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妙手仁醫 » 第三百八十二章:被紀委帶走的縣委書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妙手仁醫 - 第三百八十二章:被紀委帶走的縣委書記字體大小: A+
     

    李濤見舅舅和姨媽的表現,心裡不禁暗暗苦笑,他就知道自己一旦出頭,那份本來單純的親情就會變了樣。不過這世界上的事情本就是這樣,沒有十全十美的,李濤卻也只能接受這個現實。

    不過與方家的事涉及到方老,所以這事李濤也確實不好多講,既然大舅舅已經開口幫自己擋話,他倒也樂得揣著明白裝糊塗,端起酒杯沖周可雲笑道:「表姐,我再厲害也得管你叫一聲姐,所以還是你厲害。」

    「嘻嘻,那倒也是。不過李濤,剛才你真的好酷,那些貪官壞人就應該這麼狠狠地教訓!」周可雲也是二十多歲的人了,被舅舅和母親接連攔阻示意,心裡自然已經明白過來,見李濤轉移話題,雖然有些失望,但更多的還是高興和興奮,聞言急忙一邊跟李濤碰了下杯子,一邊還興奮地揮舞了一下緊拽的粉拳。

    「是啊,是啊,剛才要是早知道李濤你這麼牛,我肯定也衝上去踹那些王八蛋兩腳。」陳雲禮和陳雲聰都是年輕人,聞言也跟著一臉興奮地道。

    要是換成平時,見子女們講話沒個譜,陳昌興等人少不得要綳起臉批評一兩句,不過今晚卻是例外,一來高興,二來陳家出了這麼一個有出息有能耐的外甥,踹你們這幫貪官惡商又怎麼滴?

    不僅沒訓話,陳昌興還哈哈大笑著端起酒杯,特意站起來道:「來來,小濤,大舅敬你一杯,你今晚可是幫舅舅出了一口惡氣啊!」

    「啊,大舅您坐著,您坐著。」李濤見大舅舅站起來敬他酒,慌忙站起來道。

    「沒事,現在你有能耐了,大舅高興,也當得起大舅站起來敬你一杯。」大舅舅笑道。

    李濤聞言頗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然後跟大舅舅碰了一杯。

    大舅舅敬過後,大舅媽、二舅舅們也都跟著敬李濤酒,李濤只好起身一一碰杯飲盡,然後又挨個地去回敬他們。

    華夏人的飯局,往往是無酒不歡,酒一喝氣氛也就上來了。長輩們主動出擊,李濤接著回敬,這麼一來二往,再加上今晚陳家上下又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包廂里的氣氛很快就變得熱鬧起來。

    觥籌交錯,有說有笑,卻是好不熱鬧!

    當包廂里熱鬧非常時,海月縣高速公路出口,此時正停著一溜的黑色奧迪車。

    黃書記、孟主任、康局長還有海月縣的王縣長等縣領導全都站在車邊恭候著省委一號車的到來。

    雖然是冬天的晚上,還有點風,但黃書記卻依舊不停地抬手擦額頭的汗水,好像這天氣熱得跟三伏天似的。不僅如此他的兩腿是有點打顫的,他的手也是如此。

    李濤等人才剛剛離開包廂一會兒,還沒等黃書記想好該怎麼善後時,南原市那邊就已經來電,說省委書記正往海月縣這邊趕,要求他們務必做好迎接準備。

    省委書記親臨海月縣可不是小事情,於是整個海月縣的官場便沸騰起來。

    海月縣四大領導班子幾乎全部出動,生怕錯過了跟省委書記握手的機會,同時個個也都心裡暗自驚疑不定,不知道這大晚上的怎麼省委書記就親自趕來海月縣了呢?

    唯有經歷過包廂紛爭之事的鄭書記等人,心裡都暗暗猜到,龍書記很有可能是因為李濤而來。

    也正因為這個猜測,黃書記心裡更慌更害怕。

    想想看,一個省委書記大晚上的,為了一個年輕人的電話竟然一刻都不耽誤地親自趕來海月縣,這是多麼不可思議也是多麼可怕的事情啊!

    黃書記站在車邊,吹著夜風,一想起自己竟然下令要把那個年輕人還有他的親人全部抓起來,兩腿就忍不住打顫。

    這天是要塌下來了啊!

    海月縣隔南原市很近,高速下來也就四十分鐘不到一些。

    很快等在高速出口的黃書記等人便看到一輛閃爍著警燈的警車在前面開道,緊跟在後面的駭然便是省委一號車。

    那好幾個零後面的一個阿拉伯數字在燈光下,顯得格外的刺眼,刺得所有人都馬上渾身一震,臉上露出恭謙的笑容。

    坐在車后廂的龍新民看著正候在馬路邊準備迎接他到來的一溜海月縣官員,臉色微微一沉,對司機道:「直接去盛開酒店。」

    「是!」

    司機應了一聲,加足了馬力直接從那些正滿臉含笑,準備著跟省委書記打招呼握手的官員們邊上呼嘯而過。

    「這。。?」

    海月縣的官員們見省委一號車直接疾馳而過,不禁全都愣住了,同時心也猛地一沉。

    看這架勢,省委書記此次前來是來者不善啊,看來海月縣這次官場要大動蕩了!

    正當眾人心中不安,還沒來得及重新上車追上去時,後面有兩輛車嘎地一聲停了下來。

    從車裡率先下來一位理著板寸頭,顴骨凸起,兩頰深陷進去,骨架子很大,但又很瘦,給人一種很森冷感覺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南原市素有「鐵面判官」之稱的紀委書記海森。

    紀委是幹什麼的?是專門搞黨風建設整治**之風的!大晚上的,省委書記來海月縣就已經讓人很奇怪了,而且隨行的人中竟然還有南原市的紀委書記,只要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能想到省委書記這次來是要動刀子的,而不是什麼心血來潮到海月縣一游或者視察什麼的。

    所以海森一下車,海月縣所有官員都感到一股寒氣從腳底板直往上沖,黃書記更是兩腿發軟,額頭的冷汗如瀑布而下。

    「海,海書記,您好!」

    不過再怕,黃江身為海月縣的縣委書記,還是得帶頭上前伸手打招呼。

    不過海森卻沒有跟黃江握手,而是沖他露出兩排白森森的牙齒,冷冷道:「黃江同志,有人舉報你貪污,包庇黑惡勢力,請配合我們的調查!」

    海森一說完,沒等黃江反應過來,早已經有兩位紀檢工作人員走上前來,一左一右夾持住了他。

    黃江肥胖的身子當場就發軟了,好在紀檢工作人員已經一左一右夾持住了他,這才不至於癱倒在地上。他真是做夢也沒想到,龍記出手會這麼快這麼狠,竟然一個解釋道歉的機會都不給他,直接就讓紀委插手這件事了。

    曾經威風無比的黃江幾乎是被紀檢工作人員拖著塞進車子的,然後海森用森冷的目光掃了海月縣眾官員一眼,跟著默然無聲地重新鑽進了車子,接著紀委的車子同省委一號車一樣,絕塵而去。

    看著紀委的車帶著縣委書記絕塵而去,海月縣頭頭腦腦的額頭上都直冒冷汗,心裡那真箇是心驚肉跳啊。

    縣委書記啊,在海月縣那就是當之無愧的老大,每次開會的時候,只要他老人家臉一沉,桌子一拍,誰敢跟著頂著干?沒想到,突然間就被紀委帶走了,而且事先竟然連一點風聲都沒有。

    這黃江到底是幹了什麼呀?一陣夜風吹來,所有官員都忍不住打了個激靈,腦海里冒出一個大大的問號。

    當所有官員腦海里都冒出一個大大的問號,無法控制地心驚肉跳時,孟主任、康局長卻是忍不住兩腿都哆嗦了起來。

    別人不知道,他們難道還不知道嗎?都是因為那個小年輕啊!

    不過在場的官員此時還不知道,幾乎就在黃江被市紀委帶走之時,正有大批武警朝海月縣幾個最大非法稀土礦礦點夜襲而去,否則他們現在就更害怕了。

    「王縣長,我們現在該怎麼辦?」一位副縣長的問話打破了夜空下的沉寂。

    於是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王縣長,黃江記被紀委帶走,王縣長自然而然便成了海月縣最高領導。

    要是換成平時,被人當一把手請示,王縣長肯定很高興。既然當了官,誰不想往上爬,王縣長覬覦縣委書記的位置已經很久了。

    但今天,他卻只感到陣陣的心驚膽跳,聞言猶豫了好一會兒,才把大手一揮道:「回縣委大樓,等指示!」

    於是眾人都紛紛重新鑽入車子,往縣委大樓而去。

    盛開酒店另外一間包廂內,田婭一家三人哭喪著臉坐在桌子邊上,誰也沒有心情動一下筷子,至於田婭的新男朋友,因為父親黃成章涉及非法持有槍支的緣故,也被警察給帶走協助調查了。

    「老田,你說現在怎麼辦?好像陳昌正的外甥很厲害,都跟龍書記通得上話了!」田婭的母親呆坐了許久,終於開口道。

    「我怎麼知道怎麼辦?現在只能希望陳昌正不要跟我們一般計較,否則就該輪到我們提前找個地方去養老了。這件事都怪你,田婭和陳雲禮談得好好的,非要。。。.」田婭的父親沒好氣地道。

    「怎麼就怪我了?我也是為了女兒好啊,誰知道陳昌正還有這麼厲害的一個外甥。這個陳昌正也是的,既然有這麼厲害的外甥,幹嘛不早請他出馬呀!」田婭的母親馬上反瞪回去道。

    「行了爸媽,陳雲禮家不是那樣的人,他們應該不會。。。。.」田婭此時心裡也是懊悔得連腸子都青了。

    陳雲禮曾經對她多好啊,陳雲禮的父母親也甚是喜歡她,現在更是有那麼一位牛*的親戚,只是如今說什麼都遲了。

    「對了,女兒,陳雲禮對你可是一往情深,要不我們一起去道個歉,說不定。。。」見女兒開口,田婭母親不禁兩眼猛地一亮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
    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