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妙手仁醫 » 第二百九十章:維持秩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妙手仁醫 - 第二百九十章:維持秩序字體大小: A+
     

    南剛帶著小李兩人大步老向急診大廳,急診部門口如有區的幹警在維持秩序,攔阻著一些不死心仍煞刨齊進急診部的記者。

    急診大廳里南剛先前安排的三個隊員,正在極力阻攔那些試圖靠近受害人家屬的記者,急診部里的一些醫務人員和醫院的保衛也在急診大廳里極力的維持著秩序。

    一位急診部里當班醫生大聲喊道:「各位記者同志有什麼事情退出去再說,這裡是醫院,這裡是急診大廳,我們需要安靜,我們需要正常的醫療秩序!」

    但是這位醫生的聲音,很快就被記者的喧鬧聲淹沒,他們根本不去理會那名醫生的話,他們只想衝到受害人家屬面前採訪到一些有用的新聞素材。

    「同志,你能將你知道的情況跟我們做一下簡短的介紹嗎?」一位記者衝到受害人家屬的身邊,不顧幹警的阻攔舉著麥克風對著受害人家屬問道。

    「同志,聽說你愛人傷勢比較嚴重,而且你還有一個女兒,能跟我們談談你家庭的具體情況嗎?」有些記者沒擠到受害人家屬的身邊,離著老遠舉著麥克風,把手伸出老遠向受害人家屬問道。

    還有記者一邊向裡面擠一邊問道:「同志,聽說你愛人傷勢比較嚴重,請問你現在內心是什麼感想?」

    受害人家屬被緝毒大隊的三位幹警護在裡面,他的神情上有些不知所措,他身邊三位幹警在極力驅趕那些擠到受害人家屬身邊的記者。

    南剛冷眼看著急診大廳里的這些記者,忽然又有一些記者看到南剛。

    南剛這位南粵市公安局局長兼政法委書記在南粵市基本上算是家喻戶曉,看到南剛來到了急診大廳,幾名記者又連忙轉移陣地。

    一名女記者拿著話筒來到南剛的身邊,臉上帶著善意的微笑,向南剛問道:「南書記,聽說這起案件已經成功破獲了,請問您現在的心情是怎樣的?」

    那名女記者看到南剛雙眉緊索,一張臉都甭出水來了,於是帶著善意的微笑想要討好南剛,想從他嘴裡套出些有用的新聞線索來。

    不過南剛並沒有吃女記者那套,他依然寒著臉向前走去,身旁的小李連忙將那些記者擋在身後。

    南剛一直向受害人家屬走了過去,急診部留守的三位隊員看到南剛走了過來,連忙叫道:「南書記」

    南剛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他向受害人家屬走了過去。即將走到受害人家屬身旁的時候,仍然有些不死心的記者,在後面大聲喊道:「南書記,你對這次案件有什麼看法!」

    南剛轉頭怒視那名記者,用目光將他到嘴邊的話*了回去。

    這時候片區所長已經帶著警員趕的急診大廳,他將警員都留在門口,然後讓一部分警員驅趕已經進入急診大廳里的記者。

    片區所長快步來到南剛的面前,低聲道:「南書記,現場還是有些不受控制。」

    舉目看了看急診部里的狀況,低聲道:「是有些困難,但是仍然要努力的將這些記者驅逐出醫院。我先前已經通知過局裡了,我想局裡的支援馬上就會過來了。你在去組織一下,包括醫院的保衛們將這些記者趕出急診大廳。確保這裡醫療秩序,這裡是急診部門,一刻也不能影響到這裡的醫療秩序!」

    「是」

    片區所長聽到南剛的話,連忙應聲道。

    不過還沒等片區所長轉身去再次組織警力,一聲尖利凄楚的慘叫聲便在他們耳旁響起:「南書記,我妻子。我的愛人怎麼樣了?求求你們告訴我,求求你南書記!」受害人家屬哭喊著給南剛下跪道。

    南剛一楞,身邊一位隊員迅告訴他,原來他到了后,急診大廳里的記者得以控制,後來片區所長又帶人進來,將急診大廳里的記者開始往外驅逐。三位原本守著受害人家屬的隊員也得已空閑下來,他們見這個受害人家屬從進入急診大廳表明身份后,就一直沒有在說話,即使面對記者怎麼詢問,他都沒有說些什麼。

    看到受害人家屬這種狀況,三個幹警不由得有些擔心,於是趁現在空閑下來,一個隊員就向受害人家屬表明了南剛的身份,而且告訴他,南剛就是這次案件的主要負責人,於是急診大廳里又上演了這一幕。

    南剛了解情況后,連忙將受害人家屬扶了起來。他向受害人家屬說道:「請放心,我們已經安排最好的醫生進行救治了,現在請你安靜下來,畢竟醫生們正在奮力搶救!」

    受害人的家屬連忙打斷南剛的話,問道:「她會不會有事啊?」

    南剛望著受害人家屬,隨即轉移話題,視圖轉移他的注意力說道:「你的女兒,劉蘭蘭我已經讓局裡女幹警帶回局裡,先安置下來了,你要不要先見見你的女兒。」

    果然一提他的女兒,受害人的家屬隨即安靜了下來。他沉思一會隨即搖頭,並沒有在繼續向南剛詢問起他妻年的狀況,接向急診大廳里的僂診椅上走了過去。

    南剛見狀連忙一指,兩名隊員當即跟著受害人家屬走了過去,以防在有記者去打擾他,現在他需要的是安靜。

    站在南剛身旁的那位隊員連忙向他簡短的彙報了下情況。

    雖然受害人家屬安靜了下來,但是那些急診大廳里的記者卻是仍然不消停,他們雖然被攔在外圍無法近前採訪,可是攝像機和照相機卻不停的拍攝。

    一些記者大聲喊道:「南剛書記,您對今天的慘劇有什麼看法,你們在抓捕罪犯時是不是疏忽了!!」

    「南書記,你認為受害人的手術到底有把握!」

    南剛臉色鐵青,根本不去理會那些記者的問題,他轉身看了一眼坐在急診大廳候診椅上,雙手抱頭沉默不語的劉永,見他沒有受到這些該死記者問題的刺激。

    南剛這才轉身大聲說道:「各個記者同志,有什麼事情請退出去再說。這裡是急診部,這是救治危重患者的急診大廳,請不要擾亂這裡的醫療秩序!」

    說完,南剛對著片區所長一打手勢,片區所長馬上帶著組織好的警力立刻開始把記者們向外推。

    急診部里頓時炸了鍋,一些記者大聲喊道:「憑什麼趕我們出去」。

    「就是,憑什麼趕我們出去!」

    「你們又想將我們趕出醫院,離開急診部只是借口!」

    「你們憑什麼封鎖媒體!」

    南剛鐵青著臉看著這群記者,這些為了獎金就不顧他人感受的混帳東西,竟然還佔據急診大廳不肯退出去。

    忽然警笛聲接二連三的由遠而近響起,南剛仔細聽著這些警笛聲,知道是局裡接到通知安排警力過來增援了,想來局裡還是想暫時控制這件事情。不過怎麼樣接下來就不需要自己去過問了,自會有人處理。

    南剛當即也不在對這裡記者客氣,他向片區所長大聲喊道:「誰在敢幹擾醫院正常的醫療秩序,就把誰給我抓起來,記者也不例外,到時通知他們單位過來領人就是!」

    「是」。片區所長和南剛所帶的隊員,同時應聲道。

    眾人鏗鏘有力的聲音,頓時在急診大廳里猶如炸雷一般響起,記者們聽到那些幹警的聲音,不由得一怔。

    看到急診部里的南剛書記是真生氣了,頓時有些人開始起憷來,在加上遠處傳來急促的警笛聲,當即這些記者的抵抗氣氛就弱了下來。

    片區所長見狀連忙帶著人將這些記者一鼓作氣哄出急診大廳。

    無影燈下患者的左心室已經被冰冷的手術刀剖開,在燈光的照射下,左心室內鮮紅的血肉組織明晰可見,吸血棉,紗布,鉗子,場面弄的有些血腥。

    這原本是一個十惡不赦窮兇惡極的販毒份子,也許這樣的混蛋原本不應該出現在手術台上,他直接在沒上手術台前直接死去,也許這樣的話,社會上就會少了一個敗類。

    但是這傢伙現在躺在手術台上,卻不得不救。也許沒有人生下來就是壞人,就充當社會上敗類的角色,但是有些人隨著成長卻是往這方面展著,那麼要怪誰?或者說究竟是何原因,導致這類人的出現。

    怪這類人年輕時不知自愛自製?還是說怪學校和家長監管力度不夠?其實歸根結底,還是自身與社會雙重因素的共同作用,具體如何李濤現在不想去評論。

    因為李濤是醫生,不是政治家也不是教育家,有心無力,能做好的也只是救死扶傷。

    單從片子上觀察,患者起初的傷勢算是很樂觀。但是待手術過程中卻又是另外一番滋味,由此李濤的心中不得不感慨道:「這個混蛋當真是多災多難啊!」

    李濤小心翼翼的進行人工腱索替換,其實當他看清楚瓣膜腱索損傷后,他不由得鬆了一口氣,眼前這台手術本來就進行的很困難,誰曾想到竟然還碰到了瓣膜腱索損傷。幸虧損傷的還算不嚴重,還可以進行人工腱索修補和替換。

    李濤在進行置換的時候,停下來看了下時間,他鬆了一口氣,眼前這台手術困難的,就是困難在對時間的把握上。因為患者手術中生多次隱患和病變,導致手術中原本的規範手術方案全部被打亂,雖然經過術中決定接下來的救治和手術方案,但是最主要的還是時間。

    不過李濤看到接下來還有這麼多的時間,一會將人工腱索修復替換完成以後,進行室間隔修復的手術,時間方面應該比較充裕了。

    看到時間方面完全沒有問題后,李濤便緊接著又專心進行起人工腱索修復替換手術來,他熟練地保留瓣下結構,開始著手修復和替換左心室二尖瓣的腱索。

    王平教授看到李濤熟練迅的為患者進行人工腱索替換修復,他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起,神中流露出經複雜的神色。

    在他身旁的王主任對李濤的*作看的清清楚楚,他眼中也儘是複雜的神情,王主任低聲向王平教授問道:「這這個李醫以前是不是做過人工腱索替換術?」

    王平教授搖了搖頭,這種事情他並不知道。

    王主任見王平教授搖頭表示他也不清楚,但是大家都是學醫的,這種嫻熟和熟練的*作誰還能看不出來,這根本就是以前做過此類的手術,而且絕對不是做過一次。因為做過一兩次的話,是根本不可能達到如此嫻熟的手法的。

    但是又會哪家醫院,會讓這樣一個年輕的醫院拿這麼多患者練習手術呢?要知道人工腱索修復替換術就是連那些專家也不會多做,因為這樣的手術風險遠遠要比人工瓣膜置換要大的多,沒有任何一個專家會拿自己的聲譽開玩笑,更何況此類手術就是做也輪不到這樣一個年輕的醫生吧。

    因為風險伴隨著高回報,出風頭的事情誰都想做,沒有道理會讓這個如此年輕的李醫生為這麼多患者進行人工腱索替換,因為這麼嫻熟的手法絕對不是一兩台手術就能做出來的。

    但是如果哪家醫院如此大規模的做人工腱索替換手術,恐怕這家醫院也應該早就出名了,但是醫療界卻是沒有聽說有過這樣的醫院啊!而且一時間也不可能找到這麼多患者吧,這等嫻熟的手法又怎可能是一天兩天就能練出來的,還有就是眼前的李醫生如此年輕,他這等嫻熟的手法,又會是從什麼時間開始練的呢。

    如果說王主任不知道李濤具體事宜的話,那麼王平教授從廖輝院長口中是清楚的知道一些的,他看到李濤那嫻熟的手法,也不由得疑惑起來。

    如果常規手術和已知手術治療方案,即使李濤再嫻熟那也不為過,因為可以說明他是勤奮練習才得到他現在的成果,但是一個未知的手術或者說當今醫學界,並沒有大力和流傳開的手術治療方案和手法,展現在一個如此年輕的醫生身上,這種事情誰會看不出來呢。

    任誰看了都會感覺到不對,因此只是一會的功夫,王平教授和王主任再看正在專心為患者進行人工腱索替換手術的李濤時,他們兩人的眼神中就有了幾分深深的疑惑。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
    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