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妙手仁醫 » 第三百零九章:慈善基金管理人(求鮮花和打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妙手仁醫 - 第三百零九章:慈善基金管理人(求鮮花和打賞)字體大小: A+
     

    聽到李濤說那玉佩有保命之用,黃天海心裡也一動,他現在的身價已經超過百億,再多的錢已經只是一個數目,而生命只有一條,他當然自己能無病不疼,長命百歲,好好享受人生了。

    黃天海對李濤道:「李老弟,這種玉佩你還有嗎,我也想要一個呢!」

    李濤點了點頭,他從懷裡掏出一個龍型的玉佩遞給黃天海,然後說道:「這裡還有一個,本來是準備自己留著玩的,既然黃大哥喜歡,就拿去吧!」

    黃天海一接過玉佩就馬上感到玉佩的不凡,自己剛才喝了一點酒,已經有點上頭了,可是玉佩一入手,一種清涼之氣從手上直傳到身體裡面,剛才那種酒醉的感覺一去而空,神智也一陣清醒。

    感到玉佩的不凡之處,黃天海也不好意思白要一個價值五千萬的玉佩,更何況身邊還有馮戰,他可丟不起這個人啊!

    「李濤,這個玉佩我可不能白要的,我也像馮老弟一樣,捐出五千萬!」黃天海笑呵呵地說道。

    李濤自然希望這種慈善款項多多益善,見黃天海這麼說,笑道:「那我可要替那些患上白血病的患者謝謝你了!」

    「不過,我儘管不知道你們今晚總共籌集了多少款項,但就現在我和馮老弟湊的款項,就有一億了。這不是個小數目,這筆款怎麼用,由誰來統籌使用,我覺得需要認真考慮一下。」笑后黃天海話鋒一轉,表情頗為嚴肅地道。

    李濤如今跟外界的社會和人接觸多起來,漸漸懂得聽話聽音,倒也聽出了黃天海對於把錢直接交給官方慈善機構*作並不是很放心。

    一億多的錢,這可真不是個小數目。別看剛才黃天海和馮戰輕輕鬆鬆報出個五千萬,那多半是知道李濤不是簡單的人物,看在他的面子上,當然還有是做善事的和那塊玉的緣故。

    否則這五千萬就算讓他們憑白無故地掏出來,也是心疼得很啊。

    這筆錢真要是被挪用,或者被某些黑了心的官員扣克貪污了,那就真不值了。

    雖然明白黃天海的言外之意,但李濤在這方面並沒有什麼經驗,想了想,謙虛請教道:「黃大哥還有馮大哥,你們都是商業界的風雲人物,見多識廣,不像我就一大夫,這方面委實不懂,要不你們給出出主意吧。」

    「其實像在寶島,很多名人名下都有慈善基金會,民間慈善基金機構是一種很普遍的現在。雖說國內目前民間慈善基金這一塊還尚處於起步階段,政府規定的門檻高,數量少,管理不規範,受政府因素影響大等等。不過我想慈善是個大事業是全民事業,只有民間慈善機構成熟發展起來,大力參與進來,華夏的慈善事業才會有活力,才會有真正的發展。所以我覺得可以用這一億多的錢,成立民間慈善基金會,這樣這筆錢不僅能管理好,而且以後對貧困山區學生的支持也能源源不斷,而不是一次慈善派對結束后就結束了。」

    馮戰想了想先開口道,他們高隆集團就有一個慈善基金,發展得很不錯呢!

    馮戰說完之後,李濤覺得挺有道理,不過黃天海對華夏的體制和現狀比馮戰了解的更深刻,他聽后沒有馬上發表意見,而是沉吟許久之後,才摸著下巴道:「要不這樣,這筆錢反正是我們兩捐助最多,我們兩都在基金會裡掛個名。」

    馮戰是聰明人,一聽就知道黃天海想借自己這個寶島鉅賈的頭銜來用,當然還有黃天海自己。不過從目前國內的現狀來看,還是馮戰這個頭銜更好使用一些。

    因為馮戰不僅是個跨國集團的老總,而且還是寶島名人,一旦掛上他的名頭,這個慈善基金會就具有了一定國際性質,民政部門在干預的時候肯定要多些顧忌,免得在國際上還有海外僑胞中造成不好的影響,這個責任恐怕沒有幾個宮員敢輕易承擔的。

    若是換個地方,換一個人,馮戰是不大願意淌這趟渾水的,但既然這件事涉及到李濤,馮戰倒樂意掛個名,所以聞言很乾脆地點點頭笑道:「我看這個想法不錯,你說呢李濤?」

    李濤倒還沒想這麼深遠,他本來對成立什麼基金會沒一點概念。但真要成立基金會,他這個當事人又肯定責無旁貸,況且他還是醫生呢!

    所以李濤聽完黃振興的話,既想這麼搞,卻又頭疼,如今黃天海這麼一說,他倒是放心了。有這兩位商業界大佬級別的人物坐鎮,哪還需要他這個醫生出馬?

    所以李濤聞言笑道:「我也覺得這樣挺不錯。」

    「李濤,你別急著表態,我們兩出面一方面固然是為了祖國的醫療事業,另外一方面還有你的原因在裡面。這件事我們出面挂名是沒問題,不過其他具體辦事的人,可要由你來安排。」黃天海看著李濤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微笑道。

    馮戰聞言嘴角同樣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微笑,正如黃天海說的,他們出面李濤也是個因素,而且這個因素很複雜,有朋友間的義氣、面子,當然還有通過這件事把三人聯繫在一起。所以黃天海和馮戰這兩頭老狐狸當然不會讓李濤這個當事人什麼都不幹拍拍屁股走人。

    當然從另外一方面說,黃天海這樣做,其實也是相當於把基金會的真正權力交給李濤,因為他知道李濤背後還有京城方家這個龐然大物。

    換成另外一個人,擁有掌管一億多基金的權力,自然是巴不得,不過李濤聽了卻只是一陣頭疼。他如今悠閑、輕鬆的日子過慣了,要他搞這些複雜的東西,還真不是他所願意的,也不是他所擅長的。

    「黃大哥,這不是為難我嗎?」李濤看著黃天海面露難色道。

    「你別看我,你身為醫生,做關於醫療的善事總要身體力行,做個榜樣吧。」黃天海見李濤這位年輕大師面露難受,倒是頗有些幸災樂禍。

    馮戰見過李濤的神奇法術,倒不敢像黃天海這樣*宮,不過裝聾作啞他倒是會的。

    李濤看看一副幸災樂禍準備看好戲的黃天海,再看看故作欣賞窗外夜景的馮戰,明顯一副吃定了他的樣子,鬱悶得他只想把兩人拎起來扔出窗外去。

    他就一個醫生,手頭除了醫院的醫生,還能有什麼人可用?難道要讓些急診科的醫生去管理一個擁有上億金額的基金會嗎?

    「黃大哥,你覺得讓催小吟那幫年輕人具體去*作這個基金會怎麼樣?」李濤愁眉苦臉想了半天,突然腦子一亮,問道。

    黃天海其實也並不寄希望李濤能真正解決具體的人員事物安排,只是不想讓他在這件事中抽身而出,想把他跟自己拴在一起。真要動真格時,他肯定會撈色一些專門的人才,比如法律顧問、會計師什麼的等等加入基金會。

    只是沒想到,李濤竟然還真提出自己的人選,而且這些人選咋一聽似乎很荒唐,但細細一琢磨卻又有幾分道理。

    「由催小吟那幫年輕人來具體*作倒也不是不可以,他們個個都是出身豪門,從小對商界、政界里的事情都是耳聞目濡,還有後來也都接受過高等教育。可以說他們從小是按企業接班人來培養的,只是這個過程中或許方法不得當,也或許是他們覺得所承受的壓力太大了,所以有不少人出現了偏差,行為變得叛逆。但就事論事來說,他們若肯用心做一件事,大多人應該還是真正的人才的,而且因為家族背景的緣故,不論政府人脈、交際能力,社會影響力等等,都是有比普通人家所沒有的天生優越性。但關鍵的問題是,他們這些人還年輕,性格叛逆不穩定,就像野馬一樣,慈善事業如果交給他們做,如果做好了,可以說是整個社會的福氣,相當給未來的社會培養了一批非常有實力的慈善企業家。當然如果做不好了,也給會華夏剛起步的民間慈善事業造成非常惡劣的影響,會讓人覺得我們這些有錢人搞慈善就跟兒戲一樣。」

    過了好一會兒,黃天海才神色凝重地細細分析道。

    李濤怕的就是催小吟等人都是庸才,不堪重用,如今聽黃天海這麼一說,才知道別看那些富家公子、小姐個性叛逆,生活作風荒誕不經,但作為企業未來的接班人,他們本事其實還是有的,只是沒有用在該用的地方。

    就像催小吟,搞個慈善派對不也是隨便搞搞,若要是換成普通人家的女孩估計就沒那麼容易了。

    「那是不是說,只要能讓他們老老實實,規規矩矩的用心辦事,把慈善基金會交給他們打理就沒問題了?」李濤問道。

    「那是自然,他們父母輩可以說都是各行各業的精英,所謂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兒子會打洞,雖然這句話不見得完全正確,但還是很有道理的,所以他們中的大部分人其實也是各行各業的精英。你若真能把他們組織起來,那就是把各行各業富有深厚背景的精英給聚集在一起,那可是一股連我都難以想象的力量。當然關鍵還是你要有把握把他們組織起來,並且還要讓他們老老實實、規規矩矩地辦事,絕不能任性胡來,否則那也是一股我無法想象的破壞力。不過以那幫唯恐天下不亂的傢伙,我看難!倒是譚自江等少數幾個年輕人可堪重用,但卻個個心高氣傲,估計也很難靜下心來搞慈善事業。」

    黃天海先是肯定了李濤的問話,但很快又搖了搖頭,終究覺得這個想法太激進,太異想天開,不切實際。

    「只要你覺得他們是精英,那就行了。其他事情交給我,我保證讓他們個個老老實實,規規矩矩地做事情。」李濤聞言,很自信地笑道。

    李濤還真不信,自己坤級頂峰的高手,會搞不定這幫富二代、官二代?

    黃天海聞言很吃驚地看著李濤,半晌之後才道:「李濤,這可不是開玩笑,你要考慮清楚了,真不行,我和馮老弟手頭還是有不少可用人才,調撥幾個給你還是沒問題的。」

    「放心吧,黃大哥,就怕他們是扶不起的阿斗。」李濤依舊充滿自信地道。

    黃天海終究知道李濤不是普通人,還不至於信口開河,聞言沉吟片刻道:「也好,就讓他們試試吧,真不行我和馮老弟再出馬。不過如果真成了,我看最應該感謝你的不是那些病人,而是那幫年輕人的父母親,你不知道他們這些年為了這幫子女不知道*了多少心啊!」

    「是啊,如果這件事真做成,李濤你是功德無量啊。不僅幫助了有需要的病人,還為國家的未來培養了一批真正有愛心的企業家、政治家啊。」馮戰點頭感慨道。

    兩位年長者的話,讓李濤突然意識到,這事遠比捐一筆錢要有意義許多。

    「既然這樣,事不宜遲,我現在就去五號樓,省得他們散了又要重新叫攏。」李濤說著站了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
    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