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妙手仁醫 » 第三百五十二章:飛機貨倉裡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妙手仁醫 - 第三百五十二章:飛機貨倉裡面字體大小: A+
     

    在佛州國際機場外的一條公路上,一輛小轎車低速行駛著。

    這已經是李濤換過的第三輛車子了,他就通過這麼一次次地換車來逃避那些軍隊的追擊和排查。

    馬上就要到機場了,

    對了,衣服還不行呢。

    李濤低頭看看自己和方麗的衣服,方麗就不用說了,一身白大褂太過顯眼了些,都不用看臉就能被人發現。

    李濤這一身也有點問題,雖然墨鏡蓋住了臉讓人看不到什麼,可衣服畢竟都是一樣的,萬一研究所的監控設備拍攝到了他們,把他們的照片發給了機場,那樣他們也進不去啊。

    看了看這輛車,好像是輛商務辦公的車,後面還有個行李箱,那個m國人似乎是出差工作的?

    一邊開車,李濤一邊伸手夠到了箱子。

    打開一看,裡面果然全都是衣服和生活用品。

    李濤想著自己的回程機票還有些時間呢,是下午2點,頓時就將車往路邊一停,外套脫掉,換上了一身衣服。

    有點大,但也差不多吧,這個時候也管不了合身不合身了。

    不過再看向副駕駛座上暈過去的方麗的時候,李濤卻犯了難,叫醒方麗讓她換衣服?可那樣的話一會兒還得打暈她一次啊,因為李濤不可能讓別人看到自己使用異能的情形。

    方麗那麼聰明,如果帶著她一起用瞬間轉移的異能的話,就算她一直都閉著眼睛,恐怕也會察覺到吧,所以肯定要讓她沒有意識的。

    李濤一琢磨,還是伸手過去了,擺弄著將她的白大褂脫掉。

    大褂兒有點髒了,上面還有些血,是之前濺上去的。

    脫衣服的得過程中,李濤當然難免會碰到方麗豐潤的身子,臉上不由得有些紅,生怕方麗現在就醒了。

    「啪嗒」

    白大褂一褪下來,一件黑色的東西突然從兜口掉了下來,李濤一看,正是方麗收起來的那件黑色文胸。

    哇靠,還帶蕾絲邊呢,真是性感!

    李濤低頭撿起來拿在手裡,也不好意思多看,就給方麗又塞進了她白大褂地兜口,然後讓她抱著那件大褂,李濤可不敢貪污了。

    方麗裡面穿的是一套職業裝,黑絲襪黑筒子裙,加上一件白襯衫。

    李濤回頭跟行李箱里選了選,最後拿出了一件白色的男士西服給方麗穿在了身上,沒辦法,箱子的主人是男性,裡面也沒什麼女人能穿的,湊合吧,只要能混上飛機不讓人察覺就行。

    弄完這些,李濤看看錶,也不著急走,把車隱蔽在一個地方后才將身上的餐刀和槍械一件一件地卸下來,擦到上面留下的指紋,隨後扔在了草叢裡,至於他自己脫下來的衣服,他則本著小心起見,拿打火機給燒掉了。

    他這次來還是十分注意的,不希望留下任何紕漏。

    機場航站樓外。

    李濤還差著好幾百米沒有開過去,就已然看到了路兩旁全副武裝的軍人,正在對著過往車輛依次排查。

    一長串車停在那裡等待著檢查。

    李濤一看,自然早就想好了對策。

    李濤先把車停在離開機場幾百米的空地上,然後花了一些時間清理好車上的指紋和各種痕迹,抱著方麗就下了車,施展著瞬間轉移,一下就進入了機場大樓的一個男洗手間裡面!

    把暈迷過去的方麗先放在洗手間的馬桶上面,李濤獨自走出洗手間,然後淡然自若地走去辦手續,想先把自己的登機牌拿下來,再給方麗想辦法搞一個。

    但誰知等李濤剛要過去的時候,卻聽到了一個華夏人惱怒的聲音,幾個機場工作人員正帶著他從安檢那裡去了後面的工作區,好像要例行檢查什麼的,而且似乎這次檢查只是針對華夏人!

    李濤心裡一沉。

    他這一身可經不起機場檢查,普通的安檢還好,但這種帶去後面單獨檢查,李濤知道肯定會出問題的。

    這樣不行,走正常手續肯定登機不了了。

    李濤有些皺眉,遠遠的看了一會兒,又見到了幾個華夏人被帶走了,而且之前那個還沒有出來。

    看看錶,自己的飛機可就要起飛了。

    再瞧了瞧時刻表,今天飛去京城的飛機似乎只有這一次航班,剩下的都在預告了晚點,也好像是被取消了。

    不行,等不了了!

    李濤知道他和方麗在這裡多呆一分鐘就多一分鐘的風險,必須等情況變化之前儘快回去。

    李濤放回那男洗手間,把方麗抱了出來,然後施展著新領悟的時間控制之術,一下把周圍的時間給定住了。

    這是李濤吸收了萬年火石的真火之能后才恢復的異能,只是這異能耗費的體力非常大,而且李濤還沒有踏入乾級,所以一天他只能使用一次,每次只能維持5分鐘。

    李濤抱著方麗順著指示攔找到了自己飛機的進站口,這時候航班已經可以登記了。

    大部分人也都檢票上去了。

    李濤是可以進飛機的,但是當走到入口看到空姐兒后,他又想到了自己倆人就算進去也沒地方坐啊。沒有合法的手續和登記過程,就算躲在衛生間里,躲得了一時也多不了一世,到京城可要十多個小時呢,別人發現不了才怪。

    李濤眼珠子一轉,終於將目光落在了飛機後面停著的一輛拖車上,上面似乎有很多行李,還有很多工作人員正定在那裡,看動作是在往飛機後面裝東西。

    是行李託運的地方!

    李濤心中一定,不敢耽擱,抱著方麗就跑了上去,與那些被停住時間的工作人員擦肩而過,李濤上了一個滑道,裡面頓時出現了一大片的空間,滿滿當當全是行李箱和貨箱。

    行李箱太小,擋不住。

    李濤便往裡走到了最深處的幾十個大貨箱後面,將方麗放下來。

    五分鐘過後,時間控制異能自動解除。

    在飛往京城my518次飛機,貨艙內。

    幾個木製的大貨箱後面,一直暈過去的方麗慢慢嗯了一聲,眼皮一抖,徐徐睜開了眼睛。

    「嗯?這裡是什麼地方?」

    「噓,小聲點,別被人聽到了!」李濤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

    方麗看到旁邊的李濤,再打量一下周圍的環境,心裡一陣驚訝,她對李濤道:「我們是不是被捉。。。。。?」

    方麗話還沒有說完,嘴巴就被李濤的一雙手給捂住了。她眼中一呆,顯然不明白髮生了什麼,隱約一回憶,才想起了跟車上李濤用手刀打向她脖子的畫面,作為一個女性,她忍不住臉色微變,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臉更陰了!

    衣服怎麼換了?

    還有這是哪裡??

    方麗只能往最壞的情況想。

    李濤一看也明白她想得什麼,側頭往往外面還在裝卸行李的幾個機場工作人員,見他們的位置比較遠,於是才小聲兒解釋道:「情勢所*,所以之前才跟您說到時候可能會得罪您一下。嗯,您裡面的衣服我沒動,白大褂也在那裡呢,咱們的照片估計已經被發到機場了,這才想著給您換一身外套。」

    方麗往身上一瞅,果然裙子和裡面的襯衫都還是自己的,只是外套換成了一件白色的西裝,再瞅瞅李濤,他的衣服也變樣子了。

    方麗點點頭道:「我理解,不過為什麼要打暈我?」

    李濤無奈道:「有些不能讓您看到的事情,所以才。。。。對不起啊!」

    「我暈過去,咱們不是更沒辦法出國了嗎?這更引人注目。」

    「呃,裡面牽涉了我的一點兒小秘密,所以實在不能跟您說。」

    方麗一聽,也就不多問了,她好奇的看了四周環境,然後道:「那咱們現在在哪兒?倉庫里?外面是什麼聲音?怎麼這麼亂?」

    李濤答道:「咱們在飛機上。」

    「飛機?」方麗一愕道

    李濤一嗯,指著周圍的貨箱道:「這裡是飛機貨艙里,他們在裝行李。」

    方麗驚詫道:「怎麼可能在飛機上?你怎麼進機場的?」

    在方麗看來,這幾乎和李濤孤身一人滅掉了一個軍隊一樣根本是不可能的。機場封鎖那麼嚴密,不說軍人了,就是證件和安檢那一關也過不去吧?怎麼這麼順利就上飛機了?而且還是在自己暈過去的狀態下,李濤抱著自己。

    這個目標更大了,再說方麗也沒有護照和證件,早都被研究所的人給收上去了,這個情況下他們還上飛機了?這是怎麼上的??

    「你又殺人了?」

    「汗,當然沒有,要是大鬧機場,航班肯定也會全部停飛,咱們就算能進來也不可能回去了。」

    「那機場的人沒發現咱們?」

    「嗯,沒發現。」

    「想進停機坪只有一條路,那你怎麼。。。」

    李濤一沉吟,道:「具體我不好說,反正咱們已經在飛機上了,馬上就要起飛,應該能順利回國了。」

    方麗一吸氣道:「我真是越來越好奇你到底是什麼人了?」

    李濤汗道:「您越好奇我越不好意思說了,那什麼先回國再說吧,現在最大的難關過了,但有什麼突發意外也不清楚,所以還不能放鬆,反正咱們先藏好了,盡量別讓人發現。」

    「這個我明白。」

    「來人了,噓!」

    腳步聲傳來,幾個機場工作人員往裡走了,一些動靜響了響,他們好像在固定託運的行李箱。

    方麗有些緊張,都到了這一步,她自然不想前功盡棄,不過李濤還是很冷靜和淡然的,輕輕蹲在幾個集裝箱後面,眯著眼睛隨時準備採取行動。

    好在幾分鐘后,那些機場工作人員就走了,並沒有來檢查後面的箱子,可能這些集裝箱早就已經固定完了吧,屬於貨運範疇,似乎也不歸託運的人管。

    十分鐘以後,「吱」的一聲,艙門關閉的聲音殺來了。

    然後肉眼可見的,艙內漸漸漆黑了下來,將外面的陽光一點點地隔絕了開來,幾秒種后就什麼也看不到了。

    「小李?」

    「嗯,我在。」

    「怎麼樣了?」

    「艙門關了,應該安全了。」

    「呼,萬幸,真是上帝保佑啊!」

    「咱們抓著箱子吧,飛機可能*,衝擊比較大。」

    果然,李濤話音剛落,就感覺飛機動了,貨艙內噪音很大,嗡嗡的,好像在開向跑道,然後大約過了五六分鐘,李濤終於覺得身子一重,耳膜也癟下去了,飛機在不斷升高!

    幾分鐘以後,飛機變平穩了,顯然已經躍上了高空。

    貨艙內早都黑乎乎的一片,什麼也看不見。

    這裡雖然也是飛機上,不過艙內的環境顯然沒辦法跟客艙內比,不說頭等艙和商務艙了,就是經濟艙也比不了的。

    一來飛行的過程中總會有些噪音加進來,聽著人耳朵很難受,二來這裡沒有空調,隨著飛機越飛越高,貨艙內的溫度也是直線下降了。雖然是春天,可高空氣溫當然跟地面比不了。

    「方教授。」

    「嗯?」

    「這趟飛機應該要十個小時出頭。」

    「我知道,大概明天早晨能到首都機場?」

    「是的,您要是累了可以先睡一覺。」

    「動靜這麼大,怎麼睡的著?不用管我了。」

    「嗯,那我迷瞪一會兒,有事兒您叫我,我就在您旁邊。」

    「好,你睡吧,今天辛苦你了,大恩不言謝!」

    「您客氣了,我其實應該的。」

    「我跟你無親無故,沒有什麼是應該的。」

    「咳咳,真是應該的,那啥,我先睡了。」

    飛機上的溫度越來越冷,李濤就縮了縮身子。

    對這些客觀因素,李濤也沒辦法改變,他想著只要能回國就行了,他是坤級頂峰的高手,早以是寒暑不侵了,於是就靠在貨箱休息了一下,剛才使用時間控制異能把他身上的體力消耗了很大,加上一天來的拼殺,他也有點累了。

    沒幾分鐘,李濤幾乎閉眼后就睡著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渾身一發抖,李濤一個激靈就醒了,發現自己手腳冰涼,好像處於冰天雪地的溫度一般,原來是被凍醒的。

    零度一下了吧!

    李濤也不知道貨艙內到底溫度多少,反正他已經有些受不了了,趕忙對著手掌哈了幾口氣,冷啊。他現在身上是一身春裝秋裝而已,後來還換衣服脫掉了一件厚的,所以根本奈何不住身旁的寒冷,這邊又沒空調,又是幾千米的高空,李濤只能趕快站起來,運動了一下手腳,順便運轉一下真元,驅散體內的寒氣。

    「小。。。李?」

    「啊,我在。」

    「噝,你也冷了?」

    「是啊,您怎麼樣?」

    「還……行。」

    雖然黑乎乎的看不到,但李濤也聽得出來方麗的語氣絕對不是還行那麼簡單,聲音都在哆哆嗦嗦的,肯定也被凍壞了。

    活動過後,李濤伸手過去摸了摸,當順著貨箱碰到了鍾麗珍的肩膀把她嚇了一跳后,董學斌才坐回去,盡量挨近了鍾麗珍一些,雖然無濟於事,但倆人坐近一點總會比之前暖呼些。

    「呼。。。。噝。。。呼」

    旁邊傳來女人一口口哈氣和吸氣的聲響,聽音色就知道是很難受的樣子。

    「您那件白大褂呢?」

    「穿。。。穿上了。」

    「那您把我衣服也穿上!」

    「不要……我沒事!」

    李濤不聽,當即就脫掉了西裝遞過去,道:「您就別矯情了,快穿上,您這樣我看著心裡都難受。」

    不一會兒,李濤拿衣服的手上才感覺到了一隻冰涼的小手兒摸過來,然後將衣服取走,沙沙聲響起。

    「您穿了?」

    「嗯。」

    「咱們還有多久到?」

    「還有七八個……小時。」

    「還這麼久?現在晚上了?那隻會越來越冷啊!」

    方麗沒言聲,好像在使勁搓手,時不時還發出一種很痛苦的呼吸聲,搓手的動作也越來越慢,好像是僵硬了。

    李濤知道這麼下去不行,方麗肯定支持不了的,他對方麗道:「方教授,您要是不介意的話,您坐過來一些?我幫您搓搓手?」

    「噝,我沒事。」

    「您這樣怎麼叫沒事?」

    「我還撐得住!」

    「時間還早著呢,到時候您要出個好歹,我回去怎麼交代?」

    確實,這種溫度下,以方教授的這個體質,都不是生病不生病的問題了,很可能會危及生命。

    方麗不言聲了。

    李濤見狀,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快速把手摸了上去,從李濤借她的那件西服外套里找到了方麗藏進去的小手兒,拽出來放在自己的手心中。

    李濤低頭哈著氣,然後用力幫她搓手,兩隻冰冷的小手兒下意識地往回抽了一下。

    李濤卻馬上拉住了她,隨即繼續幫她取暖,然後道:「您別動,動一動我自己也暖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
    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