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妙手仁醫 » 第三百九十章:好運自然來(求鮮花,打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妙手仁醫 - 第三百九十章:好運自然來(求鮮花,打賞)字體大小: A+
     

    很快,易順和呂天的目光下意識地看向黃天海,心裡很自然地揣測著,不知道這位又是哪位高官?

    「你們別看我,我叫黃天海,可不是什麼高官,只是個奉公守法的平頭老百姓。」黃天海笑道。

    易順兩人以前天天期望著哪天能攀上高官,也好上面有人罩著,一路青雲,今天一下子就攀上了兩位省領導,還真有點把他們給嚇住了,突然聽說黃天海不是個官,反倒暗暗鬆了一口氣。

    不過當他們把黃天海的名字在腦子裡回一遍后,不禁暗暗苦笑不已。

    雖不是官,卻是南粵省的首富,億萬富豪啊!

    看來今晚這個包廂里的人,要數李濤這個醫生身份最寒磣了,可偏生就這位看似身份最寒磣的人坐在主位上,兩位高官一位億萬富翁卻在下首作陪。

    「原來是黃總啊,久仰大名。」

    易順和呂天意會過來魯嘯風的身份后,急忙謙虛地拱手道。不過畢竟黃天海不是官場中人,相對來說面對黃天海他們沒有那麼緊張。

    「不敢當,不敢當。」黃天海打著哈哈也沖兩人拱拱手道。

    易順和呂天雖然很想多跟兩位省領導當然還有身份看似最普通的李醫生加深感情交流,不過他們也有自知之明。以他們的身份,能踏入這個包廂敬酒,本身就已經是人生一個巨大的轉折點,卻不好真把自己當成什麼人物。

    所以兩人敬了一圈酒後,便起身告辭。

    因為李濤的緣故南剛等人都很給他們兩面子,兩人敬酒時都是一飲而盡的。兩人在仕途打滾多年,雖然沒什麼建樹,但見自己敬領導酒,領導不是淺嘗輒止而是一飲而盡這個信號意味著什麼,他們當然還是明白的。

    從今天開始,因為李濤的緣故,他們兩個基層幹部、幹警,已經正式進入省級領導的視線!

    呼!

    易順和呂天出了聽濤閣包廂,同時長長呼出一口氣,卻是剛才雖是幸運當頭喜從天降,但同時他們也委實緊張得要命。

    這不,兩人呼出一口氣后才發現兩人的後背卻都被汗給浸透了。

    「老易,看來你要時來運轉了!」呂天一臉喜色地看著易順道。

    「呵呵,你也要多年媳婦熬成婆了,這回弟妹應該不會整天在你耳邊嘮叨了吧。」易順也心情大好地道。

    「說起來這都是托你的福啊!」呂天感慨道。

    「托我的福?呵呵,說起來到現在我都雲里霧裡的!」易順聞言搖著頭道。

    確實,到現在易順還沒整明白李濤怎麼就成了南廳長、王書記還有黃老總的座上賓他可是最了解李濤底細的。他爸媽是教書的,這些易順可全都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管他呢,現實就擺在面前,反正,這回兄弟我是託了你的福了。」呂天倒沒易順想得那麼多拍著他的肩膀笑道。

    易順想想也確實是這個理,這現實就擺在面前,他一個小鎮的派出所所長想再多也沒用。

    「什麼托福不託福的,以後啊,我們兄弟兩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互相扶持才對。」易順笑道。

    「是啊,絕不能像沈華那傢伙,當上了官,眼睛就瞄上天上去。你好歹是個所長,他有時還跟你客氣幾句,我這個老乾警,他還真是連正眼都懶得看我一下。」呂天深有感觸地道。

    「呵呵,原來你也看不慣那傢伙啊,不過這次這傢伙算是看走眼了,之前你沒來之前,我碰到張老師時,他自以為是個官,還擺了下譜,等會要是知道李大夫竟然跟南廳長和王書記都是朋友,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拍馬屁機會,估計要後悔得腸子都要青了。」易順笑道。

    呂天聞言不禁心懷大開地笑了起來,多年受的憋屈似乎在這一刻都得到了釋放。

    「不過,老呂我可要提醒你一句,我知道李濤大夫的為人是很正派的,我們現在算是借了他的光走進了南廳長和王書記的視線,不過可千萬別忘乎所以,放鬆了警惕。」易順見呂天開心大笑的樣子,猶豫了下一臉嚴肅地提醒道。

    「老易,多年的同學,我呂天的為人你還不知道嗎?要不然我也不會混到今天還只是個幹警。再說了,南剛是出了名的嚴明,以前我們是苦於沒機會入他的視野,如今既然已經走進他的視野,當然要好好工作,只要干出成績來,還擔心他不提拔我們嗎?」呂天重重拍著易順的肩膀道。

    「我還一直以為你呂天是個老實人,沒想到卻是大智若愚,很多事情看得比我都要透徹許多。還別說,這事正是你說的這個理。」易順微露驚訝之色道。

    「嘿嘿!」呂天得意地笑了笑,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顯出幾分憨厚來。

    說話間,易順和呂天已經回到了包廂門口。推開包廂的門,裡面煙霧繚繞,幾位昔日的同學正端著酒杯要敬沈華的酒,而沈華則擺出一副領導的架勢在那裡推脫。

    易順和呂天見狀不禁互相對視一眼,然後會心一笑。

    此一時,彼一時,跟兩位重量級的省委領導喝過酒,聊過天後,回頭來再看沈華就有點超然的心態,而沈華在他們的眼中也頗有點小丑的味道。

    「老易、老呂你們怎麼到現在才回來?還臉紅紅的,不會剛才一個個敬過去吧?這也太掉身價吧!」

    沈華見易順和呂天兩人回來,急忙借勢推開要敬他酒的老同學,故意麵帶驚訝地道。

    呂天聞言根本就懶得理沈華,心裡暗暗冷笑,掉身價?就你這身份就算想去敬酒的資格都沒呢,還掉身價!

    易順這人為人較為圓滑,聞言心裡雖然跟呂天一般想法,面上卻笑道:「是啊,剛好遇到了兩位領導和一位老總,自然是要一一敬過去的。」

    「得了吧,還領導、老總,就一個小醫生的能認識什麼領導、老總!」沈華見呂天一副不屑回答的表情,連帶著對易順的話也變得有些尖酸刻薄起來。

    不過沈華的話,除了易順和呂天不認同,其他人倒都覺得在理,只是大家都是老同學,這樣說出來就難免有些過了。

    呂天和易順聞言心裡自然是不快,但也知道自己兩人真要說出聽濤閣包廂里坐著兩位省級領導和一位億萬富翁,肯定沒人相信,就算說了也只是徒增笑話罷了。

    好在如今他們兩眼界早比之前高了一個層次,心中雖是不快,卻也懶得跟沈華計較,淡淡一笑,各自端著酒杯重新坐回了位置。

    沈華等人見兩人沒有辯解,自然就更認定了他們兩是往自己臉上貼金。沈華本還想嘲諷上一兩句的,但被身邊的同學用胳膊肘碰了幾下,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把到嘴邊的話又吞了回去。

    聽濤閣包廂,易順和呂天走後,李濤扭頭對楚朝輝道:「南剛,這兩人我聽說都還不錯,又是你們公安局的人,你有空關注一下,如果確實如此,不妨提拔提拔。」

    「小叔這事您就算不說我也會關注的。」南剛點頭道。

    李濤見南剛點頭應下,笑笑,然後又轉向黃天海道:「黃天海,你不是說要專門為我們的新產品成立一個新公司嗎?這個公司具體開在哪裡你有沒有考慮過?」

    黃天海聞言道:「我倒是想把新廠房,新公司開在吳州市工業開發區,不過現在市裡的地皮漲得厲害,由於和寶島馮戰合作開發新的高科技產於園基地,現在手頭資金也有些緊張,所以很有可能會考慮下面的縣市。一來,下面的縣市都在大力招商引資,我們過去肯定能給我們不少優惠政策,而且地皮相對也便宜許多。當然這只是我的初步構想,如果王書記能開開金口,給出優惠的政策,我還是會選擇市裡的」

    「呵呵,這事你就別為難永謙了,該什麼政策就什麼政策。」李濤不等王毅開口抬手攔住道。

    黃天海見李濤這樣說,不禁微微有些失望。他是知道自己的面子王毅可以不賣,但李濤的面子他是絕對不能不賣的,本想藉此機會給新公司搞點特殊待遇,沒想到李濤直接插話給否定掉了。

    王毅聞言感激地看了李濤一眼,道:「小叔,其實黃總說得未嘗不可。別人不知道你這個新產品能取得多少效益,我卻是知道的,把你們這個新公司留在市裡就相當於留住一隻會下金蛋的雞,就算給再大的優惠,再大的代價也是值得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
    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網游之劍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