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妙手仁醫 » 第三百九十一章:後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妙手仁醫 - 第三百九十一章:後悔字體大小: A+
     

    「王毅這話說得在理,憑什麼人家外企來了,市裡就拚命給優惠政策,而我們自家的企業反倒像外來孩子一樣,給個優惠政策都要斟酌來斟酌去的,說實話,作為土生土長的本地企業家,我有時候心裡很不是滋味的。我覺得只要有發展前途的,就要大力支持,尤其自己的民族企業更要如此。」黃天海見王毅主動把話給繞了回來,又是歡喜又是感慨道。

    王毅如今是南粵市市委書記,是南粵市的一哥,他的話是非常有分量的。換成其他人坐這個位置,黃天海這話倒也不敢說得太過,但換成王毅自當另論。

    「黃總這話我是認同的,不過你也要看到,現在是全球經濟,國內經濟要發展,必須得大力引進外資和他們先進的管理理念和技術,而要引進,自然就得給優惠的政策,這也是當下不得已的舉措。當然這個度要把握好,不能寒了自家企業的心。你這個意見,我會引起重視的,也會在適當的時候在常委會上提一提,免得到時外資是引來了,倒把自家人給*走了。」王毅神色凝重地說道,顯然黃天海的話讓他頗有觸動。

    「呵呵,我是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因為都是自家兄弟就順便發發牢騷,你可別太當真,這引進外資是如今的大潮流,你真要提出相反意見可就是逆流而上了。」黃天海見王毅把自己的意見當一件大事來看,倒有些擔心起來。

    畢竟宮場有官場的規矩尤其現在譚永謙又處於這個敏感位置,而且換屆又迫在眉睫,他首先要先求穩再求發展,這個時候是萬萬不適合提出與主流思想相反的過激言論的。

    「別忘了同時你也是一位重量級企業家,你的話我當然要引起重視當然黃總你也放心,我為官多年,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情,怎麼做,我心裡有數的。「王毅笑道,但看向黃天海的目光里流露出一絲兄弟間的真摯感情。

    「呵呵,是,是,我倒忘了,你們當官心裡的門門道道比我們商人還要多呢。」黃天海笑道心裡卻暗暗鬆了一口氣。

    「不管我們的新公司有沒有發展前途,明年就要換屆了,王毅正處於關鍵時刻我想還是不要落人口實為好。我想乾脆還是把新公司建在下面縣市吧,如何合適的話就建在龍山鎮。」李濤見黃天海和王毅的意思還是要把新公司建在市裡,開口打斷道。

    龍山鎮是李濤的家鄉,所以李濤建議把公司建立在家鄉也是無可厚非的。

    「成立新公司就談到這,現在我們來談談新產品的事情。依黃總你看是先主攻醫藥好還是保健品好?」李濤轉了話題。

    「如果從利潤還有銷售市場來說,那肯定是保健品好,畢竟醫藥只針對特定的人群,價格相對來說要受的限制也多。而保健品,價格浮動空間大,面對的銷售對象更是廣泛。但國內保健品大多不保健,所以漸漸地這個市場就被做爛了,人們對保健品的熱情也正在逐年消減,所以現在做保健品的風險還是有點大的。」黃天海分析道。

    「按你的意思,如果保健品真有好的保健效果,那還是不愁市場的。」李濤問道。

    「如果保健品真有好的保健效果,只要廣告到位,那肯定是不愁市場的,而且我可以肯定地說那將是非常暴利的。」黃天海回道。

    「那不就得了,以小叔出神入化的醫術,研究出來的保健品那效果肯定是一流棒的。」南剛聞言毫不懷疑地說道。

    「是啊,黃總,現在我是真的羨慕你了。」王毅緊跟著感慨道。

    三人中,王毅和南剛雖然是高官,是做事很有主見穩重的人,但對李濤的信心卻是幾近盲目的。既然李濤提起保健品,那麼這個保健品自然不是當下那些鼓吹有多神奇的保健品能相提並論的。

    見南剛和王毅對李濤這麼有信心,黃天海不禁想起之前兩人私底下跟他提起的一些有關李濤的事情,眼皮不禁一陣猛跳。

    正如黃天海自己說的,保健品若真有好的效果,只要廣告到位,絕對是非常暴利的。若李濤真有那麼神奇,那他黃天海從今往後自然是財源滾滾。

    「既然這樣,那就先弄保健品吧。你先幫我弄個十畝地,種上何首烏。這塊地你專門保護起來,讓信得過的人專門管理,等都種好了,你告訴我,我再親自去看看。」李濤道。

    黃天海聞言不由得想起之前李濤提過,有一味葯他是要自己栽培的,猜想這何首烏應該就是李濤要親自找培的,於是道:「這個方便,我們天南製藥本來就生產中成藥的,也有專門自己的藥材園圃,作為科研用的。我今天回去就讓人專門騰出一畝地來專門打理。」

    說到這裡黃天海見李濤點頭表示認可,頓了頓又道:「這何首烏又名首烏、地精、山精、葯首烏、何相公等等,功效極廣,有補肝腎,益精血,烏鬚髮,強筋骨,促進造血功能,提高機體免疫功能,降血脂,抗動脈粥樣硬化,保肝,延緩衰老,改善內分泌功能,潤腸通便等等功效。小叔您的配方中既然有用到何首烏,不知道這新產品主要是針對哪方面保健功效?」

    「看來你對藥材還是比較了解的。」李濤聞言不禁微微動容道。

    「呵呵,讓李師弟您見笑了。」黃天海謙虛地道,他早年是以這家製藥公司起家的,當然對中藥有著很深刻的認識了。

    李濤笑笑,然後道:「既然何首烏有這麼多功效,那保健品自然大體上也有這麼多功效,只是功效有強弱之分罷了。」

    」什麼!」

    黃天海聞言不禁渾身一震,眼中閃過一絲質疑,保健品跟藥物不同,一般人生什麼病就吃什麼葯,沒病的人也不會特意吃什麼葯,所以藥物的針對性是很強的。但保健品就不同了,它針對的是普通人群,既然是針對普通人群,每個人的身體狀況都不一樣,需要的功效也都不一樣,作為保健品當然是功效越多越好。換句粗俗的話來說,最好能像一些江湖騙子說的,有病的去病,無病的消災。

    當然換成保健品,這句話應該改成,有病的去病,無病的延年益壽。而如果這保健真如李濤說的有那麼多功效,還真是廣大人民群眾居家必備的保健品了,這如何不讓黃天海吃驚,甚至都有些不敢相信?

    「有什麼好吃驚的?市場上那些騙人的東西能跟師叔出的保健品相比的嗎?」南剛見黃天海一副吃驚的樣子,忍不住瞪眼道。

    「是,是。」黃天海聞言一驚,急忙點頭應是道,只是心裡仍然有些不相信,這世界上竟然還真有這麼神奇的保健品?

    這也難怪,黃天海雖然知道李濤本事厲害,但是加上他本身就是藥廠老總,對保健品理解得比南剛深多了,有些根深蒂固的思想不是說想扭轉過來就扭轉過來的。

    李濤見黃天海仍然有些不敢相信,也不點破,笑笑,從包里取出一張早就寫好的配方遞給黃天海道:「這是新保健品的配方,除了何首烏需用我親自栽培出來的,其他的你就按方子上的搭配,當然適合不適合工業化生產你還得儘快讓人研究一下。」

    雖然黃天海仍然有些不敢相信新保健品有那麼神奇,但對新保健品他信心還是很強大的,也在新保健品中寄託了極大的希望,見李濤遞給配方,急忙起身雙手接過,稍微看了幾眼后,然後像對待絕世珍寶一樣,小心翼翼地收起來。

    見有關合作的事情已經談得差不多,眾人也就不再繼續保健品的話題,開始東扯西扯起來。當然在場的有兩個官一個商人,談的最多的肯定是官場、商場上的事情,好在李濤如今對官場和商場都有點興趣,倒也聽得興趣盎然,偶爾也會插上幾句。

    大概在九點鐘左右,在李濤的提議下,叔侄四人才結束了飯局。

    當李濤提議結束時,在另外一個包廂,沈華大咧咧地拍了拍肚皮,打了個酒嗝,然後大手一揮道:「時間不早了,同學們今天就到這裡吧。」

    沈華這一揮手,卻是官架子十足。眾人都習慣了他的做派倒沒覺得有什麼不妥,但易順和呂天今天卻怎麼看怎麼覺得有點彆扭。

    一行人以沈華為中心出了包廂,出了包廂經過聽濤閣時,沈華特意指了指包廂的門,然後沖易順搖搖頭道:「我說老易,那個李大夫的架子還真大,你算是熱臉貼了人家的冷屁股。你看看,我們都吃光走人了,他都沒跑過來敬你酒。」

    眾人聞言雖然覺得沈華這話說得有些刺耳,不過細一琢磨還是覺得有幾分道理的。不就一個醫生嗎?可人家易順好歹也是龍山鎮派出所所長,是龍山鎮正兒八經實權派人物,他都眼巴巴端著酒杯去給你一個小年輕敬酒了,你倒還真端上架子了!

    易順和呂天當然不這麼認為,李濤肯給他們機會讓他們去敬酒,並且介紹他們認識兩位省委大領導那已經是天大的面子了。又哪敢奢望李濤再過來敬他們的酒,他們也擔當不起啊!

    只是這話,易順和呂天卻不好明說,只好憋著這口氣,權當沒聽到。

    酒喝多了,人總難免會真性情流露。沈華見易順和呂天無法可說,就越發挖苦起來:「不是我說你呀老嚴,你現在怎麼說也是所長,就應該有所長的架子,隨便來一個小年輕你就眼巴巴地跑去。。。。。」

    就在沈華越挖苦越來勁,都開始擺起領導的架子訓話時,聽濤閣包廂的門突然打了開來,身後傳來一道熟悉而年輕的聲音:「易所長,呂警官。」

    沈華見說曹*曹*還真就到了,晃著腦袋轉過身,一對醉眼朦朧的金魚眼不屑地瞟了李濤一眼,剛要張口教訓幾句這個架子比他還要大的年輕人時,眼角的餘光瞥到了兩個熟悉的身影。

    「南廳長。。。王書記!」沈華人猛地一個激靈,嚇出了一身的冷汗,剛剛還牛*哄哄,講起話來還頤指氣使的,如今卻結結巴巴起來,連個稱呼都叫不利索。

    「沈處長你挺威風的嘛!」南剛冷冷說了一句,臉色並不是很好看。

    是任誰聽到自己的手下竟然背著自己詆毀自己敬畏有加的長輩,心裡都會不爽的。

    為官多年,沈華當然聽得出來這是領導很不高興的表現,嚇得額頭冷汗刷刷就往下滾落,身子抖得跟篩糠一般,話卻是一句話也講不出來。

    「哼!」

    南剛卻是看也不再看沈寶華一眼,和王毅還有黃天海簇擁著李濤往外走。

    經過易順的身邊時,李濤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易所長,今天怠慢了,改天回龍山好好聚一聚。」

    李濤這倒不是什麼客套話,今天因為有王毅和南剛在場,他確實不適合去敬易順的酒。否則他一個長輩起身去敬酒,王毅和南剛肯定要陪同前去的。

    易順被李濤肩膀這麼一拍,整個人的骨頭都輕了起來,急忙點頭道:「一定,一定。」

    李濤接著又沖呂天點點頭,以開玩笑的口氣道:「呂警官,我們之間的事情可千萬別跟王護士說哦。」

    「一定,一定!」呂天也急忙連連點頭。

    說完李濤便走了,南剛、王毅還有黃天海心裡雖然因為沈華的言語心裡有些不快,但走前王毅和南剛還是拍了拍易順和呂天兩人的肩膀道:「好好乾。」

    黃天海不是官場的人,當然不好像王毅和南剛一樣,不過臨走前,他還是笑著跟易順和呂天握了握手。

    不管是李濤還是黃天海也好,對於沈華等人意義都不是很重大,但南剛和王毅兩人可是省裡面的大領導啊,就算是公安局局長也不一定能說的上話的大人物,就更別說沈華等小人物了。

    見這兩位大佬級人物走前特意拍易順和呂天的肩膀,交代他們要好好乾,一幫人眼珠子都紅了,心裡簡直嫉妒得要命,當然同時也後悔得要死,早知道給一個小年輕敬個酒都能攀上兩位省級大佬,他們就算掙破了腦袋也要去啊。

    至於沈華此時則連撞牆死的心都有了,不說這次白白錯過了跟兩位省級大佬攀交情的絕好機會,可怕的是剛才自己竟然背著他們說那個小年輕的壞話,更可怕的是,兩位大佬似乎很尊敬那位小年輕,走前看他的眼神明顯不善,尤其南剛廳長剛才講的話真可謂是字字誅心啊,讓沈華現在想起來都是心驚肉跳的。

    直到李濤四人走遠,沈華等一幫人才回過神來。

    「老易,你這就不夠朋友了,交上這麼一位貴人,也不提前跟我們透個氣。」一位跟易順交情還算好的老同學說道。

    「老易他自己也不知道,當時我們推門進去看到南廳長和王書記在場,我們也都嚇傻了,若不是李大夫也在場,我們肯定以為走錯地方了。再說了,這話也不能這樣說,當時老易可是叫過你的,是你非要擺架子不肯陪著一起去。至於事後,我們就算說了,你們肯定也會認為我們在吹牛,所以我們也就懶得說了。」呂天替易順抱不平道。

    呂天這麼一說,眾人不禁都跺腳,真是羨慕嫉妒外加恨啊!而沈華這時卻連羨慕嫉妒外加恨的心思都沒有,他現在滿腦子都是南剛走前那冷冷的目光。

    南剛啊,那可是省公安廳廳長,公安系統的一哥啊!那可是沈華這個公安局宣傳處副處長正兒八經的上上上級呢!他真要找碴,別說沈華從今往後沒有半點升遷的機會,就連屁股下面這個位置能不能保住都是個問題。

    「這個,老易啊,剛才我講話是有些過了。不過你也知道,我這人就這樣,管不住這張嘴,你看看有沒有辦法找機會跟那位李大夫提提,如果能約他出來吃個飯那最好。」沈華看著李濤在兩位省級大佬及一位不認識的男子簇擁下消失在視線內,終於腆著張臉對嚴易順說道。

    沒辦法,相比較與屁股下面這個位置,臉面就根本算不了什麼了。

    見沈華的嘴臉此一時彼一時,呂天這個耿直的老實人頗有些不屑,不過易順這個行事為人較為圓滑的人倒是能理解他,看著沈華道:「若是在今日之前,我肯定說沒問題。現在你也看到了,你覺得我約他出來吃飯合適嗎?」

    沈華也不是沒腦子的人,易順這麼一說,他也馬上意會過來,人家都是至少能跟南剛、王書記平起平坐的大人物,他又有什麼資格約他吃飯?如果真有這個資格,那還不如直接約南廳長呢?又何必那麼大費周章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
    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