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妙手仁醫 » 第三百三十一章:方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妙手仁醫 - 第三百三十一章:方麗字體大小: A+
     

    研究所外的一片草叢中。

    遠遠看著那邊的建築,李濤蹲在草叢裡點了支煙抽,一邊把玩著手裡的手槍,一邊眯眼尋摸著。

    研究所周圍已經全線戒備了,軍車,軍人,陸陸續續地在周圍巡邏。

    明面上大約有幾十m國大兵的樣子,暗地裡和研究所內部還不知道有多少,就這個陣勢,別說個一般人了,就是李濤現在衝進去,那也是絕對沒有可能的。就是瞭望塔上士兵的子彈能把他給淹死,根本躲不開。

    至於研究所的大門都是緊緊關閉的,看那鋼筋的厚度,恐怕得要火箭彈才能炸開,這也是李濤無法逾越的一道障礙,各種方面都告訴了他,這個研究所一般人決計進不去!

    不過李濤是普通人嗎?他的戰鬥力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李濤深深吸了一口煙,然後把煙頭扔在地上,然後施展空間轉移的異能,一下就進入了研究所裡面的一條走廊上面。

    據他在外面大概的觀察,研究所有六層,他也不知道方麗具體在哪兒。

    怎麼辦?

    一個一個找?研究所的面值如此之大,如果盲目地去找,怕李濤找一整天也找不到方麗的下落。

    乾脆找個人問問,李濤正想著呢,樓上突然傳來一個腳步聲。

    從樓上下來的是一個科研所的工作人員,穿著工作服,大概是個m國人的相貌,反正李濤對西方人的面孔也分不太清楚,也用不著分辨什麼,剛等那科研人員看到董學斌愣神兒的一剎那,李濤已然緊身湊了過去,手腕子一抖,一把軍用手槍出現在了他手上,淡淡指著那人的腦袋。

    那人驚恐地就要大聲叫人。

    「閉嘴!」李濤用英語道:「想腦袋開花兒你就喊一個試試!」

    李濤英文不太好,但估計對方也勉強聽懂了,頓時閉了嘴,目露驚慌。

    李濤看著他道:「我問你,方麗在哪裡?」

    那科研人員眼神一動,卻搖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

    李濤淡然道:「我再問最後一邊,方麗在哪兒?」

    那科研人員還是搖頭,可剛搖了一下還沒等他搖第二下的時候,李濤登時就將槍柄往哪人身上狠狠地敲過去。

    咔一聲,槍柄砸在哪人的肩膀上,把他的鎖骨給砸斷了!

    那人慘叫一聲,捂著肩膀坐在了地上剛想慘叫,可是李濤卻一下捂住了他的嘴。

    李濤冷冷地看著那外國人,威脅道:「下次我打的就是你的腦袋了,現在我再問一次,方麗在哪兒?」

    那科研人員立時慌了神,肩膀上斷了的鎖骨疼得他眼冒金星,他急忙指了指樓上對李濤道:「方教授在六層西區1號隔離室!」

    「好,那你跟我一塊去,如果地點不對的話,那可就對不起了?」李濤抓著他的脖領子就把他拽了起來。

    那人一吸氣,吃痛地捂著已經抬不起來的肩膀大聲道:「真的是那裡!」

    「你確定?」

    「我發誓!」

    李濤用力捏了一下那研究院的脖子,那研究院頭一低,就暈過去了,然後跟手把那研究員拖進樓梯下面放雜物的地方。

    。。。。。。。。。。。。。。。

    弗洲m國原子能研究所,西區六層,1號隔離室。

    這是一間類似小辦公室的構造,圓桌,投影,還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設備,本來這個隔離室一般是不會啟動的,只在遇到一些重大科研突破或者決策的時候,為了保密起見才會將相關人員隔離起來。或者一些涉及到重要事項的會議有時候也會在這裡展開,並不是字面意義的隔離室。

    只是現在,隔離室里有些不合群的是最角落的一張簡易單人床,看著跟周圍的設備和會議桌有些格格不入。

    這裡不是居住的地方,手機信號隔絕,沒有陽光,連門都是防彈的。

    但是現在,一個人已經在這裡住了足足三個月了,這三個月她從未踏出過隔離室一步,一天二十四小時,吃飯睡覺都是在這裡。

    一聲輕響,幾張文件被人撕開了,動作上顯得略有些煩躁。隔離室的燈光下,一個帶著金絲邊眼鏡的美婦坐在一張皮椅上,將手裡撕掉的文件扔在桌上,重重呼了口氣,很煩悶的樣子。

    三個月,她已經被關了三個月。就算想一想也知道這個滋味絕對不好受,這比起做牢還有悲催,還有孤獨!

    方麗平靜了一下心緒,強自讓自己冷靜下來,隨即推了推鏡框,古板著一張臉站了起來,慢步走向門邊,按了按上面的通訊器。

    滴滴滴,通信器那頭頓時傳出聲音。

    「您好,方教授。」是個男聲,說的也是英文。

    「史蒂夫,我要出去晒晒太陽。」方麗要求道。

    「對不起,方教授,您暫時不能離開隔離室。」史蒂夫說道。

    「為什麼?已經三個月了!你們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方麗憤怒地說道。

    「這不是我能決定的,方教授,您是我的老師,研究所的很多人也受過您的指導,我也想幫您,但我真的無能為力。」

    「史蒂夫,我只要出去看一眼,只要十分鐘!」

    「真的不行。尤其是。。。。尤其是現在。」

    「那你把通訊轉給上面的人,我跟他們說話!」

    「現在不行的,外面。。。。嗯。。。發生了一點意外。」

    「外面怎麼了?史蒂夫,你跟我說!」

    那頭聲音一頓,嗓音頓時壓低了許多,「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您的隔離室有隔音層,聽不到,但我們這邊。。。。幾十分鐘前外圍響起了很多槍聲,大概有上百聲左右,具體情形我也不清楚。」

    「槍聲?」

    「是的老師。」

    「那現在呢?」

    「出動了很多軍人,現在已經沒有了。」

    「我知道了,我想出去走一走。太多天沒接觸陽光和新鮮空氣,我的身體已經撐不住了,你儘快給我聯絡。」

    「好,我可以試試,但其實您也知道,上面肯定不會同意的,至少一年之內,您的辦公地點和居住地點都。。。。」

    掛了通信器,方麗臉色不太好看,心裡也在琢磨著之前史蒂夫的話。

    槍聲?

    到底是誰?是來救她的人嗎??

    可是這邊駐軍這麼多,他們怎麼進來救自己?

    方麗在這個研究所工作了十年,對這邊的了解自然比任何人都要多,也為來救自己的同志擔心了起來。因為她知道,除非是動用一個軍隊來救她,否則她恐怕今後都離不開這裡了。

    但是只要是個有腦子的人都會知道,華夏當然不可能調來軍隊大規模入侵研究所,所以她。。。。。方麗心裡很明白,可看得越清楚,她心中就越是有些絕望,她想回國,想回去報效國家,而不是被關在這裡幾月幾年連太陽都看不到,這裡在她看來就等同於監獄!

    往椅子上一坐,方麗臉色沉了下來。

    滴滴滴,門邊帶著密碼按鈕的通信器響了。

    方麗看了看,慢慢起身走過去,接通了。

    「方教授,上次的研究數據不知道準備出來了嗎?」這回是個中年人的嗓音,嘴裡也是英語。

    「近期有個試驗要用到,請您儘快一些可以嗎?」說的看似挺客氣,但總有點壓人和威脅的口吻。

    方麗推推眼鏡道:「你們既然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我也沒有義務為你們做任何事情了,你們自己研究吧!」

    「方教授,這個研究是咱們所有人的心血!你不要因為。。。。」

    「我不要因為什麼?我現在就想出去!遠遠的離開這兒!」

    「您可想清楚了,這個研究和試驗可是限期完成的,如果到時候第一次試驗失敗的話,那您。。。。。」

    「我用不著你為擔心,這麼一個讓人心寒的國家!我方麗還會為他效力?你們做夢去吧!」

    通話器裡面一陣安靜。

    「還有事嗎?」

    「那您有什麼要求?」

    「我要出去,現在!馬上!」

    「這個肯定不行。」

    「那就什麼也別說了,我寧願讓我的研究腹死胎中,寧願讓它一輩子沉進大海也不會讓你們研究成功的!最關鍵的數據早已經被我刪除了!沒有我,你們永遠都別想在這個研究上有任何進展!」

    「方教授。。。。你。。。。」那人火了,「你怎麼這麼不知道變通?」

    方麗綳著臉道:「我方麗的字典里就沒有變通兩個字,你認識我也不是一年兩年了,我這個人的性格,你應該知道!」

    「算了,您再考慮考慮,馬上就要午飯時間了,一會兒我當面過去跟您談,希望您到時候能想清楚,反正我醜話說在前面,如果下一次試驗還達不到預期,還沒有進展,您的日子肯定不會好過。加上上次您不止一次提出要回華夏的事情,上面對您的忍耐已經達到限度了!」

    「我倒要看看你們怎麼讓我不好過,大不了就是死吧!」方麗大聲喝道。

    「如果您還一意孤行,就算您是研究所里最優秀的科學家,您也會看到的,他們不會對您客氣!」

    「好,那我等著!」

    話不投機半句多,方麗一按就掛了通信。

    回到自己床上坐下,方麗珍深吸了一口氣,回家的念頭在剛剛那番對話后已然越來越強烈!

    要回國,她必須要想辦法回去!

    怎麼辦?還會不會有人來救自己?

    可是研究所防備這麼嚴密,誰能進的來?誰能救走她?

    會不會華夏那邊已經把她放棄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
    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