她什麼沒見過。加之本身也不是什麼良家婦女,交過一隻手數的男朋友,包過小鮮肉,夏暁在男女之事上很看得開。

    於是,聽話地給周斯年倒了一杯水,老實坐在榻上等他。

    周斯年脫了外袍,就著中衣走出屏風。

    一見他人出來,夏暁滿腦子的走神瞬間被拉回來。

    一雙眼直勾勾地盯著人看,她就不明白了,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人啊!難道古代的水土比較養人?

    胡思亂想著,夏暁感覺到男人走到她身邊,下意識地把屁股往旁邊挪了挪,給空出了一個地兒。

    周斯年:「……」

    「爺?」夏暁覺得自己一個類似小蜜的身份,該表現的溫柔體貼點,「你喝水。」

    說著她舉起剛到的水,顛顛兒地遞到周斯年跟前。

    睨了眼快遞到他肚子上的杯子,周斯年默默退後了一小步。而奉茶卻單手捏杯子的姑娘,睜著大眼沒半點為自身禮儀羞愧。

    周斯年心裡突然有了種十分奇異的感受。長這麼大,還沒被人這麼奉過茶,且奉得還是快涼的茶。

    默了默,他抬手接過了杯子。

    畢竟小門戶出的女子,他不能以大家閨秀的舉止來要求。

    夏暁眼睜睜看著他把她遞上去的杯子又送回桌上,裡頭的水一點沒動過,當即明白自己這是又被嫌棄了。

    ……嫌棄就嫌棄吧,誰稀罕!

    左右夏暁不是個愛糾結的人,人家不需要她伺候,她不伺候不就得了。反正她來這兒,也沒打算做長久發展。這古代外室沒文書沒聘的,只要本身不是賤籍賣身的,她就是跑了也不會出人命。

    等哪天這位爺膩了她,她存好足夠的盤纏,一準跑路。

    抱著這種心思,夏暁盯著周斯年的眼神是越來越亮。

    被這麼直白的眼神盯著,周斯年邁開的腳步滯了滯,有稍許的不習慣。

    頓了頓,他淡道:「夜深了,歇息吧。」

    「哦,好。」

    夏暁動了動腿,準備從軟榻上下來,誰知這才一抬頭,那位爺的人已經出現在她的身邊。

    高大的男人逆著光站,影子被搖曳的燭火拉得老長。立在夏暁跟前,兜頭兜臉地籠罩在她身上。

    周斯年看著夏暁,在她一臉懵逼之下,突然傾下身將她打橫將抱起。

    夏暁:「!!!」

    然後,丟到了床榻之上。

    夏暁:「……」

    風吹過紗幔,薄薄的紗幔攪動的張牙舞爪。

    三月的風還有絲絲涼意,隔窗的撐桿支撐了許久,被突然一陣風帶到,啪嗒一聲滑落下來。曼舞的紗幔幽幽地停下,滿堂通明的內室里,氣氛漸漸曖昧起來。

    夏暁在床榻上滾了一圈,身上鬆散的衣衫領口開了些,露出內衫裡頭白雪一樣的肌膚。

    黑色的髮絲也滾亂了,簪子松垮垮地綴著,沒一會兒又掉落下來。夏暁那滿頭順滑的髮絲,如潑墨般瞬間鋪灑在了床榻上。

    周斯年看著這一切,眸色幽暗了下來。

    修長的手指搭在中衣的邊緣,他站在床下,十分利落地將身上的衣裳給扯開了。

    沒想到這位爺看著清瘦,脫了衣裳,身材卻意外地驚艷。除卻一身皮膚是世家公子哥的白皙而不是性感的古銅色,他渾身那緊實有力又不顯誇張的肌肉,奪人眼球。

    夏暁剛想驚嘆,轉頭又想起,古代世家公子講很究君子六藝。這位爺看樣子就是世家出身,身材這樣,也實屬正常。

    周斯年將中衣搭在屏風上,轉頭見他的外室正目光灼灼地盯著他看,忍不住又皺起了眉。待字閨中的姑娘家第一次見男子身體,怎麼這個反應?

    念頭一閃而過,他轉頭就將此拋去腦後,穿著褻褲翻身上榻。

    夏暁自覺地往床裡頭縮,給他騰地兒。

    一邊縮一邊想著該說個什麼話題。畢竟兩個人第一次見面,辦事之前,多少應該交流交流,否則直奔主題就太過尷尬了。

    然而,佔據了大半床的這位只顧看著縮床腳的女人,卻是連嘴都懶得張。

    上榻之後,二話不說,直接將她壓倒。

    夏暁小小掙紮下:「那個,爺啊,可否先聽小女子說幾句?」

    周斯年不理她,單手捉住她兩隻手,幽沉的目光有些薄涼,直直地鎖定了夏暁的衣領之內。

    「小女子名叫夏暁,十七歲……啊!」

    她話沒說完,便被周斯年給拖到了身下。

    本就鬆散的領口也因為他突然的動作,被拉扯得更開。

    很顯然,夏暁的本錢很足。

    即使被居高臨下地看,半邊的光照著,她的肌膚白皙而透明。白嫩嫩的頸間系著一根緋色的帶子,緊繃繃兜著胸口,被擠出了一道隱約的溝壑。

    周斯年沉靜的目光流連著,漸漸放肆了起來。

    這溫香軟玉的溝壑上面,是一對生得極漂亮的鎖骨。接著是纖長的脖頸,有一縷髮絲不甚鑽進衣服里,更襯得她一身肌膚白的毫無瑕疵。

    處處精緻,處處勾人。

    所以,周斯年低頭下口了。

    嬌小的身軀,被高大的男人牢牢罩在了身子底下。

    夏暁被他壓著,衣裳全緊巴巴地裹在身上,束縛的要死。鼓囊囊的胸口被迫緊貼著男人的,抵得她有些疼。

    這位爺的胸口硬得像石頭,身子十分沉,火熱的鼻息噴洒在她脖頸之間,男人自帶的清冽氣息卻瀰漫了開來。

    夏暁氣死了,這麼壓著她,她都快喘不過氣來了!

    剛想伸手推開:「那個……爺……」

    夏暁剛要開口,話還沒說出口就感到脖子處落下一點溫潤。她身子一僵,肌膚瞬間爬上了細細的雞皮疙瘩。

    而周斯年還牢牢扣著她腰肢,幾番快速試探后,直接吮了上來。

    夏暁的脖子又麻又疼,有些不舒服。

    腿也被壓著,心裡憋屈的要死,這都是什麼人啊!

    周斯年低著頭,抬手扯落了髮帶,墨發流水般散下來灑落在枕間,鋪滿了床榻。

    嬌嫩的少女清新的甜香撲了滿鼻,很適合好聞,他的眸色頓時更黑沉了。

    手捻了捻少女的耳垂,又撫了她纖細的脖頸,有種不同於人滑膩的感覺。緩緩地在細膩的肌膚上蹭。他自然地,一點一點地下……

    濃長的眼睫顫了顫,原本就黑沉沉的眸子里泛起了黑霧。

    周斯年微微抬些頭,看著少女頭髮鋪灑在錦被上,越看越嬌。方才那不染凡塵的眸子,已然黑沉如深淵。

    他抿著唇,神色很淡,臉頰卻染了些紅。看了眼身下這兩頰泛紅眸子像被洗過的女子,心下暗嗤,倒是給他選了個好的。

    真是用心了!

    也不知是憤恨還是夜色所致,他勾了下嘴角,就繼續起來。

    夏暁『唔』了一聲,呼吸全亂了。

    周斯年看著她,視線極冷,呼吸卻是極熱。夏暁心口砰砰跳,曖昧的氣氛一觸即發。

    她抖著唇平靜的思緒模糊了起來,迷迷糊糊的想,必須要反抗!

    腦子一熱,她攀著周斯年肩膀的手就順著他背脊,緩緩遊走,引得周斯年背脊越來越僵直。

    夏暁張著嘴喘息,在周斯年猝不及防之下翻了身……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