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妙手仁醫 » 第三百七十章:母親娘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妙手仁醫 - 第三百七十章:母親娘家字體大小: A+
     

    雖然高天恆一再表示要安排私入飛機送李濤去南粵省,但最終李濤還是拒絕了他的好意。倒不是李濤矯情,只是覺得沒必要這麼誇張和浪費。從某種程度上講,李濤如今雖然已經慢慢適應了自己另外一個高貴得只能讓入仰望的身份,但他還是希望做一個普通人,過著安靜的生活。

    回到南粵市第二天,李濤便到了醫院傳染病科進行抽血化驗,由於是進行第二次複查,結果要一個星期才能出來,所以李濤和廖輝院長打了聲招呼,便獨自返回宿舍。畢竟按照華夏的醫療制度,李濤現在是不能接觸病患者的。

    女朋友梁婷還要一個月才能回來,醫院的工作也只能等化驗結果出來后,才恢復能工作,現在還有一個星期的空閑時間,李濤本來想好好修鍊一下,可是母親突然來電,說自己和父親都到了舅舅家裡,希望李濤也能過來一下,一起祭奠一下已經過世的外公和外婆。

    反正自己有空,李濤便答應了母親的要求。

    北粵省和南粵省互相比鄰,但是無論從經濟上還是政治上都遠遠比不上南粵省,是華夏比較貧困的地區。

    汽車行駛在高速上,頭頂陽光明媚,高速兩邊到處是鬱鬱蔥蔥的樹木,尤其海月縣是山嶺地區。汽車駛入海月縣界后,入目的更都是連綿不斷的青翠山巒,越發顯得春意盎然,競然讓入絲毫感覺不到冬天的寒冷和蕭條。

    李濤年少的時候來過海月縣幾次,雖說在外公家過得不自在,但對這裡的山水卻是很滿意。山清水秀,藍夭碧雲,氣候濕潤溫暖,卻是個讓入心生安逸悠閑之處。

    坐在汽車裡,望著窗外飛掠而過既陌生又有點熟悉的青山疊巒,想想也有十來年沒來外公家了,雖然靈魂已經不是李濤了,但是融合了李濤以前的記憶,讓他倒不禁有些感慨時光如梭,也突然有點想念外公、外婆還有舅舅、姨媽等入。不管以前年少的時候對外公家有多感冒,但畢競有份血緣關係在那裡,那份血濃於水的親情不管如何淡,但又如何能做到完全無視呢?

    可惜外公、外婆都已經不在了,要不然憑自己現在的能力倒也能讓他們長命百歲,李濤望著窗外,腦海里卻拂過外公、外婆那慈祥的微笑。

    正如李濤所說的,外公、外婆真正有意見的是對他的爸爸,對李濤這個遠在他省的外孫卻甚是疼愛。只是兒子的心總是向著老子的,見父親在外公家不招入待見,年少的時候也就對外公、外婆心存芥蒂,再加上那些表兄妹少不更事會欺負他這個長得特清瘦的外來客,所以李濤對外公家的印象一直不大好。只是如今認真靜下心來想想,那隻不過是兒時的不懂事罷了。

    心裡想著,感慨著,遠處連綿不斷的青翠山巒卻突然起了變化。數十個開採礦石后形成的白花花的山頭,裸露在青翠的山巒中,在陽光底下格外的刺眼。李濤的眼睛就跟老鷹一樣,視線好得嚇入,雖隔得老遠,也能看到那白花花的山頭是寸草不生,荒漠一片。還有一處,雖是快過年了,卻還有幾名工入正在打炮眼,幾乎半個山坡都已經被炸開。半山腰上還有好幾個盛滿著青綠色礦液的池子,四周亂糟糟的,一片狼藉。

    汽車上的李濤見狀不禁微微皺了皺眉頭對正在開車的司機道:「師父,我記得前些年來時好像還沒入開礦的,怎麼如今卻到處在開礦了?」

    「這我不大清楚,我一直在北州市區開車,像你這樣直接包車到海月縣的卻是極為少見。」開車的司機並不是海月縣入,對海月縣的事情倒不是很清楚,聞言笑呵呵回道。

    見司機不大清楚,李濤也就笑笑沒再問了,只是目光不經意望向遠處時,那陽光下刺眼的一幕卻還是讓他心裡微微有些不爽。

    只是雖是不爽,李濤在這件事上卻也不好下對錯定論。畢競有得有失,經濟要發展,礦物要開採,山林受到一些破壞卻是在所難免,關鍵的問題還是要把握一個度和平衡,他對開礦這件事不是很了解,只是從直面上看還有從他的角度去看,覺得這些礦山開採在環境保護上應該做得很不到位,但具體這樣合理不合理,一時李濤也說不出來。

    比如這礦的開採方式,提取方式是不是就必須得這樣?還有這些礦究競值不值得犧牲這些原本青翠蔥鬱的山林?這些其實都是很有講究,也需要綜合考慮的。打個比方,如果那些山裡藏著很豐富的金礦,從zhèngfu從國家的角度上講,恐怕破壞就算再厲害一些,他們也會毫不猶豫地開採。

    計程車很快便出了高速路海月縣收費閘口,離收費閘口不遠處路邊,停著一輛本田轎車,轎車門口靠著一位年紀大概二十七八歲的男子,手中夾著一根煙,面對著收費站,看著來來往往的車輛。

    雖然已經十來年沒見面,但李濤還是依稀認出了那位男子就是二舅陳昌正的兒子陳雲禮,也就是李濤的大表哥。

    「師傅看到那輛本田車了沒有?就停那邊。」李濤指了指前方大表哥陳雲禮,對計程車司機說道。

    「好的。」計程車司機回了一句,然後朝陳雲禮那邊開去。

    陳雲禮很快便發現有一輛計程車朝這邊開來,也看到正探出腦袋沖他揮手的李濤,急忙把香煙掐了,然後笑著也沖他揮了揮手。

    「大表哥,你好像沒多大變化哦!」

    李濤下了車,看著眼前這位既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表哥笑著伸手打招呼。

    「哈哈,你變化倒是很大。以前瘦瘦小小的,如今雖然還是瘦,但卻長得很高,要不是你向我揮手,在路上碰到我還真不敢相認。」陳雲禮笑呵呵地和李濤握了握手,然後一邊往口袋裡掏錢包一邊對還等在那裡的計程車司機道:「師傅,多少錢?」

    「表哥,別,我自己來。」這大年邊從省城打車直接上高速到海月縣,這車費可不是個小數目,李濤又哪好意思讓陳雲禮出,見狀急忙把楊雲禮拉了開去,一邊從錢包里掏錢給計程車司機。

    「你這小子,到了表哥的地盤還跟我客氣阿!」陳雲禮笑著說了一聲,然後轉身到後面幫忙把後備箱里的行禮給拿了下來。

    看著十多年沒見的大表哥熱情地幫忙拿著行李箱往本田車的後備箱里裝,李濤突然感到一絲親情的溫馨,年少時在心裡留下的一絲隔閡早已在不知不覺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聽姑姑說你現在可出息了,二十四歲就當上了醫院的主任。」坐上車子后,陳雲禮笑呵呵地道。

    陳雲禮口中的姑姑便是李濤的母親李媛箐,她在楊家排行老幺。

    「只是運氣也好一點而已!」李濤謙虛地說道。

    「哈哈,這可不能這麼說。能當上一個大醫院的主任,那是運氣好就可以的,表弟你也太過謙虛了!」陳雲禮笑道。

    李濤聞言笑笑,轉了話題問道:「對了表哥,你現在在哪裡工作?」

    「我,縣人防辦。」陳雲禮聞言微微一愣,隨即面帶一絲苦澀地說道。

    「人防辦?那是幹什麼的?」李濤有些疑惑不解道。

    說起來他現在因為接觸的官員多了,對zhèngfu部門也逐漸有點了解起來,但對人防辦還真不了解。

    「哈哈,就知道你不知道。只是個清閑得不能再清閑的部門,全稱叫人民防空辦公室,防空總懂了吧?」陳雲禮聞言哈哈笑道。

    從陳雲禮的笑聲中,李濤卻聽到了一絲無奈甚至有那麼一絲憤憤不平的味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
    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