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妙手仁醫 » 第三百二十一章:陳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妙手仁醫 - 第三百二十一章:陳月字體大小: A+
     

    從京城飛往m國的飛機上,華夏共和國人和m國人都有。

    李濤登記后就瞥了四周幾眼,然後才拿著登機牌找到了自己的座位,挨著靠窗兒的地方坐下,繫上安全帶,閉目養神。

    「朋友。」忽然旁邊響起聲音。

    李濤睜眼看過去,「有事嗎?」

    是個三十多歲的男子,國字臉,長得很周正,「你這裡是不是我的座位?」

    李濤抬手摸出登機牌來看了看,再瞅瞅座位上的標記字母,還真是坐錯了,應該是旁邊那個座兒才對。

    「不好意思了。」李濤英文不太好,飛機座位上的標記最顯眼的還是簡稱字母,所以一時看錯了。

    「沒事兒,你暈機?」男子問道。

    李濤搖了搖頭道:「沒有,只是有點不習慣坐長途飛機而已!」

    男子就道:「那你就坐這裡吧,沒關係,你坐座位是?」

    李濤指了下旁邊,「應該是這兒。」

    「那好。」男子也沒說什麼,就坐在了他旁邊。

    李濤心裡覺得不太妥,又到了個歉,「不好意思了。」

    男子擺擺手,「不礙事兒,你去旅遊的?」

    李濤一嗯,「去參加一個醫學會議,你也是?」

    三天前,李濤接到了方老的電話,把營救方麗的事情和李濤說了,希望李濤能出手把方麗從m國救回來。對於方老的要求,李濤一口就答應了,今天他拿著軍方幫他辦理的假身份,以參加醫學會議的名義坐飛機前往m國

    男子搖搖頭,「我是工作出差。」

    李濤對他印象還不錯,閑著也是閑著,就多和他聊了幾句,還問了名字,不過自己的名字是假的,假名也姓李,李濤不好說真名,也不好說假名,就告訴他叫自己小李就行,問了他的,這人叫高文,好像是京城一個網路公司的工作人員,是去m國當地出差工作的。

    「文哥,m國弗洲環境怎麼樣?我也是第一次過去,看了一些當地的資料,也不太了解。」李濤問道,他也是想多了解一些。

    高文想了想,道:「我也不常去,去過兩次而已吧,那是m國西部的一個城市,有點偏僻,旅遊資源不太多的。」

    「這樣啊?」

    「嗯,你要玩的話,應該跟要團的。」

    「旅遊團限制太多,我還是想自己玩玩。」

    高文似乎不太愛說話,答了李濤一句就沒說什麼了。

    李濤一看,也不再多問,乾脆閉目睡覺,想把精神養足,等到了以後就有他忙的了,估計也睡不了了。

    飛機起飛了。

    沖入雲霄,踩著雲層飛速前行。

    過了起飛的這段顛簸,李濤很快就睡著了。

    高文雖然閉著眼,卻一直都沒有睡,而是腦子裡想著事情。

    他顯然不是什麼網路公司的技術員,這次去弗洲也是上面派給他的一項重要的任務,要去當地協調工作,動用資源調查弗洲那個科技研究所的事情,然後彙報給上面,有能力的話也要考慮如何將方麗同志救出來,帶回國內。

    上面已經交代了,為此付出多大的代價也在所不惜,高文自然清楚這句話的意義,關鍵時刻,自己和當地的同志們都可以為了方麗同志犧牲。不過跟李濤這個去m國的參加會議過客,高文當然不會說實話,所以才用了個網路公司的幌子。

    方麗,原子能博士,……

    原子能研究所……

    高文滿腦子都是這些,想著去了以後該怎麼調查方麗的下落,怎麼把人安安全全地營救出來。

    不過實在太難了!

    這一點高文也清楚,基本不可能的!

    有m國最精銳的海豹突擊隊駐紮,安保嚴密,方麗位置不詳,這個情況下怎麼去救人?怎麼靠著他們那點兒僅有的人手去把人帶回來?

    這幾乎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除非有人能一個人單挑一支軍隊!否則真是做夢了!

    。。。。。。。。。。。。。

    也是巧了,高文是屬於國安系統的,但是李濤現在的身份是屬於軍方總參的,兩個部門互不統屬,所以各自派出人員參與這次營救行動。

    不過出入意表的是,他們竟然給高文和李濤安排在了一個飛機,飛機的座位是能自由選擇的,可能國安的人也沒想到總參的李濤居然會和高文這個國安的工作人員坐在了一起。

    不過當然了,李濤現任南粵市人民醫院急診科主任,雖然方鵬又給他臨時掛上了一個總參大校的軍銜,但是他根本就和國安沒有多大的關係了。知道李濤的身份的就只有方老和方鵬,其他人員也只以為李濤這是去m國參加醫學會議!

    三小時……

    五小時……

    十小時……

    飛機緩緩降落在機場跑道了。

    飛機一停,乘客們紛紛走下去。

    「小李,醒醒吧。」高文碰了身旁熟睡的李濤一把,然後道:「飛機到了。」

    李濤幽幽轉醒,看了眼窗戶外面早都黑沉沉的夜晚,「喲,這麼快就到了?謝了啊文哥。」

    「哪兒快了?十個小時出頭呢。」

    「呵呵,我是一睡就過去了,連夢都沒做。」

    「就這樣吧,我也下飛機了,以後有機會再見。」

    「好的,相識就是緣分,哪天回京城咱們再約一起吃飯。」

    「行,後會有期。」就是客氣一句,連電話都沒換,肯定是後會無期了。

    李濤和高文相互握了握手,高文就去拿行李,而李濤沒有行李箱,則一身輕地朝飛機下走去。

    晚上了。

    弗洲的夜有些黑。

    坐著睡了一路,李濤身體上也有些疲憊,當然沒有在床上睡覺時舒服了,一下飛機后就長長伸了個懶腰,活動了活動筋骨,看著周圍一個個生疏的外國面孔,他也沒說話,過安檢,大步朝機場外走,並且將手機打開了,轉到了語音信箱那裡,發現有兩個未接來電。

    一個不認識,也不用回了。

    另一個是梁婷的電話,當然得打。

    李濤就找了個衛生間進去,起碼稍微安靜一些。「喂,梁婷嗎?」

    電話是梁婷接的,「老公,下午電話關機了?又在做手術嗎?」

    李濤撒了個謊道:「是的,剛下手術呢,現在累死了!」

    「那你快點去休息,記得要吃點東西,別餓壞了身體!」梁婷關懷地說道。

    「知道了,那我掛了!!」

    「好的,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掛了電話,李濤鬆了口氣,想想自己在這邊也人生地不熟的,哪兒哪兒都不認識,英語也不是很好,這樣的話別說去什麼地方了,就是找個住宿吃飯都難啊,於是李濤只好翻出了方紅昨天給自己留下的那個手機號碼,猶豫再三,還是給方紅在m國的一位老同學打了過去電話。

    嘟嘟嘟。

    電話通了。

    「喂。」那頭飄出一個女聲。

    李濤忙道:「請問是陳月陳大姐嗎?」

    陳月呵呵一笑,「是我,你是小李吧?我知道,方紅已經跟我聯繫過了!」

    李濤有點就不好意思道:「我到弗洲了,剛下的飛機,呃,這邊地方我實在不太熟悉,也不清楚去哪兒住宿。那什麼……」

    陳月笑著道:「行了,我就在機場呢。」

    李濤啊了一聲,「您在?」

    「老方跟我說了你的機號,讓我過來接你的。」

    「唉喲,那可太麻煩您了,那我怎麼找您?」

    「你往外走就對了,我拿著牌子在出口等著呢,看了你就知道。」

    「好的,我快到出口了也,那我馬上過去。」

    李濤不敢耽擱,也不想讓人家久等,趕快快速了幾步朝著出口過去,然後在一旁接機的人群中四顧找著。

    終於,一個牌子映入眼帘。

    接小李——顯然就是這個了!

    李濤往牌子下面一看,就瞧見了一個打扮的十分放蕩性感的女性,領口很低,不但裡面某些地方能清清楚楚地看見,連胸上的肉都隱約露出了小半,高跟鞋很尖,搖搖欲墜的感覺,她頭髮燙著蓬鬆的大捲兒,嘴唇擦著火紅的唇彩,雖然是東方人的面孔,可穿著打扮和氣質卻像極了西方人的風格。

    李濤踱步上去,「是陳大姐嗎?」

    陳月一愣,看看他,「你就是小李?」

    李濤微笑道:「是我,您好陳大姐。」伸手和她握手。

    陳月把牌子直接大大咧咧地扔掉在地上,上下瞄了李濤幾眼,這才笑著和他握握手,「沒想到還挺年輕的,呵呵。」

    李濤客氣道:「陳大姐,今天實在給您添麻煩了。」

    陳月握著他的手道:「別大姐大姐了,聽著這麼老氣啊,『大』字兒去了吧,叫我陳姐就行了。」

    「呃,那行,陳姐。」

    「噯,呵呵,真乖。」

    李濤有點冒汗,真乖?您把我當小孩兒了吧?不過一想李濤也沒說什麼了,人家跟方紅是同學,肯定也得四十歲出頭了,自己才二十五歲多一點,在人家面前也確實是個小孩兒。

    手還在握著,半天沒鬆開。

    不是李濤見色起意,他來是辦正事的,雖說陳月這一身火爆的身材有點誘人吧,但李濤現在也沒有這個心思,主要是他想抽一下手,但發現陳月那邊還在握著,沒鬆開。

    汗,握多半天了?

    李濤就道:「陳姐,那咱們先出去?」

    陳月還在拿眼睛瞄著他,很放肆地盯著他的眼睛,笑了一聲,「行,出去吧,姐開車來的,走著。」

    鬆手的一剎那,李濤只感覺自己手心被人輕輕拿指甲蓋颳了幾下,很癢,簡直痒痒到了心裡的感覺。

    我去!

    你撓我幹嘛?

    李濤渾身哆嗦了一下,心說您也太開放了啊。

    方紅說陳月是她關係最好的一個同學時,李濤當然把陳月的形象和性格跟端莊嚴肅的方紅聯繫在了一起,想著可能比較保守比較傳統,因為物以類聚嘛,可沒想一見面才知道不是那麼回事兒。

    這陳月的性子好像跟方紅完全相反似的,或許是跟m國生活了太多年吧,生活習慣也跟著這邊了。

    停車場。

    陳月走到了一輛寶馬的敞篷跑車前,按了鑰匙拉開車門,一屁股坐在了駕駛座上,「上來吧,帥哥。」

    李濤一咳嗽,上了車道:「我帥什麼啊,您太捧了。」

    陳月笑盈盈地看著他,「我看你就挺帥的,是我喜歡的類型。」

    「啊?」

    李濤臉熱了一下,「陳姐,咳咳咳,那什麼,那個……」

    我是您喜歡的類型?我可比您小十好幾歲呢!您也真敢說!

    李濤很尷尬,自己堂堂一個坤級頂峰的大修士竟然被一個女人給調侃了,真是無奈啊!

    陳月微笑道:「行了,坐好吧,安全帶也繫上。」

    李濤照做,然後視線瞄了瞄這輛寶馬小跑,一開始方紅里說陳月是做點兒小生意小買賣的,不過現在看到這輛車李濤才明白,陳姐做的絕對不是什麼小生意,否則開不起這麼好的車。

    車開了。

    一路殺出了機場,速度很快。

    陳月甩了甩頭髮,絲毫不顧被風打亂的髮絲,笑呵呵地對副駕駛上的李濤道:「喜歡這車?」

    她可能是注意到李濤在看車子內飾了。

    李濤點頭道:「喜歡啊,挺漂亮的。」

    陳月笑道:「剛買的,還沒上路幾天,你要是喜歡,在弗洲辦事兒的這幾天你就拿走開吧。」

    「那怎麼行。」

    「姐還有車呢。」

    「那也不成,真的。」

    李濤要辦的不是普通事,他還記得方紅的話,肯定不會連累到陳月的,用她的車難免會暴露很多東西。

    「那隨便吧。」陳月也不強求,大大方方地點上了一支煙,一邊開車一邊掉在嘴裡抽起來。

    「反正用車的時候說話,也不用跟我客氣,我跟老方多少年的老同學了,她把你托給了我,我自然得上心。」說罷,她叼著煙笑了下,「對了,老方是怎麼跟你介紹我的?說我什麼壞話了?嗯?」

    「那可沒有,方大姐說您在m國做生意,讓我有事兒就找您,其他的都沒怎麼說。」

    「嗯,算老方還有點兒良心,哈哈,不過我也沒什麼事兒不能說的。」陳月爽朗地笑了一嗓子。

    「既然你過來了,就先讓你了解了解我,姐也給你自我介紹一個吧,我叫什麼你知道了,嗯,我家裡也都是在m國做生意的,我畢業以後是繼承了家業才過來這邊經營公司的,沒結過婚,如今單身一個。」

    沒結婚?

    這麼大了居然沒結婚??

    李濤苦笑一聲,「那我也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李濤,您叫我小李就行了,二十五歲,其他不好說,因為過來的身份是假的,他也有不想連累陳月的心思,

    「小醫生一個,其他也沒什麼了」

    聽完,陳月也沒多問,「這次來幹什麼的?」

    李濤猶豫道:「主要是參加一個醫學會議吧,還想四處走走看看。」

    「那你是找對人了,卻找錯地方了,找對人是我也喜歡旅遊,能帶你到處走走,找錯地方是弗洲這地方可不是旅遊度假的地兒。」

    「沒事兒,就是想看看,長長見識。」

    「那沒問題,今天先跟我家休息,明天姐帶你逛逛!」

    「不用了,太麻煩了,其實我自己溜達溜達就行。」

    「呵呵,你人生地不熟的,上哪兒溜達去?跟著姐吧,你一個人的話我也不放心,老徐可是很少託人找我的,我自然得盡心儘力。」陳月扔掉煙頭,瞥瞥李濤道:「怎麼著?是不是大姐把你給嚇著了?我這人就是熱情,尤其是對歲數小的小男生,呵呵,不嚇你了,走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