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妙手仁醫 » 第三百三十四章:一槍爆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妙手仁醫 - 第三百三十四章:一槍爆頭字體大小: A+
     

    二號隔離室內,因為方麗文胸意外脫落的事情,讓氣氛變得有那麼一點點曖昧,不過相對的倆人的情緒也不再那麼緊繃了。

    「走吧,方教授?」李濤詢問道。

    方麗點點腦袋,手摸上了那根線,「我開門了。」

    「嗯,我準備好了。」咔嚓一聲,李濤手槍上膛了。

    方麗卻沒動,綳著臉看著他,「如果槍響,勢必會引來更多人!」

    李濤無奈,已經大概知道方麗的性格了,根本就不知道變通,於是李濤也懶得和她爭辯什麼,收起手槍在腰上。

    李濤手腕子一抖,兩把餐刀就拿在了手中,然後對方麗道:「這樣行了嗎?」

    「餐刀?」

    「這個沒聲音。」

    「嗯,最後我想知道一下你的戰鬥能力。」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反正就正面走出去吧,沒問題。」

    「正面?那裡有幾十個軍人,你怎麼走出去?不要說大話,我想聽你一句實話,你戰鬥力到底怎麼樣?」

    李濤一陣無語。

    「怎麼不說話?」

    「我說幾十個人也奈何不了我,您信嗎?」

    「你覺得我能信嗎?」方麗給了李濤一個白眼,一副我信你才怪的表情。

    「對啊,所以我才不說話了啊。」

    「好了,咱倆也別做口舌之爭了,這次是生是死還不知道。你能來救我,我方麗一輩子都謝謝你。我先跟你道一個歉,如果咱們都死在這裡,也是我對不起你,這輩子可能沒機會了,下輩子有機會我再還上這份人情。」

    看得出來,方麗對他們倆能逃走的事情並沒有抱太大希望。

    「有我在,不會讓您死的。」

    「嗯,如果威脅到你的安全再用槍,如果情況危急的時候,你就別管我了,自己一個人跑。」

    「呵呵,那怎麼可能。」

    「你能進來肯定是運氣,再出去一次,說不定運氣也能不錯。但帶上我難度就太大了。」

    「這事兒您就別*心了,我雖然人品不怎麼樣,但我說出去的話還是算數的,我說會平平安安地帶您離開,那就絕對會平平安安地帶著您出去。您只要記得出去后一定緊跟著我就行了。」

    「那我開門了。」

    「好的,來吧。」

    「吱呀」一聲,隔離室的大門微微開了,露出了走廊里的狀況。

    原本方麗計劃的很好,因為六層西區的人比較少,所以他們完全能偷偷摸摸地走到電梯口下去,那樣機會就大多了。

    但誰曾想一開門意外就發生了,外面樓梯居然有兩個士兵跑了過來。他們在監視室聯繫不到二號隔離區的守衛,知道可能發生狀況,於是趕過來增援的。

    「什麼人?」

    「你是誰?」

    倆人立刻舉槍對準了李濤。

    「小心!」方麗急忙提醒了一聲。

    李濤卻不疾不徐地往前一邁步,在他們倆還沒拉開槍械保險的時候就已經身子一閃近了他們的身。

    嗖,嗖,兩聲。

    雙手的餐刀輕飄飄地一抖,兩個軍人就瞪大了眼珠子,脖子噴血地撲通撲通倒在地上,死了。

    方麗表情一滯,顯然沒想到李濤竟會有這種戰鬥力,而且也沒想他面對槍口居然如此鎮定,但看向地上的兩具屍體后,方麗也顧不上琢磨什麼了,臉上慘白,捂著脖子又吐了!

    「嘔。。。。」

    「您怎麼了?」

    「沒有。。。沒有事兒!」

    李濤心說您這哪兒是沒事兒啊,一把拉住了方麗的手,軟軟涼涼的,很讓他舒服,然後就拽著方麗往前走。

    「您什麼都不要想,什麼也不用看,或者找個東西把耳朵堵上,跟著我走就行了。」李濤一邊走,一邊說道。

    方麗乾嘔地捂著嘴強忍著吐意,只好被李濤拽著勉強前行。

    「電梯在哪邊?」

    「東邊。」

    「那邊我剛剛來過,好像有不少人,其他路呢?」

    「有樓梯。」方麗咽咽吐沫,掐著嗓子噁心道:「就前面。」

    那條路是李濤之前來過的,他也大概有一點兒印象,便快步朝那裡走過去,身後方麗的高跟鞋聲也磕磕絆絆地響著。

    樓梯到了,一個人也沒有,李濤拉著方麗就下了樓。

    這裡是五層,本來的話李濤準備一口氣下到一層衝出去,但方麗卻突然停下了腳步。

    「等等。」

    「怎了?」

    「研究資料,我要複製一份。」

    「不是都在您腦子裡嗎?」

    「那還需要重新計算,就算順利的話也需要大半年甚至一年的時間,如果能拿到是最好不過了!」

    「那好,您指路!」

    「去五層隨便一間辦公室就行,我去入侵主系統!」

    李濤也沒猶豫,轉身就走向五層,方麗這時也止住了嘔吐,馬上快步走到李濤前面,一側身站在了一間辦公室前。

    「嗒嗒嗒嗒」,方麗快速輸入了一串密碼,辦公室的門就開了。

    「快進來。」

    「嗯。」

    倆人進了屋,門也關上了。

    李濤對方麗問道:「需要多長時間?」

    「五分鐘就夠了!」

    方麗也很著急,一邊坐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室里按開電腦,一邊道:「我會儘快的,上面兩個軍人的屍體應該不會那麼快被人發現,畢竟是六層西區的隔離區,一般不會有人去。」

    李濤平靜道:「沒事兒,您忙您的。」

    方麗一面對電腦時。表情驟然就變了,根本看不到之前那些蒼白的臉色和虛弱的樣子,而是變成一個極其專註的神態。

    她很冷靜地推了推金絲邊眼睛,手指頭很輕快地就在鍵盤上噼里啪啦地敲打起來。那幾根手指頭好像在跳舞一般,讓李濤這個不太懂電腦的人看了都覺得特別優美。

    這裡才是方麗的領域啊,真是讓人佩服啊,李濤覺得現在的方麗現在注心工作的方麗十分有魅力。

    滴滴滴!

    滴滴滴!

    電腦似乎在報警。

    「什麼情況?」李濤不明白。

    「沒事兒。」方麗不慌不忙地繼續敲著鍵盤,動作很穩。

    「主系統的入侵警報,已經關掉了。」

    「既然能入侵,您電腦技術還這麼高,回國再弄不是也一樣?」

    「研究所是內部網路連線的,外部的*作根本沒辦法干涉,等回國就晚了。」

    「哦,這樣啊,對了,我還不知道您主攻是什麼研究呢。」

    方麗抬頭掃了他一眼,手上的*作卻一刻也沒有停下,她對李濤道:「主要是軍事方面的研究,是新形的洲際導彈。。。。」

    唉,果然是不愧是方老口中的國寶級科學家,洲際導彈這種高級東西,在方麗口裡就和茶葉蛋一樣簡單。

    這不是李濤這個修鍊者能理解的領域,他乾脆也不隨便插話了,趴在門板上聽著外面的動靜,隨時準備著。

    五分鐘后,方麗啪地一聲從電腦上扒下來一個優盤珍重地塞進了自己衣服的內兜里。

    但是想了想,還是把它取了出來,鄭重其事地交給了李濤,然後道:「還是你保存吧,這是我研究的大部分成果,有一些最關鍵的並沒有記錄,而是在我的腦子裡。不過就優盤上的研究資料來說,這份研究的價值還是不可估量的,我想你保管它,在必要的時候你帶著優盤迴國,不用管我。」

    李濤把優盤收好在懷裡,看看她道:「東西我收下,暫時替您保管,不過丟下您這種事我可做不出來。」

    「好吧,我們走!」

    「對了,這裡還有其他的研究呢?」

    「什麼其他的研究?」

    「就是研究所的其他研究項目啊,一塊拷貝上吧,反正時間肯定來得及,也不差這一會兒。」

    方麗眉頭一板,「那些不是我的研究!」

    「不是您的也沒關係啊,拿走再說。」

    「人是該有底線的,也都是有原則的。現在優盤裡的這份研究資料,是我在國內的時候跟我的老師一起提出來的構想,然後我在國內花了幾年時間研究,來了m國后又花了十年,這才自己一個人獨立研究出來的,並沒有其他研究人員參與,所以我可以說這是我和我老師的研究,所以我才能理所當然地拿著它回國。至於其他的研究項目,有些是別人的研究,有些只是我參與的研究,我當然不能盜竊別人的研究成果,那我成什麼人了?」方麗一副正式樣子說道。

    「可他們這麼對你,你不打算報復嗎?」

    「他們怎麼對我我不管,但對別人的研究成果我一向是尊重的。」方麗看著他道:「我知道你理解不了,我也不需要你理解,現在可以走了,我只是過來拿回我自己的研究而已。」

    李濤有些無言,心說您這也太死板了啊。

    誰的不是一樣,拿回去再說唄,管他那麼多呢!

    不過看到方麗的眼神,李濤也知趣地沒有跟她較真兒,人家就那個性格,人和人的底線也是不一樣的,有些話說了也沒用。

    「那走吧。」李濤道。

    方麗點點頭,跟了過去。

    只是方麗沒有看見的是,李濤原本鬆鬆垮垮的兜口裡突然一鼓,似乎憑空多出了一個東西。

    五層,一間封閉辦公室。

    門一開,李濤和方麗小心走了出去。

    「那咱們繼續下樓。」李濤側頭對鍾麗珍道:「一會兒肯定會跟軍人有接觸,您跟緊我,一步也別離開。」

    方麗點點頭道:「我知道。」

    「嗯,其他的事兒都我處理。」

    「好,那我還需要做什麼?」

    「您?您跟著我後面就行,什麼也不用管。」

    「那我先告訴你路線吧,從這裡下去是後門,那裡軍人可能少一些,不過後門可能是關閉的,密碼或許也已經換掉了,如果要開鎖的話,我可能要花一些時間,你先有個心理準備。」

    「沒關係。」

    「那走吧,還是那句話,必要的時候。。。。」

    「必要的時候不要管您,我知道了。」李濤打斷了方麗的話,帶著她往樓下走去。

    樓梯口。

    李濤先一個過去觀察了一下情況,很靜,並沒有腳步聲的樣子,李濤就對著後面招招手,和方麗一起下樓。

    五層,四層,三層……

    「等等!」李濤忽然停住腳步。

    「怎麼了?」方麗沒發現異常。

    李濤卻拉著她的胳膊往走廊一閃,什麼話也沒說。

    果然,三層的一間辦公室門開了,腳步聲在旁側響起,還有一些英語的對話聲,過了五六秒鐘后才漸漸遠去。

    方麗一怔,不知道李濤是怎麼知道裡面會突然有人出來的。

    李濤什麼也沒解釋,拽著她繼續下樓,走向二層后,終於到了一層的樓梯。

    可就在這時,報警聲突然毫無徵兆地響了,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很刺耳!

    緊隨其後,樓上就傳來了一些嘈雜的喊聲,不用問也知道,顯然是有人發現了那兩個軍人的屍體,知道方麗跑了!

    「不好!」方麗臉色一緊。

    「步子快一點。」李濤倒還是沒著急。

    「來不及了!」

    方麗踱步跟上去,耳朵里已經聽到後門開啟的聲響了,前門那邊也是稀稀拉拉地一陣腳步和槍械上膛的聲音。

    駐守這裡的軍人進來了!

    他們跑不了了!

    方麗當機立斷道:「我回去吸引他們的注意力,你快走。帶著優盤迴國,別讓我的研究白費了!」

    李濤淡淡道:「用不著呢。」

    「這都什麼時候了,你快走!」方麗推著李濤的身體道。

    「剛才就說了,跟緊我,其他的事兒您不用管。」李濤笑著道。

    腳步聲越來越密集,越來越近,在走廊的拐角處稀稀拉拉地傳了出來!

    「人來了?」

    李濤把餐刀收好,平靜地從腰上摸出了兩把手槍,回頭輕鬆道:「現在能用槍了吧?」

    「能用,你自己衝出去吧!」

    「聽腳步大概才七八個人吧?沒什麼。」

    「是七八個軍人,都是武裝了槍械的,你才一個人怎麼對付得了?你快繞路去其他地方跑,他們只以為我是一個人,暫時可能還不會追你,我引開他們!」方麗著急地說道。

    「太麻煩了。」

    「小李,聽我的,你馬上逃出去。」

    「您趴在地上吧,別誤傷了您。」

    「你再拖下去咱們都走不了了。」方麗激動地說道。

    「我說過會帶您平安回去,就肯定會做到。」李濤自信地說道。

    不怪方麗著急,這個情況對別人來說確實是必死之局,可惜他們遇見的是李濤,對於這廝來說,七八個人他當然不會放在眼裡,估計只有幾十個全副武裝的軍人圍攻他,對他來說才算大場面吧。

    很快腳步聲已然近在咫尺。

    李濤不慌不忙地腳下一拌一推,就把方麗的身子推倒在地,讓她趴下,最大限度地躲避子彈。

    然後李濤想也不想地一抬手,雙手對準一個什麼人也沒有的拐角,砰砰兩槍就扣動了扳機!幾乎是與此同時,兩個軍人的腦袋已經出現在了那個拐角,看著李濤剛要掏槍,兩顆子彈已然貫穿了他們的心臟,兩個軍人都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兒,就被擊斃在地!

    地上的方麗頓時瞳孔一縮!

    「停!」

    「停下!」

    「目標在走廊上!」

    幾句英語過後,那些軍人都及時停住腳步。

    李濤可不會等他們商量對策,大大方方地拿著槍慢步迎了上去,在方麗驚愕的注視下,竟然直接買過那兩個軍人的屍體走到了拐角。

    砰砰砰!

    砰砰砰砰!

    衝鋒槍的聲音朝李濤打了過來,還有幾把手槍的單發射擊也一下下響起,目標全是李濤!

    子彈密密麻麻,衝鋒槍的射速還是很快的!

    李濤連眼睛也沒眨,剛一露頭后就退了一步,子彈打空的打空,打在牆壁上的打在牆壁上。下一秒鐘,李濤也不能他們射擊結束,而是直接就把手槍順著牆壁伸了出去,眼睛根本看不到牆壁那一側的畫面,卻是砰砰砰砰地連開了五槍。

    每一槍開完后都調整一下方向,衝鋒槍聲和手槍聲嘎然而止。

    李濤甚至也沒有探頭出去看一眼那邊的情況,就回頭對著後面地上趴著的方麗招了招手,然後道:「走吧,現在安全了!」

    方麗瞪眼道:「走什麼?」

    「沒事了,可以走了。」李濤肯定道。

    方麗半信半疑地站起來,走到李濤身邊,然後卻怎麼也不動了,神色緊繃著盯著拐角。

    李濤也不管,拉著她就走了出去。

    「小心!」方麗道。

    可當看到拐角那一邊的畫面后,方麗卻倒抽了一口涼氣,再看看李濤,她眼神已經變了!

    拐角後面的五個軍人全部死亡,而且都是一槍爆頭。

    這是什麼槍法?不用眼睛看也能打到人嗎?還是打到要害部位?每個人都是一槍斃命??

    這個槍法……

    這個戰鬥力……

    方麗心裡才第一次發現,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或許真的有能力帶她突出重圍!



    上一頁 ←    → 下一頁

    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
    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