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妙手仁醫 » 第二百九十一章:真正的天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妙手仁醫 - 第二百九十一章:真正的天才字體大小: A+
     

    李濤先前也感的到王平教授和王主任那有些異樣的目光,現在看到他們疑惑的神色,李濤的眉頭不由得一皺,他停下手中的*作,抬起頭看著兩人。

    李濤的目光在兩人的臉上掃過,他的眼睛里並沒有帶著特殊的神情,但是王主任卻有種被李濤看的心虛地感覺。

    李濤見自己抬起頭望著王平教授和王主任,而這兩個人又停下了他們討論的話題,原本聽到他們談起自己,李濤才忍不住抬起頭看了看,現在倒好,整個手術旁,三個人你看我、我看你,總之都不說話了,手術室里又安靜了下來。

    李濤沒想到自己抬起頭,竟然是這種結果,當即短暫的寧靜之後,他好不容易憋出一句話來,「手術過程中大家不要分神,王主任患者術中的麻醉管理還要勞煩你掌握,請你回到自己的崗個上去。」

    李濤說完,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地燦燦地笑了兩聲,隨後又連忙低下頭繼續為患者進行手術。

    王主任看到李濤的目光不在盯著自己,自顧說完后,燦笑了兩聲,然後又低頭將精力全部放到患者身上。

    王主任忽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他鬆了一口氣,然後徑自走到患者的頭部前,當即密切著關注起患者的麻醉狀況來。

    王平教授看到王主任那副如釋重負的樣子,他詫異地睜大了眼睛,但是看到王主任已經返回到他自己的位置上,而且手術還在進行中,王平教授也不好問那些無關的問題,只得低下頭繼續觀摩著李濤那嫻熟的手術手法。

    手術繼續進行,不過又過了一會,李濤處理完一處瓣膜腱索修復時,他再次停了一下。因為患者室間隔上的損傷,在左心室內側下方,這樣貫通所致造成左心室表面上的損傷,在心臟表面靠近心底處而且心臟表面有橫個的冠狀溝,並且環繞心臟一周,在心室前面及後面各有縱行的線溝,由冠狀溝伸向心尖稍右方,分別稱為前後室間溝,而且形成的左、右心室的表面分界。

    心臟分為四腔,後上部為左心房、右心房,兩者之有房間隔分隔,前下部為左心室、右心室,同樣兩者之間的間隔為室間隔。

    左心房、左心室和右心房、右心室的正常位置之間呈現輕度由右向左扭轉的現象,即為左心偏於右前上方,左心偏於左後下方。

    左心室位於右心室的左後下方,左心室的入口即左房室口,口的周緣附有兩片瓣膜,那便是二尖瓣,二尖瓣的邊緣有很多腱索連到室壁上的**肌。

    而左心室的出口則稱為主動脈口,口的周緣附有三片呈半月形的瓣膜,稱為主動脈瓣,所以當左心室收縮時,血流衝擊二尖瓣,關閉左房室口,同時血流沖開主動脈瓣經主動脈口流入主動脈,心室舒張時,主動脈瓣則關閉,防止血液逆流進入左心室。

    按照患者左心室的狀況來看,患者左心室二尖瓣的腱索斷裂損傷情況嚴重,很難做腱索修補替換手術,完全可以進行二尖瓣人工置換。即使能進行修復和替換的話也沒有醫生願意這麼做。

    因為人工腱索替換,還不如直接進行人工瓣膜置換省事,而且術后風險也比較大。

    但無論是人工腱索修復替換術,還是人工瓣膜置換術都存在風險,只不過人工瓣膜置換難度係數較低,而且人工瓣膜置換手術已經是很成熟的手術了,風險也比較低而已,預后狀態也比較好一些。

    但是人工瓣膜置換術,同樣有著很多的不足之處,瓣周漏是人工瓣膜置換術后特有並症,病率約為30%。而且導致瓣周漏生的主要原因有:瓣環廣泛鈣化,結柿組織病免瘦性疾病,人造瓣膜心內膜炎;其次才是縫合技術失誤,但是這方面是很小的,因為人工瓣膜縫合以後術中還有一試漏測試,所以即使手術本身很成功,也還是可能生瓣周漏的。

    而且還有的就是現在這個年代,人工心臟瓣膜技術上是完成不成熟的,因為現在使用的普遍還是生物瓣膜,而且最主要的就是生物瓣膜的使用壽命只有十年左右,而在火星所使用的機械心臟瓣膜,在防磨損和抗鈣化的能力上都大大強於生物瓣膜,而且後世機械心臟瓣膜設計年限都是五十年以上,而且人工置換瓣膜后要終身吃抗凝血栓藥物。

    王主任觀察著患者的麻醉狀況,和監測儀上的各項數據,然後向身後的年輕麻醉師和臨床醫學工程師下達密切觀察心率的命令!

    李濤停下了手中的*作,雖然只是頃刻之間,人工腱索修復替換術出現了中斷,但是站在他對面的王平教授也不由得有些緊張起來。

    王平教授以為是李濤又發現什麼狀況,或者是人工腱索修替換手術難已繼續下去了。

    正在此時,正向臨床醫學工程師吩咐著命令的王主任也好似察覺到了什麼,他不由得轉過頭看著手術台旁的李濤。

    先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后,王主任就一直沒在關注李濤,現在他渾然不知道手術台上又生了什麼事情,於是王主任疑惑地望向李濤。

    王平教授也不知道究安生了什麼事情,於是他向李濤詢問道:「李主任,怎麼了?」

    李濤聽到王平教授的詢問聲,隨即停下了自己腦海中的思緒,他舒口一口氣道:「呼,沒事,護士幫我擦下汗!」

    李濤收回手上的器械,緩緩呼出了一口氣,他覺得自己臉上帶著地這個特製防護眼睛,實在是太難受了,這種寬大厚實的防護眼睛在火星早就已經被淘汰了好幾百年了,從沒帶過這樣東西經驗的李濤,此刻顯得有些說不出的彆扭。

    帶著這該死的防護眼睛感覺特別悶,而且汗珠已經順著額頭流在了眼罩上,完全影響到了他的視線。

    「是」。

    聽到李濤的招呼,一個巡迴護士連忙應聲,拿起一塊乾淨的紗布為他擦拭掉額頭上的汗滴以及特製防護眼睛上的汗滴。

    「才開始沒有多久就需要擦汗了么,手術進行了這麼長時間,李濤也沒有出過幾次汗啊!而且一般都是體力和精力消耗過度,才會因為虛弱冒汗啊,人工腱索修復替換術沒進行多久就開始冒汗了,難到是李濤的體力和精力也有些透支了。這也難怪,因為這台手術的患者術中生的隱患實在是太多了,所以在未知的狀況忽然生,比已知的狀況地精神消耗要大的多。或許不是自己的這樣,難道是李濤雖然看似做的如此嫻熟,實際上他也是很小心翼翼,內心中也承受著壓力?。」王平教授心中暗忖道。

    王平教授一直都在注視著李濤,他不知道這次同意李濤為患者進行人工腱索修復替換術是對還是錯。如果換作自己為患者進行主刀的話,自己肯定會選擇人工瓣膜置換術,這並不是說王平教授不想嘗試人工腱索修復術。

    而是因為患者的膜腱索斷裂損傷太過嚴重了,而且這台手術一直都是在緊張的進行,所以說並沒有多少時間來讓自己嘗試為患者進行腱索修復。還有就是自己也可能為患者進行人工腱索修復,因為在已知的狀況下,作為主刀醫生必須正確判斷為患者進行的手術方案。

    即使換作任何一個主刀醫生,他們都會選擇為患者進行人工瓣膜置換手術,手術上出現一點問題可大可沒有任何一個主刀醫生會為難自己,從而讓一個簡單的手術變得複雜起來!

    不過,王平教授從沒有懷疑過李濤,他百分百相信李濤能完成這個人工腱索修復手術。

    因為從李濤那嫻熟的手法上就能足以證明這些,所以他認為李濤先前肯定在考慮患者腱索修復的問題,他肯定是在想什麼更迅捷有益的修復方法,正是這樣才致使腱索修復手術剛開始李濤就顯得有些壓力,才導致額頭上分泌出一些汗水。

    王平教授哪裡會知道李濤是因為不習慣臉上戴著的這個特製防護眼睛,感覺彆扭甚至有些氣悶,才導致地出汗。

    不過有一點王平教授沒有說錯,那就是人工腱索修復手術最重要的是什麼?那就是以對患者造成最小的損傷,達到最完美地手術治療結果。最低程度的減少手術過程所消耗地時間,最低的減輕患者術后所受的痛苦,提高患者預后的痊癒。

    總之一句話,人工腱索修復手術的主刀醫生,要做到全神貫注,身體與心神合而為一,手眼一致,而且人工腱索的長度只能目測判斷,那就必須有豐富的經驗和完整的圖象概念,以人體自身達到精密儀器才能達到的準確標準。

    這一點要求太高,即便是有經驗的醫生也做不到毫無瑕疵,但是無限趨近於完美,這是每一個醫生畢生的追求。

    李濤待護士給他擦拭完額頭上和護鏡上的汗水,他的雙眼又恢復了猶如鷹隼一般犀利的眸子,專註地盯著那患者左心室里,那些斷裂的腱索,然後沉聲對巡迴護士說道;「可以了!」

    說完,李濤便又低下頭繼續為患者做起手術。

    「王主任,那個李醫生不會有什麼問題吧!」年輕的麻醉醫看到李濤先前滿頭汗水的樣子,有些擔憂的向身邊的王主任低聲問道。

    王主任目光片刻不離李濤左右,語氣篤定的說道:「沒事,一定不會有問題的!」

    王主任的回答讓站在李濤對面的王平教授也不由得一怔,雖然不知道王主任為何回答的這麼自信,但是這跟王平教授所想的還是一致的,他也相信李濤完全沒有問題的。

    李濤這次低下頭后,他的手很穩,很巧!但是他的度特別的慢,說他的速度慢,那是因為他先前在這台手術上展現出來的速度太驚人了,以致到他按著普通的速度來手術讓人覺得很慢,太慢了。

    不過李濤手術的速度一降下來,在視覺上反而沒有了以前那種人讓在視覺上享受,沒有了以前那種賞心悅目的感覺。反而李濤的小小心翼翼讓人覺礙手術室里,那種久違的壓抑氣氛又再次回來了。

    但是李濤巧穩的手法,同樣給人一種說不出來的感安,在巡迴護士和器械師眼中來說,他這次揮的很正常,但是在王平教授和王主任眼中來說,李濤現在所揮的依然是那麼嫻熟和穩健!

    「嘀嗒,嘀嗒」

    時間一分一秒的度過,轉眼間十幾分鐘的時間就在手術室里的醫務人員安靜地注視中流逝過去。

    李濤此剛正在為患者左心室內,最後一根斷裂的腱索進行修復,從一開始著手修復斷裂的腱索,唐曉峰就以穩健而精準地手法,征服並吸引住了手術室里的每一個醫務人員。

    人工腱索修復手術中,最重耍的就是目測腱索的長度,但是在這方面卻不耽誤過長的時間,因為患者的狀態導致留給他的時間很有限,但是這些對於李濤來講都不是問題。

    手術室里醫務人員所驚訝的是,李濤能夠迅準確的判斷所修復腱索的長度而且每次判斷的長度根本沒有絲毫誤差。

    此時站在手術台之上地他就彷彿造物的上帝一般,但是實際上,李濤卻比現在的醫生佔有一個很大地優勢,一個就是他的眼行和他的雙手,都有遠遠越常人的準確度和敏銳度,另外就是他腦海中的知識和他豐富的經驗。

    王平教授站在李濤的對面,李濤所進行人工腱索修復的一切*作,都清晰的展現在他的眼前。腱索修復穩健而又迅速,而且即使換作自己*作,那些需要謹慎小心的地方,李濤卻是如老馬識途一樣,輕鬆的繞過所有的障礙,繼續著他的修復手術。

    「這不是天才又是什麼?」。王平教授抬起頭看著李濤,心中忍不住激動地暗忖道。

    王主任此時也在注視著李濤的*作,看到他那穩健的*作,王主任激動的身子有些微微顫抖,心中也忍不住暗自吐露出他心中最真切的感覺:「不,不會,真的是他吧」。

    幾分鐘轉眼間就又過去了,隨著李濤進行的修復,患者瓣膜上的腱索已經全部修復完畢,看到這一幕,手術室里的醫務人員也不禁長出一口氣。

    左心室二尖瓣,瓣膜上的腱索修復完畢,李濤的額頭上再次浮現出一層細汗。

    一旁的巡迴護士這次不等李濤吩咐,馬上拿著紗布上前為他擦拭去頭上的汗水。

    李濤感激的點點頭,隨即抬起頭看了手術室里牆上的時鐘,然後也顧不得休息,當即目光冷靜的下達命令道:「下面進行室間隔修復術!」

    李濤顧不得喘息調整片刻,便隨即下達命令繼續手術,手術在有條不紊的繼續進行著。王平教授作為這台手術真正的責任人也默許了李濤的決定,因為這台原本不是很難的手術,已經在術中數次突狀況變成了一台高難度的手術。

    其實手術室里的醫務人員都明白這台手術隨著術中的突狀況,也讓她們第一次著到了這台被醫院裡的主刀醫生們曾經談論過的高難度手術,而且認憑他們誰都不想遇到的手術。

    起初手術室里很多醫務人員,都認為這患者已經沒希望了,他在術中突的狀況實在是太多了,誰都不知道患者究竟能撐到哪一步,誰都沒有對這台手術報以希望。

    因為手術不做到最後,並不是真正地成功,而且手術的難度實在太高了。可是從她們看到李濤剛那人工腱索修復的時候,她們就已經不再懷疑了,她們甚至開始期待起來,期待手術台上這位年輕的唐醫生,再給她們一次奇迹。

    手術台上直視左心室的室間隔損傷的區域,一雙靈巧地手在狹小的空間內,手中的針線猶如賦予了靈魂一般,每一個動作都是如此的精細。

    心臟內的*作最困難的就是室間隔的修補,在室間隔上進行修補要嚴密準確,要確保不留殘餘漏孔。

    眼前患者的室間隔上的損傷,是因為刀具貫通所致,室間隔上的損傷不但被刀具刺透,而且還伴隨的心肌撕裂,因此這對縫合的要求更高。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
    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